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猶豫了一下,徐老大點了點頭。有些感激地看著林嵐。

方陽看著這一些,他眉頭一挑。這林嵐看起來還算不錯,至少沒讓徐老大前來送死。

但這時。

「轟!」


一道白色的能量波穿透了徐老大的身體,從後背進入,從胸前出現,伴隨著的則是朵朵血花,徐老大的身上出現了一個血洞,而方陽還可以看到,在林嵐的掌心中有著點點青煙冒起。

這一道能量波是林嵐使出的,而且此刻,林嵐的嘴角還帶著一絲輕笑,他的情緒沒有半點被影響到。

「你…」方陽嘴巴張著,說不出話來。

「嘭!」徐老大龐大的身軀倒地了,他臉上還有著不敢置信,那眼睛還張得很大。

「我會讓你們三兄弟團聚的,都去好好休息吧!」林嵐笑著說出了這句話,隨後他舉起雙手,兩隻手都伸出了一隻指頭,白色的光芒在指尖處環繞著。

「你想要做什麼,快住手。」方陽大呼一聲,但已經晚了,兩道白色的光線將倒在地上的徐老二和徐老三穿透,他們甚至還不急發出一聲慘叫。

血液將地面染紅了,而林嵐的笑卻依舊燦爛!

「為什麼這麼做?他們不是你的夥伴嗎?」方陽怒聲道。

林嵐抬起頭,笑了笑道:「夥伴?弱小的人不配做我的夥伴,而且,他們只是我的奴隸!」

「我只是怕龍藝會逃了,特意找他們來截住龍藝的,而你,不過是配套的。」

即便是方陽之前表現出來極其不凡的地方,但林嵐依舊沒有將方陽放在眼裡,他知道他自己的強大,那是方陽無法觸摸到的。

「龍藝,你帶著梁飛再後退一些。」方陽臉色很凝重,林嵐帶給方陽危險的感覺。

「再退後也是沒用的,你們和我的差距那是天與地之間的距離。」

話落,林嵐便已經是出現在了方陽身前,方陽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如同之前方陽出現在徐老大面前那般,林嵐揮出一拳,輕輕的打在方陽的肚子上。

速度無與倫比的快!

或許就如同林嵐所說的,差距是天與地之間的距離。

方陽捂著肚子,連續後退了兩三步,臉色極其痛苦。

他知道林嵐會很強,但卻不知道竟然會強大到這樣的程度,這絕對超越了七級的程度,林嵐的實力在七級之上!

「方陽!」龍藝並沒有帶著梁飛後退,他知道,林嵐的目標是他,誰都可以退,但惟獨他不能後退。

這時,被龍藝抱著的梁飛卻是悠悠醒來,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他便是看到龍藝,隨後,他望著身下看了看,腦海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

「我被人抱著!我的清白!」

「啊!」梁飛發出一聲高分貝的叫聲,因為他發現,抱著他的人竟然是一個男的,這意味著…

梁飛已經不敢想象。

龍藝被這麼一嚇,立即是將梁飛丟了下來,而梁飛則是重重的摔落地面,屁股生痛。

梁飛心底有些悲哀,這種被人用后就拋棄的感覺真不好,若是龍藝知道梁飛這種想法的話,龍藝恐怕會一腳飛踹而出。

這太坑人了!

龍藝看到梁飛醒來,他倒是鬆了一口氣,這證明他可以上前去幫助方陽了,或許兩人合力,可以拼一拼。

但是,在龍藝要上前的時候,方陽卻是伸出手阻止了他,「不要過來,我自己可以。」

說完,方陽挺直了身軀,他眼中有著濃烈的戰意。

林嵐很強,但方陽卻不會感到害怕,他只會越加興奮,只有遇到強者,才會督促自己的進步。

「方陽,你…」龍藝停住了腳步。

「我自己來!」方陽抬起頭,看向了林嵐,此刻他的氣勢絲毫不弱於林嵐。

而看到這一切,坐在地上的梁飛才是回過神來,貌似,他錯過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梁飛看向了周圍,看到那胸口處有著一個透明血洞的徐老大,還有身上有著細小的血洞,但卻將身體洞穿的徐老二和徐老三。


梁飛知道,之前這裡恐怕是發生了一場可怕的戰鬥,這才導致這三人的死亡。

隨後,梁飛再將目光投向臉上滿是笑意的林嵐,在仔細的看了林嵐一下后,他驚呼了一聲。

「林嵐!」

梁飛是知道林嵐的,天龍帝國有儲存林嵐的畫像,而梁飛也正巧有見過,所以他才能夠第一時間認出來的。

林嵐是天耀帝國皇室的人,不用說,鐵定是敵人,而方陽現在正面對著林嵐,梁飛有些擔憂了,他是知道林嵐有多麼強大的,這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幾乎是不可戰勝的。

「方陽,你不是他的對手。」梁飛大聲喊道。

聽到梁飛的話,方陽轉過頭去,看到已經醒來的梁飛,心底倒是有些欣慰,不過,方陽還是搖了搖頭,沒試過又怎麼知道呢,好不容易可以跟這麼強大的存在戰鬥的。

梁飛看到方陽如此的堅決,他堅持著想要站起來,但身體雖然已經恢復了些,但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力氣,剛一使力,梁飛便是重新跌落。


他沒有辦法站起來,想幫忙也是做不到。

吸血匕首出現在方陽的左手上,方陽的皮膚開始變紅,點點熱氣從方陽的身上冒出。

方陽的鮮血再度燃燒起來,而且燃燒得比之之前更加劇烈。

「有意思。」林嵐喃喃道。

「咻!」空氣在震動,一道道波紋擴散出來,而方陽的身軀化為了一道閃電,劃破了空氣,他沖向了林嵐。

在一瞬間,方陽出現在林嵐身前,他的拳頭放於腰間,低位的揮出一拳,拳頭前邊空氣似乎都扭曲了。

「啪!」

拳頭並沒有擊中林嵐,林嵐伸出手掌,便是將方陽的拳頭接住,他顯得輕鬆愜意。

「爆!」方陽心底一聲低喝,一道詭異的衝擊力從拳頭處滲透出來,沖入了林嵐的手掌中。

「咦!」林嵐驚咦一聲,他感覺到一股詭異的衝擊力沖入了他的身體中,那股力量讓他的體內震動起來,不過,林嵐並沒有讓這一股衝擊力為所欲為,他調動著體內的龍元開始圍堵。

那詭異的衝擊力可以穿透龍元,但對自身也會有所消耗,林嵐就是用雄厚的龍元去將這股衝擊力消耗殆盡的。

但這時,方陽卻在林嵐失神之際,抽回右拳,一拳打在林嵐的臉龐上。(未完待續。。)

ps:今天第一更,這一個星期茄子都會保持三更,雖然心情有點低落。 「砰!」

這是實打實的攻擊, 誘捕小女人:步步攻心 ,相比於吸血匕首,方陽更喜歡用拳頭。

林嵐踉蹌了好幾步,隨後才站穩了。

方陽的右腳往地面猛的一蹬,猶如一道閃電,急速朝著林嵐奔去。方陽的右拳往後仰,再一次揮舞出拳頭,拳頭攜帶著勁風。

這時,林嵐的右手掌心向後,掌心處點點白光匯聚過去,很快,一顆白色的能量球出現。

在方陽拳頭即將到達的時候,林嵐的右掌向前推去,那顆能量球見風即漲,膨脹得足有人頭大小,急速沖向方陽。

距離太近,沒法閃躲!

那人頭大小的白色能量球抵在了方陽的胸前,方陽被抵得倒飛出去。

在方陽的胸前有著火花飛濺而出,他竟然用吸血匕首架住那白色能量球,吸血匕首和能量球摩擦著,發出刺耳的聲音。

「啊!」

方陽大吼一聲,雙手緊緊握著吸血匕首,向上推去,那白色能量球的方向改變了,朝著天上飛去,隨後便是消失不見。


但隨即,方陽的眼角一縮,他發現,林嵐已經上前來了。

林嵐嘴角有著一絲冷笑,想來,林嵐對於方陽剛才的那一拳還耿耿於懷,一拳,那就還兩拳、三拳…

第一拳,在龍藝和梁飛看來。那拳頭似乎產生了重重幻影,隨後便是擊打在方陽的肚子上,方陽嘴巴大張著。他剛是將白色能量球彈開,而林嵐的拳頭便是立即到來,根本沒辦法閃躲。

林嵐的時機把握得相當精準,他知道這時候方陽無法閃躲。

一拳擊中,方陽只感覺一股巨力湧來,身體不由控制的向空中拋飛出去,而林嵐右腳往地面猛的一蹬。他衝天而起。

聽著耳邊呼嘯的勁風,林嵐享受般的閉起了眼睛,但在靠近方陽時。他猛的睜開眼睛,右腳伸得筆直,高高仰起,朝著方陽的身上直接劈下。

這就猶如一把戰斧劈落。威力十足。

「咻!」方陽的身軀急速的墜落下來。狠狠地砸落在地上。

「轟!」地面上塵土飛揚著,已經看不見方陽的身影,而林嵐穩噹噹落地,他依舊輕鬆愜意,他伸出手,手掌對著方陽掉落之處,白色的光芒開始匯聚。

白色的光芒開始匯聚成一顆能量球,那能量球里蘊含著極其可怕的能量。

「去死吧!」林嵐輕笑著道。他就像是做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這時,『嘭』的一聲。一道粗大的能量波衝擊在林嵐的身上,不過這卻不能使林嵐的身軀移動半點,這能量波根本傷不了林嵐,不屬於一個等級的。

不過,林嵐眉頭卻是皺起,他手掌上的能量球開始縮小,隨後消失,能量球被林嵐收回去了。

林嵐轉過頭,看向另一邊,那裡是龍藝和梁飛所在,此刻,龍藝的手掌上正有點點青煙冒起,剛才那能量波是他發出去的。

「你很想死嗎?別急,一個一個來。」

「咻!」一顆細小的能量球慢悠悠地飛到了林嵐處,然後衝擊在林嵐的身上,不過只是冒起了一點黑煙,根本無法撼動林嵐。

那顆細小的能量球是梁飛發出的,這是他剩餘的最後一點力量了。

真不行了,梁飛癱坐在了地上,他的傷可還沒好。

看著梁飛,林嵐臉上帶著笑,不過眼底閃過一縷寒意,一隻小蟲子竟然都敢挑釁。

「或許,我應該先讓你們死。」林嵐道。

林嵐看向龍藝,繼續道:「他一直都是那樣,絕不和手下敗將第二次交手,他總是那麼高高在上,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逼他和我再戰一場。」

龍藝自然知道林嵐所說的他是誰,確實,龍藝的兄長絕不和手下敗將第二次交手,一次就夠了,敗了將沒有機會再趕上來,他很自傲,但他有自傲的資本。

「我就要看看,若是我殺了他的弟弟,他還會不會跟我再戰一場。」

說著,林嵐的臉上有著瘋狂之色。

林嵐是一個高傲的人,在沒遇到那個人之前,林嵐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不會失敗的,直到那一次林嵐敗的很慘。

這就猶如從雲端跌落地面,而且還是頭先著地!

林嵐忍受不了,他拚命修鍊,他只為了能夠打敗那個人,可是,他卻找不到那個人。


「你死了,或許他就會出現。」林嵐的嘴角掀起有些病態的笑容。

林嵐永遠忘不了,那一個人,那一把劍!

「都去死吧,省的夜長夢多。」林嵐大笑著,他兩隻手都舉了起來,兩隻手的掌心都有著白色的光芒在凝聚,林嵐打算一次性解決龍藝和梁飛。

林嵐在腦中想象著,當兩顆能量球打中龍藝和梁飛時的情景,血花應該會飄灑很遠,那會很壯觀。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