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江沉指了指江日月。

江日月的太爺爺……大概是江乾坤吧。

“好,我磕!”

江過龍的眼睛都紅了。

堂堂諸神大學高材生,這個時候幾乎失去理智。

此時他的心裏沒有別的想法,就是要暴打江沉一通。

甚至……殺了他!

就算是江沉的背後真的有教授級的人物又能怎樣?莫非還能在麒麟世家裏殺了自己不成?

殺江沉!

這個念頭一出,就再也壓制不住。

當即,江過龍直接跪在江沉的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九個響頭。

“來打!”

然後,江過龍站起身來,咆哮道。

周圍一片寂靜。

神界降臨的絕世天才江過龍,真的給一個紈絝磕頭了。

江過龍自己都沒注意到,他的心態崩了。

“等等!”

江沉好像呆了那麼一下,他似乎反應遲鈍一般,趕忙跳到一旁,慌亂的說道:“你這是幹嘛?我又沒讓你現在跪……”


“磕頭比武這麼大的事情,當然要有儀式感了,怎麼也得先搭建一個擂臺,然後廣發請帖邀人觀摩。等你我都上了擂臺,賓客齊至,然後你再磕頭,咱們比武啊。”

“你這算什麼事情!”

江沉很是不滿的嘟囔道。

“我殺了你!!!”

江過龍瘋了,他不顧一切的朝着江沉衝了過去,一拳朝着他的腦袋轟了過來。

先前,被江日月帶回去的節奏,被江沉又重新打亂了。

江沉在意他的爺爺,這是江日月的突破口……而現在江沉也明白過來對方要什麼了,這就是江沉的突破口。


“哼!”

先前沒敢動手的隋景山見狀,趕忙將功補過,瞬間來到江沉的面前,與江過龍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隋景山臉上戴着的面具,閃過一道微微的光芒。

江過龍被轟飛了出去,隋景山也倒退了三步。

“滾,廢物。”

江沉的目光冰冷,冷冷的看了一眼隋景山。

隋景山打了一個冷顫,先前他沒動手,這讓江沉很不滿,回頭再讓這貨跳脫衣舞。

還有,這幾個狗腿子……看來是不長記性,竟然敢違背自己的命令。

江沉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江過龍怒急攻心,十成實力發揮不到三成,所以才落了下風。

就在他被隋景山擊退的那一瞬間,江日月飄然而至,一掌朝着江沉的腦袋上印了下來。

他不想再和江沉逼逼了。

能動手幹嘛要逼逼!

江過龍動手的那一刻,雙方就已經撕破臉皮。

江沉,太氣人了。

“江日月,你這個老東西敢動我孫子一根汗毛,我殺你全家!”

轟——

一聲巨響,江乾坤衝了出來。

殺你全家?當然不是殺麒麟世家全家了,而是江日月那一脈。

麒麟世家好狠鬥勇,內戰外戰不覺,時刻保持活力……江家也有不少支脈毀於內戰之中。

不足爲奇。

江家家大業大,內耗的起。

江日月殺江乾坤,也不是絕對的機密,只是不傷及江家根基,他們也懶得管。

被殺了,那是你本事不濟,優勝劣汰。

麒麟世家,是絕對的狼性家族。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外敵給的壓力不夠,那麼就內鬥吧。

在江日月靠近江沉的前一個瞬間,江日月瞬息而至,一拳轟向江日月。

“好強!”

江日月神色駭然,他的身形爆退。

但江乾坤卻並不打算放過江日月,他的如影隨形,緊隨而上,一拳一拳瘋狂的轟向江日月。

“江乾坤勾結大御,壞我麒麟世家,奉麒麟令,擒殺江沉,江乾坤!”

江過龍冷靜下來,他取出一塊黑色令牌,麒麟的影像沖天而起,恐怖的威壓壓迫整個麒麟主島。

麒麟令!


麒麟世家家主令。

本來,這塊令牌在江乾坤的手裏,但是江乾坤‘死後’,就被江日月拿來,送給了江過龍。

“殺!”

見到江過龍拿出麒麟令,那些跟隨江日月前來的麒麟世家武者,瞬間殺了過來。

江過龍冷笑一聲,他的身形一動,再一次殺向江沉。

…… 243

不查了!

愛誰誰!

天王老子來了江沉也得死!

就算是他的身後真的站了一位教授級人物,敢在麒麟世家放肆,也是死路一條。

江過龍動了殺機,江日月同樣殺氣凜然。

奪取家主之位,眼下是最佳時機。


這一次,江日月一脈足足觸動了三位神武,十餘位神海境之上的武者,神海境之下的武者更是達到百人以上,已經將這裏徹底封鎖起來。

三大神武聯手,江乾坤不懼,但也無瑕顧及江沉。

江乾坤驚怒,想要突破三大神武的封鎖,但是江日月與另外兩大神武已經全力以赴,招招致命。

“爺爺不用擔心我,宰了那三個龜兒子先。”

江沉那懶洋洋的聲音傳來:“打就打吧,反正咱們也不吃虧,這小子先磕頭了!”

江過龍險些吐血。

此刻,他面目陰冷,手中多出一杆長槍,直直的朝着江沉的心臟刺了過來。

隋景山,諸葛簫二人齊至,兩大神子聯手將諸葛簫擋下。

餘下的一干狗腿子們也紛紛動手,與麒麟世家的武者戰在一處。

諸天萬界的武者不如神州,而麒麟世家更是神州的皇者……但是秦天梭,蕭寶璣,蕭寶珀,葉斬星四人本就是諸天萬界的絕世天才。

這段時間跟着江沉,跟在隋景山的身旁也學到了諸多手段,實力也突飛猛進。

蕭寶璣的實力,更是四人之中的最強。

七殺劍匣放開,劍氣縱橫,瞬間就斬殺三人。

其餘三個狗腿子也不甘落後,雖然沒有殺人,但自保綽綽有餘……更何況,他們的身上本就有着來自諸天萬界的至寶。

正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霍北樓,在大戰掀起的那一瞬間,也動手了,他的目光炯炯有神,但其中卻多出幾分呆滯。

他雖然在戰鬥,卻並沒有清醒過來,依舊在神遊天外。

霍北樓在異族戰場之上歷練,修煉的都是殺人法,本能出手之下異常凌厲,與他對戰的一個神海境武者,僅僅在他手上堅持了三個回合,就被他手中的長槍洞穿。

霍北樓的親爹霍天擘更是毫不手軟。

他已經徹底上了江沉的賊船,出手之間毫不留情。

“正好拿你們試試剛剛學來的毒術。”

躲在一旁的丫鬟滕梓楽先是看了一眼江沉,最終還是放棄了毒殺江沉,轉而將劇毒灑向麒麟世家的武者。

滕梓楽的手上只有一點點比微塵還小的神界毒藥,但是這一點點毒藥,被她稀釋之後,化作了三千份劇毒胚胎,三千份劇毒胚胎,每一份又衍生出四萬八千劇毒。

諸神大學的毒藥系,修習的可不僅僅是毒藥的調配,更是控毒手法。

蕭寶璣,霍天擘,霍北樓這三人的戰力雖然強大,但是殺傷力比之滕梓楽還差了不止一籌。

滕梓楽出手的第一下,就有十幾個麒麟世家武者慘叫着在地上打滾。

……

“神界劇毒!”


江過龍一驚,他無比兇狠的看向諸葛簫,怒斥道:“你敢將諸神大學的毒術傳入神州!?”

諸神大學散播知識,是不禁傳播的,誰都可以學習。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