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哈哈,這第一關考驗的是個人實力,第二關考驗的是團隊協作,或者說是人緣,第三關考驗的是你們的勇氣。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進入死門尚有一線生機,進入生門必死無疑,因爲連面對挑戰的勇氣都沒有,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幽冥劍靈用他那帶着笑意的聲音,緩緩的對夜無悔說道。

“什麼?入生門必死無疑!?”

夜無悔震驚了,難道說剛纔進入生門的司馬殘缺和末日森林的那些強者都死了?這個消息來的太過於突然,導致夜無悔微微有些驚訝。

“老大,你怎麼了?”

看到夜無悔身上的異樣之後,賴青天便對夜無悔問道。

“沒什麼!”

夜無悔緩過起來之後,強忍着震驚,故作鎮定一般的說道。

“青天,風陽,雲壞,你們是打算進入生門離開,還是隨我進入死門?”

夜無悔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表示自己是要進入死門的,但是卻沒有強行要求他們三人。就算是說了他們三人也未必信,當然在夜無悔心中相信,他們三人必然會做出和自己一樣的選擇。


在說話之間,寒月心,沈重,等其他人全部進入到了死門之內,這裏就只剩下了夜無悔,風陽,賴青天三人。

“老大,你去哪裏,我就去哪裏,我的命可以說是你撿回來的,哪有丟下你的道理!”

賴青天率先對夜無悔說道,表明了他的態度。

當初夜無悔遇見賴青天的時候,賴青天還是一個小混混,一個無賴,如果不是夜無悔,說不定賴青天現在還過着這樣的生活,是夜無悔給了賴青天第二次活的機會。

雖然賴青天平時和藥不死一樣,很是懶散的樣子。藥不死是真的懶散,因爲他只癡迷於煉丹,賴青天卻不是,在一些關鍵時候,他絕對會挺身而出,擋在夜無悔的前面,與夜無悔同生死。

夜無悔笑了笑,沒有說話,目光落到了雲壞的身上。

感受到夜無悔看過來的目光,雲壞的臉上不由出現了會心的微笑,這是夜無悔很少看見的,事實上除了夜無悔幾人之外,幾乎沒有人見過雲壞笑,就算見過的話也是冷笑。


“死,我從來不怕,怕就怕死的沒有價值!苟且偷生,不如痛痛快快的闖一次,更何況這個十死無生,我看不見得!”

雲壞淡笑着說道。

熟悉的話語再一次出現在夜無悔的耳旁,夜無悔記得第一次見到雲壞的時候,兩人前往黑山幫之前,雲壞也是這麼說的。

那個時候的他們一個是武士,一個是武師,愣是將擁有超過三名武師的黑山幫給剿滅了,也是從那一次開始,奠定了兩人友情的基礎。

“風陽你呢?”

對於雲壞做出這樣的決定,可以說,夜無悔一點也不意外,因爲夜無悔瞭解雲壞的性格,知道雲壞會這麼說。

夜無悔唯一不確定的是風陽的選擇,並不是夜無悔認爲風陽怕死,而是在風陽的身後還有一個家庭。

“你們都去了,作爲兄弟,哪有不去的道理?”

風陽釋然的笑了,笑着對夜無悔說道。平時好戰的風陽,此刻卻顯得極其冷靜,說話很是柔和,沒有豪情壯志,但是卻能夠看得出他與夜無悔,賴青天之間的兄弟情。

“這可是十死無生的死門,若是你有什麼不測,嘉雯怎麼辦?”

夜無悔看了看風陽,對風陽接着說道。

“對,我是有家人,但是你也有。你能夠做出這樣的選擇,爲何我不能?我只知道,現在嘉雯的處境很安全,而你們很危險,我決不允許你們丟下我而去犯險,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們也要一起闖!”

風陽大笑了起來, 酒神 ,他這一句話,瞬間就將氣氛變得火熱了起來。

“好,我們一起闖,好兄弟!”

夜無悔大笑一生,粗着嗓門說道。

“好兄弟!”

雲壞,風陽,賴青天大聲的喊道,伴隨着話音的落下,幾人相視一眼,便一前一後,一同走進了死門之內。 死門並非十死一生,充其量只不過是九死一生而已,這一點,夜無悔已經知道。雖然夜無悔很不願意他的這些好兄弟卻犯險,但是除了死門便是生門,進入生門,必死無疑。

必死和九死一生相比之下,夜無悔自然是選擇了後者。


當然,風陽等人的話也讓夜無悔頗爲感動,沒想到他們願意無條件的相助自己,這讓夜無悔覺得,人生能夠得到這些個好兄弟,已經足夠了。

進入死門之後,時空轉變,夜無悔四人的身體出現在了一塊礁石之上,周圍盡皆都是無盡的海水。

“之前進來的那些強者呢?”

賴青天看了看周圍,周圍除了海水之外,便是一些礁石,再遠處則是一些看上去不大的小島,但是卻沒有看見任何強者的身影。

除了夜無悔四人之外,此次進入到死門之內的應該還有十九名強者纔對。

“欲控幽冥宮,先得幽冥石!”

天空之中傳來了一道迴音,這便是進入內宮之後,幽冥宮給予夜無悔他們的第一次指示。

聽這指示,夜無悔四人似懂非懂,大概只是明白,想要成爲幽冥宮新的主人,先要搶到幽冥石才行。

至於搶到幽冥石之後又需要做什麼,那夜無悔就不得而知了,或許這幽冥宮還會給予夜無悔他們一些訊息,又或許不會。

“幽冥劍靈,你可知道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想要找到幽冥石,必須要搞清楚夜無悔四人現在身在何處,要找幽冥石最起碼也要有一個大致的方向纔對,要是漫無目的的去找,想要找到幽冥石,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現在你已經是在幽冥宮的內宮了,而且進入內宮的二十三人全部都在一起!”

幽冥劍靈微笑着對夜無悔說道,不過看他話中的意思,顯然好似在賣什麼關子。

“話講明白點行麼?”

夜無悔似乎是有些不耐煩了,這幽冥劍靈又說是要幫自己,但是每一次話都說的不明不白,故作神祕,一次兩次夜無悔也就忍了,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夜無悔脾氣再好,也會發作,更何況現在的境地可是人命關天。

“簡單的說,你們進入幽冥內宮的二十三人的肉身都在同一個地方。現在你們所見到的都是幻境而已,你們二十三人都處在同一個幻境當中!”

“當然,雖然是幻境,但是在這裏你們卻擁有和現實當中一樣的實力和能力,應該有的全部都有,同樣,如果在這裏死了,那麼就會靈魂湮滅,也就是真正的隕落了!”

幽冥劍靈對夜無悔緩緩的解釋道。

他的解釋讓夜無悔大爲震驚,這幽冥宮居然如此強大,還能夠製造出一個如此之大的幻境出來,這是一個無主的幽冥宮能夠做到的能力麼?

要是夜無悔能夠成爲幽冥宮的主人的話,毫無疑問,這個世界上又將多一名頂尖強者。

當然,換做是其他人也一樣,可以這麼說,無論是那一名強者得到了幽冥宮,他所在的勢力必然會變得空前強大,比其他任何一個勢力都要強大,成爲冠絕魂武大陸的存在。

“能不能告訴我,幽冥石在哪裏?”

想到這裏,夜無悔不由的心動了起來。

夜無悔十分想要成爲幽冥宮的主人,一旦他成爲幽冥宮的主人,自己也就有了足夠的底氣,不再懼怕焚炎山莊了。

“這個,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幽冥石一共三塊。只要得其一便可,你和其他人差距不大,現在出發去找還來得及!哦,對了,幽冥石不在海底,這一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

幽冥劍靈接着說道。

“你不是說不知道幽冥石在哪麼?

夜無悔停幽冥劍靈說的,當即反問道。

“我是不知道,但是之前我不是說過了麼,你們身處幻境之中,所以這海也是沒有底的。幽冥石只會在你們能夠找到的地方,絕對不會在海底,要是在海底的話,讓你們去找還有什麼意義?”

幽冥劍靈笑了笑,對夜無悔解釋道。

聽幽冥劍靈的解釋,看上去倒好像是合理,所以夜無悔也沒有追問下去。

“我們走,去找幽冥石!”

和幽冥劍靈交流完之後,夜無悔對身邊的風陽,賴青天,雲壞三人說道。

“這周圍都是海水,去哪裏找呀?”

風陽皺起了眉頭,看看四周,哪一面都是一樣的,根本就確定不了方向。同時,這個空間之中明明沒有太陽,但是卻極其的明亮,好似只有白天,沒有黑夜。

“你們看那裏!”

雲壞目光瞥向了一側,望着遠處說道。

順着雲壞目光所注視的地方看去,在不遠處似乎是一座小島,不過這小島的距離距離夜無悔等人現在所在的位置異常的遙遠,導致這個島顯得圍不住道,如果不是雲壞的眼睛夠尖的話,根本就注意不到,因爲通常會將他認作是近處的礁石。

但是實際上,礁石和島嶼之間還是有着明顯的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就是,礁石之上不會長樹,而云壞所看到的這座小島之上卻長着樹木,即使很不明顯。

畢竟雲壞作爲一名殺手,眼力還是相當可以的,茫茫大海之中,能夠發現這一點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反觀風陽,賴青天兩人,即使得到了雲壞的指示,也是盯了好久才發現。

“有陸地,就有可能出現幽冥石!我們走!”

夜無悔笑了笑,隨即對身邊雲壞等人說道的同時,第一個飛身而起,直接朝雲壞之前所指的方向飛了過去。

夜無悔並沒有告訴雲壞等人,他們現在身處在幻境之中,因爲告訴他們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意義,在這裏死了,便是真的死了,所以是不是幻境區別都不大。

隨着夜無悔飛身而起,風陽雲壞,賴青天三人也是立刻跟上。幸好他們的實力都是在武皇層次,不然的話,面對這樣的處境就尷尬了,估計會寸步難行。

這也是爲什麼,幽冥宮定下條件,進入其中的強者實力只能在武皇之下的其中一個原因。一般定下這樣的要求,前來的都會是武皇,武王強者應該不會這麼不自量力的前來。

青梅嬌妻有點甜 ,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夜無悔除外。

夜無悔曾經在武宗的時候,就已經擊殺過武皇高階的強者,不過那時因爲夜無悔動用了北冥冷火的力量,這種情況應該另當別論。

四人飛行的海面之上,一路保持急速的飛行,原本以爲頂多飛行半個小時就能夠到了,畢竟他們一直保持着告訴。

但是事實證明他們還是低估了兩者之間的距離,也低估了這座島嶼的大小,四個人整整飛行了三個小時,在魂力消耗了不少之後,最終才落到了島上。

實際上他們這一次消耗的魂力真的不算少,但是落到地面之後,四人卻沒有一個急於調息魂力的。


原因不爲其他,只因爲他們四人的魂力都是十分的精純,這點消耗,對於他們來說影響並不是很大。

照成這種情況,恐怕還要得益於段天機前輩的五行王座的作用了。

當然, 我的總裁俏老婆 ,之前前往舟普島的時候,夜無悔一行人還是坐船,就是不想要暴露這些。

“大家小心點,別忘了,我們入的是死門,隨時都有可能會有危險發生!”

夜無悔警惕的看向四周,口中則是說道。

死門說是十死無生的境地,但是沒有人會相信果真是如此,進入到這裏的強者多數是抱着九死一生的想法來的,所以在他們看來,進入死門之後,應該是相當的危險纔是。

但是到現在爲止,夜無悔還沒有覺得有任何的危險發生,不過即使是如此,夜無悔也絲毫沒有放鬆警惕。

有的時候,危險不一定是來自於周邊的環境,也可能是來自於同樣是進入到幻境之中的強者。

所以除了這個幻境之中本身存在的不安因素之外,還需要額外注意,其他勢力的強者。

“邪無命,你不要太過分!”

距離夜無悔等人不遠處,傳來的一道喝聲,聽這聲音,夜無悔覺得有些耳熟。

“是琴皇連弦!”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