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小寶虎目一瞪,一道精芒射出,氣勢瞬間攀升起來。

雙頭獅先是一愣,然後便快速激發靈力,妄圖和小寶對抗!

“給臉不要臉!滾!”小寶似乎動了真怒,一爪拍出,便見到雙頭獅倒飛着摔到數丈外的角落中。

雙頭獅被一下擊飛,這才認識到小寶的真正實力,搖頭清醒一番之後,連忙拿來酒壺,送到了小寶的跟前,滿臉擬人的討好之色。

瞥了一眼雙頭獅,小寶伸出虎爪在它大頭上撫摸一番,輕哼道:“真乖,以後知道誰是老大了?”

似乎聽懂了小寶的言語,雙頭獅兩隻頭顱都不住地點着,看得小寶十分滿意。

小寶拿出一枚三級妖丹,在雙頭獅面前晃了一圈,然後丟到了自己虎口之中,喃喃自語道:“明兒個老大就拿你交任務了,妖丹可不能浪費在你身上!”

聽到小寶的話,雙頭獅急促地叫了起來,似乎在說着什麼。

“老大,這個蠢貨想跟我們混!”朝林山說了一句,不等林山開口,小寶便低頭說道:“本來呢,本神獸是缺個小弟的。可是你實力太弱,哪有資格做本神獸的小弟!”

小寶的心情似乎很好,不斷地拿出妖丹服下,還時不時地配上一口好酒,很愜意的樣子。

可憐的雙頭獅,在百靈谷也是一方霸主的存在,現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寶享受美味。

看着小寶極品的樣子,林山忍不住搖頭輕笑。

原本林山打算返回宗門便上繳任務的,可是紫雲仙子在離開之前,特意告訴他此任務是宗主會親自過問,而宗主又有一個不成文的習慣,正午之後便不再會客。

無奈之下,林山只能明日一早前去彙報任務,此時的他,也對那無人能修煉成功的煉心訣十分好奇。 翌日清晨,天矇矇亮,霧氣之中一道青色人影快步走向青雲山主峯之上。此人自然是前去交任務的林山,按照紫雲仙子的叮囑,那位風宗主每日很早便會開始處理宗門事務,林山自然早早地趕了過來。

當然,在玉靈丹的幫助下,林山現在已經是練氣十層的修爲。那玉靈丹不愧是能夠幫助築基修士結丹之物,其中蘊含的靈力之強,連林山都咂舌不已。

之所以突破到練氣十層圓滿狀態,林山也是有自己考慮的。根據他得到的消息,只要宗門修士通過精英弟子考覈,便可以領取一枚築基丹。但以前那些弟子無一例外地事先達到練氣頂峯,甚至突破築基之後才能通過精英弟子考覈。

現在已經達到練氣頂峯,通過精英弟子考覈也不至於太引人注目。至於他練氣修爲如何能夠收服四級靈獸,他早有考慮。適當地展現一些戰力,加上紫雲的配合,足以說服心存疑惑之人。

嗷嗚!

一道虎影從霧氣中躥出,跟上了林山的步伐,來虎自然是高大威猛的小寶。

“老大,你說我們昨天的方法能行麼?那宗主若是發現我們對雙頭獅動過手腳,會不會爲難我們?”小寶揚起虎頭問道。

林山速度不減,神色平淡地說道:“按照紫雲所說,此獅很可能會被徐光得到,不動點手腳,豈不是白送給他?”

“嘿嘿,那徐光想不到雙頭獅會主動向我們示好,還利用它的變異天賦和老大結下契約。若是徐光得到此靈獸,我還真想看着他吃癟的樣子。”小寶一臉壞笑地說。

說起來此事倒也出乎林山預料,雙頭獅昨晚服下小寶賞給他的一枚妖丹之後,便死心塌地地巴結起小寶。

小寶給的那枚妖丹乃是九州世界之物,不同於這裏的妖丹,裏面蘊含的是元力,而不是靈力。似乎元力對雙頭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它主動地要和林山締結契約,化身靈寵。

原本林山也很不解,後來想到小寶自從服食這裏的妖丹之後,便不喜歡原先的那些元力妖丹,也就釋然了。看來這些血脈不凡的妖獸,多半都是些喜新厭舊的吃貨罷了。

考慮到要將雙頭獅交給宗門,林山自然不肯和它締結契約。可是此獅居然主動說出它有兩個靈魂的事實,對應於它的雙頭,一主一次。爲了討好林山,更是主動將主靈魂和林山締結契約。按照它所說的,即便別人和他的另一個靈魂簽訂契約,也會優先服從林山的命令,最差的情況便是毀去他的次要靈魂而已。

送上門的好處林山自然不會拒絕,此獸既然註定要被真傳弟子得到,或許還能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林山如此想着,便收下此靈寵。

想到這些,林山雙眉一挑,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翹。

紫雲說過,三位真傳弟子中,現在只有徐光在宗門內,並且沒有收下合適的靈獸。若是雙頭獅真被徐光得到,林山不介意找機會除掉此人。

在小寶跟上之後,林山速度更快幾分,不過一炷香功夫,便出現在峯頂的廣場之上。

看着廣場上成羣結隊的上百號同門,林山也是一臉訝色。看來紫雲說的果然沒錯,這位宗主大人不是一般的早,而這些弟子也是深知此事,只怕天沒亮便趕了過來。

人羣前方正中央,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正盤坐在蒲團之上,一身道袍顯得有些寬大,此人正是青雲山宗主風莫問。

在宗主的兩側,四名灰袍老者並排而坐,他們正是青雲山四大長老。他們身前各有弟子排隊交出腰間靈獸袋,上繳此次的任務收穫。林山觀察到,這四名老者氣息深沉,威勢明顯超過築基修士,只怕四人都是結丹期高手。他們每接過弟子手中靈獸袋,便會將靈獸袋中的成績紀錄在那些弟子妖丹令牌之上。

看來所紀錄的信息,多半是紫雲提到過的積分。按照紫雲所說,這些積分可以換取宗門內的任何資源,區別無非是積分的多少而已。

在林山考慮前去排隊之時,一名紫裙女子快步走來,正是一臉微笑的紫雲。

“林道友怎麼這麼晚纔來?紫雲可是專程提醒過你要早來的!”

見到紫雲臉上的嫵媚之色,林山臉上現出一絲尷尬。

紫雲突然“噗嗤”一笑,輕聲說道:“快去吧,將那雙頭獅交給風宗主,就是最中央的那位。”

林山也不矯情,穩步走到老者之前,恭敬地說道:“弟子林山,見過宗主大人,這是弟子收服的雙頭獅。”


低着頭,林山雙手平舉靈獸袋,遞到老者跟前。

老者緩緩睜開眼睛,與此同時,林山感受到一股清涼透體而過。林山心中一驚,眼前之人神識極強!

感應到丹田中的元力收到神識壓迫後蠢蠢欲動,林山單手一握,強行壓制了下去。

老者似乎並未發現林山的異常,他接過靈獸袋,微微點頭說道:“沒錯,的確是雙頭獅。”

“弟子徐光有事向宗主稟告!”徐光見到林山之後,便緊跟了過來,更是此時向宗主開口。

林山神色微微一動,瞥了眼徐光,卻未說什麼。

老者將目光轉向徐光,平靜地說道:“有何事稟告?你說吧!”

“此人不過練氣修爲,根本不可能拿下雙頭獅。若不是雙頭獅事先被弟子重創,林山只怕性命不保。”說完時,狠狠地瞪了眼林山。

“哦?你說這名練氣弟子,從你手中搶走了雙頭獅?那你說說看,一名練氣弟子,能夠用何等手段從築基修士中搶過東西?”老者一臉玩味之色,似乎對徐光的話很感興趣。

徐光雙手抱拳,朗聲說道:“宗主大人有所不知,此人自然無法從弟子手中搶走雙頭獅。可是紫雲仙子突破到築基後期,一身風系神通詭異莫測,牽制住了弟子片刻。此人便是趁那時搶走雙頭獅的,弟子念在同門之誼,不忍出手,這才向宗主大人彙報此事,請宗主大人定奪。”

在徐光說話時,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吸引過來。就連那四位長老,也停下手中事務,將目光看向徐光。

“你胡說!”紫雲一臉怒色,大聲叫道。

紫雲說話時,快步走到徐光對面,氣憤地瞪着徐光。

“休得放肆!紫雲,退下!”問心長老大聲呵斥道。此人聲如洪鐘,一些實力較弱的弟子只覺耳中轟鳴,瞬間便臉色慘白。

紫雲不甘心,臉色變了數變,還是恭敬地後退了數丈。

看了眼退後的紫雲,宗主長眉一抖,轉而看向林山:“徐光已經說過了,現在你便說說自己是如何收服那雙頭獅的。儘管如實說來,只要合情合理,本宗主對你們一視同仁。”

林山躬身說道:“弟子機緣之下,曾得到一門馴獸法訣,對於收服靈獸頗有幾分心得。而紫雲仙子得知弟子的特殊能力後,我二人便相約完成宗門任務。途中弟子協助紫雲仙子馴服一匹九月馬,所以在我二人一起收服雙頭獅後,紫雲仙子便將雙頭獅贈予弟子。”



“嗯,說得有幾分道理!不過紫雲雖然突破築基後期,一人想要重創雙頭獅還是有困難的。以你練氣弟子的實力,只怕難以幫助紫雲吧?”宗主直接切中問題要害,看着林山問道。

雙眉一挑,林山擡頭看着宗主,大聲說道:“弟子雖然不過練氣修爲,但在爭鬥經驗上卻有些心得,完全能夠可宗門內的精英弟子一爭高下。”

“胡言亂語!練氣弟子如何和築基弟子爭鬥?你這弟子休得胡謅!”問心長老一臉怒意地喝斥道。

宗主向問心長老擺擺手,看着林山一臉坦然的樣子,饒有興趣地環視一週,開口說道:“既然這樣,你便和王超交手一番,若是能勝過他,本宗主便承認這雙頭獅是你的。”

聽到宗主的安排,一旁的徐光緊緊地皺起眉頭,不知心中想些什麼。

林山也不說話,轉身和來到身前的王超對峙起來。

見到兩人動手,周圍之人紛紛避讓開來。

“王超,同門交手,莫要傷人!”見到林山不識好歹,問心長老雙眉緊皺,大聲吩咐道。

恭敬地迴應問心長老之後,王超轉身看着林山,面無表情地說道:“請師弟先出手!”

林山打量此人一番,發現王超一臉忠厚,倒也沒有惡意。


擡手間祭出紫色飛劍,林山劍指一揮,一道劍光便斬向王超。

見到林山犀利的劍光,王超一臉慎重地張口一噴,同樣祭出一柄飛劍,一道法訣擊出,斬向林山的飛劍。

一陣金戈相交之後,王超臉色一白,身形連忙退後數丈。

一道紫芒一閃而過,留下王超身上的一截衣袖。

王超低頭看了眼衣袖上的劍痕,臉色微白。片刻之後,他雙手抱拳,朗聲說道:“多謝林道友手下留情!王某輸了,心服口服!”

說完話,王超便退了下去,再次走到問心長老身前的隊伍,排起隊來。

見到此人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樣子,林山也默默地記下了他。若是沒有意外,以此人的心性,將來必定不是一般之人。 看着林山不動聲色地戰勝精英弟子,風莫問宗主眼中一絲異色一閃而過。然後換做一臉和藹,他看着林山說道:“這些獎勵是你的了!”

將林山上繳的靈獸袋放到跟前,風宗主向林山遞過一隻儲物袋。

接過宗主遞來之物,林山神識一動,便看清裏面之物。一隻玉簡和一塊令牌,按照宗門的任務說明,玉簡中記載的必定是傳說中的煉心訣法門,而令牌則是獲得一部頂階功法的憑藉。

煉心訣林山自然要儘快嘗試修煉,而那令牌,他打算突破到築基期之後再使用。沒有突破到築基期,即便使用此令牌,他也不可能得到適合築基期的頂階功法。

林山收下獎勵,正準備告退的時候,耳邊再次響起問心長老的吩咐:“林山,你戰勝王超的同時,便有着加入精英弟子的資格。可是,但凡我宗弟子,必須在築基之前負責守護清風觀一個月,這是我宗的傳統。你回洞府準備一番,明日便開始此任務,一個月期滿之時,便來找我換取築基丹和精英弟子令牌!”

“難怪雀兒多次引薦你,你的戰力的確不錯!本宗主答應過雀兒,你若是能築基成功,我便給你機會。若是能通過真傳弟子考驗,你便可以和雀兒一樣,成爲真傳弟子!”風宗主緩緩說道。

林山心中一動,沒想到雀兒在這麼短的時間便成爲真傳弟子,看來過得很不錯,這樣他也放心下來。

“弟子遵命!”此次任務已了,林山心中也鬆了口氣。

和紫雲寒暄一番,林山便準備回到洞府,參悟一下那所謂的“煉心訣”。

正在此時,一聲呵斥之聲傳來:“大膽張柔,你竟敢說這十餘隻二級靈獸都是你收服的?你的實力,我們還不清楚麼?”

說話之人額頭寬大,正是四大長老中的問知。

聽到問知長老的質問,張柔一臉委屈,然後低頭不語。

“問知長老,柔兒乃是張家之人,若是施展家傳禁術,收服二十隻二級靈獸並非不可能。況且,爲了完成任務,張柔也身負重傷。”紫雲走到張柔身邊,恭敬地向問知長老解釋道。

問知長老聽到“張家”時,臉色微微一變,然後不耐地說道:“張家早已沒落,休要拿來說事兒!倒是紫雲你多次包庇此女,這是質疑本長老的判斷麼?!”

紫雲臉上陰晴不定,最終躬身說道:“弟子不敢!”,然後緩緩退了下去。

林山心中想起百靈谷時遇見張柔時的情景,當時她身上靈力極其不穩,確實像施展禁術的後遺症。至於他們說道的“張家”,林山卻聽得一頭霧水。

見到張柔委屈的樣子,林山心中一嘆,便走了過去,張口說道:“稟告宗主及各位長老,在百靈谷,林某親眼所見此女激發潛能,發揮出超過練氣弟子修爲的實力。請宗主和各位長老明察!”

林山之所以幫張柔,除了一絲同情之外,他覺得此女提到過的家族使命,只怕和清風觀的傳送陣有關。幫她一把,或許將來能夠從此女身上了解到更多信息。

一旁的張柔感激地向林山點頭,一臉委屈地偷看了宗主一眼。

“好了!雖然張家已經不復存在,但畢竟對我青雲宗做出過巨大的貢獻!問知長老便結了此女的任務,將積分劃給她吧!”宗主開口說道。

聽到宗主親自開口,問知長老連忙應下,將張柔打發了。

見到張柔要退下,宗主突然開口說道:“張柔,你過來。”

聽到宗主的吩咐,張柔身形一頓,連忙輕手輕腳地走到宗主跟前。

“聽說你一直忠於家族使命,這麼多年一直尋找變異妖丹,倒也爲難你了!我這裏恰好有幾枚變異妖丹,蘊含了些元力,你拿去吧!”說話時,風宗主翻手取出幾枚圓潤之物,交給張柔。

林山雙目一凝,那些妖丹他自然看得清楚,無一例外都是他們帶來之物。上面的妖元力波動十分明顯,他絕不可能弄錯的。


不知張柔一直收集這些妖丹,目的是什麼?看來以後要設法接觸此女,探查一番了,林山心中如此想道。

見到宗主手中妖丹,張柔先前的抑鬱之色早已消失無形,她一臉歡喜之色,拿着妖丹的雙手不住顫抖着,似乎手中之物非常神聖一般。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