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黑蛇仰天怒吼。

……

一處不起眼的金屬廢墟。

地下層,林風面色發白的躺在地上,已然正是昏迷中。

憑藉著頑強的毅力,疼痛的刺激,林風硬是透支『精力』驅動雲梭飛行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直到耗盡最後一分力氣。

這是一個類似地窖的存在,並不顯眼。要知道,在霄陽城中尋找一個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別說厄洱廢墟魔獸密布,面積相比霄陽城更是大了幾十倍之多。

「唔……」林風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眼瞼微微顫動,彷彿極為吃力,林風徐徐睜開雙眸。

「我還活著。」感受著虛弱的身體,林風想要移動雙手,卻是倏地發現——

自己竟是沒有半分力氣。

放棄了起身,林風躺在地上,後背隱隱間透過一絲冰涼,林風抬頭望著金屬頂層,「剛才,剛才……」

想要回憶什麼,想要思考什麼,但卻——

頭痛欲裂!

林風重重呻吟了一聲,心中隱約明白自己怎麼回事。

這,是精力嚴重透支的結果。

沉沉的呼吸著,林風靜靜躺在地上,腦袋一片空鳴,放鬆著身體,感受著彷彿抽搐似的陣痛,漸漸……閉上了眼睛。

一盞茶。

一刻鐘。

一個時辰……

再次醒來,林風面色已是恢復了幾分光彩。

「我又逃過一劫。」林風疲憊的哂然一笑,輕輕支起身體,長呼了口氣。

剛才,九死一生。

若非雲梭的保護,黑衣男子第一次偷襲自己便死了。

若非『精力』的爆發,自己根本爭取不到那片刻的逃命機會。

……

太危險!

現在回想起來,林風都只覺一陣毛骨悚然。

「絕對是武帝級別的存在。」林風暗道。

若不然,自己決不會彷如一隻螻蟻般,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但為什麼,他要殺我?」林風心中疑惑。

隨著『精力』慢慢恢復,他的思緒亦是恢復了正常。

「是林降龍?」林風心中一念,瞬時便是否決,「不可能,林降龍決不會認識這等強者。」

若然這件事與林降龍有關,他直接找這強者來殺自己便是。

何須自己親身犯險?

太矛盾!

「莫非……」林風霎時一驚。

「我『火靈師』的身份泄漏了?」腦海中猛的浮現出這個念頭,林風心中巨震,卻連是點頭,「對了,是他,是銀狼!一定是他將我的秘密泄漏了出去。」林風霎時恍然,「這樣就說的通了,但……」

「如果銀狼要報復的話,早該泄漏我的秘密才是,又怎會現在才動手?」

林風思索間,猛的一顫,「對,我怎麼忘了,『刀疤』王虎!」

按時間推算,剛好吻合!

自己那時並未深層的考慮,因為以『刀疤』王虎的實力,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但是,他怎麼會死?」林風搖了搖頭。

疑團,很多!

「此事十有八九,要不然,根本解釋不通。」林風現在腦袋很清醒。

自己成為武者的時間還很短,樹敵並不多。

顯然,這個的可能性最大!

「果然,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林風心中暗嘆。

「不管怎麼樣,先恢復傷勢,養足精神再從長計議。」

點點頭,林風旋即盤腿而坐,閉上了眼睛。

……

「該死的。」黑蛇的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憤怒。

方圓百里早已是被他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連帶著魔獸都是完全清空。


但,哪裡有林風半分蹤跡!

「跑的還真快!」黑蛇牙齒磨的咯咯直響。

他又怎知道,林風為了怕被他尋到,硬是拼了命,以極限的速度疾馳飛行足足一炷香的時間!

百里?

千里都遠遠不止!

「這下真的麻煩了。」

「這小子存心躲起來,想要找他…太難!」

強勢纏愛,總裁欺人太深 ,厄洱廢墟有多大,找一個人,那無疑是大海撈針。

不過……

「他的實力只能對付中級獸將,一旦遇到高級獸將,必定得使用元火。」黑蛇心中暗忖,以他的實力,周圍若是有強烈的能量波動便能感應到,但前提是——近距離。

看了看手腕上的定位器,黑蛇雙目閃過一道精光。

他現在最大的希望,便是這個了。

※※※

足足休養了三天三夜,林風方才恢復。

站起身體,林風輕嘆一聲,「想不到精力消耗過度,後遺症竟如此之大。」

直到現在,自己使用精力,仍會感覺到一股輕微疼痛。

就好似傷口破裂一樣,目前僅僅是剛剛癒合。

「不知家裡會不會出什麼事。」林風隱隱感到擔憂。

雖然可能性很小,但……

心中念叨著,林風旋即便是打開熒光羅盤,並未見到任何訊息,這才放下心來。家裡若有事情發生,以妹妹的性格早就急的來告訴他,斷然不會如此安靜。


打開地圖,林風目光輕輕一瞥,「咦,我現在竟然在這裡?」

自己目前的位置,已經在內層區域的中心地段,距離那火紅色的標識也並不是太遠。

想了一想,林風旋即釋然。

那時為了躲避黑衣男子追殺,自己拚命的驅動雲梭,速度發揮到了極致,一下子跑如此遠的距離實屬正常。

退出地圖,林風正欲關閉熒光羅盤,倏地——


「嗯?」林風一怔。

目光所見,一個黃色的小圓點赫然入目。

「王昊,在內層區域?」林風訝道,眉頭微微一簇。

不可能!

王昊的實力,怎麼都不可能進入內層區域。

想了一想,林風不禁感到一頭霧水,目光再是瞥去,瞬時間——

雙目精光粼粼!

那黃色的小圓點,竟是往自己所在方向移動了!

頓時,林風汗毛直立,後背一陣冰涼。

「不,他決不是王昊!」林風雙目圓睜,駭聲道。

「是他,肯定是那黑衣男子!!」

此時此刻,林風若還不明白,那他就真的是愚蠢了。幾乎在瞬時間,林風便按下了關閉按鈕,重重呼吸了口氣,林風雙眸流露出濃濃的厲光,握拳怒吼,「王昊,你竟敢出賣我!」

「我決不會饒過你!」林風雙手猛地簇起兩團火焰。

轟隆隆~~

火球肆虐,地窖頓時四分五裂!


一片灰塵瀰漫中,林風血紅著雙眼,淡淡懸浮在半空之中,腳下雲梭閃爍著晶亮的光澤。

這一刻,林風心如刀割。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會被同一個小隊的人出賣!

「這裡,不能再呆。」林風雙目炯然。

有些人,遇到危險,會害怕、會恐懼,會不知所措。

而有些人,遇到大場面,會興奮,會發揮出遠遠超乎本身實力的力量!

林風,顯然屬於後者。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