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的世界因你而斑斕 ,道,“最近和陰堡壇的關係越來越緊張,興許是你之前殺掉幾個人的效果加劇了這種變化。現在雙方都不是很平靜!”

“特別是你,若是有心人知道了你是兇手,到時候就麻煩了。所以,你還是小心一點。就老老實實的院中修煉吧。反正,我看那薛良小子照顧你也比較周到。有什麼就給他說。”

事實上,楊毅豪在壇中已經承受了很多的壓力。只是,現在並不適合對舒炎說,不然,只怕舒炎安不下心來修煉。到時候才真的是因小失大。

舒炎知道現在外面的局勢只怕沒有師父說的那麼樂觀,有些不相信的問道,“真的沒有什麼事情?”

楊毅豪是鐵了心的護着舒炎,自然不會告訴他什麼事情。

只是道,“沒有太大的事情,只是以防萬一。我只是提醒一下你!”

“好了,我走了,你慢慢研究《龍爪手》。”說完也不給舒炎再次發問的機會,便是踏門而出。

舒炎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是看楊毅豪的樣子,只怕也不會輕易的讓自己知道。


所以,站在發了一會兒呆,拿着書便是進了房間!

其實舒炎並不知道,現在的外界早已經風波四起。而這些風波的原因,恰巧都是因爲舒炎。

外界,陰堡壇原先經過東殿長老的調解已經和烈陽壇有和解的趨勢了。卻因爲接連幾個消息,將雙方的關係徹底拉入谷底。

第一件事,聖戰廢墟之中,發現陰堡壇四個弟子的無頭屍體。

押送的三十餘人不翼而飛,連押送這些人的陰堡壇領隊弟子至今不知所蹤。有消息表明,烈陽壇副壇主楊毅豪那幾天活動在聖戰廢墟一帶。

第二件事,囂張前往烈陽壇的三個陰堡壇弟子,加上剛剛晉升爲二階戰士的黑雲壇弟子不知所蹤。有小道消息說是烈陽壇的人將其四人殺害!

現在,陰堡壇已經不顧同門之義聯合黑雲壇打壓烈陽壇,大戰一觸即發。 “嗤~嗤~”

“噗、嘭”小院中的黒木築成的木樁終於不堪重負,被舒炎用十指在短短的四天就抓斷!


看看地上那一節觸目驚心的黑木樁。舒炎拍拍手掌,一些木渣從手中拍落!

“終於小成了。也該出去看看了。不能一直呆在這裏。”

舒炎往院子外面走去,這麼多天的苦修,也是時候出去看看了,他準備問一問楊毅豪一些關於自己修煉的問題!

舒炎之前聽楊毅豪的,因爲他的修煉過於快,怕造成根基不穩。

所以,讓舒炎這幾天都沒有修煉。


只是,舒炎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修爲竟然會莫名其妙的在增長!

每當他進入睡眠的時候,身體裏面便是有一股戰氣在領導着天地靈氣自行修煉。

最初舒炎也沒有過多的在意,以爲是《天龍功法》的特殊性。

不想,就在今天早上,舒炎起牀的時候,發現身體竟然輕盈了許多。

戰氣一運行,感覺更加的渾厚,不似一夜自動增長的量。

多番試探,纔不得不確定一個事實。他已經突破一階。到達了二階戰士的地步!

不光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大了。戰氣存儲量也增多不少!

二階戰士啊!他才修煉多久?他甚至還沒有熟悉戰氣的特性!戰氣就自動增長到二階的地步!

想當初,李青一個二階弟子受到如何的吹捧!他自己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二階修爲。

這件事情處處透露着詭異,這讓舒炎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一旦想到自己的身體居然有自己還未知的變化。擱誰身上也不能承受!

他卻不知道,這正是龍珠殘存靈氣的效用!這中效果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舒炎往楊毅豪的小院走去。楊毅豪的小院就在舒炎對面不遠處。

平時舒炎根本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小院,都是在自己的小院中提升實力。

這個世界的殘酷,讓舒炎充分的認識了力量的重要性。

只是舒炎讓舒炎有些失望的是,進入小院才知道楊毅豪並不在。想來是已經出去辦事,舒炎只得打道回府!

“楊壇主,不好了!不好了!”一個人影急急忙忙的闖進小院!

舒炎仔細看了來人,竟然是每天照顧自己三餐的薛良,快步走上去,倒要看看這薛良所爲何事!

“良子,什麼事情這麼慌張?”舒炎讓薛良穩住身子。

“啊!舒炎師兄,楊壇主呢?楊壇主在哪裏?現在來不及解釋那麼多。再不去就快要出人命了!”薛良滿臉焦急神色,只顧尋找楊毅豪的身影!

舒炎也知道事情似乎非常的緊急。便是不再多說,道,“師父出門辦事了,有什麼事情要出人命了?”

薛良聽到楊毅豪不在,心中頓時涼了半截。

不過還是說道,“陸陽師兄因爲我在練武場和三個師兄打鬥。”

舒炎知道魔門弟子向來無法無天。除了外敵入侵,平時自家人都是內鬥得厲害。所以打鬥殺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有在外敵入侵的時候,纔會顯示出異常的團結。


舒炎也不多說,拉着薛良便是要他帶路。

加入楊毅豪門牆之內的十多天,也是聽說了許多關於他大師兄的事情。

舒炎大師兄陸陽也是同舒炎一樣,孤兒出生。被楊毅豪看中,成爲楊毅豪的弟子。爲人憨厚,卻偏偏擁有一身強大的蠻力!

陸陽沒有修煉的時候力量就可以相當於一些一階中期的戰士!

可這陸陽根本不適合成爲魔門弟子,因爲他太過老實,不欺壓人,自然得不到更多的資源。

只是不知道今天陸陽怎麼上了當,被套入了圈套,被幾個弟子攻擊!

舒炎一邊拿着薛良飛奔,一邊詢問着情況。

原來是陸陽今天剛剛回來。因爲陸陽很好,薛良人也老實,兩人算得上是不錯的朋友!

薛良上去和陸陽說話,講一些最近的情況和一些關於舒炎的事情。

卻不料,平時幾個看不慣陸陽的人,這個時候卻以薛良爲突破口,對薛良又是辱罵又是欺壓。

陸陽一怒之下,爲了保護自己的朋友,主動提出了挑戰,卻不料對方卻是要無恥的三個人出戰!

爲了自己的朋友,爲了師父的面子。陸陽不得不迎戰,落入了幾個人的圈套。

當然,舒炎也知道,陸陽是自己的大師兄,又是副壇主的大弟子!

贏了自然是應該,輸了臉面就是丟大了。當然,薛良叫的出人命倒還有些誇張,在烈陽壇之中還沒有人敢去輕易招惹神祕的楊毅豪!

舒炎瞭解完情況的時候已經和薛良到達了練武場邊緣。

這個時候,聞訊趕來看熱鬧的弟子不再少數。幾十個外門弟子,加上十多個的核心內門弟子都圍在一個大大的擂臺上面,青石鋪成的半丈高的擂臺上面站着四個人!

一個身高一米八幾,挺立異常的男子站在一邊。因爲背對着舒炎,所以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舒炎暗暗猜想,這個人應該便是自己的大師兄陸陽!

“對面的三個是什麼人?”舒炎回頭對薛良問道。

薛良神色有些愧疚,嘴裏一直唸叨着什麼。聽到舒炎的問話,趕緊答道,“對面的三個都是二階的核心弟子。”

“修爲怎麼樣?”舒炎這個時候倒是輕鬆了下來。

只是三個二階弟子,不會有多大的危險,至少自己的師兄再不濟也不會在短時間內落敗!

因爲,他可是聽楊毅豪說過,自己這個大師兄的力量有多麼的恐怖。

只怕小瞧了陸陽的人,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他們左右兩邊的是二階中期的弟子。而最中間的那個便是二階後期弟子。而且都是樑長老的弟子。所以都會一門武技。陸陽師兄太直,不然怎麼會上這樣的當!”薛良臉色焦急。

這件事情都是由他引起,此刻見陸陽一對三自然心中不好受!

“哦?樑長老?二階中期會武技?”舒炎聽見薛良的話,竟然覺得有意思起來。

他心中默默盤算,自己對上一個應該還是有把握的。

因爲沒有人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厲害,他雖然戰技還不是很厲害,但卻從來沒有被外人看透過實力,況且,他知道自己的天龍功法讓戰氣變得渾厚異常!

“看來自己得做點什麼來送給樑長老。”

今天正好是一個立威的機會,以後他可是要在烈陽壇中生活很久的,沒有一點威信怎麼立足?

何況,舒炎可是一個記仇的人,每一個爲難他的人,他都可是記得的。

而爲難了他的人,名單中自然有樑宜興樑長老!

舒炎將目光投入擂臺之上,心中卻在默默的盤算着。

擂臺之上,三個樑宜興的弟子,都是二階的核心弟子,自然是心性高傲,平時最看不上的便是陸陽這種自認清高的人,當然自認清高的還有舒炎的師父楊毅豪,只是楊毅豪修爲太高,他們不能做什麼,所以,他們只要抓住機會,就要爲難陸陽。

用他們的話說,既然加入魔門,不爲非作歹,你還來幹什麼?

面對舒炎站立的三個人最中間的穿着黑色勁裝滿臉陰翳的男子開口道,

“陸陽,現在下面可是有這麼多師兄弟在場,他們可都是證人,怎麼樣,現在投降還來得及。要不要跪下投降,我們就不打了。”

剩下的兩個人也是輕蔑的看着陸陽。他們根本就不擔心,雖然陸陽力大無比,但是,空有蠻力對付三個同等級還會武技的修煉者。

陸陽取勝的希望還是很小!

陸陽卻是不耐煩的揮揮手,“廢話少說,要打就打。”陸陽雖然老實,但是並不代表他不能分辨好壞。

原先開口的那個人心中高興,陸陽的話正中他的下懷。

“好,到時候可別後悔!”說完看了一下兩邊的師弟,便是準備動手。

不料,這個時候,

“且慢!” “且慢!”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練武場人羣中傳出來。

臺上的四個人原本擺好的架勢打斷,四個人開始尋找聲音的來源。

站在舒炎周圍的人立馬閃開,想要與舒炎撇清關係。

他們可是知道樑長老這三個弟子的狠辣,在烈陽壇之中,很少有弟子招惹他們!不光因爲對方是三個人,還是因爲樑宜興那有仇必報的性格!

沒看見現在連副壇主的大弟子都不放過嗎?

“這是誰啊?這麼囂張?”

“他還是穿着內門弟子的裝扮,沒看見過這個人啊?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師兄?”

“前段時間傳言楊壇主收了一個一階戰士的弟子,不會就是他吧?”

四周的議論聲紛紛傳來,舒炎卻毫不所動。

臺上的四個人也是將目光投向打斷比武的舒炎!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