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同志,找到了,找到了。”只聽孩子的母親突然說道。

“什麼?找到了?”屋子裏的所有人都驚喜的問道。

“是什麼?給我看看。”秦少傑說道。

“是這個小玩具。”孩子的母親拿着一個手機大小的憐小奇的玩具遞給了秦少傑。

“你確定就是這個?”秦少傑問道。

“確定,我們家孩子才一歲多一點,這種塑料的玩具,根本不敢給他玩的。”

孩子的母親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只要有線索,我就有把握了。”秦少傑說道。

秦賀跟警察們也都高興不已。

看看,什麼叫做牛叉。

這就叫牛叉,自己這羣警察出動了三十幾號人,每家的調查,都沒效果,人家國安局最厲害的人物一來,就找到了線索。而且……這傢伙真年輕啊,能進特別行動處,夠厲害。

“冥,能不能感覺到氣息。”秦少傑在玩具上關注了一絲真元,飛快的問道。

“能,是了,我能從上面感覺到修魔者的氣息。好在你找到了,如果找不到,以我現在的修爲,根本感覺不到的。”冥也有些興奮。

當了千年的魔頭,偶爾客串一下正義的使者,幫着破下案子,冥覺得也很有成就感。

“就是這個。”

秦少傑對警察說道。“你們,馬上聯繫其他警察,告訴他們,孩子失蹤的屋子裏,仔細找不屬於他們家裏的東西。”

“好,我們馬上辦。”兩個警察答應道。迅速掏出電話,開始聯繫其他同事。

秦少傑坐在牀邊,跟冥正在討論着,怎麼找到偷走孩子的人。

王悅卻看着秦少傑,兩個眼睛都快冒小星星了。

她本不是花癡類型的女人,平時在警局裏給同事的形象,就跟秦少傑給她的外號差不多,就是母暴龍,但衆警察都礙於這小辣椒太暴力,一得罪她,準會找個藉口,拉到健身室修理一頓。所以,只是暗地裏給她起了個還比較不容易讓她忌諱的稱號——霸王花。

而此時此刻,王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花癡,現在,她對秦少傑突然多出了一股崇拜之情。

看秦少傑也不討厭了,甚至還覺得這傢伙很帥。

年紀應該比自己還小吧,武力值超強,這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而且,智慧值也很強。

王悅決定,一定要拜他當師傅,誰也攔不住的。自己要實現自己的夢想。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兩個警察分別接到同事的消息,都找到了不屬於家裏的東西。衆人興奮不已。

孩子的父母也高興的不得了,終於有線索了。

對天下的每一個父母來說,孩子,比他們的命都重要。

“好,告訴他們,把所有找到的東西全都送過來,剩下的,就交給我好了。”

秦少傑說道。

“喂,有沒有把握啊?”秦賀小聲的問道。


“嘿嘿,小菜一碟,要不打個賭,我要是在兩天之內,找到並救出孩子,你就到長安街裸奔一圈去?”秦少傑此時心情大好,跟秦賀笑道。 女人常說,如果你不能對我負責,那就請不要解開我的衣服。

秦少傑現在想說。如果你真沒什麼事情,那就請不要再跟着我了。這個女人,不回警局去,老跟着我幹嗎。秦少傑無奈的看了一眼緊緊跟着他的王悅。

“喂,你到底帶不帶我去。”王悅喊道。

“帶你去幹嗎啊?我還要去辦事呢,你跟着我幹嗎。”秦少傑無奈的說道。

“別這樣嘛,怎麼說咱們現在都是合作關係。你去找線索,帶上我怎麼了?” 海賊之大將赤犬 。就連她自己,都被自己噁心出一身雞皮疙瘩。

放在以前,她是斷然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的。

“帶上你幹嗎?現在這案子我們接手了,你哪熱乎哪呆着去。”秦少傑冷冷的說道。直接拉開車門,上了秦賀的車。

“砰”王悅緊跟着坐上了後坐,重重的把門關上。看得秦賀直心疼,這可是我自己的車啊,不是配車。

“我不管,我今天就跟着你了,我要你教我功夫,我要跟着你一起破這個案子。”王悅生氣的說道。

哼,本姑娘跟着你,是你的福氣,竟然還拒絕我。

“這個,警察同志,這不符合規定,案子我們接手了,這已經不是你們能應付的範圍了。你還是下車吧。我們要走了。”秦賀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

“不下,我是警察,抓罪犯是我的職責。”王悅使勁搖頭,堅決不下車。如果現在下了車,那秦少傑以後見了她,絕對繞道而行,自己的武俠夢,就徹底破滅了。

“那我只能聯繫你的上司,讓他來帶走你。”秦賀說着,就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姓秦的,你必須讓我跟着,不然……不然我明天就去你的學校說你非禮我。”王悅抱着打死也不下車,打不死更不下車的態度。經過深思熟慮,終於說出了這句驚天地,泣鬼神的威脅。

“我草……”秦少傑頓時被雷得不輕,忍不住爆出一句髒話。

秦賀更是被雷的外焦裏嫩,自己三十多歲,還沒結婚,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國家。突然在自己有這兩年找個媳婦結婚的想法時,被王悅的這句話震住了。

這個社會是怎麼了,現如今,小女子已經厲害到連貞潔都不在乎了,我們這些大男人該怎麼辦?

王悅也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些太離譜了,臉竟然紅了起來。

如果被她那一羣同事看到,一定會驚訝的眼珠子都瞪出來。

“怎麼辦,你拿主意。”秦賀看着秦少傑說道。

“你是處長,你拿主意。”秦少傑也頗爲頭疼,把問題又踢回給秦賀。

“讓她跟着,不符合規定啊,不讓她跟着,人家一個女孩子,都說出這種話了,你覺得,合適嗎?”

“要不,就讓她先跟着?等到我要救人的時候,不讓她參與就好了。”秦少傑提議道。

“嗯嗯,這樣也可以,反正我現在就要跟着你。”王悅聽秦少傑送了口,立刻附和道。

“這事情,得跟孔局說下,我也做不了主。”說完,就拿出電話,把王悅的事情跟孔銘說了一遍。

讓秦賀沒想到的是,這小丫頭,還是市局局長的千斤。自己的頂頭上司跟她老爹還很熟,竟然破例答應了下來。但是,只許觀看,不許插手。

“行,那你就跟着吧,但是,只能看着,不許多嘴,更不許插手。不然出了差錯,你老爹就是廳長,你也得擔責任。”秦賀提前給王悅打了一記預防針。

“嗯嗯,我一定做到。”王悅見秦賀答應了,連忙應道。

哼,只要能跟着你,就能把你拿下,也就離你當我師傅的日子不遠了。

“咱們去哪?”秦賀對着坐在副駕駛上的秦少傑問道。

“回局裏,拿把槍。”秦少傑閉着眼睛說道。

“拿槍?拿槍幹嗎?”

“當然是我用了,不然還能幹嗎?”秦少傑沒好氣的說道。

“可是,對付那些人,槍有用嗎?”秦賀問道。

“你肯定沒用,不過我一定有用。”

要知道,修行人也是人,也怕子彈,除了修爲極高之人能用身體抗住子彈以外,其他的人都是靠着強大的感應和鬼魅的身法來躲避,一般人開槍,很難傷到他們。但如果是自己的話,把槍當作法器來用,效果就不一樣了。

“我先睡一會,到了地方叫我。”

“好吧。”秦賀聳聳肩,發動了汽車,他知道,秦少傑說的話沒錯,對付修行人,也只有他在行,雖然自己的身手也不差,但自己上去,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秦少傑卻並沒有真的睡着,只是在跟冥說話。

“老傢伙,有沒有辦法追查到他們藏在哪?”

“這個有點麻煩。”冥想了想說道。

“他們要是藏起來,是很難找到的。只是靠傀儡上留下來的氣息,我沒把握。”

“那怎麼辦?好不容易找到一點線索,就又斷了?”秦少傑有些垂頭喪氣的問道。

“容我想一想。”冥說道。

“好吧。”秦少傑無奈的說道。

如今,也只能盼望冥能想出辦法。

“對了,你說,他們抓孩子要做什麼?”秦少傑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他想半天也沒想明白。

就算是要修煉魔功,或者來個什麼吸星大法之類的吸取別人身上的真元。 浴火重生:毒醫小魔妃 ,抓孩子幹嗎。

“煉丹。”冥淡淡的說出了兩個字。

“煉丹?拿孩子煉丹?煉什麼丹?”秦少傑頓時被驚了一下。

“嬰魂丹。”

“我日,老頭,打個商量,你一次多說幾個字成麼。”秦少傑對冥一道關鍵時候就惜字如金的態度很是不滿。

“你想問什麼啊。”冥還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態度,彷彿在說。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反正在座的就我一個人知道。

“別鬧了,快告訴我吧。”秦少傑焦急的問道。

“好吧。”冥也不再跟秦少傑隱瞞什麼,慢慢的說道。

“嬰魂丹,是魔道的一種丹藥,這種丹藥,顧名思義,是要用嬰兒的魂魄煉製而成。因爲嬰兒的靈氣是最充足的。而所謂的靈氣呢,就是普通人所說的精氣神。你想想看,爲什麼嬰兒的眼睛很黑很亮,而老年人年的卻暗淡無光?就是因爲,靈氣這東西,生下來是多少,就是多少,不能改變,年紀大了,漸漸的,靈氣也就越來越少。所以,他們要用嬰兒來煉丹,這樣,丹藥的效力才能發揮到最大……” “竟然還有這樣煉丹的?”秦少傑不可思議的問道。

他以爲,煉丹都是用些花花草草,動物之類的東西。沒想到,竟然用嬰兒煉丹。

“那嬰魂丹有什麼用?”

“當然是修煉用了,當做靈氣而吸收,提高自己的修爲。”冥說道。

“當靈氣來吸收?我靠,這也太瘋狂了吧?難道魔道就不能靠着天地間的靈氣來修行嗎?”秦少傑問道。

“當然能,而且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只有少數人才會靠嬰魂丹來提升自己的修爲。看來,他們這次一定是有目的的。不然,這許久不用的煉丹法子,怎麼會再次出現呢。”冥分析着說道。

“目的?什麼目的?”

秦少傑也想不出,這羣魔道的人,到底想要幹嗎。

“難道?他們是爲了萬仙大會?”秦少傑猜測道。


“萬仙大會?嗯,或許吧。”冥也不敢肯定。

“不是吧?魔道也參加萬仙大會?誰邀請的他們啊?老傢伙,你參加過嗎?”秦少傑對這什麼萬仙大會根本一點也不瞭解。反正根據自己的想象,就是各派的大BOSS帶着弟子去開會,開會的內容就是,弟子在上面打打殺殺,弄出個排名來,自己在下面喝茶嗑瓜子,完事了就散會。


“小子,你今天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怎麼總問些莫名其妙的問題。難道魔道需要邀請嗎?”冥說道。

我靠,我差點忘了,這一羣修魔者,就跟RB鬼子一樣,從來都是不請自來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