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許林在睡夢中突然聞見一股香味,本來以爲是幻覺,腹中的飢餓,讓其睜開了眼睛。

“呵呵,福伯,原來是你在烤肉吶,好香啊。”許林掀開布簾,從馬車內探出了頭。

許林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卻換來了福伯緊張的聲音:“公子,別出來。”

話音剛落,便從樹林中出現了一個黑影,瞬間便來到篝火旁。

這是一隻吊睛白額大虎,足有一人多高,近三米長,一把鋼尾隨意的擺動着,捲起龐大的氣勢。慢慢踱着步圍着福伯轉,兩目緊緊盯着福伯手中的烤兔肉。想必就是被兔肉的香味給吸引了過來。

車伕阿三,早已被嚇的說不出話,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只剩下和那隻吊睛白額大虎對峙的福伯,還有偷偷瞧着這一幕的許林,許林心中很是焦急,念頭在心中狂轉,尋找着解決之策。輕輕的將谷嫣推醒。

這時那隻吊睛白額大虎,或許是不耐煩了,仰天一個驚吼,這下把幾個人給嚇了一跳。

馬伕阿三哪見過這場面,差點大小便失禁,但被其生生忍了回去。

福伯一直都很冷靜,右手下不知何時多了一把薄如蟬翼的袖刀,被袖子遮住,正好不被這大虎看見,在左手拿着那隻烤兔。

吊睛白額大虎實在是忍受不住食物的誘惑,一個虎撲,迎面而來一陣烈風。

福伯一直保持站立的姿勢,冷靜至極,眼看吊睛白額大虎撲來,瞳孔不經意的縮了一下,身子還是沒動,只不過握刀的手心緊了緊,這袖刀被衣服遮蓋,倒也沒被誰發現。

大虎疾速的衝來,張口就要咬向福伯。

就在這時福伯突然將手中的烤兔扔向吊睛白額大虎。

這大虎看見烤兔扔了過來,愣了一下。

就是這個時候,在漆黑如墨的黑夜裏突然閃起了一道亮光,隨即便傳來一陣虎吼。

卻是福伯在大虎一愣的時候,一刀砍向大虎的脖子。

吊睛白額大虎的脖間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正在源源不斷的往外流着鮮血,稱奇的是這大虎的鮮血居然不是鮮紅色,而是有些發白,有着淡淡的熒光。

看到白虎的鮮血顏色,許林臉色立馬變了。

這哪是尋常野獸,而是將要進化成爲靈獸的兇獸。

白虎這次是被徹底的激怒了,張開血盆大口,凝聚出一股乳白色的氣旋。

就在大虎將要進攻的時候,卻從林子深處傳來一聲哨音。聽起來很是遙遠,似乎是從天崖下傳出來的。

大虎聽見哨音後,不甘的散去嘴裏的白色氣旋,恨恨的看了一眼福伯,然後轉身朝山林深處跑去。

許林看見大虎跑遠,立馬招呼福伯和阿三。

“趕緊走。快點。”

驚意未平的四人,立馬駕起馬車快速遠離。

剩下的路程許林他們沒有停,終於在下午的時候到達了越來城。 臨近越來城,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氣勢龐大的城牆,青黑色的牆壁上長滿了青苔。

高達數十米的高牆上面不時出現巡邏的人。

城牆下方有一個可容三兩馬車並排通過,高達四米的城門。城門兩側站了兩排兵士,檢查着過往的人羣,看上去都是一些訓練有素的士兵。

過往的人羣大部分都是一些武林人士,背上或腰間都攜帶着兵器。許林也帶着他的那把玄鐵長槍,被他分開裝在了包裹中。

馬車很快便駛進了城門。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清新古城,街上來來往往的全是人,很是熱鬧,馬車艱難的來到了一處客棧,許林他們便下了車,這次的僱傭便就此結束,把銀兩給了車伕阿三後,許林他們便進了客棧。

“老闆,來三間客房。”

“不好意思客官,現在本客棧就剩兩間房了。”櫃檯後面一個留着小鬍子,胖胖的中年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要不兩個小姐可以住一間,我們客房的牀還是比較大的。”

“這。老闆真沒有了?”許林想了想,還是說道。

“客官,現在城內的客棧都是爆滿,我客棧的這兩套客房,還是有人剛退的,好像有什麼急事,若你晚來一會,就沒了。”

這櫃檯後的老闆話音剛落,便從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老闆,來兩套客房。”從門外走進了一男一女。男的揹着一把長劍,女的腰間掛着一個皮鞭,看兩人的表現,這倆人像是同門師兄妹。

許林看着情形,立馬當機立斷。

“老闆,兩間房我們要了。”

這胖胖的老闆倒也很乾脆,立馬將房牌交給了許林,並隨手將許林給的銀兩拿走。

門外的一男一女走近櫃檯,看向小鬍子胖老闆。:“老闆,來兩間客房。”

“對不起客官,本店最後的兩間客房已經被剛纔那三個人訂了。”

“不是吧,我都找八家了,老闆,你真的沒有房間了,價錢好商量。”身背長劍的這個白衣青年,很是懊惱。

小鬍子胖老闆聽見價錢好商量,面露思索之色,但又露出掙扎之色。

“客官,房間倒是有,只是不知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事你就說。”這一男一女聽見有房間,面露欣喜。

老闆看了看眼前的兩人隨即便道:“本店還有一間柴房,收拾一下就可以居住,價錢可以給你算便宜一點。”

“啊,什麼。”

“有柴房就不錯了,現在你去別家店,恐怕連柴房都被人住了,你們倆啊也只有留宿街頭了。呵呵。”老闆無奈的笑了笑,看起來好是奸詐。


這兩人也是怕了,如果找不到住的地方,恐怕真的要露宿街頭了。

“那帶我們去看看吧。”

小鬍子胖老闆喊過來一個小二帶着這一男一女去了後院的柴房。

最終這一男一女還是在柴房住了下來。

這柴房裏面倒是不太髒,就是有些木材的味道。在柴房的南北兩邊各一個牀,中間被一個牀單隔開。

總之,這兩人算是住了下來。其中男的叫吳德,女的叫青月。

傍晚,這個吳德和青月吃過飯後,青月就回柴房了,而吳德就以觀賞越來城夜景的理由從客棧出去了。

正好今天在城主府前有一個活動,聚集了城內的絕大部分人,有男有女。其實他的目的是看看能不能碰上一個美女,來解決一下心中的飢渴,他還隨身攜帶了迷魂香,中此香後的女的將會喪失意識,任意擺佈,但對男的無效。至於身邊他帶着的那個女的青月,卻是沒敢動,因爲那是門主之女,除非他不想活了。

今天晚上的人還挺多的。雖然女的也挺多的,但這個吳德卻還沒找到鐘意的。

許林晚上和谷嫣也出來了,兩人正在街旁的小攤上看着一些東西。此時的許林和谷嫣都已把面部的紗巾拿掉。

許林還是一副標準的男人打扮,不過看來倒有女扮男裝的嫌疑。

讓人一眼便能看出這是一個女人,畢竟太漂亮了,還沒有哪個男人生有如此面貌。

這時,雙眼亂轉的吳德突然在前方的一個小攤前站着兩個人,好似是一男一女,不過那女的身材很好啊。

就在這時,許林和谷嫣都從小攤前轉過了臉,準備繼續轉悠。

這正好被吳德看的真切,立馬把心中的色膽被勾引了出來。

且不說許林看起來很漂亮,那谷嫣的容貌也是不輸於許林現在的樣貌。只是谷嫣臉上的一塊胎記,讓吳德直接給否決了。

這吳德看見這兩個漂亮的美女,隨即就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過去。

其實手中已經暗暗將迷魂香點燃,就等這兩個美女倒下的一刻了,想到這裏,吳德心中都有些飄飄然了。


許林和谷嫣看見一個白衣男人看着自己這邊走了過來,嘴角還泛起一股傻笑,心中立馬警惕了起來,這恐怕是京都那些公子哥們派來的。

兩方都是在裝作若無其事。。。。。

吳德從許林旁邊經過,飄出了一股無色無味的輕煙。

谷嫣在其從旁邊經過的時候,吸入了一絲的迷魂香,便立刻感覺一陣眩暈,隨即馬上屏住呼吸,運起內力將其煉化。

反觀許林卻是一點事都沒有。

吳德走過之後發現許林他們兩個人還在好好的站着,便又迂迴,和許林並排走着。

“小姐,我能不能向你打聽一個地方?”吳德手中的迷魂香瘋狂的燃燒,輕煙飄向許林,可惜許林一點反應都沒有。

許林沒有回答他,而是逐漸拉開了距離。

“小姐,恕在下冒昧,小姐能不能將芳名告訴在下吶。”吳德溫文爾雅,看起來很有氣質。其實心中已經在大罵了,這迷魂香怎麼就不管用了。

許林和谷嫣都沒有說話,而是很有默契的和他拉開了距離。

吳德還是不死心的走了過來,步履均勻,很是帥氣。


還是厚着臉皮走上前攔住許林兩人的去路:“小姐,在下吳德,敢問姑娘家住何處。”

許林也是不耐煩了,一口純正的男音從嘴裏發出:“你到底要幹嘛。”

聽見許林發出的聲音,吳德整個人如同五雷轟頂,傻了。 “說吧,是誰派你來的。”許林也不走了,和愣住的吳德對望。

吳德腦子有些轉不過來,心想:好像沒人派他來,是他自己要來的,他實在沒弄懂許林這句話的意思。

吳德看着面前許林的那張俏臉,心中嘀咕道:不會是這女的故意用男聲耍我吧,哪有男的長的如此漂亮,柔美,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女的。

許林看這吳德在自己問完話後,不僅沒有回答,反而走神起來了。

一時也不想和他有過多糾纏,拉起谷嫣便向前走去。把還在發愣的吳德留在了原地。

等吳德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許林已經走遠,這也更讓他確信自己剛纔的猜想,這許林肯定是一個女的。

所以這吳德立馬快步追了過去。

“兩位小姐,別走那麼快啊,等等在下。”

許林和谷嫣聽見這人的喊聲,心裏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但絲毫沒有停下的趨勢。

吳德看其沒有停下,心裏反而竊喜了起來,並在手裏準備了一包催情散,這催情散不管是對男還是對女都有效果。

一個跨步吳德將許林和谷嫣攔住。氣質優雅的從嘴角發出一股微笑。

“兩位小姐,在下沒有惡意,可否容我多說兩句。”

“不用說了,你個小白臉,趕緊給老子滾蛋。老子注意你很久了。”不知何時在吳德的後面多出了一個壯漢,迅速衝了過來,一巴掌將吳德給拍到一邊,還順勢給了一腳。沒有防備的吳德一下被踹倒在地,連手中的催情散也散落出去。所幸紙包裝沒有破開,不然非得落他一身,免不了被吸入一些,**焚身。

吳德被人無緣無故踹倒在地,看清來人後,惱羞成怒,立馬站了起來。擡起拳頭就衝向這壯漢,拳頭準確的落在了壯漢的臉上,不過吳德立刻便有一種打在鋼板上的感覺。隨即便傳來一聲骨折的聲音,接着便響起吳德的慘叫聲。吳德的右手拳頭軟軟的塌了下來,血肉模糊,隱有斷裂的骨茬衝出皮膚,鮮血不要錢的流了下來,但隨即被其連點幾個穴道,將血止住。

吳德擡起猙獰的臉:“閣下是誰?”

那壯漢看着吳德淡淡一笑,“爲什麼要告訴你?要來報復我啊。”

“你。”吳德氣急。

那壯漢看着吳德氣急,瞅了瞅地下的那包催情散,冷冷道:“我看你小子是活膩了,在越來城竟然敢幹這種事,手裏拿的東西是什麼。別以爲我不知道,我今天不廢了你就算好的了。還跟我叫囂,哼。”

壯漢說完話後便不再理會吳德,扭頭看向許林和谷嫣,“兩位小姐,在下是越來城禁衛軍隊長李蠻,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認識兩位小姐吶。”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