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算了算了。”老人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只要他能在一個月後擊敗聖女,他有再多的祕密都無所謂了。”

渾然不知自己正被龐貝偷偷窺視着的楊塵此刻非常沮喪。

縱然他已晉入七星,縱然他擁有着如龍與蒼雲劍意,以及萬能的天落魔佛訣和百變的天龍八步身法,少年赫然發現自己居然依舊無法在與那黑袍劍客的對決中佔據上風!

“這樣正好,不然我也沒地方找人去練劍了。”

正當楊塵心中如此想着之時,黑袍劍客已裹挾着驚人的劍勢再一次朝着楊塵撲擊而來!少年嘴角扯出一抹微笑,無相劍域霍然開啓迎敵!

********

在北斗星魔武學院的校園裏,阿爾、芙瑞正結伴與其他幾名女生一起走着路,她們這是在前往野外劍術課的路上。

芙瑞雖然貴爲魔神,但她表面上看起來歲數要比周圍的同學都小上不少,是以很不幸地被衆女生們毫不敬畏地當作可愛妹妹對待。由於芙瑞的容貌實在惹人憐愛,女生們往往會帶很多好吃的點心零食給芙瑞,讓一旁的阿爾託莉婭羨慕不已。

“你們知道嗎,愛麗絲醬要來蘭佩裏開演唱會啦!”

“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一女生作出了激動幸福至眩暈的模樣。

“當然啦!昨天的《蘭佩裏晚報》上頭版頭條!時間就在下個禮拜天的晚上,演唱會的舞臺佈置在覈心區,以方便五個大區的學生前往觀看。”

“真的好希望能夠近距離接觸一次愛麗絲啊!”女生嘆氣道,“可惜愛麗絲的粉絲那麼多,演唱會的票價又會很貴吧!”

“是啊……”引發話題的女生也是一臉幽怨地黯淡了神采。

“誒,你們在說什麼?”芙瑞隱約聽到了兩名女生之間的對話,好奇心十足的她頓時便插嘴進來詢問道。

“我們在說愛麗絲要來蘭佩裏開演唱會了呀,小芙瑞也是愛麗絲的粉絲嗎?”一名女生笑着說道。

“愛麗絲是什麼?賣粉絲的嗎?聽起來口感不錯哦。”芙瑞歪着頭喃喃道。

旁邊的兩名女生頓時流露出了震驚的神情,她們用極度不可思議的聲音說道:“小芙瑞,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愛麗絲的名字?!”

“沒有啊。”芙瑞很坦誠地回答道,“我對於西大陸的飲食界還不是那麼瞭解啦。”

“口胡!我們至始至終都沒有說過愛麗絲是賣粉絲的啊!”兩名女生已經陷入了凌亂。

正在這時,阿爾託莉婭也注意到了這裏發生的對話,她朝着三人投去了困惑的目光。

“阿爾!”兩名女生朝着擁有淡金髮的美麗少女伸出求救之手,“你快點拯救小芙瑞這個無知的女孩吧!幫她普及一下這個年齡的女生所應該擁有的常識!”

“好的!包在我身上!”阿爾託莉婭胸有成竹地拍拍自己貧瘠的小胸,然後轉向芙瑞問道,“芙瑞,你是在哪方面有問題呢?”

“嗯,她們問我是不是愛麗絲的粉絲。我不知道愛麗絲和粉絲是什麼意思。”

阿爾沉吟了一會兒,輕閉眼睛,繼而猛地睜開,蔚藍色的眼眸裏充滿了智慧的光芒。

“芙瑞,愛麗絲當然就是一名賣粉絲的大嬸啦!她家的粉絲可有名了的說!”阿爾很鎮定地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迎接她的是兩位擁有着妙齡少女必備常識的女生,那瀕臨崩潰的臉色與目光。

“你們究竟是在什麼情況下長大的呀!”她們一邊哀嚎着一邊開始將有關愛麗絲菲爾的一切如數家珍地介紹了起來。

“愛麗絲,全名爲愛麗絲菲爾•懷特。‘懷特’是藝姓,其真實姓氏不詳,據傳說她真實的身份是某國家的公主兼第二繼承人,但爲了追逐音樂夢想而毅然放棄顯赫身世,如同每一個平凡懷夢般從最底層開啓了她的歌唱演藝事業。但由於她的容貌與才華都太過於傑出,是以僅僅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便徹底紅透西大陸四十四國的每一個角落,成爲萬千少男少女心目中最憧憬的偶像!愛麗絲灌錄的魔紋唱片在全大陸的銷量是三年七千五百萬張,成爲有史以來魔紋唱片銷售速度最快的歌手,並且有望在今年打破一億大關,成爲西大陸歷史上最偉大的十六名歌手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她性格還很溫柔……”

聽着那名女生滔滔不絕地講述着關於愛麗絲的一切,阿爾與芙瑞都顯得有些迷惘與不解,似乎是難以理解這名女生爲何會對素未蒙面的人抱有如此之大的熱愛與熱情。

“……愛麗絲小姐的粉絲團是全世界第一的!很多名人都紛紛公開宣稱自己是愛麗絲的忠實簇擁,據說連教皇威廉三世都是她的粉絲哦!”

終於,那女生以上面那句話結束了她的長篇大論。然後她瞪大了眼睛,滿心期待阿爾與芙瑞臉上流露出景仰與驚歎的神情。

但她會如此期待,就說明她還不夠了解這兩名少女……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阿爾與芙瑞的臉上居然真的浮現了滿溢的神采與嚮往

“你們這下知道愛麗絲小姐是多麼偉大與值得崇拜的人了吧?”

“嗯!”

阿爾與芙瑞一齊重重點頭,然後堅定地,異口同聲地說道:“我要去她的演唱會!”

“可是票會很難買誒……”

“沒事!我們有阿塵啊!”芙瑞很得意地說道,彷彿在炫耀着什麼一般。

當天晚上在用餐時,芙瑞同楊塵說起了想在三天後去看愛麗絲菲爾的念頭。

“愛麗絲菲爾是什麼,能吃嗎?”楊塵皺着眉頭從餐盤上擡起頭來問道。

“愛麗絲不能吃,但是她做的粉絲是全世界第一的好吃哦!”阿爾認真地替楊塵解釋道。

“對的!據說連教皇都曾被她做成粉絲過誒!”芙瑞着重強調了一下這點。

與他們一起吃飯的亞格斯笑得差點岔氣。

“這兩個女孩的腦袋因爲跟楊塵呆在一起的時候太久,似乎已經徹底壞掉了……”

總算是有點社會常識的男孩爲阿爾與芙瑞的智力發展趨勢感到惋惜…… “粉絲大王”愛麗絲菲爾的演唱會在下個禮拜天,在吃飯時一旁看三人牛頭不對馬嘴地討論着這一話題的亞格斯,沒有揭穿他們鬧的笑話,而是自告奮勇地替他們去搞演唱會的門票。

說起來,亞格斯其實私人收藏着不少愛麗絲菲爾的魔紋唱片,也算是愛麗絲的小小粉絲一根,對於這場演唱會他個人也挺期待的。

在晚飯快結束時,在露天的五層餐區用餐的衆人突然聽到樓底下傳來響亮的槍聲,幾粒伴隨着魔紋光芒的子彈刷地掠過他們的眼前,消失在茫茫天空之中。

“這似乎是閒紫啊。”亞格斯一邊自言自語着,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

由於整個英靈座只有被破壞殆盡過一次的第五層允許自由使用瞬移,是以有能力的人在離開第五層時往往不會浪費這個寶貴的機會來解決技癢。

“小狗來這裏幹什麼?”楊塵其實心裏蠻希望再與閒紫見上一面聊天敘敘舊(雖然這個舊事只單方面存在於楊塵的記憶中),但出於懶惰,他一動都沒有動。

楊塵與亞格斯早已結束了用餐,而阿爾與芙瑞還在以鯨吞之勢進食,少年於是只能將目光投向了外邊的風景。


沒過多久,光芒一閃,亞格斯再次出現在了他原本的座位上。他拿起手邊的飲料喝了一口。

楊塵好奇地問道:“小狗來找你什麼事?”

“小狗,那是什麼?”亞格斯困惑道,“莫非是閒紫那傢伙在他家鄉的名字?”

“唔,你可以這麼理解。”楊塵毫不責任地替閒紫起了一個新的名字。

“這個名字真好啊!”亞格斯在口中喃喃叫了幾遍“小狗”,然後興高采烈了起來,“以後我也管他叫小狗了。我就說嘛,閒紫這種名字完全不符合他的‘霸氣’啊!”

“……”楊塵隱隱覺得自己似乎犯錯了,讓亞格斯這個嘴賤的小屁孩獲得了一個可以無止境折磨閒紫的機會。

“我說,他來找你幹什麼呀?”楊塵又問了一遍。

“唔,那傢伙呀。他可是愛麗絲菲爾的超級粉絲,這次是來問我要一張愛麗絲演唱會門票的。”

“嗯?什麼,演唱會!?”楊塵疑惑地說道,“不是大陸最美味的粉絲品嚐大會嗎?”

亞格斯嘲笑道:“你們的智力真是無下限啊。愛麗絲菲爾明明是大陸上最炙手可熱的歌星,你們到底是曲解到什麼程度才能把她想成是一名粉絲師傅啊!”

楊塵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埋頭苦吃的阿爾與芙瑞,憐惜地嘆了一口氣道:“唉,看來她們要失望了。”

“不管怎麼說,愛麗絲菲爾的演唱會還是很難得的哦。去一下也不算什麼損失嘛。”

楊塵心裏也對這個世界的演唱會頗爲好奇,他點點頭表示贊同。

“另外,閒紫——不,小狗還讓我給你帶個話,他說明天是學校的秋遊日,問你有沒有時間能夠參加一下,增進一下和兩名女孩的親子關係。”

“喂,你們真把我當成是阿爾與芙瑞的爹了啊。”楊塵一臉黑線道。

“難道不是?不然你跟她們是什麼關係?”亞格斯一臉驚愕地問道。

“完了,”楊塵悲哀地想道,“我的青春小鳥難道一飛去就被烤了吃嗎?風華正茂的本大人居然滄桑得那麼快!”

**********

第二天,陽光明媚風和日麗萬里無雲。

是一個適合秋遊賞花划船探親求婚的絕好日子。

芙瑞與阿爾一大清早便高高興興地穿好制服背好書包去學校了。楊塵躲在窗簾之後,用手小心翼翼地將窗簾拉開一條縫,窺視着地面上正逐漸遠去的兩條渺小人影。

“嘿嘿。”他奸邪地笑着,從懷中掏出了一張小丑面具,戴到了自己的臉上。刷地一把將衣服全部脫掉,然後換上了一身不知是從哪裏搞來的華麗夜禮服。

那一身衣服由漆黑的面料裁剪而成,配以白色的鑲嵌,顯得高貴而有風度——雖然這種高貴風度被他臉上那張小丑面具毀得連點渣滓都不剩下。

他站到鏡子前,仔細打量端詳了一下鏡子中的自己,隔着小丑面具發出了得意的笑聲——“嘿嘿嘿,我還真是絕世美男子啊!”

也不知這人的審美是扭曲到什麼程度了。


他再次檢查了一遍身上的裝備,確認無誤。他臉上的那副詭異小丑面具並非是廉價地攤貨,或許得說——它曾是廉價地攤貨——畢竟在龐貝爲它在內側鐫刻上魔紋之後,它已不再是普通的飾品了。

楊塵打算在今天給阿爾與芙瑞一個驚喜,突然出現嚇她們一跳,給她們留下一個難忘的秋遊回憶。但這麼做的最大障礙便在於和他心意相通的芙瑞斯特,只要心意還持續着相通,那楊塵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便都在魔神蘿莉的窺視之下,毫無驚喜祕密可言。

於是少年便臨時拜託身爲高端魔法科研人員的龐貝替他製造一種能夠暫時屏蔽心靈感應的道具——這便是楊塵現在臉上那副小丑面具的由來。

“好了!夜禮服假面,已準備就緒,請求出擊!”楊塵對着鏡子擺出一個自認爲很酷很帥的姿勢,聲音洪亮地說道。

“確認彈射通道暢通。”少年接下來,又故意壓低嗓子假裝成電腦系統聲道。

“夜禮服假面VER.X——出擊!”

大聲地喊道,楊塵作出一個超人的經典姿勢,然後快步跑着衝出了房門。

在第八層通過魔紋投影看到了這一切的龐貝,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竟是一時間難以從眼中看到的詭異場景中回過神來。

“他在變態的道路上走得實在太遠了……”良久,龐貝幽幽嘆氣道。


楊塵對於自己這一身夜禮服外加小丑面具,在跑出房門的瞬間就產生了後悔之情。 超魔導學園

每個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直愣愣地將目光匯聚在少年的身上,紋絲不動。

楊塵頓時僵住了——拋開他的故作鎮定,少年的臉皮還是挺薄的。

靦腆的少年輕咳一聲,快速地將模仿超人伸向前上方的拳頭伸了回來,羞澀地撣了撣褶皺的夜禮服,然後忸怩幾步,轉身一溜煙地跑沒了影。

只剩下目睹這一切的人繼續留在原地石化不已。

“我的審美是不是真的有問題?!”楊塵一邊飛快地跑下樓,一邊捫心自問道。但在四樓的大廳裏,他看到了正從英靈座的某一層被傳送回來,從沙發上站起身的那人。

那是冥琦。同爲圖書管理員,似乎與亞格斯的關係頗好,但楊塵並未在任何一次用餐時看到過他的身影。

他瘦瘦高高的,臉色慘白, 情非得已 。原本陰森可怕的形象此刻看在楊塵的眼裏卻是如此燦爛可親。

兩人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在了對方的穿着打扮上。

冥琦一身厚重的漆黑衣服以及斗篷,配合了些許純白色的裝飾以消除被人誤認爲是黑魔法師的顧慮。顯得華麗笨重而不符合潮流。

至於楊塵,一身同樣用白色點綴的黑色夜禮服,隆重正式得不合時宜。

他們在衣着風格的主流趨勢中踽踽逆行,終於在此時此刻嗅聞到了同伴的氣息。

冥琦的嘴角銜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走到了楊塵的身邊,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樣的,堅持下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