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呃……果然,你和我的笨蛋姐姐非常像啊。一點緊張感都沒有啊。”

“喂!叫別人笨蛋是很失禮的!!而卻還是自己的姐姐。”

“馬上就開始說教,這一點也一個德行啊。笨蛋有她一個人就夠受了,你就趕緊消失吧!!”說完艾利塞斯手中出現了一把雪白色的長槍。

Sword擺出了準備迎戰的架勢雙腳突然軟了,站不穩的她單膝着地用劍支撐着自己的身體。“……?身體使不上勁?”

“忘記和你說了,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你的氣力也會慢慢散去。”

“這種事早點說啊!!這樣一來不是跑都跑不掉嗎?”

“呃……看來你的腦袋似乎比姐姐還要硬啊。閒話到此結束了!!”艾利塞斯加速向Sword衝了過來。面對她的攻擊Sword並沒有動搖,兩片發着淡淡光芒的白色羽毛從她的背後出現,正當她試圖做什麼時安迪亞出現擋在她面前。

“姐姐!!?”面對安迪亞的出現突然出現艾利塞斯不得不後退。

“艾利塞斯!!你說誰的腦袋硬啊!?”

“呃,你聽錯了。我說她的腦袋硬。”阿斯卡將視線移開了。

“還說我是笨蛋!!”

“呃,這個嘛……笨蛋是在稱讚姐姐。不是很可愛的稱呼嗎?”

“別把我當笨蛋!!”安迪亞嘆了口氣。“爲什麼逃跑?”

“呃……騎士們不允許我離開那個領域……其他魔女又不敢靠近我……姐姐也見不到。”全力抱怨自己的不滿後艾利塞斯的態度稍稍認真了起來。“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和我一樣渴望自由的聲音。所以……我逃跑後和那個人定下了契約。”

“……好了,回去吧。我也和你一起去道歉,現在還來得及。”

“抱歉,我不想和那個人分開。”

“艾莉塞斯!!”

“抱歉……可以的話,我不想和姐姐戰鬥。請不要管我了。”說完阿斯卡轉身跑了。

安迪亞沒有馬上追趕她而是優先確認Sword的狀態。她蹲下握住了Sword的手。隨後周圍的氣向Sword的身上集中,很快她的體力就恢復了。

“好厲害!這是什麼?”

“嗯~~也說不上來,她們是我的朋友。”

“噢噢!這麼厲害的朋友。”

“誒嘿嘿,算不了什麼啦。”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大概已經變成魔導書了。”


“……”安迪亞瞄了一眼落在Sword腳邊的羽毛。“抱歉,我妹妹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啦,不用在意。”

Sword看了看周圍散落的武器勉強笑了笑。包括落在地上的兩片羽毛,武器全數化爲光粉消失在空氣中。

“你是Sword吧,看了這些劍就猜到了。給你一個忠告,不想變得像我們一樣就要懂得忍耐。”

“……謝謝。”一瞬間Sword的臉上出現了敵意。

正在安迪亞準備離開時詢一行人趕到了現場。“Sword!!”見到Sword平安無事詢鬆了口氣。

小權走到了安迪亞身旁。“安迪亞,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爲什麼!?”

“你非常疼愛艾利塞斯的事是衆所周知的,你攻擊得了她嗎?”

“當然辦不到!!”非常精神的回答……

“別理直氣壯得說這種話……”


“有什麼辦法啊!她是我的你妹妹……”

Ha~小權無奈的嘆了口氣。“艾利塞斯惡略的性格都是被你慣出來的。”

“你在說什麼啊,艾利塞斯向來都很聽話的!”

“……那麼見到她已打算怎麼做?”

“抱住她!!讓後直接抱回去!!”

“呃……”面對安迪亞的發言小權完全不知該說什麼好。

這時一旁的詢和穗耶菈同時發話了。“就這足夠了。”

當小權將視線轉過去時他們兩人臉上帶着相同的眼鏡並用右手拖了拖眼鏡。

這毫無緊張感的行爲讓小權上了火氣,她走到詢身邊便一腳全力踩在他腳上。“稍微有點緊張感!!眼鏡沒收!!”小權踮起腳尖費了好大了力氣才從詢的臉上摘下了眼鏡。她剛把眼鏡收好黑就抱住了她。

“不行了,小狐狸實在太可愛了!!”

“吵死啦!!”


詢繞過小權走到了安迪亞的身邊。“安迪亞,如果你妹妹落入我們手中我們會把她交給騎士。即便如此你也願你站在我們這邊嗎?”

安迪亞沉默了片刻,這並不是猶豫。她的決心非常堅定。“……願意!我會和她一起去。有必要的話即便與騎士敵對我也會保護好艾利塞斯的。”

“……即便對手是法姆也沒關係嗎?”

聽了法姆的名字安迪亞的臉上蒙上了一層陰沉。“……大魔王?有必要的話……打到她!!”


聽了這話一旁的穗耶菈乾咳了兩聲。“咳咳!!在我面前說這話沒關係嗎?”

“……!剛纔的不是這意思!!”

“不用這麼緊張……不過姑且還是得向法姆大人彙報下。”穗耶菈託了下眼鏡露出了期待得表情。

安迪亞馬上上前抱住了穗耶菈。“抱歉!!放過我吧!!”

面對安迪亞的反應穗耶菈露出了愉快的表情。“那就先保留吧,看你的表現了。”

惡魔……

詢看着穗耶菈的眼鏡一本正經得說道:“原來眼鏡這麼好用啊……”

一旁的米多無奈的笑了笑。“我覺得這和眼鏡沒什麼關係……”

隨後詢終於露出了平日那冷靜的態度。“安迪亞,目前靠近阿斯卡不會因爲她的能力而失去氣力的只有你。在我們做好準備前小狐狸參與行動的事不能被她察覺。所以目前能夠牽制住她的人只有你了。再確認一次,拜託你沒有問題嗎?安迪亞。”

“沒問題!”

“好吧,不過她已經和你接觸了一次。很可能去了現實世界。”

“這不用擔心,雖然不能告訴你們原因。月之魔導書無法從這個世界離開。”穗耶菈的話排除了艾利塞斯脫離這邊世界的可能。

“安迪亞,艾利塞斯可能去的地方你有沒有印象?”

“這個嘛……我和她的行動都受到了限制,除了平時行動的區域外她應該對這個世界非常陌生。”

“沒有目的地嗎?這就難辦了……穗耶菈,這邊世界有沒有什麼好的情報源?”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騎士的情報多數不都是你們東南城區提供的嗎?”

聽了這話詢有了頭緒,這是一個令人頭疼的人。“弗洛克嗎……”

詢深深得吐了口氣。“沒辦法,看來必須先去見下弗洛克了。” 【現實 東南城區舊世界 19:37】

舊市街,城市黑暗的一面。這一帶的治安非常亂,而這裏正是弗洛克的主要活動區域。

詢和穗耶菈在萱的帶領下走進了舊市街,詢和選並排走在前面穗耶菈和紅樹跟在身後。這個時間斷內這一代是非常危險的,往往從這裏經過的人都是三人以上。獨自在這裏晃悠的人非常少。

街道兩旁有不少人的目光停留在他們身上。學生在這一帶出現並不少見,找來視線的是選和紅樹。萱復出的情報早已經在各種媒體公佈。由於她和弗洛克工作上面的關係,最近她經常出現在這一帶。起初還會有人找她的麻煩,但是他們不可能是紅樹的對手。也正是這個原因現在紅樹在這舊市街中有了不小的名氣。

“萱,弗洛克真的在這種地方嗎?”詢看着眼前的景色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學生可能居住的環境。

“你應該還不知道弗洛克的過去吧?”

“嗯,的確……也不是討厭他吧,他的習慣如果能改掉的話……”

“呵呵,改掉的話我們就困擾了。失去他的情報可是一大損失哦。”說道弗洛克的話題萱不禁露出了笑容。這笑容和平時不同,這是作爲一個少女應有的笑容。

“好吧,那就和你談談弗洛克的事吧。”

笑容消失,萱的態度也認真了。“五年前他的雙親在法國被殺害了,並不是事故而是謀殺。他的雙親在事前察覺到了危機將弗洛克送到了國外,弗洛克也因此逃過了一劫。她雙親的身份信息被完全刪除了,不管怎麼找他也找不到與他們相關的資料。這大概就是他成爲情報商的原因。即便是現在,他還沒有放棄。”


詢深深得吐了口氣。“他那和煩惱無緣的表情下居然隱藏着這樣的過去……”

詢會產生這種看法也是難免的。這一切的確和弗洛克的印象不符,畢竟平時他的臉上總是伴隨着笑容。

他們轉進一條弄堂便到達了目的地。弄堂的最深處是一棟三層高的樓房,樓房的前方是一片空地。空地中圍着十餘名中年人男子,詢仔細觀察後發現弗洛克正被他們包圍着。

他剛想衝上去萱伸手攔下了他。“不用插手,這就是弗洛克的日常。如果把他當成自己的胖友,那你就必須接受這一切。”

一個男子最先衝了上去,他張開雙手試圖抓住弗洛克。弗洛克稍稍跳了,左腳腳尖着地立刻轉身一腳踹出將那中年男子踹飛了。詢清楚得看到了那一腳的全部過程。

腳尖到腳跟與地面接觸的時機,旋轉身體所形成了慣性……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這並不是短時間可以辦到的。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切!這傢伙……”

其中一名男子注意到了坐在臺階上的愛麗絲。愛麗絲身穿女僕裝非常認真得擺弄着一隻魔方。

“嘿嘿嘿!”男子衝向愛麗絲試圖將她作爲人質,他伸出右手抓住了愛麗絲的肩膀。愛麗絲手中的魔方滑落在地上,還被男子不小心踢了一腳。

“不老實點的話可是會受傷的哦!”

愛麗絲沉下了臉,她站起身伸出右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你……!”

愛麗絲的腕力令男子非常意外。手腕的痛楚促使他試圖收回手臂,但是他辦不到。在恐懼與無力感面前男子失去了理智,他擡起左手準備攻擊愛麗絲。但是一切都晚了,當他反應過來時他的身體已經懸空了。愛麗絲轉身將他拋了出去。男子撞在了一側的牆壁上將牆壁上的監控探頭也一起擊落了。

“啊!!愛麗絲!我的探頭啊!你下手太重了!!”

愛麗絲沒有理會弗洛克的抱怨向人羣走來。一名男子扶起受傷的男子從詢等人身旁做過。其他人也開始畏懼了,他們目睹了剛纔愛麗絲將自己同伴拋出的過程。

“切!怪物!!”

‘怪物’這兩個字響起後他們心中的恐懼瞬間就擴大了。男子們紛紛轉身跑走了。弗洛克看到詢等人便走了過來。愛麗絲撿回魔方繼續到一旁擺弄起來。

“……居然找到這裏來,有什麼想知道的事嗎?”

“的確是有點事想拜託你。”

聽了這話弗洛克多少有些意外,但是他的笑容卻和平時一樣。那是他的工作表情,即便如何動搖這笑容恐怕也不會消失吧。“這還真是意外,一直對周圍的一切不報期待的你也會有事拜託我?”

“怎麼說呢……”詢將視線轉向了一旁的穗耶菈。“月之魔導書的行蹤,這就是我想知道的情報。”

弗洛克將視線轉向穗耶菈,她雙手我與腹部稍稍低了低頭。“弗洛克,這次似乎也得給您添麻煩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