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那連續的兩句都是我的了,將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近百年的壓抑在心頭的那種感情抒發的玲離盡致!

「村山!」

天豐眉頭緊皺,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先前只告訴自己這裡也就是紫金鼠和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厲害,然後就是自己,而且自己在以前還是那兩頭紫金鼠的王!

但並沒有說在這霧谷之中是否還有其他的烈火獸,所以當天豐聽到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如此大叫,立即制止!

「哦!」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好像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急忙停止大吼,看一眼眼前盡在咫尺的洞穴,沖著天豐開口興奮的說道:「主人,你不知道,我原本就是這裡的王,要不是他莫名奇妙的能進來,我也不會這樣,淪落到這個地步,而且,我的很多寶物都在他這裡。`頂`點`;小說`www.23wx.Com」

看著腳下興奮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天豐通過他的靈魂波動能夠清楚的了解到他的情感,呵呵一笑,便不再說他什麼。

「下去!」

天豐一聲輕喝, 花都逆襲女神系統

天豐和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這一人一獸一進洞口就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驚呆了。

這個藏寶洞中的一切,讓天豐心頭也在震驚。

天豐雖然自幼生活在青雷山莊,但自己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么多寶物。

即便在青雷山莊中也有自己的寶庫,天豐也曾進去過,可是天豐卻並沒有見到眼前這麼多東西。

「嘩啦啦。」

這是金屬的碰撞聲。

而此刻的天豐正在用手抓著腳下的金幣。


這個藏寶洞,足足有千丈大小,整個洞穴中按照天豐的精神之力探查,足足一有十丈多厚度的金幣寶珠等等鋪滿整個藏寶洞。

可是這無數的金幣,對天豐來說也就是個數字而已,所以也天豐便用納戒,將這裡的金幣全部收起,足足用了三個納戒!!!

「啊!」

令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那無數的金幣寶珠之下一個潔白的光幕將這些金幣和下面的真正寶物分割開來。

這潔白的光幕在這巨大的洞穴中表現為一個長方體,在其中更是有些許多許多令天豐眼紅的寶藏。

「仙人果掌!」

一種五品靈藥,單獨服用最佳,這仙人果掌的果實,剝開果皮可直接食用,甜甜酸酸的,口感滑嫩,只是果頭部分有一枚八角刺,食用之前要小心,否則嗓子會被割到。

服用后能夠讓帥級一下修士直接提升一個小等級!

??既然天豐一眼便看到這種靈藥,在這裡隨隨便便就能遇到這樣好的東西,那繼續看下去,肯定是要發財。

而天豐這一看,也真的了解了這說法。

直接放開意念進行探測。在靠東牆的牆角下面大概有不到三米的距離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小箱子。這是一個不大的鐵箱子,外表已經布滿了銹跡,不過裡面的東西將箱子填的滿滿的。

?裡面的東西被厚厚的油布包裹著,查看了一下,裡面有一條金色的項鏈、三個戒指、一個翠綠色的小瓶子、二十多塊金子,還有一捲紙幣。看到這些,天豐瞬間便愣在了那裡,這裡面肯定是寶貝了。

同時在這光幕中,還有其他無數的寶貝,只是天豐一時也無法取出來。

??「??看來得想個辦法把它們給挖出來才行。」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淡淡的說道。

「主人,這東西就我來吧!」說著用尾部最快的速度伸入光幕之中,將鐵箱子給拽了出來,看都沒看遞給天豐。

「竟然能取出來!!!!」

天豐一邊震驚這光幕竟然能夠清楚的進入,並且將東西取出來。

??天豐一邊打開箱子, 軍少的神醫冒牌妻

天豐知道這是一個煙壺,它的尺寸大約高度七八厘米、寬度四五厘米、厚度將近三厘米,它身上的散發著翠綠色的光澤,壺體通透,壺身上雕刻著仙鶴獻桃的圖案,壺蓋上面雕刻著一個「壽」字,精美的雕工顯得更加具有靈性。令他吃驚的是,這個煙壺是用翡翠雕刻的,而且還是玻璃種的,水頭很足。根據書上的了解,壺體與蓋均為翡翠者較為稀少,故翡翠煙壺也是上好的收藏品。但是天豐忍不住用手輕輕的撫摸幾下它,只見它卻又突放異彩,半晌又回歸沉寂。

??煙壺表面的紅色霧體,緩緩流動,看來是個好東西!催動精神之力,將裡面的「靈氣」吸收,看向了其他物品。

??其他的,金項鏈和金戒指,這些價值都不是很高。

「嗷嗚!」

就在這時,這藏寶洞之外傳來一片嚎叫。

「不好!!!」

天豐聽到這聲音,頓時感覺一陣不妙。

來不及看著光幕之中有什麼寶物,急忙讓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將光幕中的寶物收起來,放在自己的納戒之中,自己也急忙試著進入到光幕之中收取寶物。

「嗯?」

就在這時,不知那在離霧谷多遠之處的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一聲輕嗯,然後突然白嫩嫩的小臉,臉色大變。

「敢背叛我!」

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一聲大叫,然後放下手中的牛角,急忙光著腳丫子,向遠處的霧谷飛奔而去!

「我去!」

天豐進入光幕之後這才明白這光幕的作用!


原來這光幕是那西主大人用來探知動靜的光幕,這上面覆蓋了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的精神之力,作用是能將任何進入的東西反應到自己的腦海中!

而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如此大叫,並且說那樣的話,顯然是在腦海中看到了天豐的樣子,在一瞬間明白了發生的一切。

於是他便急忙的向這裡敢來,在他之後跟著的則是一眾手下。

可是這身為皇級一階巔峰的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為什麼不會飛呢?

在天武大陸上,一旦魔獸或者修士達到王級一階初期,便擁有了飛行的能力,可當天豐進入這裡后,雖然擁有王級三階巔峰的實力,這裡烈火獸也大多應該擁有飛行的能力!

可事實確實天豐自己卻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就連這裡的烈火獸不能飛行,也沒有反應到,也沒有詢問自己收服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

可當天豐將這裡的寶物剛剛收完,就當他想要飛起來,脫離這裡,飛到頭頂上十多丈之遠的地方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

心頭不由苦笑,他竟然發現自己飛不起來。

「我!」

天豐終於明白不實現完全熟悉自己力量的後果了,導致了現在的自己想飛不能飛,被困在這裡,而且憑藉自己的能力,是能回到上面,可也浪費了點時間。

「村山,帶著我。」

天豐一聲大喝,叫了一聲正拿著納戒嘿嘿直笑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

「走」

天豐將能量聚集在自己的腳上,八岐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也迅速跟上,用尾巴將天豐放到頭頂。

然後快速的向遠方逃去。

而此刻外面的烈火獸在霧谷之中聚集,數量極其之多,實力等同於王級三階初期的烈火獸也是有幾頭,要是再來一個和天豐同階級的人,今天就算是栽了。

如果還有那皇級一階巔峰的西主大人,那麼自己就真的跑不掉了。

「貪心了!」

天豐心頭苦澀,但手上和八歧大蛇的烈火獸卻沒有絲毫的放鬆。

就在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一出洞口,便見到一隻巨大的烈火獸。

這烈火獸有八隻觸角,一條條觸角都散發著濃濃的威脅。

「不好!」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和天豐同時大叫。

「八角毒獸!」

這是一種極為噁心的魔獸,八條巨大的觸角韌性極強。

再加上出現在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眼前的是一頭王級一階巔峰之強的烈火獸,八隻觸角的韌性,就是天豐自己也沒有把握在短時間之內擊碎。

同樣的,這樣一來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不就沒用了?難道還有奇迹出現。

「這烈火獸性寒?」

恍惚間,天豐看到這片區域之內變得白茫茫一片,留在空中的雪花,就像扇動著翅膀的白蝴蝶,輕輕地飄飛著,落在了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頭上,身上,也落在了天豐和八岐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心中,讓他們深切的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並且充滿了寒意。

天豐立即感受到了其中所蘊含幕的強大威能,內力的運轉也開始凝滯,身體開始隱隱發麻,甚至於耳目都在這一片冰雪之中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失去了特有的敏銳。這種情況若是持續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主人!」

突然這八岐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首先開口,向天豐大吼一聲,也是這一吼擊醒了後悔自己考慮不周的天豐。

「回去!」

天豐也明白如今的處境,自己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絕對不能被這八角毒獸纏住,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主人小心!」說完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帶著天豐忘藏寶洞擊一鑽。

顯然面前的烈火獸與自己的不同,在冰天雪地也一樣犀利。

天豐沒有多想,直接出擊,一聲凄厲的嚎叫從八角毒獸模樣的烈火獸口中的發出,緊接著,同時八隻觸角亦是如此,它們這八隻觸角開始鳳瘋狂的攪動,似乎是為方才的一擊報哀,正在發出最後的聲音。隨後,其中一隻猛撲上來,它的爪以一種快到了極點的速度在空中劃出了妙到毫巔的弧線,朝著天豐捨命撲來。

在它的身下,詭異般的出現了另一隻,它的爪連續揮舞,似乎在正面突然出現了一道由爪形成的牆壁。一道白光從爪牆之後突地出現,天豐落葉身法輕易的閃開。

「紫金鼠!!!」

天豐一聲大吼,看樣子今天不好出去啊!


就在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後退到藏寶洞之時,那一隻王級三階巔峰之強的紫金鼠便避開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殺到了天豐跟前,並且與他簡單交手,然後回到另一隻帶著一群烈火獸前來的紫金鼠面前。

天豐苦笑,心頭明白,自己不該貪心,可是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逃出去才是重點。

於是天豐命令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和自己一同開始攻擊,而不是在後退,要殺出一條血路。

而這時那兩頭紫金鼠模樣的烈火獸則動了起來,其他的烈火獸受到帶動,奮不顧身的沖了上來,緊貼著地面。

突然一條軟鞭如同毒蛇般的遊走,在即將來到天豐身前之時,陡然變得筆直,彷彿是一條烈火獸的尾巴,狠狠的抽了過來。

天豐眼疾手快,急忙躲避,可之後他們突然發出了這厲聲長嘯,然後所有烈火獸頓時改變了打法。拿出了如虹般的氣勢進行攻擊了。

在這一刻,在它們的眼中,心中,似乎唯有將天豐擊殺當場,才是唯一的目標。

天豐的心中一凜,如此強悍的烈火獸,而且並非一隻。

這一群烈火獸,果然是兇悍的令人毛骨悚然。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