promocarrie

“我們也去吧。”夜幽剛挪了兩步,卻看到星雲仍然愣在那裏,他的目光呆滯像是在想着什麼,“星雲?”他喊了一聲也不見他有所動靜,像是在想些什麼。

良久星雲才反應過來,“啊?” 天上有間客棧 ,眼睛裏恍惚不定。

“你到底怎麼了,星雲,從聽到獸人的消息就一直這樣。”夜幽說。

“沒什麼。”星雲低垂着頭,沒有了平時的生機。

“你們在幹什麼,快來呀。”這時撒隆又折回來拉着他們兩個往外跑,星雲和夜幽便被他拖拽着朝校園跑去。

只見校園裏已經圍了一圈的人,中間一個高大的身影正拿着一把短刀不停揮舞着,幾個老師站在前面頂着他的攻擊,不停地命令周圍的學生後退。

星雲一下僵硬在那裏,那棕色的頭髮,憤怒起來便會血紅的眼睛,口中猶如利刃的虎齒,就和他惡夢裏的一模一樣。他耳邊又傳來獸人從草叢裏奔跑的聲音,斬旋刃鋒利的刀鋒割過那些枯黃的雜草,它們便被齊刷刷地割斷。

夜幽看着星雲的樣子,心中想:你到底怎麼了,星雲。

撒隆正心血澎湃,他絲毫沒有注意到星雲的變化,拔出腰間的利刃直接跳到人羣最前面,然後朝着那個獸人揮砍過去。

獸人看着這個躁動的小鬼一笑,用力一個揮砍便那撒隆彈出去數米遠。

“撒隆,你回去,讓老師們來對付他。”辛德老師大叫道。

“老師,我們可是要成爲聖城騎士的人,不能一直在你們的庇護下。”撒隆活動了手腕,眼睛緊盯着獸人的反應。


“可是…”辛德老師剛想說。

“老師們,請你們讓開,我要和他一對一決鬥。”撒隆將劍橫在面前對着獸人說道,“聖城學院一班撒隆,報上你的名來。”


獸人不屑地咧嘴一笑,“人類的小崽子。”

撒隆眉頭一緊,“真是沒禮貌。”他猛然一揮,一道剛烈的劍氣猶如一條銀蛇衝着獸人撲了過去。

“小崽子,受死吧。”獸人舉刀一揮,一道巨大的斬氣將地面隔開一道半米寬的口子直接正面壓倒撒隆的劍氣衝着他撲了過來,在獸人的世界裏,他們把劍氣叫做斬氣。斬氣所掀起的風還波及了兩邊的老師和同學,斬風捲着沙塵撲向兩邊,他們紛紛用手臂遮擋着。

而撒隆看着這巨大的力量震撼不已,這哪裏是劍氣,簡直就像一股強大的氣壓,正面撞上去一定會被碾碎的。他想跑,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一刻,趕來的索倫一個瞬步將他抱到一邊,巨大的斬氣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

“索倫大人!” 格鬥巨星 ,心中不禁鬆了口氣。

索倫把撒隆放下,“退到後面去。”

“是。”撒隆看看那個獸人,又緊緊握了握手中的劍,他實在差了太多了,以後必須更刻苦才行,但現在他只能不甘心的退到一旁。

“來了個夠分量的。”獸人得意一笑。

這時騎士們也都紛紛趕了過來,將獸人團團圍住,“投降吧。”

“獸人的語言裏沒有投降。”他舉起刀刃對着索倫,“獸人偵查部隊第三分隊隊長…”

“我沒有興趣知道。”索倫打斷他的話語,露出一臉輕蔑的表情,他緩緩拔出劍,銀色的劍身在太陽下更加耀眼,氣流被刀鋒分成兩半,就連無意撞在刀刃上的落葉都被瞬間劈得身首異處。

獸人看着銀白色的光劍一驚,好厲害的劍。他握緊手中的斬旋刃,一定要在一招之內解決掉他。他腦海中才剛想了這麼一句話,眼前的那個瘦弱的人類已經在他前面潰散消失,是人類慣用的殘影。

這時他發現身後出現了一個人的氣息,他想反手揮動手中的斷刀,卻覺得背後一涼。

獸人的眼神裏瞬間失去了光芒:“好…快的劍。”說完獸人巨大的身體轟然倒地。

索倫收起劍,一旁的士兵已經上來清理獸人的屍體,他回頭看看星雲。

星雲衝着他笑了笑,他不想索倫叔叔在這種時候爲他分心。

索倫看到星雲的微笑,心中也安下了心,帶着士兵一起離開了。

但星雲的臉上卻又憂愁滿布,他看着那巨大的翼獸,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地面,很快這種色彩會把聖城也染紅的。他望向天空,彷彿有一塊大石頭梗住了心臟。

“分隊長回來了嗎?”一個坐在科多獸上的獸人問道,他全身都是鐵甲只露出兩隻幽綠色的眼睛。

“波奇將軍,還沒有回來。”

“該不會出了什麼問題吧。”這個被稱爲波奇將軍的獸人尋思着,他看看前方,“知道離聖城還有多遠嗎?”

“這個…並不是太清楚,不過應該快到了。”

“嗯,先停下休息,改人類部隊做先鋒,就讓那些低賤的人類在我們前面當盾牌吧。”歹毒的波奇將軍獰笑着,浩浩蕩蕩的獸族大軍開始停下,獵獵作響的獸族旗幟上一隻蒼鷹躍躍欲翔。

人類部隊開始趕到前面,他們的旗幟在空中沒有生氣的東倒西歪,士兵也是懶懶散散沒有鬥志。一旁的獸人鄙夷的看着他們,他們不過是獸族的工具,人類中的叛徒。

翼獸們在天上呼嘯而過,上面的獸人正欣賞着和草原不一樣的風光,這裏有壯麗的山河翡翠一樣的湖泊,但這一切馬上都將是他們獸人的。這裏離聖城僅僅還有五十里,用不了多久獸人們就可以兵臨城下,像攻克碎葉城那樣將這座名城聖地踐踏殆盡。 這自行結盟的弟子,分早中晚三班人,在白毅庭院周圍不斷巡邏,以示對白毅的敬畏之情,那王大錘與白毅依舊在修行,對這外界之事一概不知。

白毅端坐於地,**着身體,身體上下呈古銅色,全身上下爆發着一股震懾心神的威壓,本是周天決凝聚而出的氣膜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這氣膜竟變成金黃色,防禦也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看來白毅將這烈陽霸氣訣和周天決做出了進一步的融合。

這兩門功法本就相輔相成,如今融合只會更加強大!絲絲電流從細胞之中分泌而出,“嗞嗞”之聲不絕於耳,道道電流時不時的出現在氣膜之外,這功法的融合無疑將白毅的體術推到了一個頂峯的狀態。

“這築基境三重天也該突破到大圓滿了!”

白毅緩緩而道,隨即猛地張開了雙眼,只見股股氣流熱浪翻滾間,無數雷絲噴涌而發,以白毅爲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橫散而去。

體內只聽傳來一聲轟響,白毅渾身一震,目露振奮之情,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體內緩緩散出,這威壓形成一道道氣浪,向着周邊不斷擴散而去,所有傢俱頓時橫飛與空,更有甚者直接炸裂而來,整個屋內瞬間一片狼藉。

“我已築基境三重天大圓滿了,這宗門的比試倒也不懼!靜修已久,是該出去走走了!”

白毅感受到王大錘也在修行,便沒有打擾他,這小子目前也處在築基境三重天的地步,因此此刻也是極爲關鍵,白毅走到庭院,看見庭院外有一批修士穿衣整潔,面貌精神的巡邏,不禁輕咦了一聲。

“恩? 諱愛如深 !!”

“白師兄出關啦!!”

“恭喜白師兄出關!!我等弟子願跟隨白師兄!!”衆弟子異口同聲道,隨即連忙行了一禮。

“你們•••開心就好!”白毅搖了搖頭,隨意應付了一句道。

“稟告白師兄!那孫長老傳話說只要您出關,便去他那兒!”一個弟子連忙大聲喝道,神情嚴謹。

“哦?恩,知道了,這就前去!”白毅點了點頭,回頭看了一眼衆弟子,發現這些弟子居然要跟隨自己一同前去的意思,連忙說道。


“你們留下守護大錘!我一人前去便可!”

“明白!”衆修士再次異口同聲的喝道。

誰知白毅走在路上,這一路的修士全部點頭哈腰的,異常的尊敬自己,白毅也是感到奇怪,自己也就四大試煉第一而已,不用這麼誇張吧。

“弟子白毅拜見孫長老!”

“喲,你突破修爲啦?”孫長老看見白毅猛然一笑。

“回孫長老的話,弟子僥倖罷了!”

“僥倖?白辰你可之罪?”

“白辰不知犯了何錯?還請孫長老告知!”聽到這話,白毅一臉茫然。

“何錯?你可知在你靜修的這段時間,丹宗來了整整三十六位家族的修士,這些修士哪一個不是修爲高深,哪一個不是有權有勢,哪一個是我丹宗能惹的?

你倒好,一下子讓我丹宗得罪了三十六位家族!你說你沒罪?”

聽到這話,白毅渾身一震,目露振奮,一臉的茫然,這孫長老的神情極爲憤怒,豈會作假,但是自己也就築基境三重天的修爲,如何能一下子得罪三十六位家族中的修士!

“還請孫長老告知,我•••”白毅一臉無奈。

“哈哈哈,臭小子,你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你在碭山救下了三十六位修士,這些修士傳話家族,這家族自然便上門了,將你那靈石給了老夫。

這些靈石你全部拿去吧,老夫可不會拿一個子!”孫長老隨即臉上緩和,又變的極爲緩和起來,白毅聽到這話,這才恍然大悟。

自己在碭山救下的修士居然有三十六位,但是自己幫其解綁的修士多達數百,看來這些能活下來的修士定是身懷重寶,家族中的天驕了。

“可按照我的約定,應該是上門索取呀!爲何他們都送靈石上門?”

“放你奶奶的屁!這三十六個家族哪一個不是德高望重,要是讓你一個築基境的小鬼在門前大喊大叫,豈不是有辱家風?這讓其他家族如何看待他們?他們送靈石上門這纔是正解!你就偷着樂吧!一共三百六十萬靈石,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白毅低頭看了看地上的靈石,頓時一樂,這些靈石還有一半都是李雄的,這李雄現在一人在死亡森林之中,也不知如何了。

“多謝孫長老!”白毅對着孫長老行了一禮,一臉的欣喜之情,隨即將所有的儲物袋全部都給拿走了。

“臭小子,趕緊去吧,這次我外宗試煉我倒要看看你的戰鬥力究竟達到什麼境界!你要知曉我們丹宗的修士不僅要有煉丹的天賦,這武技也很重要,否則連自保之力都沒有!”

“白辰知曉!弟子先行告退了!”白毅點了點頭,走出了宗堂,向自己的庭院走去,這次宗門試煉自己雖不是能取得好的名次,但是也絕不會讓那些旋谷境的修士在自己身上佔到什麼便宜。

數日後,房門傳來一聲“吱呀”的聲音。

王大錘從屋內走出,精神飽滿,散發絲絲氣壓,白毅立馬就感覺到着大錘也突破了修爲,這修爲與自己一樣,也達到了築基境三重天的地步,心中也是欣喜無比。

“白師兄!我也突破了修爲了!”大錘開心道。


“好!如有如此才能緊隨我身後!好樣的大錘!待你達到旋谷境之時,想必在這外宗也可掀起一場風雨!你還要沉澱,特別是草木之術!此事不急,我會慢慢教你!”

“多謝白師兄!”大錘一臉興奮。

又是一月匆匆而過,這日外宗凝聚了無數弟子,只見人山人海,就連內宗的一些弟子也走了出來,看向外宗,今日是外宗比試的大日子,萬衆矚目之下,卻只有三名弟子能進入這內宗!

這名額太少,競爭也定是極爲激烈!

比試地點設在外宗廣場,四周圍滿了修士,前三排修士,都做着實木凳子之上,這些修士都是丹宗長老,此次比賽也由他們行進主導。

“都安靜下來,老夫乃是這丹宗二級煉丹師齊長老,負責此次外宗比試的選拔,因此你們這些弟子只管發揮出自己最佳的水平便可,一切對戰都要點到爲止,不可殺生!

你們孫長老列了一份清單給我,這單子上寫的名字都是此次參加比賽的修士!一共二十位!這二十位應該算是你們這外宗的天驕了,那麼規矩還是不變,我們內宗只收三名弟子!當然今年倒是有一個特例,不過這也是後話罷了!”

“你們這二十名弟子我一概不知你們的修爲,因此這比試的規則也好定了,我叫到誰誰就對戰誰,如此也算公平!”

一位身穿棕色長衫的老者,站在廣場中心大聲喝道,這老者雖面容枯槁,但是渾身上下卻散發着絲絲丹香,這二級煉丹師果然非同一般。

白毅站在人羣之中,心中也有些小激動,身旁站着王大錘,此刻也是目露振奮之情,這場面也是壯觀不已啊!

“白師兄,不管對戰誰,我都對你有信心!”王大錘看向白毅充滿信心道。

“哈哈,我心中有數,自己盡力就好!”白毅點了點頭。

“好,那麼這第一場對戰的修士是姜成和李勝!”齊長老大聲喝道,引起臺下衆修士呼喊。

“什麼?這第一場這姜師兄就出戰了?這將師兄已達旋古境二重天的修爲,那李勝雖然有些草木之術的天賦,但是修爲也只有旋古境一重天,這二人的對戰勝負已分了!”

“姜師兄加油!姜師兄加油!”

“姜師兄你雖旋古境二重天的境界,但是我也不懼,輸贏無所謂,今年我若無法進入內宗,那明年我定可以進去,如此就讓我們打個暢快淋漓吧!”李勝大聲一喝,便猛衝而來。

“好!你能擁有這等想法實在可敬!”姜成點了點頭,頗爲滿意。

這李勝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一把利劍,隨意揮舞,劍光瀰漫,灼灼逼人,這姜成雙眉緊皺,身法輕盈,一一躲避,右手凝聚靈力,握掌爲拳,一身靈力瞬間爆發。

這旋谷境二重天的修爲頓時沖天而起,散出層層威壓,這李勝身體略微一頓,只見這姜成猛衝而至,雙拳轟出,這李勝連忙劍背抵擋,只聽一聲“叮!”。

這李勝緊握的利劍斷裂而開,身受氣力,滿臉蒼白,整個人倒退不已,嘴角更是溢出一絲鮮血!

“我認輸!”李勝輕聲說道,站在一旁的齊長老點了點頭,從袖中拿出一粒丹藥遞給了李勝。

這場對決極爲快速,看的白毅小心臟不停的再跳,他一臉興奮,他完全沒有想到這丹宗旋谷境修士的修爲居然這麼弱!單憑這份戰鬥力而言,在外界也就相當於一個普通的築基境修爲,那麼自己築基境大圓滿豈止是一戰之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