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斗笠長袍下聲音剛剛落下,一個七彩飛鳥落在肩膀,嘶鳴一聲,用靈魂傳音,空靈而清脆:「發春的女人更麻煩。」

「小七。」

看著眼前的飛鳥,少年露出燦爛的微笑,摸摸小七的頭,「小七也是女人,可,她就是不一樣,沒有麻煩,非常安全。」

聽到羅天對自己的取笑,小七給了自己老大一個白眼,然後嘶鳴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

混沌鴻蒙,閃。

漆黑的夜,身影瞬間消失。獨有月色的光蘊,獨享黑夜的嬌美。

想著嬌艷的美女,城主府高樓之中的少年緊緊用手握著自己的劍,眼中露出殘酷的容貌,要知道,在過幾天就離開了,可那個神秘的斗笠人的背影還沒什麼信心出現。

聽到手下回報,眼中露出一絲隱晦之色,那暴跳的火焰在眼中瞬間點燃:「消息可靠嗎?吳家和羅家郊外大戰。」

「是的少爺,從現場來看,吳家的銀狼死了。根據情報,吳壇也傷了,現在吳家已經成不了氣候,我們要下手吞併他們嗎?」

聽著手下人的回報,少年眼中露出一聲冷笑,和羅家有關,少年眉頭緊蹙,羅家拿來如此強大的助力,難道說…。

哪又怎樣,只要沒人知道擊殺羅天的是自己。那小丫頭身後縱使有天王老子罩著,殺了,也就殺了,難道說他還會復活不成。

密切注意那個人的動向,發現有什麼變化,及時就向我彙報,不管那個廢柴有什麼奇遇,他的存在都是對大自然的殘害。突破了武者的空靈之體,他的存在更不應該。

少年隱晦的臉上露出殘酷的笑意,心胸狹窄,註定了他不能問鼎王者之路…。。

清晨的陽光肆無忌憚的照射著大地,夜色的冰涼帶著一絲落寞,下了台,卸了妝…。。 「咚咚……」


敲門聲響起,清脆空靈的聲音在空氣中拉長身體,叫醒室內修鍊的羅天,一夜的調息,少年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紅潤。

想想昨天的戰鬥,羅天還心存餘悸。要不是自己有保命的底牌和突然出手的兩個武靈。自己一個武士去刺殺一個武師還真會危機到自己的生命,沒有實力就是寸步難行。

想到了那兩個武靈,羅天用手摸摸自己挺拔的鼻子,苦笑一下,無奈的搖搖頭說道:「自己貌似要去「妖精」哪裡說聲謝謝了!」

外邊的敲門聲打斷了羅天思緒,應該是夢露過來了,今天要出門,希望不要有什麼麻煩出現才好

「吱……

門被打開,小女奴妮妮恭敬的看著進來的少女躬身問好,經過修鍊,小女奴那瘦弱的身體慢慢的露出健康的紅潤,弱不禁風的軀幹也能經得起風的摧殘。

夢露目光一頓,身子一閃進了庭院。

看著小女奴現在的摸樣,露出了疑惑的雙眸。在次掃視,驚奇的發現小女奴現在的戰力已經觸碰到中級武者的邊緣。

「你的主人那?」對於夢落來說,小女奴永遠低她一等,是沒有人權的女奴。

「少爺在房間,小女奴畏懼的看著夢露, 超級學神 。這個根深蒂固的奴隸思想,一天、兩天,難以改變。

「羅天哥哥。」夢露的聲音剛落,那少年稚嫩的聲音傳出:「你來了。」

房間的們打開,羅天露出頗具自信的臉,雖然臉色依然憨厚,表情依舊憨傻,可小七知道外邊不代表實質。

「羅天哥哥,今天是神武學院招生的第三天,你不是答應我要去參加面試嗎?你準備好了沒有?」

夢露期待的看著對面的少年,等待少年的回答,畢竟去神武學院是很多人的夢想,去早點報名貌似是大家的習慣。

「神武學院嗎?」

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微笑一聲,「走吧!雖然不習慣湊熱鬧。可,神武學院有大陸上最大的藏書館,想要了解武陵大陸,哪裡貌似是一個不錯的地點。」

魔焰城的天市廣場,用「人山人海」不足以說明熱鬧的場面。用「人海如潮」也只能勉強。這樣熱鬧的場面讓羅天咋舌。

這些年齡半百的老大爺難道說也要去報考嗎?你看他那個熱情勁,好似自己被入取了一樣。

羅天一路走來,回頭率頗高,出來放風的小七,高貴的素質非皇族所有。可愛型嬌艷的夢露更是魔焰城的美女。三人同行,吸引了不少眼球和回頭率。相比夢露的淡定,小七變的好奇和活潑起來。畢竟,這樣的場面,小七好久沒有看見了。

「小七,你手中的東西那來得?」

看著小七手中那還算漂亮的飾品,羅天疑惑的問道,他們一直走,並沒有停止下來買任何東西,小七手中的飾品拿來的尼?

如此疑惑,不是羅天一人,就連夢露也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小七,眼神中充滿疑惑,她們一路走來,真沒有停止下來買東西。

「就那樣來的啊。」小七說完,一臉不解的回答完。

「小七姐姐,你付錢給人家了嗎?」聽著夢露的問話。

「錢?」

小七疑惑一下,手輕輕勾,做了一個讓羅天和夢露傻眼的動作。

在小七手一勾的瞬間。前面正在行走的傭兵大漢腰中的錢袋落在小七的手中,搖搖手,看著一眼夢露和羅天,空靈清脆的聲音傳出:「看清楚了沒有。」


「看到了麻煩。「

夢露看羅天對視一眼,轉身看著那個丟錢袋的大漢氣洶洶的過來,手中的武器已經提起,那意思很明顯。

「快跑!」

三個身影,轉身就閃,在人群中竄行,那速度比小偷更加迅速。不得不說,這樣的速度,要是做賊,那一定算有天分。

「小七!」

看著羅天氣憤的摸樣,小七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的「老大」,很無辜的說道:「你沒給我錢,我也沒辦法?」


眼一翻,拍拍自己的額頭,嘀咕一句:「錢,貌似去神武學院也需要一些,自己總不能餓著去上學吧,勤工儉學,貌似會影響到修鍊時間。」

「要不還是我去取吧,很方便。」

小七說完,羅天額頭冒出虛汗。你去取,不如說你去偷。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說道:「你們前去報名吧。我去想辦法。」


「你去偷嗎?」小七問完,羅天翻了一個白眼。去偷,還也不選擇在魔焰城,不知道兔子不吃窩邊草嗎?

看著原遠離的身影,小七很是無辜的搖搖手中的錢袋,放在自己的納物戒指中,說道:「這樣不可以嗎?」

夢落眼中發出閃光,恭敬的說道:「小七姐,你真的缺錢嗎?」

「錢?」


小七疑惑一下,看了一眼夢露,拿出手中的納物戒指,點點頭說道:「錢,不是缺,是好久沒有用了,忘記了。」

夢露一聽,潔白的額頭出現一道黑線。

小七看著夢露的表情,想了一下,紅唇輕抬,發出黃鸝的聲音,讓剛邁出一步的夢露暈倒,「夢露,六級魔核有幾十個,七級好像也有十幾個,八級就兩個,這些都可以賣吧。」

「額額,六級魔核!武皇戰力。七級魔核!!武尊戰力。八級魔核!!!」夢露頭一暈,差點跌倒。

武聖戰力的魔核,這是都是那來的,不過想想小七的身份,心中也釋然了。

告別了小七和夢露,羅天沿著天市的路向外走去,走了長一段時間,來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換上了斗笠長袍,轉身朝著天市的拍賣場走去。

「貴客,請跟我去**院。」

風笑看著那斗笠長袍,小跑上來,一臉含笑,那熱情的摸樣,讓斗笠下的臉龐多了一絲疑惑,這表情,貌似有些無奈。

「**院。」

「為什麼不是貴賓室?」斗笠下的長袍問完,心中暗暗警戒起來,這丫的難道為了想得到靈符陣,要明搶自己嗎。

**院相比貴賓室,少了奢華,多了鳥語花香。這樣愜意的環境非常適合談情說愛私定終身。

「小姐,有貴客求見。」

風笑的聲音落下,嘴角上揚,等待對方回答。等了半天,卻沒有人說話,在說一遍,卻聽裡面的傳來了冷漠的淡雅:「讓貴客等一會。」

風笑尷尬的看著一臉斗笠長袍,剛剛要說話,卻聽到那冷冰的聲音響起,「女人,小心眼真可怕,告辭了。」

「看著轉身離開的身影,風笑也倍感尷尬,想去阻攔卻沒有那勇氣,不去阻攔卻又不好向小姐交代,心裡鬱悶的風笑心有疑惑的問道:「小姐怎了。」

「小姐,貴客走了。」

風笑不知道怎樣去解決眼前的尷尬,唯獨實事求是的報告,不想受到懲罰,必須自家的小姐明白自己是無辜的,做下人、也難啊。

「走了?」

「走就走吧!惠爾特少了一個人的生意,難道會倒閉嗎?」畢竟不是每個貴客都需要自己親自招待得。

「小姐,是你交代的那位斗笠長袍客人走了,真不要挽留嗎?」

房間發出林亂的腳步聲,門被打開,那窈窕的身段出現在迎出門外,看著庭院中空無一人,心中頓時多了一絲寂寞的失落感。

「靠……」

斗笠下的少年罵了一句,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托下斗笠,看看陰霾的天色,少年吐了一口吐沫,哀嘆一聲:「男人難,卻錢的男人更難。」

話還沒有說完,那瀝瀝淅淅的小雨澆灌了魔焰城的大自然。

「羅天哥哥怎還沒來,小七姐姐,天下雨了,我們還要等嗎?」夢落看看天有雨落下,擔心羅天淋雨的她開始打算不再等待招聘了,畢竟招聘又不是一天的事,今天主要陪羅天,主角走了,他們兩個配角……

小七皺皺眉頭,什麼時候她要等待如此久,在看看排隊的人,中間竟然有八十歲的老頭,神武學院什麼時候要老頭了。

「跟我來。」

小七帶著夢露,身子一閃,在一躲。跑到了招聘的最前沿。第一位的位置就這樣被小七和夢落理所當然的佔據了。

「排隊…」

話還沒說完,看著眼前是兩個可愛的漂亮的女孩,第一位的少年,頓時火下去了一半,美女的殺傷力就在於那張臉蛋。

夢露不醜,小七更是高貴淡雅,甚至骨子中的高貴讓人有種膜拜的感覺。一個可愛,一個淡雅高貴,一個水靈靈,一個冷冰冰,這樣的組合本就養眼。

神武學院,俊才帥男並不缺少,郡主,公主也有一排站。可,眼前這兩個女孩,冰冷和活潑的組合,可愛和高貴的拍檔卻很少見。

「泡妞先打個熟臉。」臉皮厚的都這樣想。

「學妹,你好,我是神武學院的摩斯雷。」說完手指著胸口的胸牌,炫耀的說道:「我是高級武師,負責這次招生帥選,小師妹,我可以幫你引進去神武學院。」

「那我可以不測試就進學院嗎?」夢露露出可愛的笑臉,那摸樣要多天真有多天真,要多可愛有多可愛,一臉祈求的摸樣,讓摩斯雷有為她去死的衝動。

「不測試。」摩斯雷一愣,隨後心中有了惡念。這兩個小美女一定是想走後門,正好在魔焰城無聊。弄兩個小美女陪身也不錯。想到這裡,摩斯雷一臉壞笑。

「不測試當然不可以,不過有我的幫助,選拔應該沒有問題,我帶你去初級武師測試的房間,哪裡負責測試的導師是叔叔。」

摩斯雷盡量把自己的作用放大,盡量的表象自己的本事,讓美女知道自己的本事是俘獲美女芳心的第一步。

過了人群,小七和夢露身子一轉,朝著高級的方向的走去,看著背道而馳的兩個少女,摩斯雷趕緊的上前阻攔。

「錯了,錯了。」

莫斯雷看著朝向高級測試房間的兩個少女,臉上露出著急的臉色,高級房間那可不是自己的地盤。甚至自己沒有資格進。

「沒錯,我們去的就是高級房間。」

夢露露出可愛的微笑,眼睛轉了三轉,水靈靈大眼睛看著摩斯雷,露出凈白的小牙齒,眨眨眼,紅唇吐出黃鸝鳴:「摩斯雷,謝謝你帶我們進來,再見。」 「臉如火燒,心如油熬。」

摩斯雷在夢露說完之後,頓時感覺自己被利用,微笑的臉上頓時出現了憤怒的姿色。上前一步,伸出手臂,很有張力的阻攔了小七和夢露的前進的腳步。

「兩位,去高級房間測試,需要到外辦重新排隊,高級房間測試有高級房間的規矩,那裡可不是你想去就想去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