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道此處,花無意的眼角,卻是落下了一滴晶瑩,可是這一滴淚,她也不知道爲何而流,因何而流,好似沒有徵兆,無緣無故一般。

但是她的心中卻是明白,她應該高興纔是,雖然說眼前的少年,並不是自己的親身骨肉,並且還是冷流那負心漢的孩子。可是過去的種種,終究成了雲煙,已是消散。

緩兒片刻,她輕拭着眼角,再次說道:“想當年,老師和冷落公子同時修煉,也是花了快要一年的時間,而你卻是兩年!若是他三月便能獨自修煉完成,他,不可謂不強!日後成長起來,必定是超越其父親的傑出之輩!”

花無意說到這,與芯兒的眼神同時落在了凌浩的身上。

卻是此刻,凌浩全身猛然一陣,隨即他睜開了眼睛,看向了自己的手指,卻是成了透明! 晴天霹靂

不過此等狀態,只不過持續了短短眨眼的功夫,但凌浩依然明顯的看到了,自己的手指,在那麼一瞬間,真的是消失不見了!

“哈哈!我成功了!”

凌浩看着自己的手指,一聲驚呼,臉上洋溢着一臉的激動。

花無意和芯兒見凌浩終於是從打坐修煉之中,回過神來,並且看其如此激動,兩人相視一眼,二話不說,朝着凌浩快速而去。

“凌浩,怎麼了?”

花無意好奇關心的問道。

凌浩看了看花無意,隨即又看向了自己的手指,並朝着花無意揮了揮手,回答道:“花姨,小子成功了!小子剛纔,把一縷武氣,順着之前你武氣所通筋脈,到達了手掌位置,小子也不知怎麼地,那股武氣一旦釋放,便是讓小子的手指成了透明之色!”

芯兒聽到凌浩如此說道,整個人也爲之震驚了,她不置信的看着凌浩,不確定的問道:“喂,臭小子,是不是你練傻了,才半個月的時間,怎麼可能有如此之大的進展!想當初,芯兒修煉聚氣之時,更本就是無法嘗試控制體內武氣!”

凌浩撓了撓頭,想了想剛纔所見到的一幕,“嘶”了一聲,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剛纔都是幻覺麼?可是小子怎麼感覺此事,已是真真實實的發生了呢?”

“凌浩,要不你再嘗試一番,花姨也幫你確定確定。若此事爲真,花姨再教給你一套修煉功法,危急之時,也能暫緩一時!”

花無意對於凌浩所言,心中也是抱着懷疑的態度,因爲凌浩所說的,就是連花無意都感到震驚,難以置信。半月的時間,便是能夠控制武氣在自己的筋脈之中游走,這是何等的天方夜譚!

凌浩點了點頭,隨即坐在地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把神識都聚在了自己的腹中,打開了納器,放出了一絲武氣。

說也奇怪,在武氣一出凌浩納器之時,凌浩便是把神識全都一涌而進,把武氣團團包裹一般,隨即身體屬性丹田散發之處,好似涌出一股力量,牽制着體內狂暴的武氣。

如此片刻,此股武氣被身體屬性所柔化,成了一隻乖順的小綿羊,對於凌浩的神識之舉,一一服從。

因爲在所有筋脈之中,唯有丹田通達手掌之處的筋脈已被花無意用武氣走過一遍,所以凌浩也是順着此道筋脈,慢慢的控制着武氣在筋脈之中游走。


不過畢竟凌浩對於武氣的控制並不是非常的熟悉,而且稍稍一分神,筋脈之中便是傳來一陣生疼,疼得凌浩在打坐之中,也是禁不住聳了聳眉。

花無意和芯兒,屏住呼吸,張大着眼睛,緊緊盯着凌浩的一舉一動。

時間也是在分分鐘鍾流逝,直到凌浩全身再次爲之一振之時,已經過去快要一天的時間了。

隨即凌浩的手指,再一次變成了透明之色,不過也是在須臾之間,轉而又恢復了正常。

花無意和芯兒,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爲眼前的少年,帶給她們的感覺,不是驚訝,而是震驚!

芯兒乾嚥了咽口水,雖然凌浩控制武氣的時間需要如此之久,但是對於剛修煉十五天之人,在她們所認知當中,是完全不可能之事!有些人,即使修煉到了仙育之期,也是摸不着控制體內武氣的門檻!

可是凌浩,卻讓這事在她們眼皮子底下,真真實實的發生了!

“你可真是一隻怪物!真不知道你這幾天是怎麼修煉的,到底是天賦過人還是身體有病!”

芯兒看着凌浩,搖着頭說道。

而花無意卻也是不解,她看着凌浩,仔細端詳起來,檢查了一番凌浩的傷勢,已是癒合。

她思來想去,還是沒有眉頭,最後還是問聲道:“凌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之前有修煉過?”

凌浩點了點頭,回答道:“當初在欲仙山的時候,研族族長讓小子搬黑石流中的黑石,說是鍛鍊身體,鍛鍊意志,僅此而已。”

花無意一聽凌浩修煉過,那凌浩所能表現出如此狀態也是無可厚非。可是聽得凌浩所說的修煉,卻並不是按照功法修煉聚氣,知道凌浩所理解的修煉和自己所說的修煉已是南轅北轍,嘆了一聲,說道:“哎,這哪算修煉啊!你和花姨說說,還有沒有像修煉聚氣一般的修煉過呢?”

凌浩想都不想的搖了搖頭,便是回答道:“沒有,這修煉聚氣便是第一次。”

“那就奇怪了,怎麼可能如此!這控制武氣,越是精純越是難以控制,怎麼可能短短几日,他便悟出了控制體內武氣的要領了呢!再者而言,其體內也並沒有感覺到有任何武氣存在……怪事……怪事……”

花無意越想越是糊塗,對於凌浩所表現出來的修煉速度以及天賦之上,已經超越了她所能認可的範圍之內。

凌浩見芯兒和花無意對自己皆是一副不解的表情,而他自己,更是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摸了摸自己的腹中,卻是一臉的激動和得意,心中低低說道:“自己身體之內的傷勢已經恢復,想必是武氣經過水屬性柔化,已有了療傷之效。若是能夠控制武氣朝着自己的左腿而去,若是如此發展下去,過不了多久時日,定然是可以讓左腿恢復了!”

想到這,凌浩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一臉的興奮,滿心的激動。

而花無意越想卻越是覺得不對勁,對於凌浩表現出來的種種,甚是不解,甚是納悶。之後還是再次問凌浩道:“凌浩,你和花姨說說,你之前真的沒有修煉過麼?”

凌浩依然搖着頭,確定的回答道:“小子怎麼可能騙花姨呢!小子所言,句句屬實,千真萬確!”

花無意見凌浩還是如此說道,心中納悶之情更甚,百思不得其解的說道:“真是奇怪,冷流怎麼就生出了這麼一個修煉怪物呢!連仙發期都不到,卻是已能控制體內的武氣了!而且完全是感覺不到其體內有着任何武氣波動跡象……”

凌浩見花無意依然因爲這事還納悶之中,思來想去,決定還是把自己身體的屬性和花無意說說,於是撓了撓腦袋,想說卻有些猶豫而言道:“花姨,不知你聽過五行輪迴之體沒有?”


“五行輪迴之體?”

花無意不知凌浩爲何如此問道,重複了一遍,想了想,而後說道:“聽過傳言,但是此種體性,並沒有出現過!而且花姨倒是覺得,這五行輪迴之體,本就是子虛烏有之事,更本就不存在!”

“哦……”

凌浩故作明白的點了點頭,卻再一次問聲道:“那花姨可聽說過兩種屬性集爲一身之人麼?”

花無意完全不明白凌浩到底想知道什麼,不過其搖了搖頭,把目光緊緊盯在凌浩身上,腦海之中一個念頭一閃而過,卻讓花無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支支吾吾問道:“你……你問花姨這些,莫非你……”

凌浩卻是一笑,隨即點了點頭,並沒有開口回答了。

而芯兒見兩人說得如此神祕的樣子,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便問聲道:“老師,你……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些什麼,爲什麼芯兒一點都聽不明白呢?”

“你……你確定你有兩種屬性在身?”

花無意瞪大了眼睛,看着凌浩,驚呼而道。

“什麼,兩種屬性在身?”

芯兒也失聲喊道,看着凌浩,一臉震驚。

而凌浩卻微微笑着,搖了搖頭。

花無意見凌浩搖頭,好似鬆了一口氣一般,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呼,你嚇死花姨了!花姨就說嘛,這神州之地,哪有兩種屬性集爲一身之人,更別說什麼五行輪迴之體這種怪物了!”

“額……”

凌浩見花無意如此說道,有些啞口無言,旋即嘆了一聲,對着花無意說道:“花姨,這罵人可就不好了吧……”

“你又不是五行輪迴之體,怎麼會是在罵你呢!”

花無意順口說完,卻見凌浩的臉色,一片平靜,好像並沒有開玩笑,隨即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裏,雙手握住凌浩的雙肩,嚥了咽口水,眼睛睜得大大的看着凌浩,斷斷續續的問道:“你……你不會就是……就是五行輪迴之體吧?”

“什麼,還真有五種屬性集於一身之人!這……這怎麼可能!”

芯兒也是疾呼一聲,看着凌浩,原本恢復常態的面容,再一次顯露出深深的震驚。

而凌浩對於她們所表現出來的驚詫,已是習以爲常,點了點頭,淡淡而道:“好像是吧……而且他們所說,小子的身體,便是五行輪迴之體。”

“天吶!還真有這種屬性……喂,臭小子,你不會逗我們玩的吧?”

芯兒看着凌浩,心中已是翻江倒海,簡直不敢相信。

凌浩嘟了嘟嘴,隨即緩緩而道:“不信拉倒……而且他們說,小子的屬性,乃是有着最強的土屬性——黑石屬性,最強的火屬性——天陽屬性,第二的木屬性——綠冥屬性,還有不知道排名第幾的金屬性,再者便是花姨所說的最強的水屬性——隱靈屬性……”

兩人聽得凌浩如此說道,內心深深地被震撼了,眼前的這名少年,就好似一個晴天霹靂,在她們的頭頂,轟的一聲炸響,完全把她們打懵了! 凝手成冰

凌浩平靜而言,卻是讓她們兩人,舌橋不下,深深的被震驚了!

花無意仔細的打量着凌浩,搖晃着腦袋,口中一直碎碎念着:“不可能……不可能……這神州大地之中,怎麼會有五行輪迴之體呢!”

“就是,這五行輪迴之體,根本就沒有出現過!老師,一定是他修煉了這麼久,修煉傻了,滿嘴胡言呢!”

芯兒也是不能接受凌浩的一番話語,畢竟這五行輪迴之體,若是傳出去,可是不得了了!

凌浩見她們依然不相信,便開口說道:“想當初,小子在黑石流搬運小黑石之時,小子一旦進入水中,那些沉重的黑石,卻是一一漂浮在了水面之上。而小子一旦離開黑石流,這些黑石,轟的一聲,卻是沉入了水底!並且小子曾中了水骨門的化骨液之毒,卻是沒有服用解藥的情況之下,自己解除了體內的毒性。這些種種,小子並沒有誇大其詞,句句屬實呢!”

花無意見凌浩如此說來,看着其表情,而且根據凌浩剛纔所表現出來的修煉狀態,若是眼前的少年真的是五行輪迴之體,或許這一切都能解釋通了。

雖然她也並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花無意握住凌浩的雙手,仔細的感覺了一番,而後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如此,你身體的屬性已經激發了,按理說,應該是能感覺出來你身體的屬性。但是你的體性,卻好像被隱藏了,並不能感知清楚。哎……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花姨真心爲你高興!”

而芯兒對於凌浩,依然保持着懷疑的態度,她愣愣的看着凌浩,問聲道:“臭小子,你確定你真的沒有抽風,這五行輪迴之體一事,千真萬確?”

凌浩瞪了一眼芯兒,撇了撇嘴,回言道:“小子說了,不信拉倒!而且你愛信不信,反正小子再過一兩個月,就要離開這裏了……”

“不行,你不能離開這裏!”

花無意一聽凌浩又說着欲要離開之事,頓時冷聲而道,看着眼前的少年,沒有表露出一絲商量餘地。

凌浩聽得花無意違背了之前的約定,也是落下臉來,從花無意的柔嫩手中掙脫,不高興的說道:“花姨,人無信不立,你可不能食言,欺騙於我!而且小子,一旦時間到達三月之期,不管無論如何,都會選擇離開這裏的!”

花無意見凌浩再一次表現出倔強的一面,而對於自己的違背約定,也沒有絲毫的愧疚之意,反而更加嚴厲的對着凌浩說道:“花姨說過,即使是三年的時間,若是你沒有修煉到仙長之期,你也不能離開!”

而凌浩對於花無意有些無理取鬧的話語,心中的不解之情,轉變成了憤怒,他同樣冷眼看着花無意,冷哼一聲,說道:“哼,海嶽尚可傾,口諾終不移,花姨豈能做一個不講誠信之人?”

而芯兒見老師表現出如此的態度,一剛開始也是不理解,但畢竟其與花無意生活了如此之長的時間,對於花無意突然轉變的態度,轉念一想之後,已是明白了六七分之意。而後其對着凌浩,有些生氣的說道:“喂,你個臭小子,別不識擡舉!別仗着自己的是五行輪迴之體,便目中無人!以你現在的本事,老師一根手指都能滅了你,何況出去之後,有多少人暗中盯着你,隨時都可要了你的性命!”

凌浩聽得芯兒如此說道,才知道自己誤解了眼前的花冷宮宮主,嘆了一聲,語氣緩和了不少的說道:“花姨的一番好意,小子心領了!但是小子三月之後,必須要離開這,因爲小子身上所揹負的責任,不容許小子銷聲匿跡如此之長的時間!”

“不行!你是五行輪迴之體一事,恐怕已經傳遍了神州大地。衆人紛紛從四面八方踏至而來,不僅僅是想見識見識五靈輪迴之體的主人,更是想方設法的欲要從你身上獲取更多的辛祕!而你,必定會成爲風口浪尖的人物,成爲萬人追殺的目標,難以擁有一絲立足之地!”

花無意終於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雖然她把凌浩留在這,不排除也想了解更過關於五行輪迴之體的祕密。

可是凌浩早就對他人說過了,自己不會懼怕任何前路的危險,反而把這等危險,當作了對於自己修煉的歷練。凌浩把這段話語,對着花無意說道:“小子對於這種事情,早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能扛過,則成神,不能堅守,便成亡魂!小子不會懼怕任何的危險,一切冥冥之中,自有註定!所以花姨勿要再勸說了,小子定然不會改變自己心中的想法!”

芯兒見凌浩把老師對於凌浩的關心,完全是當做了驢肝肺,哪能忍住這口氣,衝着凌浩再一次生氣得大聲喊道:“喂,老師這一切都是爲了你好!你倒好,居然不領情,還口出狂言!你這種人,就應該被萬人追殺,過着暗無天日的日子,早些死去那是最好不過了!”

花無意見凌浩如此激動,忙聲說道:“芯兒,休得無禮!”

隨即她看着凌浩,心中對於眼前的少年,不僅僅是因爲其修煉方面的震驚,還有其體性的驚訝,還有着對於其心性的敬意!她看着凌浩,看着眼前的這名少年,竟然有一種錯覺,是如此的高大!

她摸了摸凌浩的腦袋,知道說再多,都會是空談,便打開了萬納袋,從其中再次翻出了一本玉簡,對着凌浩說道:“凌浩,花姨只有水屬性的功法,所以這本凝手成冰訣便交予你修煉了!希望你能在三月之內,能夠有着稍許的起色,到時候離開此地,也能擁有一絲自保之力!”

凌浩接過了功法,一股冰涼之感隨即傳遍了全身。他看着這本功法,點了點頭,說道:“多謝花姨,那小子這就修煉去!”

“不急,你還是吃點東西吧。你已經在高強度的修煉之下,已是度過了半月時間,若是再不吃點東西,身體也會吃不消的。”

凌浩此時,的確是餓了,將近一個月沒有吃東西的他,能夠通過自己的一絲意念以及吸收的武氣來提供能量,撐到現在,也並非易事。

他點了點頭,回言道:“那有勞花姨了。”

三人緩緩離開了修煉的廣場,朝着花冷宮而去。

一路三人皆是無言,凌浩心中對於這名叫花無意之人,有着愧疚之情,畢竟凌浩一開始便欺騙了她,他更本就不是什麼冷流公子的孩子。三月之期離開,不僅僅是因爲凌浩怕身份被暴露,更重要的,更是害怕尋不到研苒的消息,讓她每天過着比自己還要痛苦的生活。


花冷宮小殿之中,終日在夜晶石的微光之下,顯得格外的靜謐和優雅,有一種讓人隨意而安,不願爭奪世事之感。

三人落坐於石桌之邊的石凳上,石桌上早已經擺好了佳餚。花無意手一揮,一層能量薄膜散去,花無意便對着凌浩說道:“累了,吃吧。”

凌浩也不客氣,點了點頭,抓起一個鮮紅果實,一口咬了下去,滿嘴紅汁。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