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個機構就是調查一切作弊行爲,而且及其專業和準確,受到國家支持,從不會弄虛作假。

方悅打了這個電話,說明方悅那是絕對沒有作弊,沒有作弊的方悅能夠拿到第一大的牌,只能說方悅的運氣逆天。

而檢查這個過程中,楊曉翔出千的動作百分百會被查出,到時候他們整個楊家就完了。

楊曉翔想到這頭上的冷汗直冒,然後就差點癱坐在地,還好納蘭文軒給扶住了。

此時的納蘭文軒冷冷的看了一眼方悅道:“方悅,你很好,從今天起,我們三個家族將全面打壓你們方家的產業。”

方悅沒有說話,而是高興的摸着李煙的手,李煙則冷冷道:“我方家等着就是了,不過我勸你們一句,別玩火了,不然會把自己家族給玩沒了。”


“呵呵,是嗎,那我很期待哦。”納蘭文軒毫不在意道,一個黃毛丫頭也配是我的對手,真是搞笑。

“李煙,你爺爺想你,想讓你回去一趟。”李元德這時候陰沉着臉走過來道,剛纔老爺子打了一個電話給他讓他一定要帶李煙回去。

“滾。”李煙冷冷的說完這句就不再說話,此時的她想到了自己父母出世之後,自己是如何被李家同輩親戚欺負。

他們這羣大人不但不幫忙而且還冷眼熱諷,有的還親自動手打她,比如她現在對面站着的好二叔。

他的那個好兒子也是自己的堂弟,每次欺負自己的時候,教訓的永遠是自己,不但罵而且打。

當年身上的傷疤基本上是這樣來的,那時候自己很無助想自殺,如果不是時時刻刻想要爲自己的父母找出兇手,爲他們報仇,恐怕那時候的自己早就死了。

那時候的自己每當遇到這樣欺辱的時候,她就去她的爺爺那裏求救,得到的不是安慰和呵護,而是罵和打。

從此讓她的心對李家充滿了仇恨,也看明白了這羣白眼狼的本質。

在李煙剛出生的時候,李家其實還是非常窮,當時的李家只是李家莊的一戶農戶。

是李煙的父母抓住了機會,迅速崛起,然後在李煙4歲的時候就創下一個很大的家業。

到了李煙讀高三的時候更是成了清江首富,而李家也成了清江最大的家族。

這一切可以說都是李煙父母一手創造出來的。

那時候的她感覺家裏的一切一切都是那麼好,家裏所有的親戚見到她都非常尊敬也非常寵溺她,把她當公主。

特別是她的爺爺,李明遠老爺子,更是寵溺了上天,這也導致許多同輩對她的仇恨。

不過後來得知現在的李老爺子不是她親生的爺爺,而她親生的爺爺李衛在戰場上死掉了,她的心也就沒那麼痛了。

在自己父母出世半年不到更是把自己從李家給趕了出來,一分家業都沒給自己,全部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後面生活的艱苦和難過是沒人能夠理解和知道的。


想到這的李煙手緊緊握着,同時心裏在冷笑,現在見到自己有點用了就想囚禁自己爲他們賺錢。

真他孃的做他孃的白日夢,總有一天,自己父母那份基業,自己會親手奪過來的。

李元德見李煙敢這樣對自己說話,頓時就怒了,衝上去想動手,卻被李煙一巴掌給甩了過去。

頓時臉瞬間就通紅了。


“你,你敢打你二叔,你敢打長輩,你還是人嗎?這麼不尊重長輩,你是野種…………”李元德說到這又迎來了一巴掌。

“你是長輩,你配嗎?我有嗎?當年被趕出後,我就不是李家的人了,少拿這些來壓我,老孃不吃這一套。”

說完又甩了李元德兩巴掌。

這時候納蘭文軒他們才衝上來把兩人分開。

“好你個李煙,你給我等着。”此時的李元德只能說狠話卻不敢衝上去,見李煙要上來,連忙躲在納蘭文軒和宋清書後面。

納蘭文軒和宋清書見到這一幕心裏冷笑,這個李元德真是一個廢物,那個李老爺子,眼睛是瞎的嗎?可能是瞎的。

不過這樣很好,如果李煙的父親沒有出世,現在的清江恐怕是李家一家獨大了,搞不好全國都有他們李家一席之地。

真是頭髮長見識短的李家。 方悅此時眼睛已經通紅了,他想衝上去暴打一頓李元德,如果不是李煙給攔住,他早就衝上去了。


敢這樣說他妻子,天王老子也要弄死他,此時他的心裏在盤算怎麼弄殘李元德。

李元德沒想到自己就這樣丟掉了性命,此時他的眼神看到李煙就是怨毒,同時打電話彙報這裏的情況。

“那個李煙不肯回?那就強行拖回來,放心沒人敢攔,我李家的一個小垃圾女人就敢反了天?不聽我的話?

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李老爺子冷聲道。

“是,父親,我一定辦好這事,一定要將她帶回去。”李元德保證道。

等李元德掛斷了電話,李老爺子的眼眯着,嘴裏喃喃道:“李衛,不但你兒子優秀,沒想到你孫女也這麼優秀,但那有怎麼樣,你這孫女就老死在李家吧。

這也是算我對她最大仁慈了,你兒子創造出的家產算是孝敬我那幾年把他撫養長大的報酬吧。”

說完就睜開了眼,離開了房間。

李元德一掛斷電話,他就向李煙走去,他想在公正處的人來之前把李煙帶走,不然公證處的人到了他就不好帶李煙走了。

在走向李煙的同時,他也向後面的兩個保鏢使了個眼色,兩個保鏢早就收到了他的吩咐。

見李元德看來,立馬就跟了上來。

李元德走到李煙面前,並沒有看向李煙,而是看向四周的人道:“各位,這次是我李家的家務事,希望各位不要插手,我李元德感激不敬。”

說完向四周鞠了一躬。

李煙冷冷的看着這一切,她沒問也沒說,而就在李元德說完那句話後,方悅已經走到了她的前面。

這個寬大的身軀,讓李煙感覺安全十足,似乎可以抵擋一切的狂風暴雨,此時的李煙感覺安全而又幸福極了。

心裏在想,是不是這一刻方悅徹底戀上自己了呢?她可知道,男人,不會一下徹底迷戀上任何一個女子。

他們先想的是解決下半生問題,然後再慢慢產生感情,如果說,那個男子一眼看到女子就中意到了。

說要愛上她一輩子,這一輩子不離不棄。

說這樣話的男子基本上是渣男。

李煙眨了眨眼想到這些,然後就看到方悅已經一巴掌甩向李元德,李元德似乎早有準備就在方凡快要甩到他臉上的時候,就被李元德躲過了。

李元德躲過方悅的巴掌就迅速後退,然後他身後的兩個保鏢衝向了方悅。

瞬間三人就打了起來。

方悅雖然經常打架,但一打二,而且這些豪門保安可不是吃素的,他們可是經過專業的訓練,實力也是實打實的,一時間就處於下風。

李元德冷冷的看着這一切,在掛斷電話就想到了方悅絕對會出手,慶幸的是方悅沒有帶保鏢。

這方悅是自大,自大是要付出代價的,李元德相信很快方悅會付出代價,等方悅被打殘了,那李煙就沒有任何人敢阻攔了自己去抓她了。

而且自己剛剛那句話的效果就非常好,現在四周寂靜無聲,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幫方悅和李煙的忙。

而楊曉翔恨不得那兩個保鏢現在就把方悅給打死,好報剛纔臉都丟盡的仇。

況且,方悅一死,那公證處來了也沒有任何作用,而自己出千別人就永遠不知道,那時候還可以倒打方悅一耙。

到時候方家的家產真說不定就會進入自己的口袋中。

想到這就得意笑了,此時的他也相信其他人也會幫他的。

不過隨後當看到方悅竟然穩了下來,而且沒有任何敗的跡象,照這架勢,就算方悅要輸,那也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那時候公證處早就來了,自己想要的黃花菜都涼了,現在得立馬想辦法,於是他看向自己楊家的兩名保鏢。

剛自己帶來的保安已經離開,而自己楊家就立馬派了兩名保鏢過來。

兩名保鏢這時候也看向楊曉翔,見楊曉翔朝他們使眼色,他們倆點了點頭,然後衝向方悅。

那個子有點高的保鏢怒吼道:“小子,欺負我兄弟,真當我們不存在?”

說完就加入了戰鬥中,這時候就變成了一打四。

在四周的人聽到那保鏢的話,就笑了,冷笑了,無恥,這人夠無恥的。

在兩人衝進戰場沒半分鐘,李煙就迅速衝了上去。

李元德見李煙衝了上去,先是不解,眉頭皺了皺,然後就冷笑了,這李煙上去更好。

被打殘了,那就一輩子也別想逃離李家,這正不是他想要的嗎,想到這就嘿嘿直笑。

然後下一秒他臉色狂變,因爲四個保鏢被李煙一招秒了。

這?這怎麼可能?

李元德不敢相信,納蘭文軒白了他一眼道:“元德兄,你的情報不行啊,得加強。”

說到這就看向李煙和方悅兩人,眼睛眯得更小了。

楊曉翔見自己的保鏢被打敗了,先是一怒,隨後想到先前李煙打敗王安逸的事情,就想甩自己兩耳光。

自己怎麼那麼傻呢?忘記了李煙是一個超級能打的主呢。

想到這,整個人就禿廢的坐了下來,然後整個人就老了十多歲一樣,現在的他感覺到已經無力迴天了。

老天爺在一點點收他們家的命,而他隻眼睜睜看着,卻無能爲力,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果然沒多久,包廂門被人推開了,然後來了兩個公證處的人,他掃了一眼方悅,然後走到方悅面前道:“方公子,是你要公正處公正?”

“是的。”

“那好,你簽下這份協議,我立馬就着手調查。”

“好。”方悅沒任何廢話就簽下了協議。

兩人立馬就開始調查。


楊曉翔雖然表面平靜的站在那裏,但內心在煎熬和背後已經被汗水打溼了,他在不停的祈禱公證處不要發現他出千。

越是這樣祈禱,卻越不如他願望,半個小時過去後,外面就傳來了警笛聲。

然後一羣警察衝了進來。

這時候所有的人都意識到不好,但是他們此時不知道是方悅不好,還是楊曉翔不好,只有等到公證處宣佈結果。

此時的大家都盯着公證處的兩人。

此時的兩人就像是生死判官,想要誰死,誰就得死。

公證處人員面無表情的站在方悅這羣人面前道:“根據我們公證處專業調查,調查發現,方悅先生從開始到最後都沒有出千過。

他的最後一局真實有效。”

這話一出,此時所有的人看向方悅的眼光不同了。

這時候的方悅不但保住了方家的產業,而且還要吞掉楊家的產業,因爲最後一局楊曉翔也把自己家的產業全部壓了上去。

其他家族雖然也輸了錢輸了產業但不多,不過湊起來也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