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虛空顫抖,當王澤將第五縷神識之力向空中交織之時,終於是發生了意外。第五縷神識之力剛剛進入,突然空間發出了劇烈的波動,幾縷神識之力破碎而開,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不對,手法生疏,基陣的構建弧度偏差太大。”

曉機子指出問題要害道:“再來。”

王澤點了點頭,再一次神識之力繼續向空中彙集而去,第一次落下都小心翼翼,如同細蛇一般在緩緩流轉,然而,當他第八縷神識之力剛剛勾畫,嗡的一聲,神識之力全部被消散在了空間之處。

“稍有進步,不過平衡打破,構陣失敗,重來!”

王澤抿了抿嘴,臉色肅穆,沒想到這勾建神識之力竟然這麼困難,那個奇妙的平衡點很難把握,稍有不基就是前功盡棄,而後,咬牙繼續一次次的嘗試着。

“不對,弧度不夠,失敗。”


“不對,陣結失敗。”

“神識不穩,重來。”

時間在一次一次的失敗之中渡過,當過去三天三天夜之後,王澤滿頭大漢,連續的失敗,讓得他的神識之力都是出現了枯竭的現象,臉色都有些蒼白了起來。

“這一次絕對不能失敗!”

王澤雙眼銳利如刀,死死的盯着空中的基陣,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神識之力向內彙集而去。此時空中一個玄奧的圖紋已經神勾勒而出,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個輪廓。

“只差最後一步了!”

王澤咬牙,雙眼之中都有着一些血絲,將最後一縷神識之力向圖案之中勾勒而去,他現在心臟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小心到了極點。

“嗡..”

虛空顫鳴,發出劇烈的波動,在王澤緊張的目光之下,神識之力破碎的現象並未出現,一股狂暴的天地之氣向甚陣之內彙集而去。

“我成功了。”

見狀,王澤欣喜若狂,激動不已。歷時三天,他終於是把基陣成功的勾勒出來了。 “現在高興得還太早,這才只是第一步而已。”

曉機子笑罵道,不對眼神之中卻是有些讚歎之色,三天之內能將基陣勾勒而出,這個成績的確很不錯了。

“下一步,將材料排列進陣法的節點之中,這一步小心了,若是失敗同樣是前功盡棄。”

曉機子鄭重提醒道。

好不容易做到這一步,若是再重來那就真是太不值得了。

王澤點了點頭,曲指一引,將聚元陣昊木引出,目光轉註無比盯住了陣法,想要將那玄奧的陣法節點尋到。

“去!”

他眸子銳利出刀,控制着昊木,向基陣的一處方位彙集而去,頓時基陣生出巨大的波動,最後在王澤錯愕的目光之中,啪的一聲,破碎而開。

“我的基陣啊….”

王澤頓時眼眶欲裂了起來,肉疼無比,簡直有種抓狂的感覺。

“體息片刻,再來!”

曉機了戲虐的笑道。

王澤苦笑了一聲,於是盤腿一坐,回覆着這幾天消耗的神識之力。

時一夜時間過去之後,王澤頓時又精神飽滿了起來。

於是再次開始了他的堅苦的聚元陣製造之途。

雖然他有着戰典練體術幫他演化這一項優勢,但一些手法和經驗上的東西,可就要長時間積累而出,所以想要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

一次次失敗,他就一次次再來,從失敗之中總結經驗,在曉機子這個陣法大師,手把手的教導下,讓得他在飛快的進步着。

每一次曉機子總能一針見血,指出問題要害,讓王澤走了很多彎路。就這樣,在第十天之後,終於是將第一個聚元陣制練成功。

看着手中晶瑩的陣晶,王澤欣喜若狂,這可是他十天沒日沒夜的成果啊。

“距離寶堂拍賣會還有十天,時間可不多了啊,快點製做第二個。”

曉機子催促。

王澤點了點頭,繼續動手了起來,有了上一次的成功,這一次的時間無疑是被縮短了很多,終於是第七天之後第二枚陣晶的也是被他凝練成功。




“你小子終於知道出來了。”

終於見到了王澤從屋內出來,林老不由的沒好氣的咒罵道。


這些天來,他在這客棧之內的名聲可謂是一時大燥,上次那麼震動人心的事情,簡直轟動了整個建安城。

讓得這一段時間之內,來此客棧的人絡繹不絕,沒天都有大量的人來登門拜訪,讓他不勝其煩,如果不是王澤還一直閉關未出來,他簡直有種暴走的衝動。

“原來讓離國第一鍛造師等候的,竟然是如此年輕的少年?!”

見王澤走出房門,頓時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會是功參造化的老妖怪化成少年的模樣吧。”

人們驚訝,畢竟林老的身份與實力都是恐怖之極,沒有人會想信,他會對一個少年竟然這般上心。

“怎麼回事?“

看着周圍衆人吃驚的表情,王澤疑惑的皺了皺眉。

“你小子閉個關,簡直讓整個建安城差點都大亂了。”

林老沒好氣的把整件事情的始末與他說了一遍之後,王澤不由的苦笑了一聲,當初那聚元陣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他也是沒有料想到。

同時對林老竟然是離國第一鍛造師這個身份,倒是感覺驚訝無比,而且不但如此更是四大家族之一頭腦級別人物。

“好了吧,你小子如果再不出來,就要錯過寶堂的拍買會。”

林老翻了翻白眼,明顯對那些身份感覺沒有任何意義。


“哦,對了。”

聞言,王澤猛的驚醒再過二天就是寶堂拍賣會的時候了。

“我先出去一趟。”

王澤叮囑了一番,然後一個人便獨自上萬寶樓之內走去,他現在還有籌錢呢。

雖然林老背景深厚,但是那份單子上面的物品太珍貴了,就是他們家族見到了也要臉綠,所有一切還有靠他自已。更何況他不願意借別人的錢財,畢竟人情這玩意,是最難還的。

萬寶樓之內,一如往昔,人流沖沖,生意頗爲的興隆。

而經過林老的一番交談之後,王澤才知道,原來萬寶樓是皇室的產業,而黃老更是皇室第一練藥師,身份尊貴之極,就連皇家見了也要禮讓三分。

“客管,不知你想購買些什麼?”

走進萬寶樓,黃老的身影並沒有出現,而是一個店員來到快速的走上前來,陪笑道。

王澤略微沉吟了一下,道:“請問黃老在不在?”

“你找黃老?”

店員微微一愣,錯愕問道。

“不錯。”

王澤點了點頭,他這次出售的東西太過於珍貴,一般人他不想透露。

店員有些爲難,一般情況下找黃老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也不敢善做主張將此事稟報,畢竟人家黃老可是日機萬機,萬一沒什麼事將他打擾到了,那後果可不是一般的嚴重。

“什麼人找黃老?”

就在此時,一道男子的聲音響起,萬寶樓內走出一個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丰神如玉,面貌英俊,有一種貴族之氣在流轉。

最重要的竟然穿的是一身黃色的蟒袍。

“三皇子?!|

此男子一出來,店內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震。

“拜見三皇了,是此人要找黃老。”

店員恭敬的行了一禮,道。

“哦?”

三皇子劍眉一挑,眸子上下打量王澤一眼,嘴角噙着一抹譏諷之意,笑道:“你的確你要找黃老?”

“不錯。”

王澤眼神微眯,淡淡的說道,並沒有因爲對方是什麼皇子而有所拘束。天冥宗的勢力並不比皇室差,他都不懼,皇室在他眼中的威懾力,自然也是微乎至微。

“小子,黃老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見的。”

三皇子嘲笑,每天來找黃老的沒有上百也有幾十,全部都是想要巴結他,或者讓他幫忙練制丹藥的,這樣的情況他早已屢見不鮮。在他看來王澤也不過只是其中這一罷了。

就在此時,在萬寶樓的後方,一個身材曼妙的倩影,雙手抱在飽滿的胸前,饒有興致的看着這一幕。

“我沒有興趣在這裏跟你說廢話,如果黃老在的話,就把他請出來。”


感覺到對方那一份優越感,王澤皺了皺眉,道。

“放肆!”

聞言,三皇子臉色一沉,貴爲一國皇子平常誰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大逆不道,如果你想死,本皇子可以立刻讓你人頭落地。”

三皇子臉色陰冷,有一種無形的威嚴散發而出,讓整個萬寶樓的溫度都是降了下來,不少人都是打了激靈,皇子發威在他們平常人眼裏簡直就是一場見暴。

“是嗎,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王澤冷笑,他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皇老子他都不會怕,更何況一個皇子。

“小子,有種,本皇子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三皇子眼中閃過一抹兇芒,一掌拍出頓時萬寶樓之內狂風大起,氣勢兇猛無比,向王澤面門狠狠拍去。

“皇室年輕一輩除了大公主和二皇子,他可天賦最驚人的,很多年沒出手了,早就不知道他達到了那種地步了。”

衆人神色一怔,開始高度關注道。

面對三皇子如此凌厲的一擊,王澤臉色平靜,一個毫無花俏的拳頭立刻轟擊而去,準備與他硬拼了一記。

“我看你是找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