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是以他的爲人,即便是以退爲進似乎也起不了什麼作用,這不是公平競爭的泡妞,也不是詭詐多變的對兵打戰。

那他以退爲進有個毛用啊,陳清嘿了一聲,這丫的不但人長的臭,而且還很愚蠢。

шωш▪ttкan▪¢ ○

陳清愣是在那裏守到五點鐘的時候才動身回家,而陳欣要連夜的照顧她父親陳建國,所以也就沒跟來了。

原本陳清還是不放心的,怕自己前腳一走,林海濤那個卑鄙無恥,下流齷齪的猥瑣男後腳就跟了進來,思來想去之後,陳清終於想出一個絕妙的辦法。

那就是,打電話……

當時陳欣聽見這個辦法的時候,頓時很是無語的看着面前這個得意洋洋的嘴臉,也不知道這傢伙腦子裏是不是堆滿了草,簡直就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貨,心中還不禁狠狠的鄙視了這貨一翻。


陳清自然不知道自己被陳欣這美妞鄙視了,讓陳欣賭咒發誓的一旦有什麼特殊情況就立馬打電話通知自己,然後勞資帶着我的大兄弟,威風凜凜的去抄了林海濤這貨的家。

當陳欣問起他帶什麼兄弟去抄家的時候,陳清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吶吶的道:“這個,我貌似只有一個能帶的動的鐵桿兄弟,這二十多年來對俺可是不離不棄咩,它要是走了,那咱也就生無可戀了,生不如死了。”

陳欣剛開始還沒明白,微微一愣,沒想到陳清還有這等重情重義的兄弟,不禁有些感動,直叫陳清有機會介紹給她認識認識。

陳清尷尬的倒抽一口涼氣,尼瑪,你們都說咱是銀人,這下出現了一個比勞資更銀的銀人,勞資倒是介不介紹呢,要是介紹吧,咱那兄弟除了自己之外,只有咱老婆能見,隨意的介紹出去,如果被婉凝老婆她們知道了,那後果可是灰常嚴重滴,說不定就會強行拆散我和我兄弟了,要是不介紹吧,看這妞一臉‘色眯眯’興奮的模樣,咱作爲新世紀的六好男銀,比起五好還要多上一好,咱也不能小氣不是?

能夠掃清陳欣心理到身體上的盲區,這對於咱來說,這等好事不做是不是忒不地道了?

陳清深吸一口氣,然後一臉堅定信誓旦旦的拍胸脯答應,只要你不嫌棄,我這兄弟你可以隨時拿去玩,不過得帶上咱,因爲咱和咱兄弟是不能分開的。

陳欣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這叫什麼話,難不成他們倆關係好到這種地步,可是既然說着不能分開,自己又爲什麼從來沒見過他兄弟呢,在公司的時候也沒見陳清有這麼一個鐵桿兄弟啊,在陳清家裏的時候也沒見有。

可能是自己對他了解的不夠深吧,陳欣心中微微嘆息一聲,她開始有些羨慕陳清的那個兄弟了。

陳欣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陳清有這麼無恥下流,他所說的那什麼兄弟,壓根就只有他這樣的銀棍才能想出來的。

陳欣輕笑一聲,心中對他這兄弟有些好奇了,不禁有些疑惑道:“你那兄弟以前來過公司嗎,我怎麼從來沒見過?”

既然關係這麼好,應該來過公司纔對,不然的話怎麼會說出不能和自己兄弟分開的話出來?

陳清一臉怪異的看着陳欣,扯了扯嘴角,臉部有些僵硬,你要是見過,那勞資可就虧大了,它要是不和勞資來公司,那你每天上班看到的就不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陳清了,勞資也直接改名叫陳總管,又或者叫陳人妖算了。

一想到這裏,陳清倒抽一口涼氣。

蛋疼,感覺自己灰常滴蛋疼,下面還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兩下。

“這個,每天上班我都把它帶在身邊的。”陳清有些尷尬的道。

陳欣更疑惑了,每天都帶在身邊?那照理說自己應該看見過纔是啊,怎麼自己沒有絲毫印象?

兩人都沒發現,躺在病牀上的陳建國臉部肌肉微微抽搐了幾下,不過卻沒有睜開眼睛來。

這貨太無恥了,他女兒陳欣不知道,但身爲男人的陳建國自然是聽出了話外之音,沒想到看起來挺老實的一個孩子,居然會是這等無恥的傢伙。

見陳欣疑惑的盯着自己,陳清深吸一口氣,算了,咱就做一回好人,先滿足這色妞的好奇心。

陳欣不知道陳清這是怎麼了,突然臉色變得如此嚴肅,聲音卻是……

只聽陳清騷騷的道:“其實我那兄弟現在也在這個房間。”

陳欣毛骨悚然,不會是幽靈吧,房間裏只有他們兩個人和父親陳建國,那裏來的第四人?

陳清沒有停住,而是繼續道:“上廁所的時候它會幫我個大忙,沒有它我上就解決不了。”

陳欣放下心來,不過看陳清的眼神有些怪異了,上廁所也要帶着個大男人?還沒有他自己就解決不了?到現在她還沒明白陳清所說的兄弟,究竟是誰。

“其實它也姓陳。”陳清悠悠的說道。

陳欣一愣,沒想到陳清的兄弟也姓陳,她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躺在牀上的父親,難不成是自己老爸?

陳欣分明的看到陳建國臉部肌肉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

“傳宗接代也需要我的這位兄弟啊。”陳清最後輕嘆一聲道。

陳欣一臉怪異的看着陳清,這傢伙不會是那啥不行吧,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爲什麼他之前不願意和自己歡好了。

陳清要是知道陳欣的想法,肯定會狂噴鮮血而死。

“洞房的時候,我的這位兄弟可是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啊,它可是我的寶貝。”陳清一臉猥瑣的笑容,騷騷的道。

起初陳欣還有些疑惑,但一看到這貨的銀蕩表情,瞬間就明白了,原來他所謂的兄弟是個什麼東西。

俏臉瞬間充血,變得通紅,咬牙怒喝一聲道:“滾!” 這傢伙,簡直是無恥流氓到極點了,經過陳清這麼一鬧騰,心情不知不覺好了幾分。

陳清見佳人大怒,嘿嘿一笑,隨即一個閃身離開了房間,走到門口的時候還不忘一臉猥瑣的對着陳欣擠眉弄眼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才離開。

陳欣大是惱怒,美目中看着陳清都快噴出火來,當然這是羞惱成這樣的。

至於後面怎麼樣,陳清就不知道了,一回想起出來的時候那妞嗔怒了模樣,嘖嘖,有韻味。

陳清嘿嘿笑了笑,思想也迴歸現實,看了看時間,都已經快六點了,那幾個妞怎麼還沒回來?

一想到西門雲天這個小白臉在陪自己的三個老婆逛街,心裏就老大的不爽,乾脆也不在客廳傻坐着了,直接衝進洗手間洗了把臉。


然後照了照鏡子,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陳清不禁哼哼唧唧的感嘆了一下。

“他奶奶的,勞資怎麼看怎麼帥,這臉型,嘖嘖,簡直是三百六十一度無死角的帥,這憂鬱的眼神,這性感的鼻子,這英俊的臉頰再加上這誘惑的嘴脣,嘖嘖,自己看了都想狠狠的親自己一口,這世界上怎麼會存在我這樣帥的男銀捏。”

陳清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擺了個自認爲很帥的造型,如果有他人在這裏,肯定會跳腳大罵:“我靠,你坑爹呢,就這副紅的發紫的豬頭模樣,居然還敢自稱三百六十一度無死角的帥,這模樣簡直就是不堪入目,在看看這傢伙擺的什麼造型?還自認爲很帥氣,實際上看起來就是個傻叉加傻帽的架勢。”

陳清美美的自我陶醉了一翻,就西門慶那小白臉,怎麼可能有咱帥?看他長的那副坑爹的模樣,長的那個歪東劣棗的,哼哼,和本人比起來簡直就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說實話,無論是聶婉凝還是凌清幾女,看到陳清和西門雲天的話,都會毫不猶豫的說西門雲天帥。

西門雲天不僅實力超羣,而且待人也極爲紳士,當然對於他的敵人,西門雲天可是很可怕的。

相對於陳清的無恥來說,西門雲天簡直就是個完美男人,要錢有錢,要權也有權,還有高強的實力,長的又帥,待人又溫和,而且還是個懂得照顧女人的這麼一個男人。

說陳清吧,你說他有權?這似乎和他八竿子打不到,有錢?算一算,和普通人來說似乎是有那麼點小錢,可是和西門雲天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西門雲天就只拿錢也可以將陳清活埋了。

有實力?

這和天榜前三的高手西門雲天比起來,陳清的這點實力簡直就是個笑話,而且陳清還非常的不紳士,非常的無恥,花心。

兩人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可就是這麼無恥的一個人,他能享受到無邊的豔福,這不得不說有時候這感情還真奇妙。

聶婉凝看上他,凌清也對他有意,甚至對於陳清叫她大老婆她都不曾反對過,曹可冰就不用說了,簡直就是愛他愛到骨子裏了,現在又來了個陳欣對他芳心暗許。

陳清左右無聊,就坐在電視上看沙發,額,不對,是坐在沙發上看起電視來。

大約又是十多分鐘過去,陳清實在放心不下,自己三個老婆打扮的如花似玉的,出去之後保不準會被一羣色狼惦記騷擾,特別讓陳清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幾個老婆身邊跟着西門雲天這小子。

這小子就是長着一副忽悠人的外表,隱藏着一刻銀蕩悶騷的心,勞資早就看穿了這小子的本質,那是大大滴猥瑣大大滴壞。

不行,咱不能給他們這種機會,保不準自己老婆就全被這小子勾引去了,我雖然很相信我的這幾個老婆,但是咱不相信西門雲天這猥瑣的傢伙。

正準備打電話,就聽見門口有開門聲。

隨後大門被打開,聶婉凝那美的讓陳清雞動的美麗身影率先走了進來,後面陸續進來的是凌清,曹可冰,還有其他幾人。

陳清鼻子一酸,似乎很久沒見到這幾位老婆了一般,伸開雙臂,對着聶婉凝幾女就要抱去,口中還膩聲道:“哈尼!”


聶婉凝逛了一天的街,早就累的不行了,正準備坐在沙發上休息,突然看見一個‘豬頭’男一臉猥瑣的抱了過來,頓時嚇了一跳,口中還喊着讓幾女毛骨悚然的話,聶婉凝想也沒想,就是一拳打在了這個‘豬頭’的鼻子上。

豬頭應聲而倒,仰面八叉,欲哭無淚。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你們回來我好心好意的來給你們一個溫暖的擁抱,結果換來的卻是一記拳頭。

外面的人都進來了,劉金剛和曹超兩人老臉黑的跟鍋碳似的,就連西門雲天臉色也顯得不怎麼好看,三個人身上全都大包小包的拿着,簡直就是個幫運工一般,和幾女比起來,三名男子的衣服則顯得凌亂多了。

將東西放在客廳之後,幾個大男人全都長出一口氣,全都心有餘悸的對視一眼,這一次逛街,真是讓他們這三個大高手累的快趴下了。

難怪聶婉凝不叫陳清一起去的,這丫的簡直就是心疼陳清。

不過,陳清的一個舉動讓幾個大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下,這陳清,也太活寶了。

聶婉凝打過之後,才反應過來,剛纔沒看清楚,現在纔看清是陳清,不禁驚呼一聲。

“陳清,你沒事吧?”幾女頓時也都圍了上來。

陳清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痛苦的**着,明顯的就是告訴大家,我很不好,我很有事,我需要安慰的模樣。

見陳清耍無賴的模樣,聶婉凝幾女一陣好笑,曹可冰心軟,伸手就要將陳清扶起來。

卻被西門燕阻止了,西門燕見這傢伙老大的不爽,輕哼一聲道:“冰兒姐,你可別中了他的圈套,就他現在的身子骨,別說婉凝一拳,就是我們一起上,他都不會有什麼事,這傢伙簡直就是無恥到極點了,可別心軟的吃了他的虧。”

旁邊的凌清和袁惜若也淡淡的點頭附和一聲,曹可冰猶豫了一會,又看了看旁邊的衆人,最終還是沒有去攙扶陳清。 陳清見西門燕這婆娘阻止自己的小老婆扶自己,瞬間大怒,乾脆躺在地上裝死來了。

聶婉凝輕笑一聲,用腳踢了踢陳清開口道:“好了,你就別裝了,快去洗把臉,鼻血都出來了。”

說完之後,也對陳清不管不問,直接坐在沙發上休息起來,而西門雲天幾個大男人見狀,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臉上的肌肉還顯得有些僵硬。

衆人也許是累了,居然沒有一個人來搭理陳清,陳清無奈之下,只得憤憤的怒哼一聲從地上爬了起來,以示自己強烈的不滿,這婆娘打了勞資,居然連個道歉安慰的話都沒有,太不像話了。

“對了,陳欣怎麼樣了?”聶婉凝突然問道。

陳清撇了撇大嘴,沒好氣的道:“早走了,去醫院照顧她父親去了。”

“哦。”聶婉凝淡淡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陳清白眼一翻,這都是羣什麼人吶,忿忿的哼了一聲,一個人坐在角落邊生氣悶氣來了。

看着陳清一個人悶悶不樂的模樣,聶婉凝噗哧一笑,有時候感覺陳清還真有些孩子氣,看着他心情也會變好不少。

休息了片刻之後,聶婉凝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突然開口道:“哦,對了,今天給大家買的禮物先拿出來分一下吧。”

陳清眼睛一亮,似乎早上出去的時候,聶婉凝這妞說要給自己帶禮物來着,究竟帶了什麼呢?陳清耳朵一下豎起來了。

幾女也紛紛將裝着禮物的包拿了出來,這幾個妞還好帶了劉金剛幾個男的,不然的話,光這些東西她們就搬不回來,也不知道她們是不是打劫商場了。

而就在這時,西門雲天突然開口道:“還是等下拿吧,我先去做飯,吃完晚飯之後再分也不遲。”

聶婉凝想了一會,輕笑一聲道:“也好,吃完飯再分。”

陳清看着西門雲天這小白臉,恨不得撲上去狠狠的掐死這丫的,關鍵時刻弄的勞資心裏癢癢的,居然蹦出來打岔。

西門雲天輕笑一聲,開口道:“那好,你們先休息一會,我先去做飯了。”

他們回來的時候雖然沒有帶菜,但是廚房裏的冰箱裏還有不少菜,足夠這一羣人吃了。

“你丫的充能幹。”陳清很是看西門雲天這小白臉不順眼,不禁咬牙低聲道。

聶婉凝聽了,嘴角泛起一抹微笑,突然對曹可冰小聲道:“可冰,你廚藝好,進去幫西門大哥搭下手吧。”

曹可冰一愣,隨後看着聶婉凝似笑非笑的看了陳清一眼,只見這傢伙坐在一個較遠的角落,豎起耳朵在那裏偷聽。

曹可冰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輕輕點了點頭。

陳清壓根就沒聽到聶婉凝這婆娘和曹可冰說了什麼,就聽到曹可冰紅着俏臉突然對着走到廚房門口的西門雲天道:“西門大哥,你一個人怕忙不過來,要不我進來和你搭下手吧。”

這一句話,陳清肺都氣炸,眼睛彷彿要吃人一般,惡狠狠的盯着西門雲天的俊臉,大有你要是敢答應,勞資就活吞你的架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