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馬峯奇怪的說:“我靠,你們都組隊了。”

方大海毫不客氣的從馬峯兜裏掏出煙點上說:“弟兄們下了班又沒有事,加上他們一個個精力旺盛,不踢球幹嘛?”

馬峯心知肚明的說:“不光是爲了這個吧!”

方大海亮了亮肌肉說:“那不是還有一幫女同事喜歡圍着看嘛!”


馬峯笑嘻嘻的說:“這纔是主要原因吧!嗯,我抽空的和林妹妹說說這事。”

方大海一聽,趕緊左右看了看,又轉移話題說:“咱們廠裏的那幫年輕人有幾個踢得還是真不錯的,就是蜜蜂學校的那幫小屁孩踢的也不賴,媽的,這些小屁孩也真敢踢,你看我的小腿。”方大海一邊說,一邊指着小腿的一塊烏青“這就是那幫小屁孩踹的,我靠,下手真狠,改天你的和我們一塊去把場子找回來吧!”


馬峯啼笑皆非的說:“咱去找那幫小屁孩找場子?這也太搞笑了吧!”

方大海拉着馬峯往球場推:“你不要小看那幫小屁孩,我上次輸球就是輕敵來着。來,你先去練練。。。喂,那個誰。。。你先下來,讓馬峯上。。。”

幾天之後,馬峯也愛上這項運動,方大海的隊伍有了馬峯的加入,也開始在和其他車間的比賽中頻頻贏球,方大海經常在進球后美得在球場中間做彎弓射大雕狀,引的周圍圍觀的女同事一陣尖叫,林妹妹則更是笑得和一朵花似的。

這天,信心極度膨脹的方大海和狐狸哥聯繫了一下,帶着一幫弟兄,又連哄帶騙的弄着馬峯去收拾那幫小屁孩去了。

蜜蜂學校的球場裏,方大海對着站在開球區的一個半大小子嘿嘿一笑說:“小安子,看看哥哥我今天怎麼收拾你。”

安全也嘿嘿一笑說:“手下敗將,你就吹吧!”

安全說完,往後一傳球,跟着就往前場跑。安全傳球的瞬間,十號馬峯衝過來伸腳一斷,接着就開始帶球飛奔,學院隊的隊員還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的功夫,馬峯已將帶着球到了大禁區右前沿,學院隊的三個後衛一看急了眼了,一窩蜂的開始過來圍堵,馬峯向左一個橫傳,跟着趕到的周濤一個胸部停球,跟着起腳直吊門前,馬峯跟上去一個衝頂,球進了。

往回跑的安全看到這個進球,先是楞了幾秒,接着開始大吼:“于小偉,你盯住他們的十號。”

安全說完,又不甘心看了看在場邊使勁鼓掌的狐狸哥一眼,心裏說:校長大人,我們纔是你的隊員啊!你這掌鼓的,整反了吧!

第一節十分鐘,馬峯連踢帶頂進了三個。休息的時候,方大海笑眯眯的摸着安全的頭說:“小屁孩,服氣了嗎?哈哈。。。三比蛋,哈哈。。。”

安全先是敬佩的看了看馬峯,接着不服氣的對方大海說:“你們也就是十號厲害,有本事你把十號換下來試試!”

方大海咧着大嘴說:“靠,換下來就換下來,照樣贏你。”

這個時候馬峯悄悄的拉了一下方大海,一指一個幫周濤擦汗的女孩問:“那個長腿妹妹是誰啊!”

方大海嘻嘻一笑,小聲說:“我家林妹妹的好朋友,現在和周濤正熱乎着呢!媽的,這個小子整天威脅我,說要把我摸洋妞屁股的事告訴林妹妹,我讓林妹妹給他介紹了個女朋友,他才老實了。”

馬峯認真看了那個姑娘幾眼,心裏說:這個可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了,這個姑娘雖然也不錯,但是好像比起安麗,怎麼也差一點啊!

這個時候,狐狸哥也跑過來,開始大拍馬峯的馬屁。什麼球技賽過小羅,超過小貝。。。馬峯點點頭說:“你先等等,我找個筆記下來,以後這些話說不定我有可能用得上。”

狐狸哥立即義正言辭的說:“哪能讓您親自記呢!我一會編好短信,給你發過去就行了。”

安全對着狐狸哥皺了皺眉頭,方大海則直接對着狐狸哥比劃了箇中指,狐狸哥竟然毫不在意的笑納了。

。。。 。。。

一場比賽,最終方大海的隊伍還是贏了兩個球。大家踢完球之後,安全跟在馬峯的屁股後面轉了半天,馬峯問他:“你有事嗎?”

安全一臉認真的說:“你來給我們當教練吧!”

馬峯笑笑說:“其實你們踢得還是不錯的。”

安全喜形於色的說:“那你答應了?”

馬峯說:“嗯,我會經常過來和大家練習一下,但是我當不了教練的,不過我可以和你們校長說,給你們找一個專業的教練。”

安全一聽,滿臉的失望。馬峯給他出主意:“其實你們要想提高成績,可以找同齡的人多比賽幾場啊!我們這些人都是野路子,我們畢竟都是以娛樂爲主的。”

安全煩惱的說:“我們也想啊!可我們現在都很喜歡這個規則了,原先的規則我們反而不習慣了,人家都不願意和我們踢。”

馬峯說:“這樣啊!”接着他沉思了一下說:“好辦,我們弄一個友誼賽,每月舉辦一次,報名的隊伍算數。我給你們每次設上一萬塊的獎金,就按照咱們的規則來,我就不信沒有人蔘加,要是真沒有人蔘加,這個錢就是你們的。”

安全大喜,連聲問:“真的,真的?”

馬峯笑笑說:“嗯,不過有個條件,別的參賽隊我不管,要是我們學校的孩子,自己的主要的學習科目學的不合格的,就不準參加比賽。”

安全高興的連連點頭。 這天,馬峯接到丈母孃賈玉蘭的電話,要他去藥品廠一趟,說找他有點事。說實話,馬峯可能是一開始接觸的時候就被她上了一課的原因,心裏還是挺懼這個丈母孃的。馬峯思量了半天,甚至想了好幾個藉口想溜走,可最後還是忐忑不安的去了藥品廠,硬着頭皮去實驗室裏見到了這個丈母孃。

實驗室裏,賈玉蘭看了看小心翼翼推門進來的馬峯,先溫和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說:“來了,坐吧!”

馬峯有點侷促不安的坐在了她的對面。賈玉蘭笑笑直奔主題說:“嗯,是這樣的,我這段時間從碌碌豆裏面提取了一些物質,這些物質對治療糖尿病很有效。嗯,我想我已經摸到了一些路徑。不過就是庫存的碌碌豆消耗的太多了。這樣,我有個思路,你看,現在各種植物都可以大棚種植了,不知道這些碌碌豆能不能也試着用這個方法呢?”

馬峯不管行不行,先趕緊點點頭同意的說:“嗯,可以試一下。”


賈玉蘭微微笑笑說:“你好像很緊張啊!”

馬峯連忙說:“我不緊張。”

賈玉蘭點點頭說:“其實這件事我也是有點心急了,我也知道這些豆豆是長在一些特定的山上了,人工培育的卻是有點困難啊!”

馬峯有趕緊表態說:“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我回頭就讓人試試。”

賈玉蘭看樣子很滿意他的表現,她又溫和的看了看馬峯說:“嗯,你這孩子,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

馬峯一聽這話,怕她嘴裏再說什麼“但是”一類的,自己就尷尬了,馬峯趕緊說:“大棚種植的這個提議很好,要抓緊時間落實。嗯,要是沒有別的事,那我就去安排了。”

賈玉蘭點點頭。馬峯趕緊溜之大吉。

馬峯從實驗室出來之後,先是長舒了一口氣,剛想走,轉念又想了想:嗯,自己好像真的好久沒有來藥品廠了,難怪沈婷婷說自己是個甩手掌櫃的。嗯,老被沈婷婷嘟嘟也不爽啊!嗯。咱也不能離得羣衆太遠了,要得貼近羣衆纔對啊!他想到這裏,就轉身溜達到王廠長的辦公室裏貼近羣衆去了。王

辦公室裏,王廠長見他過來了,也趕緊放下手頭的共組,熱情的招待。馬峯大刺刺的坐在沙發上,有一搭無一搭的和王廠長說着沒有營養的話,王廠長對馬峯的詢問倒是認認真真的有問必答。可馬峯對藥品實在是個門外漢,他和王廠長吹牛打屁了半天,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王廠長一邊和馬峯無奈的聊着天,一邊煩惱的想:馬大爺,你是不是今天沒有事幹啊!跑到我這裏來喝茶?我們都知道你是個甩手大爺,你就別裝了,我那裏還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處理呢!你要是閒的沒事幹,就去找別人聊天好不好啊!

王廠長這裏正陪着笑臉心煩着呢!安麗正好拿着一個文件進來了,王廠長一見她進來,像看到救星一樣,連忙對她說:“小安啊,你來的正好,剛纔馬總正在和我探討中藥的種植呢!我有些也說不明白,你是學這個的,正好先和他聊聊,我出去一會。”

王廠長說完,立即像被踩到兔子尾巴一樣,頭也不回的迅速的溜走了,安麗看着王廠長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想:“我什麼時候學過種植了?”

這個時候馬峯的好學好問品質體現出來了,他饒有興趣的開始和安麗探討關於中藥種植的一些事情。安麗怎麼說也是和藥品打交道的,她多少也瞭解一些這方面的知識,見馬峯問她,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知識說給了馬峯。比方說有些藥品喜歡鹼性的土壤,有些必須陽光充足纔有藥用價值,有些藥物喜歡乾燥的地方,水多了反而不好。。。。。

馬峯聽了一會,撓撓頭說:“這裏面有這麼多道道呢!那碌碌豆的生長喜歡什麼環境呢?”

安麗微微笑了笑說:“你說的就是賈阿姨整天弄得那些啊!嗯,我也沒有種植過,這要看看他們以前的生長的具體環境才知道。”

馬峯一拍大腿說:“對啊!就這麼辦了,哪個,就麻煩你辛苦辛苦,和我跑一趟吧!”

安麗疑惑的說:“去哪裏啊?”

馬峯一聽,就趕緊給她解釋了一下碌碌豆的情況。安麗聽完後,痛快的點點頭說:“行,我去和王廠長說一聲。”

不一會,安麗坐上了馬峯的車,馬峯對安麗說:“咱們先去超市買點禮物。”

安麗點點頭。兩人來到超市,馬峯和安麗一人推着一輛購物車來到食品區,馬峯不管什麼東西,順手就往車裏嘩啦,安麗奇怪的說:“像你這麼購物的,我可沒有見過。”

馬峯看了看安麗說:“你要是到了那個地方,你就明白我爲什麼這麼購物了,對了,你穿多少碼的鞋。”

安麗疑惑的說:“三十九碼,怎麼了?你要給我買鞋啊!”

馬峯點點頭說:“你還真說對了。”

馬峯這回輕車熟路的來到上次田紅家附近的鎮上,安麗看着越來越難走的路,又看了看自己腳下的高跟鞋,這才明白馬峯爲什麼給她買運動鞋和運動服了。安麗心裏暗暗稱讚馬峯細心。馬峯又往前開了一段路後,把車停在路邊對安麗說:“你換上衣服,我去租個牲口馱東西。”

安麗點點頭。馬峯下了車。

安麗剛換好衣服,馬峯帶着一箇中年人牽着一頭騾子出來了。馬峯看了看穿着一身運動服,扎着一個馬尾的安麗一眼,不僅眼前一亮,馬峯童心一起,微笑着問安麗:“咦,這位漂亮的姑娘,你在我的車這裏幹嘛?”

安麗也微微一笑說:“哦,請問去十三戶村怎麼走啊!”

馬峯假裝意外的說:“你要去哪裏啊!剛好,我也要去,你給我十塊錢,我帶着你去吧!”

安麗調皮的一笑說:“可我沒有帶錢啊!”

馬峯笑笑說:“哦~~這樣啊!那你要是親我一下,我不要錢也行啊!”

在中年大叔驚訝的目光中,安麗竟然真的在馬峯額頭上親了一口。

趕車的大叔一邊往騾子上裝東西,一邊偷偷的打量着安麗,他心裏想: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該不會是個傻大姐吧!

三個人一邊往山裏走,馬峯一邊打量着安麗,只見安麗興致勃勃的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她見馬峯看她就說:“嗯,這裏真實個好地方,景色真美,空氣也好。”

馬峯說:“下面你一定會說,將來你要找個這樣的地方住下吧!”

安麗調皮的看了看馬峯,又故意在馬峯的某個部位停留了一下說:“錯了。。。”

馬峯不解的看着她,安麗微微一笑說:“嗯,是下面—-沒有了。。。。哈哈。”

馬峯當然理解安麗話裏的意思,他抓了抓頭髮說:“你這樣。。。好像很不淑女啊!”

安麗歪着頭說:“我什麼時候告訴你我是淑女了?”

馬峯認真說:“我看你是個挺好的姑娘啊!”

安麗遺憾說:“唉,謝謝你,不管怎麼說,你這麼評價我,我還是很開心的。”

馬峯明白安麗的心思,他想了想說:“其實咱們企業好的小夥子還是不少的,要不要我幫你參謀一個。”

安麗直接拒絕說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

馬峯吃了個閉門羹,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

兩個人又走了一會,安麗默默的說:“你說要是我愛的人要是名花有主,我也認了。唉,可惜了,他的口味有點獨特,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晚上,在田紅家裏,安麗一邊吃着飯,一邊對馬峯分析說:“我看這個碌碌豆生長主要是依附在另一種植物的根部的,而這種植物要多年的樹齡才行,所以大棚種植的可能性不大。”


馬峯點點頭。安麗繼續說:“不過要是在這些樹的根部人工種植,加上合理的施肥,增產倒是很有可能。”

馬峯放下飯碗,稱讚了一番田媽媽做的飯菜,田媽媽樂呵呵的看了看馬峯說:“今晚委屈你睡二娃的牀行嗎?閨女睡大妞的牀。我讓二娃到他大伯那裏睡一晚。”

馬峯說:“行啊!又給你填麻煩了。”

田媽媽趕緊說:“不麻煩,不麻煩,你看看你們,每次來都帶着這麼多東西。”

安麗放下飯碗說:“不用了麻煩了,我和馬峯一個屋就行。省的二娃另外找地方了。”

田媽媽剛要說:不麻煩,一邊的田爸爸在桌子下面踢了她一腳,田媽媽趕緊轉變口風說:“也好,也好。”

馬峯難受的看了安麗一眼,也不知道這個小妞是怎麼想的。

晚上,安麗抱着一牀被子笑嘻嘻的走到牀邊說:“姐妹,往裏靠靠吧!”

馬峯一邊往裏挪,一邊警告她說:“我可告訴你,我是個純爺們,你小心我半夜裏把你吃了。”

安麗拍着胸口說:“哎呦,我好害怕啊!”可她眼裏帶着笑意,哪有一絲害怕的神情。

但是安麗在脫衣服的時候,卻只脫了外面的衣服,接着就鑽進了被窩。馬峯接着就感覺到了一陣女人的香味,讓他有點心猿意馬,他強自鎮定心神。老老實實的躺在自己的被窩裏。


過了一會,安麗小聲問馬峯:“喂,你睡着了嗎?”

馬峯說:“嗯,我睡着了。”

安麗撲哧一笑說:“那你做的什麼夢?”

馬峯說:“我夢到我旁邊躺着一個大美女。”

安麗又小聲笑了一下說:“嗯,難怪這麼多人這麼喜歡你,你是挺好玩的。”

馬峯以爲安麗說的是沈婷婷她們呢!就往她身邊靠了靠說:“怎麼樣,害怕了吧!知道我是純爺們了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