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小魔靈吞了口唾沫,又點了點頭,他主人這麼理解,好像沒什麼毛病。

江北冷哼一聲,心裏自然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行了,所以說,我們面前的這個就是魔域戰鬥力最猛的男人的後代唄?”江北挑了挑眉,直接問道。

“是的主人……”小魔靈只覺得一陣陣的頭皮發麻,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他這主人想幹什麼了,泡酒喝……大補……

這可都是江北此前問過他的啊!

沒想到啊,真是被捉到了!

“行了,哪涼快哪歇着去吧。”江北擺了擺手,直接就退了出來。

而自己的本體已經在那研究了這小蟲子半天了。

打了這麼久的架,神識也看不透這東西,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團,但是這麼稍微拉近點距離,也算是看得清楚了。

雖然還隔着幾十米的距離,但是江北這視力還是不錯的……

而身後也有不少的弟子走了過來,心中畏懼之餘,也想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給他們逼成了這個樣子。

而侯煙嵐,則已經來到了江北的身邊。

“這就是那怪物嗎?”侯煙嵐輕聲問道,顯然剛剛也是被嚇得不輕快,印象中,江北雖然沒打架的時候慫了點,但是打起架來,哪怕有一點點可能,他都得跟人家拼一下。

但剛剛,顯然是被逼的沒有什麼還手的餘地了,足以見得這小蟲子是有多麼可怕! 侯煙嵐過來了,那林沐雪自然也過來了,於情於理,人家老大都過去了,她這個做小的也得過去看看。

而且這個氣色,顯然是恢復的比較好,紅光滿面的,藥可能是嗑多了。

正是需要發泄一下。

“林師姐,你能不能把這個切一切?我得把這蟲子裝回去搞搞研究。”江北指着這個大冰塊,皺眉說道。

林沐雪輕輕點了點頭,雙手開始滑動起來。

而不過多時,一個長寬高約兩米的立方體就這麼出現在了江北的身前。

至於以後這個蟲子到底留着幹啥,江北沒那個心思研究,反正他知道的是,只要把這東西往侯煙嵐的水元珠裏一丟,那就誰都找不着了,這小東西再裏面,那纔是真正的快樂。

你好我也好,對大家都好。

沒別的想說的,只求你那些什麼真正成長起來的老子們,可別哪天心情一好過來把我弄了就行。

但是,眼下可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這小東西敢這麼欺負大哥,現在,不還是落到我手裏了?

“嗯哼?”江北走到這近前,看着那小蟲子,挑了挑眉,點上一根菸,不鹹不淡的吸了一口,又面帶鄙夷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這二階靈草。

直接就往地上一丟!掏出來一根四階的靈煙!得對得起自己的身份!本尊也是個強者!

“跳啊,繼續跳啊,你不是跳的很高嗎?”江北咧着嘴,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吱吱,吱吱!”這小蟲子發出了明顯憤怒的叫聲。

來自血獄君王的怒氣值+2888

很好,以後這東西沒事就可以刷上那麼一刷……

再看看自己的怒氣值,三萬二了,美滋滋,又對着那小蟲子挑了挑眉,雖說這小東西賣相是差了一點,但是看到人家這麼憤怒,江北還是很開心的,等什麼時候能給也它刷廢了就可以留着給老爹補身子了。

但是現在,受到了這麼多的侮辱,我江北得討回來!

可問題來了,對面就這麼一個不大點的小蟲子,這得怎麼討回來?

“弟弟,這東西有沒有牙啊?”一旁突然傳來了老哥的聲音,江北這下巴差點都掉到地上。

轉過頭來,就這麼傻愣愣的看着老哥,賊……算了,不能罵老哥。

“應該是有牙,話說,哥,問題是,我們真得給他放出來砸牙玩?”江北一臉難受的問道。

江南也是點上了一根菸,又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大鐵球,已經被這小東西給鑽了個洞了,眼下好不容易給它弄進去了,這要是再放出來?

可能不是自己砸它牙了,而是人家團滅了我們……

嗯,得好好考慮一下。

“算了,這次就饒他一口好牙。”江南一臉沉悶的說道。

江北頓時長出了一口氣,這才注意到侯煙嵐和林沐雪也趕來了,主動上前一步,面帶笑意的對林沐雪說道:“林師姐,這次多虧你們冰寒閣的弟子出手相助。”

林沐雪抿了抿嘴,微微點點頭,轉頭看向那些面帶好奇跟過來的弟子們說道:“大家別在這看着了,去那旁把武器都取回來。”

“是,大師姐!”

“你們也別愣着了,去取吧!”秦墨白也是同時對着造化門的弟子開口道,隨後走到了江北這邊,面色驚疑的看着這冰塊之內的小蟲子。

“滅霸董事長,這就是那……”秦墨白說了半句就停下了,主要是他也是實在看不懂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本來離着遠處看起來是一道短短的紅線,但是現在這麼一看,好嘛,就這麼一條小蜈蚣而已。

造化門,甚至是整個連山脈,一到了夏天,那蟲子也不是少數的,但是奈何修士實在是太猛強大,蟲子這種東西在修煉界實在是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但是,眼下,不就遇到了這麼個能翻起來的嗎,還差點就給他們都滅了!

就一條普普通通的蟲子能給他們逼成這樣?誰信啊!

而江南也是不可多得的臉上帶着一絲謹慎的神情,就這麼看着被冰封在冰塊裏,還在那齜牙咧嘴的小紅蜈蚣,心裏什麼想法也不知道。

只是他握緊了自己的大鐵球……

下一刻,緩緩擡起頭來,看向江北。


“弟弟,你那騷東西是拿什麼做的,回頭給我也照着我這個弄一個行不?”江南一臉深意的問道。


江北當時就懵了。

“回頭有機會的話,我幫你也搞一個……”江北足足吞了好幾口唾沫才說了句完整的話。


下意識的又朝着老哥手裏那一對大鐵球看了一眼,真是不知道這修煉界有沒有什麼大佬喜歡玩球,回頭打聽打聽,讓老爹帶着自己去搶。

神器啊,想給老哥弄個神器,那是不是太誇張了?能玩得起神器的,除了自己這種富家公子,哪還能有什麼境界差的。

不太行。

還是得靠着打家劫舍來試試,嗯,還是得先穩住老哥。

“好嘞!”江南得到了江北的答覆,也是明顯的喜上眉梢,弟弟有能耐,他知道,雖然不太清楚這騷東西是怎麼來的,但是他也是很期待自己也能有這麼強的武器。

這玄鐵製成的武器,被那破蟲子鑽了個窟窿,肯定是不能再用了,回頭補一補,不然漏風。

而弟弟那騷東西,不光沒被這破蟲子弄斷,竟然還拼了個不相上下,他也不求什麼一下就能把這蟲子砸死的,起碼,差不太多……

只是他還不知道江北心中早已罵起了娘。

但是,這種一上一下的難受感,總得有個發泄的地方。

江北再看向那朝着自己齜牙咧嘴的血獄君王的時候,突然就笑了,跟一個蟲子嗶嗶,那實在是顯得自己太過無聊,裝逼也裝的沒勁。

現在給它弄住了,那不是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江北笑了。

直接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掏出一罈子酒,上好的佳釀,不得不說,江北這儲物戒指已經被他填的跟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了。

只見江北又看了看這小蟲子,隨後又嗖嗖嗖的掏出來了十來罈子的酒,停下了,因爲戒指裏已經沒有了。

“我滅某人明人不說暗話,說拿你泡酒,就肯定是要泡酒的。”江北一臉笑容的看着那小蟲子說道。 而那幫弟子,也已經是傻眼了。

拿這東西泡酒?怎麼泡?


在場不乏有一些見過這種蜈蚣酒的,畢竟幽暗森林裏,也是有點蜈蚣或者蛇類的,而且還有靈力,那可都是大補。

所以,蜈蚣酒也自然就被流傳了出來。

有的弟子懂啊,可是眼下要泡酒,不是也得把這蜈蚣給曬乾然後去除點體內的東西嗎?不然全是毒,怎麼喝?

“滅霸師兄……”一個弟子走上前,弱弱的說了一句,“用這蜈蚣泡酒……”

卻是隻見江北大手一擺,“我意已決!”

轉頭看向林沐雪,輕聲說道:“林師姐,一會兒還是得靠你了。”

林沐雪一個白眼差點把自己翻抽過去,好不容易把這東西給捉了,說泡酒就泡酒了?而且泡酒是這麼直接整條丟進去?不怕喝死人?

“滅霸師兄,這蜈蚣體內是不是有毒?直接泡酒的話……”林沐雪也是問了出來,再看旁邊的侯煙嵐,同是一臉的擔憂。

“這能亂來嗎?”侯煙嵐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江北。

“放心吧,我爹肯定能喝。”江北一臉笑意的答道,而這倆姑娘一想到江北他爹,算了,可能人家真能喝。

而林沐雪也不再猶豫,直接雙手揮動,那本就不太大的冰塊再一次四分五裂開來!頓時,一個不大的長方體頓時出現在江北的手中,而其中冰封着的,正是那小蜈蚣!


江北咧着嘴,這一手倒真是很有技術含量。

“嘿嘿……”

正看着那小蜈蚣笑着呢,下一刻,江北就笑不出來了,咔嚓咔嚓的聲音開始發出,江北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除了自己手中的這冰塊,還能有什麼東西發出聲音!而那裏面冰封着的蟲子還在那齜牙咧嘴的用着力,如同是便了祕一般的難受。

畢竟,這冰塊通過靈力的加持可是非常堅固的,很顯然,它被這麼束縛着是有點難受。

“滅霸師兄!”林沐雪瞬間驚呼了出來。

而江北那反應也是夠快,直接開了一罈子酒,給這快要碎裂開來的小冰塊丟了進去。

“撲通!”水花濺起,而林沐雪也是與此同時再一次施展了自己的冰封技術,讓江北煞是滿意。

冰寒閣的功法,果真是奇妙的很,說凍上就給凍上。

來自血獄君王的怒氣值+666+777+888+999……

幹啥啊,生這種循環氣,把自己身體氣壞了那不是得不償失的嗎?江北不由得鄙夷了一下。

而當他再次順着酒罈子的口看過去得時候,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見這小蜈蚣就在那壇口處約莫 三五公分的距離,很顯然啊,這是要往外竄呢,別問江北是怎麼看出來的,人家那姿勢在那擺着呢。

江北深吸了兩口氣,此時的小蜈蚣可是比剛纔有趣多了,做着起飛狀,但是沒飛起來。

冰凍技術哪家強,連山脈裏冰寒閣啊!

只是看到這情況,江北一時間也冷靜了下來,這小蜈蚣生命力之頑強讓江北覺得有點誇張了,看來血獄君王的名頭可真不是蓋的。

人比人氣死人,人跟蜈蚣比,更生氣……好像還特麼不如這蜈蚣。

當江北正準備收拾這些酒罈子的時候,發現了非常戲劇性的一幕,只見那破蟲子緩緩蠕動着它的小腦袋,蹭來蹭去,隨後雙眼竟然露出了迷離的神色。

江北:???

這玩意……算了,不予評價了,收了收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