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夥計炫耀了半天的野味燉湯,終於上桌了。

在野味的香氣里,有一股淡淡的藥物清香。

「夥計,這裡頭燉了什麼藥材?」墨兮媛問道。

「這是本店秘方,小的也不知道。」夥計說著,轉身離去。

衛蓮蓮先用湯匙喝了一口,說道:「有點腥。」

墨兮媛卻捂了捂嘴。她也明顯感到一股腥氣。

不過,山上的葷菜,有腥味很正常吧。

「小墨,你也喝一勺。」衛蓮蓮遞給墨兮媛一隻勺子。

墨兮媛舀了一勺,正要往嘴裡送,勺子突然碎掉了。湯汁灑了一桌。

軒轅赤讓夥計又送來一柄湯勺,可是墨兮媛剛要喝,湯勺又碎了。

如此三次。

墨兮媛臉色越來越差。

」別讓你的朋友喝這種湯。「一個聲音在墨兮媛耳邊警告,「如果你們不想永遠離不了蘭月族的秘葯的話。」

「誰?」墨兮媛猛然跳了起來,把一桌子人都嚇了一跳。

「小墨,你今天到底怎麼了?」衛蓮蓮手裡拿著湯勺,奇怪地問道。

墨兮媛無力地坐下。她明白了。那個神秘人一直都跟著她。

只是對方跟她功力相差太遠,她的靈念力,根本搜索不到對方的存在而已。

「好了。蓮蓮,我們不要喝這個湯了。」墨兮媛說道,「吃了飯,回客棧先歇著。」

「為什麼不喝?」蘭月潔吃驚了,「這可是一枚紫晶幣啊。」


「說不喝就不喝。」墨兮媛說道,「沒什麼為什麼!」

都市之終極主宰 ,吧蘭月潔嚇了一跳。

墨兮媛前世本來就是一族族長,又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

平時不認真的話,看起來純良無害。

但現在突然神色嚴厲,蘭月潔在她逼視之下,只覺得心裡發寒,不由自主放下湯勺。 但現在突然神色嚴厲,蘭月潔在她逼視之下,只覺得心裡發寒,不由自主放下湯勺。

軒轅赤和端木暗對視一眼,也不再喝湯。

他們兩人了解墨兮媛。墨小五雖然看起來荒唐,但其實從不做沒道理的事。

這道價值一個紫晶幣的燉湯就被撤下去了,夥計一邊端走湯盆,一邊嘀咕:「沒見過這種****客人……這麼寶貴的湯,別的人想吃,有錢還沒處買呢……」

墨兮媛看著夥計把湯寶貝一般地小心端走,料想他不會把這盆湯給丟掉,多半留下偷偷自己喝。

再看隔壁桌那幾個客商,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自己這一桌,同時眼神里都透出兩個字:****!

被墨兮媛這麼一攪,眾人也都沒了說笑的興緻,悶悶地只管低頭吃飯。

門外突然響起一片少女鶯鶯燕燕的笑聲,然後是掌柜的親自出面,陪著幾個少女走進這座雅間。

這群少女一走進房間,房間里頓時充滿了莫名的馨香氣息,讓人渾身三萬六千毛孔,都說不出的舒服。

「主人,她們身上有毒。」如意葫蘆里,癩蛤蟆說道。

「嗯。你能分辨出是什麼毒性嗎?」墨兮媛問道。

這群女孩,個個面如桃花,唇如塗丹,眼波如水,當真是美色天成。雖然還比不上玉妃那般角色,但也是萬里挑一的美女了!

領頭的少女穿一身紅色紗衣,腰間佩帶長劍,還墜著一個秀囊,容色最是出眾,只是眉宇之間,帶著一股煞氣。

這群少女一進門,隔壁桌上那些客商,頓時都抬起頭來,看著少女的眼神里,透出驚艷和猥瑣。

從這群少女的氣派和行至看,她們出身都不低,否則不會驚動酒店老闆親自陪同上樓。

領頭的紅衣少女,看到那瘦猴客商正一眼不眨地盯著自己,眼神里是毫不掩飾的色相,頓時冷哼一聲,玉手一楊,一道銀光閃過。

瘦猴的眼睛瞪得極大,還來不及閉上,哪道銀光已經****而入!

衛蓮蓮忍不住「啊」了一聲,嚇得跌坐在椅子上,兩腳都發抖。

墨兮媛卻看得清楚,哪是一條小小的銀蛇,雖然是蛇,卻只有縫衣針粗細,當真是奇異。

瘦猴頓時抱著左眼,倒在地上,疼得來回翻滾,不住哀嚎。

這酒樓的客人,本來就不多。現在被瘦猴的慘叫又嚇跑得乾乾淨淨。

和瘦猴同席的幾個客人,都嚇得閃在一旁,幾乎貼著牆壁站著,誰都不敢大聲喘口氣。

瘦猴在地上抽搐了幾下,終於全身發黑,斷了氣息。

他鼻孔又異樣地顫動了幾下,然後從裡面鑽出一個銀光閃閃,如同細針一般的東西!

正是哪條小小的銀蛇。

銀蛇十分乖巧,尾巴尖在地上一彈,嗖地一下,重新射回紅衣少女的手中,然後首尾相連環在少女的手腕上,看上去,倒像一支細細的銀鐲子。

瞬息之間,這紅衣少女就殺了一人。

整個酒樓的客人,能跑的都跑光了。

蘭月潔極力低著頭,似乎很畏懼的樣子。墨兮媛說道:「你怕她?」 蘭月潔極力低著頭,似乎很畏懼的樣子。墨兮媛說道:「你怕她?」

蘭月潔說道:「是啊。她是雷長老的千金,蘭月瑩,小時候,她也和我一起,在族裡的學校修行。那時候她就很厲害。「

墨兮媛說道:「你爹不是說你是族裡的天才嗎?你還怕她?」


蘭月潔說道:「因為爹發了毒誓,我再不能修行蘭月族的葯術。她的爹蘭月雷很受新族王信任,如今她的葯術已經能操縱族中的葯蛇,我怎麼能是她的對手?」

正說著,蘭月瑩的眼神,卻向這邊掃來。

蘭月潔急忙又往後縮了縮,唯恐被蘭月瑩看到。

不料蘭月瑩對她完全無視,竟是直奔端木暗去的!

要知,這蘭月族內,嚴禁與外族通婚。

蘭月族男子若是族中找不到合適的女子成親,就必須到外面娶外族女子為妻。

但蘭月族女子卻是嚴禁外嫁。為的就是怕蘭月族世代相傳的葯術流傳出去。

蘭月族男女都美貌絕倫,蘭月瑩早就對蘭月族男子欣賞麻木了。

何況族王沒有夫人,自然也無子嗣。

她作為第一長老的女兒,當然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位。

蘭月族男子巴結趨奉她的,不知有多少。

端木暗自然不是蘭月族男子,但論英俊,絕不亞於蘭月族。

更何況,他出身貴重,自幼在宮裡成長,錦衣玉食,又兼通文武,的確是難得的天才少年,怎麼能是蘭月族男子可以相比的!

蘭月瑩看到端木暗,兩隻眼睛,頓時就再也挪不開了。

端木暗卻跟沒看到她似的,只管自己喝酒。

嗯,在蘭月瑩大小姐的眼裡,端木暗喝酒的風姿,都那麼優雅迷人。

不得不說,自幼受到宮廷禮儀教育的端木暗,一舉一動,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絕非尋常江湖草莽可比!

「這位公子,能否請我喝上一杯?」蘭月瑩嫣然一笑,眼裡的戾氣,也頓時去了幾分。

墨兮媛一呆。這活脫脫是男子調戲無知少女的台詞啊?怎麼這會兒從女的嘴裡說出來了?

端木暗大扇子一張,如玉樹芝蘭,吧一群少女都看得呆了。

墨兮媛在桌子下,輕輕抓了端木一把,遞個眼色,意思是:有戲。繼續。

端木暗給了她一個哀怨的眼神,說道:「行啊。姑娘,請。」

蘭月瑩頓時高興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別說蘭月瑩,其他蘭月族少女的眼裡,都透出了羨慕嫉妒恨。

這端木暗藍顏禍水,果然功力非凡。

墨兮媛等人被晾在一邊,連軒轅赤,墨熙恆,也被一群美少女團團圍住。

一直喝到天色向晚,蘭月瑩說道:「公子不知是哪裡人?」

言語里,已經多了幾分酒後的媚意。

端木一笑,說道:「有緣千里來相會。姑娘何必在意我是哪裡來的?」

墨兮媛和蘭月潔,衛蓮蓮正縮在不礙事的地方吃點心。這酒樓的服務不錯,還有精緻甜點。那夥計估計是看蘭月瑩的面子,端木暗入了蘭月瑩的眼,夥計自然不敢怠慢他的同伴,給墨兮媛等人上了不少點心。所以三人雖然坐的是冷板凳,卻也沒餓到。 那夥計估計是看蘭月瑩的面子,端木暗入了蘭月瑩的眼,夥計自然不敢怠慢他的同伴,給墨兮媛等人上了不少點心。所以三人雖然坐的是冷板凳,卻也沒餓到。

聽端木暗這麼一說,別說墨兮媛差點吧點心噴出來,連軒轅赤也忍不住哼了一聲。

端木暗本來就以風流名聲著名帝都,今天才發現此人的泡馬子技術,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地步。

蘭月瑩頓時如水做的骨頭,半邊身子軟軟地向端木暗挨上去。端木暗不露聲色,扇子輕輕一擋,就吧蘭月瑩的嬌軀給擋住。

蘭月瑩笑道:「公子,既然公子是千里為我而來,今晚就住我家如何?」

當然好。墨兮媛和軒轅赤一起點點頭。

蘭月潔卻嚇地白了臉,拉著墨兮媛的衣服,說道:「我們……我們真的要去她家?」

墨兮媛翻個白眼:「你忘記我們回蘭月族,是來做什麼的?」

蘭月潔吞下一口口水。沒錯,她回蘭月族,可不是為了探親訪舊的!

順其愛情

雷長老的府邸,和族王的宮殿相距不遠,由此可見,雷長老在族王心中的地位。

原本,葵長老因為族王奪位的時候出力最多,所以最受族王寵信。

可是因為葵長老在磨光森林被妖王殺死,並且丟失了族中至寶葯仙刀,所以葵長老就算活著回到蘭月族,族王也不會放過她!


蘭月瑩喝得頗有些醉意,帶著幾個外族人回到府上,一個老嬤嬤走上來,看到墨兮媛一行人,上前勸說道:「大小姐,這幾個人,都不是蘭月族人啊。」

蘭月瑩不耐煩地說道:「奶媽,你真是多事。我知道輕重。」說完,吩咐女奴,「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別怠慢了客人。」

兩名秀麗的女奴走上前,躬身對墨兮媛等三名女子說道:「三位姑娘,請隨奴婢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