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就在家裏等着他。

於樑對着兩個姑娘尷尬的笑了笑。

“你們這是準備幹嘛?難不成還得給我來一場批鬥會嗎?還是說你們覺得我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

雖然於樑說話的語氣挺平靜的,但依然能夠感覺到他言語之中的不滿。

對面的馬提咪嘴角抽動了一下,連忙站起身來,一步一步走到了於樑面前。

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抱住了於樑。

於樑立馬就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儘管他的心裏明白,這種事情也不能全怪馬提咪。

是自己沒有樹立好榜樣。

“對不起,我真的不想這樣子的,可每個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沒辦法看着我的男朋友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摟摟抱抱!可能我天生就是這種小心眼的人吧。”

馬提咪就這樣一臉誠懇的說出了這句話。

於樑好像瞬間就蔫兒了一樣,頓時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馬提咪笑了笑。

“你個傻瓜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怪罪過你了?而且我覺得你講的不錯,我是不應該這個樣子,對你確實不公平,只不過你跟林總兩個人待在這裏,我有點不舒服而已。”

林藝聰連忙搖頭。

“如果你覺得我們兩個人是在監視你的話,那你可就真的冤枉我們了,其實剛剛馬提咪都已經跟我說過了,她覺得自己不應該這個樣子無理取鬧。”

說到這裏,林藝聰深吸了一口氣。

“你也可以理解爲馬提咪跟我呆在這裏,只是爲了給你道歉!”


林藝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伸了個懶腰,轉頭就離開了原地。

“接下來跟我就沒什麼關係了,是你們夫妻兩個人的事情,我可得趕緊回去睡覺了!我現在年紀大了,跟你們兩個人比不了,要是睡得太晚,很容易出現魚尾紋的。”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便自顧自的離開了原地,也沒有再理會他們兩個人了。

於樑看着馬提咪,對着馬提咪淡淡一笑。

“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應該這個樣子說你,剛剛我只是心裏有些不平衡而已,你可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馬提咪也笑了起來。

兩個人互相擁抱在一起,誰也沒有多說什麼。

“你明天一早就準備離開了是嗎?這次去鬼城你真的準備一個人?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好嗎?只要你不嫌棄我是你的累贅。”

馬提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言語之間多少還是有點尷尬的。

其實於樑的心裏非常清楚,馬提咪其實打心眼裏希望能夠跟自己一起,但馬提咪也有些擔心。

就是害怕自己去了會給於樑添麻煩。

於樑笑呵呵地摸了摸馬提咪的腦袋。

“不要考慮這麼多好嗎?你天天想這麼多,難道都不會累嗎?”

“我沒有想太多呀……”

“我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了,這次我一個人去,原本就是要營造出來鬼城的氛圍,要是帶個隊友去,估計那些傢伙也不會同意吧。”

於樑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對面的馬提咪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長出了一口氣,一把就抱住了馬提咪。

“別提那麼多了,今天晚上我只想好好抱着你睡一覺,然後明天一早起來,老公就得先離開這裏了,真的是不好意思……一直都說要好好陪着你的,可是我卻從來都沒有真正履行過自己的諾言。”

於樑和馬提咪兩個人緊緊摟着睡了一覺,誰都不願意鬆開彼此。

次日一早,於樑輕手輕腳的起身離開了原地。

他並不希望馬提咪待會兒親自送自己離開,畢竟馬提咪是什麼人,於樑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講句不好聽的。

與其讓馬提咪待會兒哭哭啼啼,倒不如自己就安安靜靜的走,反正這次也只有一個多周而已,想必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轉身便離開了原地。

只不過他剛剛來到門口處時,卻聽到身後馬提咪輕聲開口。

“在外面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我不在你身邊……但是我一定會一直關注着你的,如果你要是敢對自己不好,小心回來跪搓衣板!”

馬提咪的語言與之中沒有任何其他的感情。

但於樑心裏非常清楚,馬提咪現在還不一定得有多麼擔心自己呢。

於樑輕輕點頭,對着馬提咪笑了笑。

“放心好吧,這次我一定會提前完成任務,儘早回來陪你的,可能我這輩子都繞不過去這個坎兒了,荒島求生……不僅僅是對於別人,更加是對於我自己的認可!”

話音剛落,於樑沒有絲毫猶豫,轉頭就離開了原地。

當他剛剛走出大門的那一刻,立馬就打開了直播。

畢竟這已經是於樑的習慣了。

於樑剛剛打開直播,直播間裏面立馬就涌入進來了兩三百萬人。

“樑爺,這次你是真的下定決心準備去鬼城嗎?你可一定要考慮清楚了,那個鬼城非常非常恐怖!”

“說的是啊……那個鬼城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樑爺!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千萬不敢貿然行動。”

於樑看着直播間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什麼情況啊你們?昨天還一個個讓我去來着,今天就變成這樣了,看你們大家這麼關心我,我怎麼好意思讓你們大家爲我擔憂呢?不如這樣好了,我隨便找個地方去吧!” 果然!


於樑剛剛說出來這些話,只不過是想跟這些傢伙開個玩笑而已。

剛好也想看看這些人對待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儘管他的心裏已經明白,這些傢伙可沒什麼好東西,就算跟自己說出這種話,大多數概率也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可是下一秒鐘於樑就驗證了,看來自己想的確實不錯。

於樑剛剛纔說完了這句話,直播間的衆人一下子就急了。


“別呀,我去!我還等着讓你好好帶我去一趟鬼城呢。”

“我們大家只不過是想提前渲染一下氣氛而已,你可千萬不要自作多情,而且你之前可是答應過我們的!你要是慫了就直說。”

“就是啊……之前說的牛逼的!到了現在怎麼也蔫兒了呢?樑爺……你可千萬別讓兄弟們看不起你!”

於樑笑呵呵的搖頭。

他實在懶得理會這些傢伙。

自己距離鬼城大概有六七百公里左右,所以這次於樑已經不想去開車了。

畢竟自己一個人前往,首先是開車太過於繁瑣,其次會折損大部分精力。

如果真的有開車的朋友,那就應該知道長時間開車是真的很累。

於樑直接坐飛機去的。

儘管就算升上了幾千米的高空,可直播間依舊還是可以用。

但於樑可沒有那個勇氣直接在天上進行直播。

首先他的直播設備一定會被沒收,其次搞不好自己還會吃幾天牢飯。

當於樑下飛機時,剛剛好是當天下午,其實飛機的速度倒是挺快的,關鍵就在於等待還是比較麻煩的。

於樑直接在S市下了飛機,至於那個所謂的鬼城跟這裏還有一段距離。

於樑就自己一個人徒步開始溜達。

到了最後就連導航都不怎麼停用了,此時自己依舊在平原之上,而且這裏周圍是沒有山的。

看到這個模樣之後,於樑其實自己心裏也舒服了一些,畢竟之前去過很多小山村,其實那裏的條件更加惡劣。

就算是一處鬼城,可最起碼不會有毒蟲猛獸。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我怎麼走了這麼長時間都看不到鬼城的招牌。”

於樑十分無奈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樑爺真是夠秀的!這是個什麼操作呀?啥叫看不到鬼城的招牌?牛鼻牛鼻……你以爲那裏是旅遊景點呢!”

“那地方原本就已經荒蕪了,直播間裏有沒有那裏周邊的兄弟啊?”

“我們家距離鬼城挺近的,可也有100多公里,小時候一直都在聽我們村的老人說鬼城,我們這邊沒人敢去那裏,所以幫不到樑爺。”

……

於樑看着直播間的話語,輕輕搖了搖頭。

“沒關係,我可以問問這周圍的羣衆!他們畢竟在這裏住了這麼多年,就算沒去過,應該也知道大概方向吧。”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來到一家村民門口,這是大紅色的鐵門,只是鐵門之上卻掛着一塊八卦鏡。

原本於樑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可是他放眼看去,幾乎所有人的門上都掛着八卦鏡!

在這太陽的照射之下有點反光。

“還真是奇了怪了,這些人幹嘛在門上要掛個八卦鏡啊?”

“什麼是八卦鏡?”

“這個還用再說嗎?明顯就是正門口掛的那個東西,這東西有點像陰陽兩極的玩意兒,我去……這裏的村民爲什麼家家戶戶都掛着這些東西?”

“該不是這裏真的有什麼邪物吧?”

“樓上的別嚇人啊,今天我一個人在家裏呢,你要是把我嚇破膽了,你可得對我負責!”

“哈哈哈,要不然你們兩個人剛好喜結連理算了,這個才叫真真正正的網戀。”

於樑沒有時間跟這些傢伙扯淡,而是自顧自的來到門口,順勢敲了敲大門。

一開始並沒有人理會自己,不過於樑這傢伙也算是挺有毅力,儘管沒把這家人的門敲開,但是卻把隔壁家門給敲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約60多歲的老頭子。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