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整個遊輪,也只有京哥這樣的真男人,才能讓他有附身的想法。

至於那些黑人,白人,算了,他不太習慣。

意識進入京哥的身體當中,京哥頓時抽搐了起來。

原本張林以爲進入載體的身體,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可當他進入京哥的身體時,京哥居然產生了激烈的反抗。

嚇的張林趕緊穩住了身形,開始與京哥的意識對抗起來。

倆人的意識展開了激烈的對決,一時之間,居然不分高低。

在這關鍵時刻,如果在耗下去,張林這十兌換點,就真的要打水漂了。

一想到這個,張林腦子快速的運轉起來,運轉一番之後,他總算是有了辦法。

要知道京哥這次來非洲,他是來找龍小云的。

這是京哥的信念所在,也只有龍小云才能讓京哥放棄抵抗,接受張林掌控他身體的權力。

張林趕緊意識傳達道。

“冷鋒,我知道你來這裏做什麼,相信我,把你的身體交給我,我會找到龍小云的線索。”

張林的意識一傳入過去,冷鋒頓時放棄了抵抗,任由張林的意識掌控他的身體。

他的信念所在,便是龍小云,既然張林都已經表達了這個想法,那他自然願意被張林掌控身體。

進入冷鋒的身體之後,張林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比的結實。


不但擁有了自己身體的大部分能力,同時還繼承了冷鋒的超強身體。

這次的副本世界是《戰狼2》,那個看了就熱血沸騰的大片。

劇中的冷鋒,跟自己的好朋友冷風同名,只不過倆人最後的名不是同一個字罷了。

張林適應了一下冷鋒的身體。

心中想着,也不知道冷風他們現在在哪裏,如果沒有找到載體的話,那他們可就白來一趟了。

“叮咚,檢測宿主完美接受了載體的身體,系統特此獎勵載體超強格鬥術一套。”

正當張林目光遙望海面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響起了。

對於這道提示音,張林目光微微一喜,沒有啓用商城兌換界面,也能獲得獎勵,這是很不錯的。

張林的印象中,《戰狼2》的電影劇本,很是危險。

哪怕是有着戰神之稱的冷鋒,也好幾次命喪那些僱傭兵之手。

“叮咚,系統檢測到本次任務爲S+級別任務,難度係數特別大,生命危險係數巨大,請問宿主是否繼續執行任務。”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張林沒有絲毫猶豫,意識流動,繼續執行。

來都來了,那有放棄的道理。

“叮咚,本次副本世界任務,解救擁有抗體的小女孩,以及陳博士的女助手。”

聽着系統一句句的提示,張林臉色微妙變化,根據電影劇本的劇情,一切都跟原來一樣。

不再去想系統的任務,張林開始回憶起電影劇情來,現在不正是電影的開場。接下來的話,會有海盜襲擊遊輪。

最後在一番搏鬥中,冷鋒解決了海盜,拯救了整艘船的人。

這麼想着,張林趕緊看向了海面上,恐怕用不了多久,海盜就會來襲擊了。

遊輪上的那些大頭兵,漫無目的的掃視着海面,根本沒有想到危險正在一步步靠近。

大概過了一會,遊輪上一名負責站崗的大頭兵,被一槍打中腦袋,跌倒林海底。

嘩啦,巨大的水花聲響起。

一羣大頭兵,立馬警惕起來,四周搜尋些開槍之人的位置。

砰砰!

槍聲接連響起,又有幾名大頭兵倒在了地上。

遊輪上的人,頓時慌亂了起來。

站在甲板上的人,立馬捂住頭,蹲在角落裏,不敢說話。 張林則是直接從集裝箱跳了起來,正想跑到甲板上查看情況。

這時,一個黑膚色的小胖子跑了過來,用不太流利的英語說道。

“乾爹,發生了什麼。”

聽着這小胖子的話,張林只是一會,便知道了這胖子的身份。

這傢伙是一名黑人小孩,認了冷鋒當乾爹。

他媽媽在那個處於戰爭時期的國家上班,等下張林還要去救他媽媽。

想清楚這些,張林對着這小胖子說道。

“你趕緊躲起來,不許亂跑,乖乖待着,不要害怕,等他們打完了,乾爹在來叫你。”

囑託好小胖子之後,張林不在管其他,幾步奔到了甲板上。

此時已經有海盜爬上了遊輪,他們正在跟大頭兵交戰。

砰砰!

噠噠噠!

各種槍支混合在一起的聲音,在海上回蕩着。

張林顯得小心翼翼,他的那把無限子彈的散彈槍丟了,現在只能赤手空拳的跟這些海盜搏鬥。

在激烈的交戰當中,手拿AK的冷風,趙強就這麼看着。

現在這裏混亂無比,也不知道林哥在哪裏,他們只能呆在遊艇上隨機應變。

張林看了看遠處,一名海盜,拿着一把AK,正準備衝上去。

張林計算了一下倆者之間的距離,他現在撲過去,有很大的機率奪下海盜手中的槍支。

只要拿到了槍支,作爲有大師級別的槍法他,跟一羣海盜交戰,張林還是很有把握的。

恍惚之間,最好的時機直接到來,張林一個撲擊。

撲倒了一個黑人海盜,一拳轟打在黑人的腦門上。

重重的一拳,直接把黑人打昏死了過去。

打了黑人海盜一拳,張林的手剛剛拿到AK。

在他後面,幾個黑人海盜發現了異常,立馬舉起手中的步槍,對着張林一頓掃射。

也不知道是黑人海盜不習慣用AK,還是因爲黑人海盜的槍法太菜,一槍都沒有打中張林。

拋開黑人海盜的槍法不說,張林若不是身手敏捷,他此時也已經倒在了地上。

有了槍支之後,自然輪到了張林開始反攻。

這邊雖然有幾個黑人海盜,封鎖着自己的位置,讓得張林沒有出手的機會。

可這幾個黑人海盜,真以爲把守住關鍵的位置之後,他就真的衝不出去了嗎?

張林緊緊的把住手中的槍支,看了看遠處的遊輪欄杆。

在遊輪的欄杆外,落是跳下去,就會落入洶涌的海水中。

直接跳下去,自然是不可能,張林把AK掛在脖子上。

準備開始衝出去,解決了外面的幾個黑人海盜。

把守住遊輪入口的黑人海盜,一邊用槍掃射着,嘴裏一邊鬼叫着。

噠噠噠!

槍聲壓制着張林。

嘰裏咕嚕!

不知道這些黑人海盜在喊些什麼。

張林縱身一躍,朝那邊跳了過去。

他的身體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跳出去一段距離,正好可以看到入口處的黑人海盜。

黑人海盜見到有人跳出來,直接端起槍支便是一頓掃射。

噠噠噠!

黑人海盜的子彈,沒有一槍打中。


這也不能怪他們的槍法太爛了,張林跳出來的時候,是直接朝着欄杆外跳去的。

按照這個拋物線,張林原本是要掉入大海的。

可在欄杆邊,張林單手一抓,握住了欄杆,他整個人的身體吊在了欄杆上。

一手穩住身形,張林另一隻手,端起脖子上的AK。

腋窩緊緊的夾住AK,穩住AK的後座力,張林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

清脆的槍聲響起,門口的黑人海盜,應聲倒地。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黑人海盜們發現自己空槍之後,還來不及猶豫。

張林的槍聲便響了起來。

解決完面前的幾個黑人海盜,張林一個利落的翻身,重新翻到了遊輪上。

揮了揮,震的有些微微發麻的手臂。

張林端起AK,朝着正在進攻遊**倉的黑人海盜一頓射擊。

黑人海盜們,本來都快要攻打下這艘遊輪了。

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在他們背後,張林會端着步槍衝了進來。


張林彈無虛發,每一槍打出去,都會有一名黑人海盜倒在了地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