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葉城跟着柳青去了別墅區的中部,那裏有一棟兩層樓的別墅,佔地面積很廣。被稱爲敢死隊的集訓中心。

但是在從外表來看,卻更像是健身用的。

因爲裏面都是健身器材。

柳青道:“第二層是敢死隊住的地方,第一層是你們受訓的地方。現在敢死隊員,包括你在內,只有十三名,還差八十多名,我們會在一個月內選好。你可以先熟悉一下這裏,爭取在短期內,增強一些實力。”

“好。”

在柳青的引領下,葉城去了第二樓,選了一間坐北朝南的大房間。

以後只要不離開唐家,就住在這了。


晚上在豪華房裏休息,白天去第一層訓練,感覺也不錯。當然,前提是訓練必須要有效果,能增強自身的實力,不然葉城還是不會安心待在唐家。

……

時間一天天過去。


轉眼。

十五日後。

唐家旁系的子弟,得知有強敵來犯,紛紛趕回總部。

在他們之中,大部分都是天階期的武修者。

實力不算強,卻也不弱。

唐琪從中挑選了八十七名,加入敢死隊,剛好湊足一百之數。

其餘的另有安排。

這一日。

唐琪帶着十幾個人,來到敢死隊集訓中心。

所有敢死隊員,都站直了身體。

葉城排在頭一個。

“我接到了消息,幾天後,會有強敵來犯。爲此,我組建這支敢死隊,希望你們能作爲先鋒,爲我唐家做表率。”

“這是我們唐家禦敵的傳統,也是你們飛黃騰達的機會。”

唐琪提高了聲線,喝問道:“你們有信心嗎?”

“有!”

所有人都是非常的激動。

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的害怕和擔心。

彷彿勝利和失敗,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

葉城真是想不名錶,這些唐家的旁系族人,心裏都在想些什麼?

“這位是我唐家長老,王奇!一位超凡初期的強者!他將帶領你們訓練、禦敵!”唐琪看向身旁的一箇中年男子。

這男子穿着一身足球裝,手裏抱着一顆足球。 「呃,神皇大人,城主大人,冤枉啊,屬下絕不敢拿性命開玩笑,是真話,司空少爺現在就在外面的大街上呢,外面已經人山人海了!」侍衛緩了口氣,十分委屈顫巍巍辯解道。

司空笛籟和沈金斌符神皇一愣,看著侍衛那認真神情有些信了,但還是十分狐疑,真要說什麼,這時又一個侍衛匆忙跑進來道:「神皇大人,城主大人,不好了,賭街上出大亂子了!」

「又怎麼了?」司空笛籟和沈金斌符神皇急忙問道,意識到情況似乎真的不妙了。

「司空符神主的公子,司空明少爺在外面羅奔,圍觀人群已經過萬,人數還在不斷迅速增長,警戒衛隊已是無法維持秩序!」侍衛答道。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召集府中侍衛,立刻傳令調動附近三千衛隊過來,還有通知守城的一萬衛隊,隨時準備增援!」司空笛籟這下徹底信了,腦筋急轉立刻命令道。

「神皇大人,屬下覺得這裡面極不正常,司空少爺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的,我們去看看?」接著司空笛籟道。

「嗯,快去看看,這太不正常了,不會是青龍族人來鬧事吧!」沈金斌符神皇深以為然並十分警惕敏感道,剛才兩人聊天正聊著藍雲宮和虛天宮被青龍族襲擊的事,他們已經得到消息了。

兩人往外走,司空笛籟一驚有些擔心了「有可能,青龍族真的來了?不會這麼倒霉吧!」

「沒事,有我在量青龍族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來,我還巴不得青龍族來呢,正好可以立功,司空符神主可是非常痛恨青龍族的!」沈金斌符神皇卻是有些期待道。

司空笛籟皺皺眉沒說什麼,心中暗道,這不是你的地盤,不管是打死人還是打毀去什麼東西沒你什麼事,我可就慘了,我是地蠻城城主呢!

兩人出了大廳來到大院,院中已是聚集了上百的符神聖高手,司空笛籟一揮手帶著人出了府邸一看大街不由的倒吸口涼氣,黑壓壓的一片全是人,街道堵了個水泄不通。

城主府建在賭街上,很繁華人流量很大,府邸的大門甚是有氣勢,門口刻意墊高是個一米高台,建有台階到下面地面。

沈金斌符神皇和司空笛籟看著至少有近兩萬的人群直皺眉,這時一個侍衛過來指著大街遠處稟報道:「神皇大人,城主大人,司空明少爺就在前方七八百米的地方!」

「立刻傳令下去,驅散人群,讓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去,誰在刻意駐足在大街上立刻抓起來坐牢,還要重罰!」司空笛籟點點頭命令道。

「神皇大人,這人群也太多了,我們還是從靠著街邊走,容易過去!」司空笛籟看了看街道上建議道,只有大街靠著牆角的邊緣稍微送東西些。

沈金斌符神皇只得無奈的點頭,立刻二十餘個侍衛前面大聲吆喝著開路,沈金斌符神皇和司空笛籟帶著上百侍衛趕往司空笛匹奔跑的地點。

城主府這邊一有動靜,立刻有監視的巨神族人用符訊球發出訊息,納甲土屍得知后立刻退出人群,和李清直奔一個賭場而去。


同時兩隻雙頭裂體獸也是從角落出來,迅速轉到城主府邸後花園院牆外,這裡比較僻靜,加上都擠到前面看熱鬧,此時已是安靜得很,只有楊雲帶著幾個人早就在這等候了。

雙頭裂體翻牆進入後花園看了看周圍無人,此時城主府中力量派出一半,還有部分都到大門口看熱鬧,府中防守力量很是薄弱了。

兩隻雙頭裂體一起發力鑽著,幾秒鐘的時間基本悄無聲息的便將院牆弄出個一米多高的牆洞,楊雲留下兩人守在牆洞處,帶著兩個巨神族人和雙頭裂體穿過後花園便看到圓門處守著兩個侍衛。

雙頭裂體立刻發動襲擊將兩人擊暈,楊雲上前弄醒一個,用刀頂著他的咽喉逼問,知道府中倉庫的位置,抬手打暈,易容成侍衛模樣直奔倉庫而去。

一路上制住七八個侍衛,來到倉庫門前,倉庫是重地,有六名侍衛把守,楊雲上前搭話吸引注意力,兩隻雙頭裂體發動襲擊,大家合力三秒鐘不到便解決了六名侍衛。

打開倉庫門一看,楊雲有些驚訝,賭城城主還真是富裕,堆放在地上的玉花石有十幾億,還有大量的值錢玩意,立刻動手往符寶袋中裝。

沈金斌符神皇和司空笛籟帶著人擠到事發地,一看都是十分驚愕了,果真是司空明少爺在光著奔跑,司空笛籟急忙揮手眾侍衛立刻圍上,不然圍觀的人看到。

沈金斌符神皇皺著眉急忙上前,試探的問道:「司空公子,你這是做什麼,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司空明,我就喜歡光著奔跑,司空明是小雜毛,司空無妄是老雜毛!」司空笛匹失去納甲土屍的指揮和誘導,沒了主見,聽到有人問便神情獃滯的嚷道,一邊噁心的扭動身軀。

「氣息不對,你不是司空公子!你到底是誰?」沈金斌符神皇忽然面色凝重一臉憤怒喝道,原來他之前說話時便意念去感應,司空明他很熟悉。

「警告你,你要是敢跟我爭雜種的榮譽我揍死你!」司空笛匹卻是一呲牙凶道。

「混蛋,本神皇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誰!」沈金斌符神皇冷哼道,一個空間封閉頓時就困住司空笛匹,閃身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接著解散符咒使出,要瓦解易容術。

納甲土屍並沒有用符咒給司空笛匹易容,那樣容易暴露符魔氣息,是用了江帆在人界的易容術,故此解散符無效。

呃,怎麼無效?沈金斌符神皇有些驚訝,轉念一想手便在司空笛匹臉上抓了抓頓時發現情況,臉上塗了膏劑玩意,急忙重重的擦了擦,頓時司空明的容貌被破壞了。

沈金斌符神皇取出一塊毛巾在司空笛匹臉上狠狠的擦了擦,一看愣住了,咦,這不是司空笛籟城主的弟弟司空笛匹嗎!

「城主,你來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沈金斌符神皇立刻回頭望著司空笛籟,一臉陰沉地質問道。

「這,這是怎麼回事!」司空笛籟在一旁看著,看到真容后驚呆了,額頭馬上冒出汗珠。

「笛匹,你這是幹什麼?你想找死嗎?」司空笛籟急忙上前甩了司空笛匹一巴掌喝問道。

「呵呵呵,我是司空明,我就愛光著奔跑,司空明是小雜毛,司空無妄是老雜毛!」司空笛匹口角流血,但一臉傻笑嚷道。

「不好,他是中招了,有人搞鬼!」沈金斌符神皇倒是反應迅速地道。

「有人搞鬼,難道是青龍族?可是城中並沒有那裡出現狀況啊!」司空笛籟頓時覺得有道理,但又有些疑惑。

今天是月底最後一天,這個月打賞全部歸作者,大家盡情地打賞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臥槽,這是準備來打足球的?”葉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覺得他不像超凡強者。

“大家好,我是王奇。”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的隊長!”王奇上前一步說道。

“隊長好!”

“嗯…。”

王奇爲了服衆,把足球踩在腳下,說道:“今天是我們唐氏敢死隊,集訓的第一天,也是我擔任隊長的開始,想必大家都不服我…。”

“不敢!”

“這裏有一顆足球,等下我會拋出去,只要你們能摸到他,哪怕一點點,就算你們贏。我獎勵他一本高級戰技。如果摸不到,就要接受最嚴格的訓練,諸位敢不敢賭?”


王奇明擺了是想立威。


以他超凡初期的實力,可以吊打在場的一切對手。

由他控球,基本上毫無破綻。

雖然大家人多,可是要從他手上佔得一絲便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葉城冷笑一聲,心道:“這下疾風步可以派上用場了。”

葉城帶頭喊道:“敢!”

“敢…。”

其餘人也是高聲喊道。

唐琪微微側目:“王奇,這裏的事,就交給你了。”

“是,家主!”

唐琪離開訓練場。

王奇掃了眼在場的人,一臉輕藐之色,低吼道:“既然有信心,那就來吧!”

唰!

他單腳後仰,猛的把足球踢了出去。

足球飛過所有人的頭頂,去往後面的訓練場。

葉城知道王奇會輕敵,故而卯足了十成的勁,以疾風步快速的往後跑。

僅僅一眨眼睛,便往後移動了三十多米。

王奇本來還想裝裝逼,嘚瑟一會,再去接球,卻是驚異的發現,原本站在他跟前的葉城,不知所蹤。當他擡頭看去時,葉城距離足球已經很近了。

“疾風步嗎?低級戰技而已…。”

這一刻有很多人使用疾風步。

但是葉城的速度,是最快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