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其實原本對於這外加的三十萬彩禮費江浩是十分頭疼的,畢竟現在讓他拿出三十萬來簡直是要他的命,況且他現在的命也不值三十萬啊!

但是剛剛他掃視了一眼這胖婦人之後,便將她的心思全部洞悉得一清二楚了,所以對於這外加的三十萬彩禮錢現在對於江浩來說絲毫不是什麼大問題。

“怎麼不值!”雖然有些心虛了,但胖婦人還是提了一口氣,假裝鎮定的說道:“我女兒長相在這常青市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況且我們家境殷實,她怎麼算都是一個千金!嫁給林家簡直是委屈了我的女兒了!”

“還有。”胖婦女喋喋不休的說道:“我這次給我女兒的嫁妝可都是最好的!有車,還有金銀首飾,古董字畫!你說加上這些東西難道我女兒還不值五十萬?”

胖婦女羅列了一大串嫁妝,那種勁頭似乎是要把天都給說破了,不過江浩還是看得出來的,她說了那麼多,其實只是爲了掩飾她內心的心虛感罷了。

倒是一旁的林家,面對胖婦女的這些說詞他們在心中是感嘆了好幾遍,畢竟她說的這些可都是事實,於情於理,的確值五十萬。

然而當胖婦女剛把話停下來,江浩便是冷冷的對她道:“這些就不說了吧,你好意思說我都不好意思聽了。”

江浩說道:“你這嫁妝雖然看起來很多,表面上看起來也很名貴,但是有多少是真貨恐怕只有你心裏清楚吧?”

她所說的那些古董金飾嫁妝雖然江浩沒有見過,但是從胖婦人的內心深處,江浩已經窺測出來這些東西都不是真的,只是女方家用來“勒索”彩禮錢的一種手段罷了!

要知道現在的江浩可不是以前的江浩了,他現在可是會讀心術的,任何人的內心,只要有一絲波動,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你……”面對江浩的話,胖婦女內心是咯噔了一下,緊接着便是氣得滿臉通紅。

“你還別不服。”面對胖婦女的氣憤,江浩卻是一臉的不爲然:“就拿那汽車說吧,別看它表面光鮮亮麗,恐怕連個二手都不算吧?”

“我……”江浩此話一出,是直接戳中了胖婦人內心隱藏的黑點,胖婦人頓時惱羞成怒,對着江浩罵道:“你胡說!”

“我胡說?”面對她的憤怒,江浩是絲毫不懼:“我是不是胡說你心裏自己清楚。”


“沈碧蓮!”面對江浩的步步逼近,胖婦女強大的心理素質是頓時垮塌,直接站起來逃離了江浩的視線。

胖婦女對着沈碧蓮怒吼了一聲:“管好你的女婿!他要是再敢胡說八道!這婚恐怕就真的結不成了!”

“別啊親家!”面對這一幕,沈碧蓮頓時是慌了,急忙上去哀求起來,與剛纔拿菜湯潑江浩的態度那簡直是天壤之別。

“讓她走。”面對沈碧蓮的哀求,江浩卻是說道:“不結就不結,她女兒還真不值這五十萬,照我說連二十萬都不值。”

“你……”江浩此話一出,胖婦女是狠狠的瞪了他好幾眼,恨不得是把他給生吞活剝。


江浩道:“我說見好就收吧女士,你女兒你自己還不知道嗎?”

緊接着又靠近胖婦女的耳邊輕聲道:“難道你女兒還是童女之身?你女兒就沒懷過孕打過胎?如果我說的沒錯的話,她現在肚子裏還懷着一個吧?要不然你也不會讓她嫁給林南了,我知道你根本就看不上他。”

江浩已經是將她的內心解讀得一清二楚了,所以這些事情是瞞不過他的。

“這……”江浩話剛說完,原本惱羞成怒的胖婦女臉色頓時大變,她是怎麼都想不明白,江浩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以他們家的家勢,再加上她女兒的容貌她根本就看不上林家,要不是她女兒在外面亂搞,她也不會一氣之下答應了林家這門親事。

不過今早她又有些後悔了,她本來是想讓她女兒嫁個高富帥,然後一起享福的,沒想到女兒這麼不爭氣,所以她纔想到要加彩禮費,把她這些年的養育費用掙回來。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在她周密的計劃之下竟然半路殺出了一個江浩來!

“怎麼樣?”江浩說道:“二十萬不錯了,你就知足吧。”

“好……好吧。”看到江浩將她家的事情摸得一清二楚的,此時胖婦女也是無計可施了,只能答應了。

胖婦女說道:“你們準備一下吧,我這就把我女兒送來。”

“啊?這就好,這就好……”看到胖婦女一口答應了下來,雖然對她的突然轉變有些疑惑,但是此時的沈碧蓮還是忍不住的激動。

“林曉。”看到事情已經解決,江浩是看向了林曉,對她說道:“你的條件我已經幫你解決了,希望我們剛纔說的話你會遵守。”

江浩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店,這種婚禮他是不會參加的了。

看到江浩離開的背影,林曉是忍不住的生氣,雖然不知道江浩剛纔跟胖婦女說了什麼話,讓她的態度轉變得這麼快,但她還是對江浩剛纔對她的態度十分的氣憤。

不過氣憤之餘她也感到內心之中有一絲絲的害怕,來自對江浩的害怕。

她感覺江浩變了,好像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江浩了,以他參加弟弟的婚禮堅決不帶彩禮和禮品來看,林曉覺得離婚的事情江浩似乎不像是在跟她開玩笑。

後面的婚禮雖然江浩不在,但進行的還是十分的順利。

辦完了婚禮之後,林曉陪着自己的母親一會之後便打車回去了。

而這時,她纔想起了自己跟江浩的事情,現在她冷靜下來,才發現她可能離不開江浩,因爲她的生活還要依靠他。

不過此時的林曉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她回憶今天發生的總總,她都覺得這都是江浩的錯,並且越想着她就越對江浩生氣! 坐車回去的一路上,林曉是一肚子的火氣。

本來家裏面是有車的,而江浩卻偏偏不等她自己開着車回去了,讓自己打車回去。

花了錢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江浩將她扔下全然不顧的樣子實在是令她氣憤。

“江浩!你在裏面嗎?給我開門!”下了車,看到屋裏面黑着,林曉是將一肚子的火氣轉移到了拳頭上,對着大門哐哐的敲個不停。

“門沒鎖!”陣陣敲門聲傳來,坐在裏屋的江浩是不厭其煩的回了她一句。

聽到這話,林曉是扭開了門把手,門果然沒鎖。

看到家裏面黑漆漆的一片,林曉打開客廳的開關,埋怨道:“大晚上的也不開燈,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管你什麼事。”江浩回了她一句。

緊接着江浩又說道:“明天,明天我們就去把婚離了吧。”

江浩從酒店回來就一直把自己鎖在屋裏,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包括離婚的事,他回來後已經在客廳想了半天了,最後便得出了這個決定。

“你真的要跟我離婚?”面對江浩的話,林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一路上她也想過今天他們說的離婚的事情,只是她還沒有想清楚,沒想到回到家中,倒是江浩自己先開口提出了離婚的事情。

“這可是你今天自己說的。”江浩冷冷的回答她。


這是他剛剛深思熟慮後得出的結果,所以說出這些的時候,他反倒是顯得很是平靜。

看到平靜的江浩,林曉此時是有些慌亂了,一路上一肚子的火氣也被這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所代替。

可以說離婚是可以的,她本來從一開始就看不起江浩,要不是實在沒有好的去處,當初她也不會答應嫁給江浩。

不過離婚可不是現在,那得等她徬上一個高富帥再說。

林曉一直以爲,以自己的姿色嫁給江浩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她覺得她本來是可以嫁給一個富人的,只怪自己當初太急着結婚了。

“好,離婚可以,那房子怎麼分?”雖然知道自己現在離不開江浩,但是面對江浩的“威逼”,林曉還是不甘示弱的,她就想看看,到了最後的關頭,到底是誰先認慫!

“這個你不用擔心。”江浩抽了一根菸,緩緩的說道:“財產分配的問題法院自然給出方案,至於怎麼分,到時候根據法律法規就可以了。”

“好!”面對江浩的話,林曉此時也表現得很是乾脆。

“那好,就明天吧,明天我們就去把離婚給辦了,我現在跟公司請假。”說着江浩便拿出了手機,撥出了號碼。

面對江浩的這個舉動,林曉此時是有些慌了。

特別是當她聽着那電話的嘟嘟聲,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我們現在還不能離婚。”面對這一幕,林曉知道自己不能在猶豫了,她是艱難的從自己的嘴裏喊出了這句話。

“什麼?”看到林曉支支吾吾的說話,江浩聽不清,是掛了電話,問向林曉。

看到江浩看向自己,林曉是深深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現在還不能離婚。”

“爲什麼?今天的條件我已經幫你完成了,林曉,你還想我怎麼樣?”聽到林曉的話,江浩是扔下了手機,有些氣憤的質問林曉。

“因爲……”面對江浩憤怒的樣子,林曉此時是一臉的驚慌失措。

至於爲什麼,她此時還想不出一個理由來。

“難道你一直想綁着我,然後像今天一樣侮辱我?”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江浩已經要被氣瘋:“我告訴你林曉,我今天已經是受夠了!”


“以前我可以忍,但是今天你們一家子對我的所作所爲實在是令我感到噁心!”

“因爲我懷孕了!”面對青筋直冒的江浩,驚慌失措的林曉是在無意中吐出了這一句話來。

“懷孕了?”江浩聽到林曉這話,心中的火氣頓時是降了不少。

“沒錯。”看到江浩臉上的變化,林曉這才從驚恐中回過神來。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是有用了。

“我懷孕了。”林曉繼續說道:“如果你要離婚可以,但是先等我把孩子生出來,你知道的,我工資低沒有多少錢,我可能來生孩子的手術費都不夠。”

林曉:“至於孩子生出來後誰養的問題,你不用擔心,孩子生下來我養着,不要你一分錢。”

林曉說着說着就流下了眼淚,看着江浩頓時是心軟了。


江浩忙說道:“林曉,這婚咱們不離了,孩子生下來我們一起養。”

江浩此話一出,林曉頓時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鬆氣之餘她還是有些生氣的,可以說是一種不服。

沒想到一直以來被她拿捏的服服帖帖的江浩,今天竟然讓自己演戲才能收服她,這對於林曉來說簡直是一個恥辱!

同時林曉也下定決心,以後只要有機會,她一定要將她今天的侮辱全部還回去。

而對於林曉的內心波動,此時沉浸在要當爹的喜悅之中的江浩卻是絲毫沒有察覺。

林曉懷孕了,作爲一個男人江浩知道自己是有責任的,所以不管今天他受到的侮辱有多大,他有多生氣他都知道自己不能離婚,所以這件事情也就罷了。

第二天一早,江浩便上班去了。

爲了小舅子的婚禮他請了幾天假,今天他假期結束,所以他必須回公司去。

江浩所在的公司算是常青市勢力比較大的公司了,所以地處在常青市比較繁華的地段,離江浩家是有幾公里遠的。

不過好在江浩經過這幾年的打拼已經貸款買到了車子,所以上下班還是比較方便的。

至於林曉的工作是在離家不遠的一個小超市裏面,所以平時她上下班用不到車,也沒有幾分鐘的路程,所以車子平時當然就成了江浩的專屬。

江浩雖然畢業參加工作幾年了,但是在公司裏面還是一個普通的小職員。

雖然還是一個小職員,但是對於農村出生的江浩來說畢業後能夠在這麼大的公司上班已經算是十分有面子的事情了,至於職位的事情,江浩相信只要他努力工作,總會有他升職的時候。

“江浩你回來了?你小舅子的婚禮辦得怎麼樣了?”剛來到公司,江浩對桌的同事便跟他打起了招呼。

這人名叫丁槐,年齡比江浩大四歲,他來到公司也比江浩長了兩三年。

他的話讓江浩想起了昨天婚禮上發生的事情,江浩回憶着還有些不快,但還是隨口說道:“還能怎麼樣,還是老樣子唄,跟其他普通婚禮沒什麼兩樣。”

打了一個招呼之後,丁槐這才直入主:“你聽說了沒有,員工申請的升職公告結果出來了。” “結果怎麼樣?”原本還對昨天婚禮上發生的事情有些不快的江浩聽到丁槐這話之後頓時眼前一亮。

這升職申請報告是上一週他們就已經寫好提交的了,對於結果江浩一直是很期待的。

怎麼說他也算是高校畢業生,來公司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對於升職他還是十分的渴望的。

而在平時的生活中,江浩和林曉吵架的發事點很多也是因爲職位的事情,如果這次他的升職申請能夠通過的話,這無疑也是給林曉一個交代了。

然而面對激動的江浩,丁槐卻是給他潑了一盆冷水:“還能怎麼樣,就兩個名額,當然是楚陽和徐雷兩個包攬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