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Lancer長槍一抖,將劉零架住他長槍的冰清劍震開,退後了幾大步,感受着略微有些發麻的右手,向劉零說道。

“彼此而已,你的力量也不小。”

劉零同樣退後了幾步,用銀河源力化解了幾分Lancer打來的暗勁,用凝重了幾分的口氣說道。

雖然之前還有這看不起Lancer,但現在劉零完全沒有小看Lancer的意思了,光是剛纔短時間內的一次交鋒,劉零就感受到了Lancer所具備的豐富的戰鬥技巧和戰鬥經驗。

之前Lancer悄悄向自己使用的暗勁就是之一,要不是劉零的精神力已經通過異能系統的加點而變得更加敏銳,說不定在之前就會中了這陰險的技巧而吃了個小虧呢。

正是因爲這個教訓,也讓劉零將精神徹底的凝聚了起來,進入了全身心的戰鬥狀態,眼中的銀色光華一閃一閃的,一次比一次閃耀。

“繼續吧,Caster,來品嚐一下我的雙槍吧!”

Lancer揮動紅黃雙槍,數米的距離僅僅一跨之下既至,來到了劉零身前,然後左手破魔的紅薔薇與右手必滅的黃薔薇形成了無數槍影。


左手短槍和右手長槍還未至劉零身,急速推進的槍尖就已經撕開前方的空氣,化爲凌厲無比的槍氣如虹而來。

“來的好。”

雖然對於Lancer已經不敢小覷,但劉零心中仍有必勝之信念。

劉零擡眸望着這無數槍影,感受着風壓打在身上,白皙的手指微微滑落,以最舒服的姿勢扣住冰清古劍的劍柄,然後以悍然的姿態再次出劍。

刷!刷!刷!刷!刷!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似璀璨虹芒般劃過,每一劍影都與Lancer的槍影撞上,同時同歸於盡。

一時間,劉零和Lancer兩人的身前被紅、黃、 超完美總裁老公 ,對撞在一起,摩擦出了無數火花。

以劉零和Lancer爲中心,碎裂的槍影劍影化爲凌厲殘風向周圍吹去,吹得正在觀戰的愛麗絲菲爾不得不用雙手使勁壓住裙子,以免下方露光。

“好……好厲害,這個Caster的劍技竟然能夠打得和兩把槍的Lancer不相上下,Saber,你看這個Caster在近身戰鬥上的造詣和你比起來誰更厲害?”

看着那在雙槍揮舞中不落下風的小小男孩,愛麗絲菲爾一臉驚歎的說道。

“哼,雖然不知道Caster一個遠戰職介的英靈爲什麼這麼擅長用劍,但是不得不說,Caster的劍技挺不錯的,即使比起我來也只差一點點吧。”

或許是因爲愛麗絲菲爾讚美了劉零的劍技,Saber有些嫉妒的說道:“但是他的手中只有一把劍而已,一把劍揮舞的再快也不如兩把兵器快,即使是我對付Lancer也要儘量避免用硬碰硬的方式,而是採取遊擊的方式對抗。”

“可是那個Caster竟然就站在那裏和Lancer硬碰硬的互相對攻,也不知道該說Caster是勇敢還是傻。”

Saber的眼力很刁鑽,她一眼就看出來了劉零的劍速雖快,但是卻漸漸的被Lancer的兩柄槍給壓制住了。

如此一來劉零落入下風就是遲早的事情了,要是Saber的話就會趕快後撤拉開一段距離,然後再做打算了,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Caster還一直傻愣愣的和Lancer硬幹,他應該也直到自己落入了下風纔對。


難不成這個Caster還有什麼其他的對付方法不成?

Saber的聖綠色眼眸微眯,看着劉零那再快也快不過Lancer槍速的劍速,心想到。

而劉零再此刻仍然是不斷的出劍、出劍、再出劍,試圖讓冰清劍斬出的速度更快一點。

我在古代修鐵路

沒錯,劉零與Lancer硬碰硬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是將Lancer當成了一塊磨劍石,不斷的錘鍊着自己的劍速。

從新人大比到聖盃戰爭的這段時間,劉零的修爲提升很快,但卻還沒有真真正在的遇到一個實力相當的存在,也自然沒有辦法通過戰鬥來磨鍊自己的劍技了。

現在,劉零發現Lancer這傢伙的實力不僅達到了自己的預期評估,甚至還要遠遠超過,怎能不見獵心喜?怎能不用其來鍛鍊一下自己的用劍技術?

故而,在和Lancer無數的槍影碰撞之中,劉零的劍速不斷提升,不斷加快,雖然每次提升的並不多,只有一點點,但累計起來也是十分可觀的。

(未完待續) “可惡啊,Caster這傢伙明明就是個遠戰職介吧,爲什麼在和我的近身戰中能夠堅持這麼長的時間啊?”

看着對面不遠處,斬出無數淡藍色劍影抵消自己紅黃槍影的劉零,Lancer又是驚訝又是生氣。

驚訝的自然是劉零在自己的雙槍攻勢下堅持如此之長的時間而不落下風,而生氣的則是因爲Lancer認爲劉零一個遠戰職介,應該不擅長近身戰鬥,現在劉零用近身戰鬥和自己比拼,難不成是瞧不起他Lancer不成?

“哼,我倒要看看你Caster一個遠戰職介的英靈在我的雙槍之下能夠撐多久,破魔的紅薔薇!”

久攻劉零不下的Lancer將體內的魔力大量的注入了右手握着的【破魔的紅薔薇】之中。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破魔的紅薔薇從槍桿末端至槍尖開始了一點點的泛紅,紅如鮮血,需要飲血!

★тTk Λn★c○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以【破魔的紅薔薇】爲主,以【必滅的黃薔薇】爲輔助,Lancer的攻勢一變,雙槍開始有規律的殺向劉零。


“嗯?!”

感覺到了Lancer攻擊風格的變化,劉零一開始還不覺得什麼,只是以爲Lancer單單的換了一種攻擊風格而已。

但是在用冰清劍接下了Lancer的幾十槍後,劉零才察覺到了幾分不對。

“我附加在冰清劍上的銀河源力被無聲無息的消滅了,原來如此,是動用了那把紅色長槍的破魔能力嗎,再加上紅色長槍爲主,黃色短槍爲輔助的攻擊模式,哼,看來是不能再繼續磨鍊劍速了啊,真是可惜。”

劉零看着Lancer每一次用【破魔的紅薔薇】擊打在冰清劍上時,冰清劍上被附加的銀河源力崩潰,頓時感覺恍然大悟,同時又感覺有些可惜。

“嘛,雖然感覺不能繼續借助Lancer帶來的壓力來練劍挺可惜的,但既然Lancer都已經開始使用底牌了,那就讓這場戰鬥快點結束吧。”

一念至此,劉零也不再遲疑,雙手握住冰清劍用力前劈,斬出了唯一一道絢爛的淡藍色劍影,繞開Lancer的無數紅黃槍影,向着Lancer隔空殺至。

“哈,到底還是一個遠戰職業,在我的強烈攻勢之下有些撐不下去了,所以想要假裝用兩敗俱傷的攻擊方式讓我後退,然後進行反擊嗎?”

Lancer看着劉零斬出的那一道好似要玉石俱焚的淡藍色劍光,輕蔑一笑,說道。

“這個想法不錯,但是Caster你太天真了,以爲我Lancer會乖乖地如你所願嗎?”

在劉零的唯一劍影繞過數道槍影之時,Lancer握着【必滅的黃薔薇】的左手迅速發力,使黃色的短槍迅速的回防,而右手的【破魔的紅薔薇】保持着破魔的能力,繼續向劉零攻擊而去。

紅槍在前、黃槍在後,一盤旋一刺出,這兩把槍在Lancer的手中被用的幾乎出神入化,着實是令在場衆人爲之驚歎。

同時衆人對於劉零目前的狀況感覺有些可惜。

Rider看了劉零的劍術之後,認爲其實力應該至少不在於Saber之下,但是從Lancer改變的槍法上和劉零此刻要玉石俱焚的一擊上,卻讓Rider、韋伯和愛麗絲菲爾都明白了,這個Caster貌似快要輸了。

即使這一擊之後劉零不死,但也絕對會被Lancer攻擊到,並且Lancer絕對會步步緊逼,不會再讓劉零重新拉開距離逃跑的。

如此一來,劉零的結局不就只有輸了嗎?

就在愛麗絲菲爾認爲勝負快要分出來的時候,卻不經意間看到了Saber皺起的眉頭,問道:“Saber,爲什麼皺着眉頭啊,哪裏感覺不舒服嗎?”

“不是的,愛麗絲菲爾,我只是感覺那個Caster的捨身一擊應該不是那麼簡單的,你想,之前Caster的每一次攻擊都很強,而Caster的這一擊雖然比之前的普通攻擊強一些,但也強的有限。”

“所以Caster應該是有所保留,這次的勝負應該不是那麼容易就分出來……看!Caster有動作了!”

Saber雙眼中神光灼灼的看着劉零的動作,在劉零和Lancer的戰鬥中,劉零那精妙的劍隱隱的讓同爲劍者的Saber心動了。

所以Saber並不希望劉零就此輸給Lancer,Saber反而希望劉零戰勝Lancer,然後自己以後再和劉零這樣劍技高超的英靈(自以爲)好好比拼一次用劍技術。

在Saber、Rider、韋伯、愛麗絲菲爾和遠方的衛宮切嗣已經重新開始偵查的久宇舞彌眼中,劉零那精彩的反擊開始了。

劉零看着Lancer那紅黃攻守槍影,嘴角微微勾起,冰清劍上面有着大量的銀河源力凝聚在上,使得冰清劍那冰冷的劍身快速的升溫,漸漸的有着火星出現。

“什麼?那是……”

“Lancer,接我一招吧,源力化火,七劍式之烈火劍式,100%的大圓滿境界!”

在Lancer驚訝的目光中,劉零斬來的冰清劍上突然燃燒起了一團團不容於世的銀白色的火焰,將劉零和Lancer的面龐照得幽幽發白。

只見那洶涌澎湃的銀白色火焰以冰清劍爲主,凝聚整合,化爲了一道粗大的火焰光柱。

劉零握住這被火焰光柱包裹着劍身的冰清劍柄,向着Lancer用力一斬,火焰光柱就以冰清劍爲起點,無比快速的向那近在咫尺的Lancer噴射而去。

轟!

一道爆炸聲以Lancer爲源頭炸開,那銀白色的火焰自從和Lancer接觸後就開始迅速蔓延,因爲由劉零的銀河源力化作的火焰並非凡火,所以銀白色火焰落地後不僅未熄滅,反而在短短的兩三秒內燃燒着周圍的柏油路面。

以Lancer爲中心,方圓上下近十米之多的空間都被銀白色火焰蔓延着,尤其是被這一劍式直接命中的Lancer更是被一團特大的火球吞沒了,生死不知。

啪嗒。

幸好發出這一式烈火劍式的劉零早就在火焰光柱發出的一瞬間就快速退後了,要不然鐵定會被自己的源力火焰給誤傷到。

不過劉零也沒想到,自己練成了之後就少有施展的這一烈火劍式再配合着上一世學過的源力化火之法,威力竟然如此之大,遠超自己的意料之外。

“不過,此劍式雖強,但是Lancer擁有着那把【破魔的紅薔薇】,我的銀河源力化火對其造成的影響和傷害應該並不算太厲害,這一劍式還解決不了他嗎?”

劉零感受着那道在火焰中卻仍然不見減弱多少的強大氣勢,心想到。

“喂……喂,Rider,Caster這傢伙的絕招怎麼會這麼厲害,Lancer該不會就這樣被Caster給幹掉了吧?”

韋伯看着那邊被火焰所吞沒了的Lancer,感到有些驚慌的向自己的英靈問道。

“啊啊,這的確是很厲害的招數啊,我們離那邊近兩百米之遠,那銀白色的火焰仍然讓我感覺到熱風吹來,看來那火焰並非是凡火啊,不過單單憑藉這一招就想淘汰Lancer?我看還夠嗆,Lancer也並非是什麼容易對付的對手啊。”

Rider伸手握住了一點飄到自己身前的銀白色火星,頓時感到了手心處一股灼燒感傳來,趕緊將火星用大力按滅後對韋伯說道。

————————————————————————————————————————————

“切嗣,那個自稱爲People的傢伙就是他,果然,他就是Caster職介的英靈吧。”

從劉零手上僥倖逃得一命的久宇舞彌在之前就悄悄的繞到了衛宮切嗣的身邊,拿着一把備用的***,觀察着劉零現在和Lancer的戰鬥。

“Caster……嗎?舞彌,你剛纔好像說Caster之前發現你對他的探測並對你發起攻擊了?”

一邊分心監視着Lancer的Master,一邊觀察着劉零動作的衛宮切嗣眉頭緊鎖,問舞彌道。

“舞彌,你當時離這個Caster有多遠?”

“嗯,我想想,大概是有一百五十米到兩百米之間吧,當時他發現我的時候很突然,在發現了我之後馬上就向我發動了攻擊,不過我估計Caster沒有盡全力,只是用了試探性的攻擊而已。”

“不然……我恐怕不一定能夠活着回來。”

久宇舞彌回想着那生命幾乎垂危的一刻,那擁有着一雙無情銀眼的美人向自己拋來了緋紅色**的一刻。

當時幸好自己早早的做出了躲避動作,不然被那“**”的餘波**,恐怕自己也要完蛋。

(未完待續) 如果不是衛宮切嗣向自己提問,久宇舞彌絕對不想再回想起那個神祕的英靈了。

那個傢伙冰冷無情的銀眼真的是毫無溫度,讓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幕的久宇舞彌到現在還感覺手腳發冷。

“當時你離Caster有着那麼遠的距離,Caster都能發現你的行蹤,並且對你進行遠距離的打擊麼……聽你這麼一說,我想這個Caster八成是擅長遠戰的,不過在近身戰鬥方面應該也並不遜色。”

www ✿тt kan ✿c ○

眉頭緊皺的衛宮切嗣並沒有瞧見自己助手臉上殘留的驚恐之色,而是喃喃自語的分析着劉零的能力。

“這就好像是中國玄幻小說裏面的魔武雙修嗎?不論是近戰還是遠戰方面都沒有太明顯的缺點,這樣的英靈很難找到明確的缺點來針對。”

“切,又是一個棘手的傢伙麼。”

衛宮切嗣感到苦惱的用打火機給自己點燃了一根菸,叼在嘴上,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然後吐出了一圈白色菸圈。

看着和自己曾經一起工作過得這個“親密”的戰友,在和愛麗絲菲爾結婚戒菸好幾年之後再次抽起了充滿了戰爭氣息的硝煙,久宇舞彌彷彿看到了那個自己所熟悉的男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