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山洞的外面郝仁還沒有去過,聽霍華德這麼一說,他頓時來了興緻。可是,他還客氣客氣:「大家都在搬東西,我一個人走開,能好嗎?」

霍華德說道:「這有什麼不好的?你現在是英雄,英雄是允許偷一點懶的!」

郝仁這才放心,跟著霍華德一塊兒走出山洞。

山洞的外面是一個山谷。大概是因為這裡經常有人走,地面十分平坦,連小草都被踩得不願意生長。


遠處吹來異域的風,甚至還有異域的歌聲,很有點吉普賽人的味道。難道這裡是地球上歐洲的翻版?

郝仁這樣想,也是很有道理的。畢竟聖城裡的子民和歐洲人是同一個祖先,他們的興趣愛好也更接近。

幾天沒接觸女人的郝仁,心中有一點躁動。他真想到那個只聞其名不見其形的聖城去看看,哪怕只是領略一下吉普賽風情也好!

「約翰兄弟,你今年多大了?」霍華德問道。

郝仁不知道那個被他殺死的倒霉鬼約翰,當初在徵兵登記時是如何填報的,他只能把自己的真實年齡報出來:「我二十五了,霍華德大哥!」

「結婚了嗎?」霍華德又問。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因為如果郝仁說結婚了,那麼霍華德接下來就會問,妻子多大了,有孩子沒有,岳父家在哪裡……

據說這個空間的人都住在聖城裡,萬一郝仁說的地方和人名與聖城裡的實際地址對不上號,就會引起霍華德的懷疑。

所以郝仁選擇了一個否定的回答:「沒有結婚!」

霍華德羨慕地說道:「那兄弟你就走運了。你如果在這次戰鬥中立功,回到家鄉之後,會受到人們的夾道歡迎,當地的那些年輕女孩,會狂熱地追求你。你甚至可以娶最多四個妻子,當然,前提是你要能養得起她們!」

霍華德是個熱心腸,一聽說郝仁沒結婚,就立即向他灌輸自己那一套低級趣味,如何挑美女,如何看胸、看臀、看大腿,等等亂七八糟的。

郝仁干一會兒活,又陪霍華德聊一會兒,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此時山洞中的所有物資已經全部搬運完畢,就連那些看守物資的士兵也都到了古堡那一邊,估計也是要編入黃毛人方陣的。

吃過晚飯,照例要進行晚禱,然後大家睡覺。

郝仁睡醒一覺,看看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半夜,估摸著「銀鉤賭坊」、「獵人公會」和「曲香坊」三家的私兵已經來到,他就有點躺不住了,要出去看看。

在起床之前,郝仁先將自己褲襠中的毒蜂放出一百多隻,這些毒蜂分別飛向古堡中的各處值守的哨兵,只要這些人死了,天獄城的人就可以輕鬆地摸進來。

很快,一百多隻毒蜂都飛到了那些哨兵們的後腦勺。郝仁一聲令下,這些毒蜂就把他們的毒刺刺了出去。哨兵們一聲不吭就拿下了。

郝仁這才從床上坐起。他剛要穿衣服,卻看到霍華德睜開眼睛說道:「約翰兄弟,你也要上廁所啊?正好,我們一起去!」

郝仁根本不理他,手指一彈,就封住了霍華德的穴道,讓他陷入昏迷。接著,他如法炮製,把隔壁房間的另外兩個親兵的穴道也給點了。

然後,郝仁穿衣下床。他輕手輕腳地來到左聖子的房間。剛剛推開門,就看到左聖子正坐在床上祈禱。

「滾出去,這裡是你來的地方嗎?」左聖子怒斥道。

郝仁微微一笑,走進房間,還把房門給關上了。

左聖子一愣,他沒想到這個探子如此大膽:「不得我的命令,就進我的房間,這是死罪,你知道嗎?」

郝仁冷笑一聲:「這個房間我來過多次,也從來沒有什麼事。而且,我還在這個房間里殺過人,那個人是春風使!」

左聖子大驚,他這才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象黃毛人的傢伙不簡單。難道他是叛變了的黃毛人?可是,哪個黃毛人有這樣的修為,能夠殺死春風使?一定是用了什麼詭計吧!

想到這裡,左聖子也冷笑道:「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法子殺死春風使,但是,我可以肯定,你的法子在我的身上無效!」

郝仁大笑一聲:「有沒有效,你試過了才知道!」說著,他一掌向左聖子的前胸擊去。

左聖子一見郝仁出手的姿勢,就嚇了一跳:「是你?」他已經隱約認出,這小子就是上天他被三個華夏高手圍攻時的其中一個。

左聖子心中一凜,知道這小子不好對付,他立即凝聚全身之力,向著郝仁一拳擊出。

「轟隆」一聲,兩人拳掌相撞。

左聖子連退三步,胸膛內氣血騰涌,有一種要作嘔的感覺。

而郝仁卻只是身子一晃,顯示出非凡的實力。郝仁笑道:「你認出我了吧?晚了,我的殺人的法子一向有效!」 今天,是如玉城封鎖的第四天。

全城守衛出動,遼闊的城池,陷入了前所謂有的緊張氣氛里。

轟!

一聲轟鳴,一棟百丈高樓,從中間炸開,無數的碎石,從半空砸落。

基於風滿臉怒容,從煙塵中高高躍起,手中長刀,寒光閃爍,腳下火光,熊熊燃燒。

盛雪緊隨其後,手握長鞭,凌空朝那煙塵里一掃。

噼里啪啦!

煙塵里慘叫連連,六七個全身燃燒的守衛,從半空栽落在地,摔成肉醬!

「你逃不掉了!」怒喝聲里,一個身穿精良甲胄的戰將,手持兩根短槍,槍尖上,火舌吞吐,撕開煙塵,一槍隔開盛雪長鞭,眨眼之間,就朝基於風連刺數百下!

唰唰唰唰唰!

半空之中,無數槍影,交叉編織成一張大網。

大網中熱浪滾滾,熔金化鐵!

「五氣朝元斬!」

基於風一聲咆哮,長刀上,燃起一團琉璃般的火焰,火焰拉長,舒展,隆隆作響,撕裂長空,形成一柄長達十數丈的火焰長刀,朝著那戰將,一刀怒斬!

半空氣流涌動,如怒海驚濤,凝聚在長刀鋒刃上,嗤啦一聲,將火焰巨網,凌空撕得粉碎!

戰將瞳孔,頓時縮成針眼大小,來不及閃避,就被當空斬下的巨刃,劈成兩半。

兩團血肉,連同盔甲,被火焰點燃,形成兩根火炬,從半空,直直墜落在地,摔成肉泥!

殺掉這個炎徒境界第六層的戰將,基於風一個縱身,和盛雪一起,迅速朝著高樓大廈之間,飛行而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群人難道瘋了嘛!」這四天來,基於風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這如玉城的封閉,好像就是為了自己和盛雪,而準備的。

可是自己剛剛落腳如玉城,什麼都還沒有做啊!


再說了,基於風很清楚,太乙道和褻神宗,暗地裡有不少交易,雖然明面上,幾乎沒有來往,但背地裡,關係卻是極為密切。

這一次來到如玉城,基於風也原本打算,請求這裡褻神宗的分舵,幫助尋找秦逸的。

畢竟秦逸擊殺了褻神宗的三少爺和邪皇長老,又坑了雲龍長老百萬太乙元丹,應該對秦逸,是恨得咬牙切齒,得而誅之的仇恨。


結果基於風,還沒來得及,坐山觀虎鬥,就遭到整個城池的追殺!

現在他們,如同過街老鼠。

四天時間,根本沒有得到哪怕一刻的休息。

無論隱藏何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無處不在的守衛發現,進而圍剿。

四天時間,像剛剛那樣的戰鬥,已經經歷了不下百次!

幸虧基於風和盛雪,實力都不弱,本身又攜帶強悍法寶,還有大量丹藥,這才不斷殺出重圍,堅持了下來。

不過連番戰鬥,也讓他們的真氣,損耗極大,剩下的丹藥,恐怕也支撐不了幾天了。

更嚴重的是,從頭至尾,如玉城的城主,都沒有出手。

他就像是一隻貓,在玩弄自己的獵物一樣。

等到獵物驚慌失措,耗盡體力的時候,他再帶著戲謔的笑,出現在獵物面前,讓獵物徹底陷入,絕望的深淵。

「媽的,要是這次能夠安然出去,我一定稟明聖主大人,讓聖主大人,狠狠為我出這一口惡氣!」基於風緊咬牙關,眼中是毒水膿汁一般的怨毒,「聖主大人一個巴掌,就能把這該死的城池,拍得灰飛煙滅!」


「你的願望,恐怕沒法實現了!」一聲厲喝,從旁邊一棟高樓內傳來。

聲音滾滾,彷彿一連串響雷,在基於風和盛雪耳邊炸開!

基於風和盛雪,臉色頓時一變。

唰唰唰!

三道火焰人影,攔腰撞破大樓,呈一個三角形,將基於風和盛雪,圍在中間。

三個戰將,實力都達到了至少炎徒境界第七層!

三人身上火焰,連接成片,將基於風和盛雪四周的虛空,燒得大片坍塌。

「發信號,這次決不能再讓他們逃走了!」其中一個戰將,一指指向天空。

咻!

一束光束,直衝天際,貫穿雲層,一道巨大符籙,在半空炸開,漫天雲彩,都被染成刺眼的血紅色。

幾乎就在符籙爆炸的瞬間,基於風就感覺到,在如玉城最遠處的一端,猛然傳來巨大轟鳴,如同萬馬奔騰,恐怖氣息,頓時如一記重鎚,在基於風心頭,狠狠一擊!

「不好!是城主來了!」基於風目光中,閃過驚慌、殺氣,等等複雜的情緒。

「要不了多久,城主就會親自駕臨,看你們往哪裡逃,乖乖受死吧!」三個戰將,對視一眼,齊齊拔出武器。

長槍、戰刀、巨錘,眨眼功夫,就朝基於風和盛雪,擊出數千下!

每一下擊出,都爆燃出滔天火焰,燒得四周空氣,全部塌陷,四周空氣,遠遠不斷湧來,發出撬動鋼板的震耳轟鳴!

火焰交織,纏繞,形成一張,密集火網,遮天蔽日。

火網中,犀牛、巨象、群狼、猛虎,咆哮怒吼,如萬獸大軍,要把基於風和盛雪,撕成碎片!

方圓百丈之內,十多幢高樓,被燒得赤紅、炸開,碎石滾滾蕩蕩,朝著四周,浩蕩涌去!

火焰巨網,眨眼功夫,就要把基於風和盛雪,包裹其中,烤成人干。

「拼了!」基於風眼中,狠戾精芒,綻放開來。

要是不能迅速突圍,等到如玉城城主趕到,就算是三頭六臂,都不可能逃出去了!

「盛雪!」

「師兄,我明白了!」聽到基於風大聲咆哮,盛雪眼中,毅然決然,幾乎沒有猶豫,和基於風一起,將暴血狂神丹,拋入口中。

牙齒一咬,一股狂暴至極的力量,在筋脈中,如驚濤駭浪,怒龍咆哮,瘋狂湧入四肢百骸!

嘎嘎嘎嘎嘎!

基於風和盛雪周圍的氣流,都被壓迫得湧向四周。

空氣都彷彿結成可以看到的實質,嘎嘎作響。

基於風雙目赤紅,鬚髮怒張,身體每一個毛孔,每一根毛髮,都向外噴薄著火焰的力量。

「五氣朝元斬!」

一聲怒吼,基於風橫刀一斬。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