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無極在洞中只是遊了幾米的功夫,就離開了睡眠,順着這個斜着向上延伸的洞爬去,星寒這時也跟了過來!

“這小傢伙跑得倒挺快!”無極出了水面,最先關心的還是小火,順着這個石洞向前看去意境看不到小火的身影,不過這洞內既然沒有水,無極也就沒有多擔心了!

回首看了眼跟上來的星寒,無極露出一絲微笑,這才正視打量了起來這個石洞,這石洞並沒有開鑿的痕跡顯然是天然而成的!

“要不是小火,還真發現不了這個石洞,竟然是斜着的,一邊沒入水中,讓人無法察覺,不知道這另一端是什麼地方?”無極看着追上來的星寒笑道!

“看小火的樣子,另外肯定有東西吸引他,要不然也不會帶咱們走了這麼遠!”星寒推測道!

“那咱們趕緊跟過去看看吧!”隨後二人速度加快了幾分,向着前方繼續攀爬,也幸好這個石洞坡度不大,所以兩人還是很輕鬆的!

經過了兩分鐘的路程,出口終於出現在兩人的視線內,兩人趕緊出了石洞!

剛一出了石洞無極就看到了小火正在洞口安靜的蹲坐着,神情貫注的看着什麼!

然後無極打量了一下週圍的情況,他們所在的位置應該是一處山腰,四周是連綿的山脈,下方是一個環形的山谷,被周圍連綿的山脈環繞着,若不是他們通過這個石洞來此,這個地方還真不容易發現!

隨即無極,眼神看向山谷,這一看之下無極頓時大驚,在這蔥綠樹木遮掩的山脈羣包圍中的山谷中卻是鋪滿了白骨!

在山谷中心位置還有一個白骨架成的祭壇,一個人形枯骨盤坐其上,從這個骨架的姿勢看,死前好像實在打坐修煉!

而引起無極注意的還不是這個骨架,而是這個骨架左手大拇指上一個散發着玉澤的扳指,還有交錯雙手的手骨中,明顯還碰着一個骨片一樣的東西,這個骨片上隱隱有血光流轉,血光流動間無極還看到一個個古怪的符文跳轉!

就在無極打量着,小火卻如同利箭一般向着山谷中射去,然後在遍地的白骨中不斷的穿梭好像在尋找着什麼!

“無極咱們下去吧,那兩樣東西絕對是寶貝!”不僅是無極,就是星寒也發現了那句枯骨上的兩件物品,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

“不錯,從這些枯骨來看,他們應該死了很多年了,但是這兩樣東西還能保留,肯定不凡!”無極打量着滿地荒獸的枯骨,各種各樣的枯骨,有獸類有禽類,無一例外,除了腐朽的白骨,一點皮毛都沒有留下,由此可見這些荒獸,和那個祭壇上的人,肯定死了很多年,以至於皮肉都風化消失了!

“走,下去看看!”無極道了一句然後和星寒向山谷走去!

“咔嚓咔嚓!”

很快兩人來到谷中,踩在累累白骨之上,發出滲人的聲音,但是兩人卻沒有一點害怕,這些白骨在它們看來非但沒有一點隱身怪異的感覺,反而有種另類的美感!


聽着腐朽枯骨發出的旋律,二人不爲所動,也不去管小夥了,徑直走向那個白骨搭成的祭壇!

或許是因爲太多年了,這個白骨的祭壇,根本承受不了兩人的重量,兩人剛上去就一點點崩塌了,無極眼疾手快,在祭壇崩塌的時候,就取走扳指和那個骨片,然後拉着星寒跳了下來!

沒有去管崩塌的祭壇,無極打量着手中的扳指沒有什麼發現,然後遞給星寒道:“星寒大哥,你看這扳指會是寶貝麼?”

將扳指遞給星寒,無極就打量起這個符文流轉的血色骨片,然後無極就感覺腦袋一陣暈眩,然後自己的一絲意念竟然被吸入骨片中,眼神不由一陣呆滯!

“好!”星寒應聲接過無極遞來的扳指,然後就發現無極的變化,心中不由一緊也顧不得打量扳指,推了無極一把,擔心的驚呼一聲:“無極,你怎麼!”

無極心神被骨片牽引,骨片的的信息,無極也知道了個清清楚楚,隨即被星寒緊張的聲音一驚,然後清醒過來看向星寒,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晃了晃手中的血色玉片,無極語氣有些激動的道:“星寒大哥,撿到寶了,好寶貝啊!” 得知了血色骨片中的信息,無極心中驚喜莫名,見他模樣如此,星寒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心中好奇趕忙詢問:“什麼東西,讓你這麼激動!”

“給!你看過便知!”無極神祕一笑,也不回答,直接將血色骨片遞給星寒!

星寒接過後就出現了和無極之前一樣的情況,然後得知了骨片的信息,頓時驚喜莫名,再也難以保持平靜,語氣激動的都有些顫抖了:“無極這是真的麼?”

“是的,星寒大哥,這是一篇戰技啊,一篇玄階下品戰技啊,而且附帶了功法的戰技啊!”無極心中也是驚喜,不過比起星寒要冷靜一些!

血色骨片中記載了一篇名爲修羅戰技的玄階下品戰技,不過還沒有來的急細看而已!

“什麼?附帶功法?”聞言星寒驚喜的表情反倒是一凝,然後皺眉又打量起修羅戰技來,越是細看他的眉頭皺的就越緊!

到最後,臉色反倒是變得有些無奈起來,語氣有些鬱郁的道:“剛纔我沒有注意,沒想到這篇功法還附帶功法,看來必須相對應其中的功法才能修煉!”

“那有什麼關係,那就連功法一起修煉就是!”無極混不在意的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到了根基期就要固定功法,凝聚心決,一旦凝練心決,就只能修煉你選擇的那個功法,其他的就不能在修煉!

也就是說,你如果有別的合適的功法凝練心決,那麼其他的功法就不能修煉了!

如果,你用修羅戰技附帶的功法凝練心決,那麼就只能放棄其他的修煉功法了!”聞言,星寒怪異的看了無極一眼,想到無極修煉時候的異狀,那功法絕對不一般,絕對不可能是這修羅戰技可以比擬的!

隨後一頓又道:“雖然, 丈夫的祕密情人 ,修煉同等屬性的戰技,依然能夠發揮巨大的威力!

但是,若是配套的功法,卻不能修煉其他的戰技,也就是說,修羅戰技配套的功法,就只能施展修羅戰技,不能修煉其他的戰技!”

聞言,無極確實不以爲然,雖然他沒有用修羅戰技凝練心決的打算,但是他卻不介意修煉一下,大不了凝練心決的時候,放棄掉修羅戰技便是!

不過,無極還有其他的打算,那就是無極玄功的特性,所以無極想嘗試一下同時修煉修羅戰技,應聲道:“根基期還有些距離,現在咱們可以先練練這修羅戰技,增加些實力,到根基期放棄就是!”

“無極,我不建議這麼做,如此分心修煉修羅戰技,必然會影響修煉進度,還不如安心修煉的好!”星寒勸解道!

說着,星寒又把修羅戰技遞給無極,然後打量起那個扳指來!

無極有自己的打算,記過無極戰技後,點了點頭道:“星寒大哥放心,我就試試,不行的話就算了!”

星寒也知道改變不了無極的主意,苦笑着搖搖頭道:“隨你吧!”

然後打量着這個玉扳指,並且用指甲反彈着扳指,發出金玉之聲,但是怎麼看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就像一個普通的裝飾品!

而無極,反而細細觀察期修羅戰技來,修羅戰技開篇就是一片修煉功法,名爲修羅總決,無極看了兩邊就理解了!

修羅總決,修煉方式很特殊,不是依靠靈氣來修練,而是用血氣修煉,血氣中蘊含的潛力來增強自身的血脈之力,並且淬鍊血氣中的血煞之力來增強自身的實力!

血煞之力殺傷力比之靈氣,更有殺傷力,攻伐對敵,血煞之力的破壞力更是靈氣的數倍!

在得知了修羅總決的修煉之法後,無極終於明白了這山谷中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荒獸枯骨了!

而且,修煉血煞之力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戰鬥的時候,只要對敵人造成傷害,讓對方受傷流血,就可以吸收對手的血氣補充己身,如此此消彼長,修羅總決的厲害之處就顯露無疑!

還有一點就是,只要施展修羅戰技,修羅總決就會牽引對手體內的血氣,讓對手氣血不順,甚至可以直接引爆對手體內的血管!

等到了解透這修羅總決的能力,無極更是暗暗驚詫不已,這修羅戰技,無疑是一種最適合戰鬥的戰技,削弱對手的同時,強化自身!

“若是早有這修羅戰技,何以在狼鬱手中這麼狼狽!”但是看了修羅總決的能力,無極就清楚了修羅戰技的優勢!

但是,修羅總決本身的能力,就算無極不修練戰技,就可以讓無極對付狼鬱,不斷的吸收對方的氣血補充增強自己,狼鬱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啊!

“狼鬱,真期待下次見面啊!”無極心中一冷,繼續向下看去,接下來記載的就是修羅戰技中的戰技了!

這是一篇叫做修羅撕天手的戰技,是一種爪法,重點就在於一個撕字,而且從名字就可以看出,這個戰技的霸道,敢撕裂蒼天!

“嘿!就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麼大的能耐了!”無極瞭解了修羅總決,對修羅撕天更加期待了!

隨後,細細看去,越看越震驚,這修羅撕天共分爲三個層次,小成,大成,圓滿!

修煉之法更是困難,只有在不斷的廝殺中一點點的用血煞之力淬鍊十指,小成後就可以達到法寶級的強度,那時候就是戰神期的強者都可以徒手撕裂!

不過,修煉修羅撕天手還需要一些外物的輔助,小成的時候,必須要荒獸級的毒獸之血浸泡,讓十指百毒不浸!

當然這也要自己不被毒死才行,但是一旦成功,修羅撕天手就會具備超強的毒性,讓破壞力更強!

“這修羅戰技,果然不愧修羅之名,如此功法對自己都要這麼狠,都需要這麼危險才能練成,那麼能具備這麼恐怖的能力,也不是偶然!”無極看完整篇修羅戰技,心中感慨!

不過一想到修煉修羅戰技的方式,需要血氣,就頭疼了,靈氣還好說,血氣就必須殺戮,殺人的話,無極自然不會,畢竟他不是一個嗜殺濫殺之人,殺荒獸的話,倒是可行,可關鍵是修煉修羅戰技肯定不是一頭兩頭荒獸可以滿足的啊!

“看來,修煉這修羅戰技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啊!”無極心中鬱郁的想到!

“不知道無極玄功可否修煉修羅撕天手呢?”想到無極玄功的特性,無極眼睛不由一亮!

“我想到了!”就在這時星寒突然驚呼一聲,頓時吸引了無極的注意力!

“星寒大哥想到什麼了?”


“這扳指看似平常,但是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普通的裝飾品,這扳指的主人明顯是個修士,世俗之物對他來說應該沒有什麼重要性!

所以,我猜測這個扳指很可能是個法寶,一個儲物法寶!”星寒酌定的說道!

“法寶?要是法寶應該充滿靈性啊!”無極想到拜月殿主的飛行法寶散發的靈性,看了一眼這平平無奇的扳指疑惑的說道!

“我說了這很可能是儲物法寶,儲物法寶和普通器物差不多,很難分辨!

不過想要分辨也很容易,無極你滴一滴血到上面!”星寒說着神祕的一笑,將扳指遞給無極!

無極接過,心中好奇,不明白星寒爲什麼要他這麼做,不過一想,星寒對自己的好,就知道星寒不會對自己不好,就對了,於是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血滴在碰到扳指的時候,扳指上紅光一閃,無極就驚訝的發現,這扳指竟然自動套在了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上,並且就這麼消失在了自己的指頭上!

然後,無極就感覺自己的大拇指上多了些什麼,隨着無極所想,無極就看到了一個房屋大小的空間,其中還堆積着一堆獸核,靈石!

在一側擺放着一個書架,上面放着一些玉瓶,還有基本書籍,在這個書架旁邊還有一個武器架,掛着兩件兵器,一劍一刀,樣式古樸,鋒芒卻是逼人萬分!


“咦,怎麼回事!”無極看着這一切,驚疑一聲,然後看向星寒,發現星寒正面帶笑容的看着自己!

“果然是儲物法寶,無極裏面空間有多大,有沒有什麼東西?”星寒見無極反映過來,趕忙出聲詢問!

“看來星寒大哥之前就確定了這是儲物法寶,當時他大可以自己滴血確認,但是卻給了我!”聽到星寒的話,無極也想明白了,星寒肯定有意如此,讓自己滴血,這樣一來扳指就是自己的了!

想到這裏,無極心中不由一陣感動:“認識這樣的兄弟,是我無極的幸運啊!”

於是出聲道:“星寒大哥,謝謝你!|”

“哈哈,這有什麼好謝的,而且我也沒想到這真是個儲物法寶,而且這東西本來就是你該得的!”星寒爽朗的笑道,絲毫沒有因爲無極得到儲物法寶嫉妒,言語間滿是真摯!

“嗯,我知道了,星寒大哥,我們是兄弟,這東西雖然在我手上,但它依然是咱們兩人的!”聞言,無極心中更是感動了,星寒這樣的作爲纔是真正的兄弟啊!

於是無極不由又想到了星月殿的那些人,想到那個死於非命的小七,自己和小七比起來實在幸運,遇到了一個可以交付一切的兄弟! 輪回引路師 都說了是兄弟,還說這些客套話做什麼!”星寒佯裝不滿的說道!

聞言,無極一笑道:“是,星寒大哥說的是,倒是我矯作了!”

隨後又道:“對了,星寒大哥這東西要怎麼用,我剛纔發現裏面有很多東西呢!”

“這儲物扳指已經是你的了,就可以如臂驅使,你想着它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就可以用它收取東西了!”星寒解釋一番,隨後語氣一嘆道:“要真有這東西,說不定那個叫小七的就不會因你我而死了!”

聞言,無極也沉默了,許久才道:“是啊,那些人對咱們動手很可能是因爲這些獸核懂了貪念,要是咱們早有這儲物法寶,就可以收取這些獸核了,也不會引起那些人的貪心了!”

無極說着看着他們這兩包獸核,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雖然小七的遭遇讓無極難過,但是無極卻不會有什麼心理的譴責!

雖然小七的死和他們脫不了關係,但是卻不會成爲無極內心的阻礙!

隨即無極照星寒說的那樣,試着收取那兩包獸核,兩個裝着獸核的獸皮包裹就被吸收其中!

無極頓感好玩,然後試着取出扳指中的東西,無極信念一動,兵器架上的刀劍就出現在無極手上!

無極,玩的開心,隨即又取出書架上的一個玉瓶,還有基本書籍,如此反覆玩了好一會!

星寒在一旁淡笑着看着,看到無極開心的模樣,也替無極高興!

“有了這扳指就方便了,以後咱們就不用揹着一大包東西,到處跑了,還沒有一點重量,真好!”無極擺弄着語氣興奮的說道!

“不錯,有了這東西,咱們就相當於有了一個移動的庫房啊,以後幹什麼都方便了!”星寒附和一聲!

“對了,星寒大哥,來看看這些東西吧,看看有什麼寶貝!”無極說着,一呼啦將扳指中原有的那些東西,全部倒在地上!

刀劍,玉瓶,獸核,書籍,靈石在兩人面前拜了小山般一堆!

“這麼多靈石,獸核,這是玄丹,這竟然是玄丹!”星寒打量着這些獸核靈石,最後拿起一個玉瓶打開,一陣丹香瀰漫開來,呼吸一口就覺得神清氣爽!

“玄丹?”無極正拿着一刀一劍敲敲打打,思忖着正缺一把武器,想要哪一把的時候,就聽到星寒的驚呼,隨即就聞到靈氣四溢的藥香,渾身一輕舒爽萬分!

“是啊,玄丹,這玄丹可是比靈石還要珍貴,一枚玄丹相當於數個下品靈石,玄丹中蘊含的藥力一旦被吸收,可以瞬間提升修爲,而且這玄丹,還可以修復傷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