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靈犀公主卻沒心情理睬納蘭薰,他現在正滿心思的東張西望找龍英傑呢:“童老,在哪裏呢?哪一個是龍英傑?”

軒轅偉對自己這位喜怒皆形於色的同父異母妹妹很無奈。自從他跟靈犀公主提起龍英傑風雲城的妖孽事蹟後,這位妹妹就成了龍英傑的鐵桿粉絲,着了魔似的整天吵着要見一見他。

軒轅偉聽童逍遙說龍英傑就在這裏,目光越過人牆,也在人羣中尋找龍英傑。

很快,他的目光與龍英傑相遇了:龍英傑正站在人羣外笑吟吟地望着他,表情不卑不亢,不經意間流露出上位者的風采,讓身爲太子的軒轅偉都莫名的產生敬意。

軒轅偉分開人羣快步走向龍英傑:“英傑賢弟!好久不見,想死愚兄了!”

一國太子與一個小小家族的少年兄弟相稱,並且是太子略顯激動地主動迎向龍英傑,在場的人都議論紛紛:

“這個龍英傑太牛叉了!不但不過來拜見太子,太子還主動去見他,他是什麼來頭?”

見到這一幕的納蘭薰也很震驚:一向不食人間煙火的太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拘小節,竟然屈尊和一個小小少年武修稱兄道弟!這個龍英傑到底有什麼背景來頭?

龍英傑見太子迎上來,笑吟吟上前一步施禮道:“龍英傑見過太子哥哥!”

軒轅偉一把拉住他:“我們兄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和生分了?”隨即給了龍英傑一個熱烈的熊抱。

軒轅靈犀這時也走了過來,略顯羞澀的上上下下打量了龍英傑幾遍,這才嬌滴滴的的開口道:“太子哥哥,這就是英傑哥哥嗎?”

英傑哥哥?龍英傑被靈犀公主的稱呼弄得一頭霧水:我什麼時候成了她的哥哥了?

軒轅偉看到龍英傑半真半假半驚恐的表情笑道:“賢弟,靈犀公主是我的妹妹,又比你小兩個月,自然喊你哥哥。”


龍英傑無奈,只好衝軒轅靈犀施禮道:“龍英傑見過靈犀公主!”


軒轅靈犀臉上掠過一抹亮亮的紅色,咯咯笑道:“什麼靈犀公主,我是你妹妹,妹妹應該見過哥哥的!”分明是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孩,哪裏有一點公主的架子。

“靈犀姑娘貴爲公主,英傑自然不敢失禮!”皇宮深如海,龍英傑可實在不想和一個嬌貴的皇室公主走得太近。

軒轅靈犀可不管龍英傑心裏怎麼想,上前親暱地挎了龍英傑的胳膊,目光如水地端詳良久才說:

“英傑哥哥果然少年英雄,一表人才!太子哥哥跟我講過你的許多故事,據說你戰勝過武氣王者,我好崇拜你哦!”

這句話許多人都聽到了,有人幾乎差一點笑噴了噎死:你以爲龍英傑是神仙啊?一定是以訛傳訛!一個武氣強者戰勝武氣王者?做夢啊!牛*逼玩笑也不是這麼吹的吧?

殊不知,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還多着呢。

尊貴的太子和公主把一大羣人晾在一邊,同龍英傑站在那裏拉家常,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來自大小家族的青年武修。

這可是太子,將來的皇上!若真搭上點關係,整個家族還不都雞犬升天!

童逍遙在一旁嘀咕道:“這個龍英傑從今天起想不火都不行了!”

別人激動加嫉妒,龍英傑卻很平淡:“太子哥哥怎麼有時間到皇家訓練營來了?”

軒轅偉攬過靈犀公主柔柔的肩頭道:“有兩個目的。一是皇族每年都要安排少年武修到皇家訓練營參加訓練,今年輪到靈犀妹妹。這丫頭從小被我嬌寵慣了,我來送送她。”

然後他對龍英傑微笑道:“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賢弟已經到了接待站,所以,就是不爲了妹妹,我也得來見見賢弟。”

衆人聽到太子的話都極感震驚:堂堂一國高貴的太子,大老遠跑來竟然是專門爲了看望一個小家族的少年武修!尼瑪,這少年牛叉大了!

“童老,英傑賢弟一行安排住在什麼地方?”太子問。

“回太子,靈犀公主知道龍英傑要來,已經提前玉片傳訊,囑咐我安排龍英傑住進了教官樓墅寢室,有專人伺候!”

“嗯,你做的不錯!來人,賞童老一百塊元晶!”太子對童逍遙的安排十分滿意,一開口就賞了一百塊珍貴的元晶!

元晶富含極其精純濃郁的天地靈氣,是修煉武氣的上品,比上品元石要珍貴百倍,在上古時代也是稀缺之物,現在更是礦脈稀少,許多中等家族也沒有一百塊藏品。

如此重賞童逍遙,實在是因爲愛屋及烏,可見太子對龍英傑何等重視!

跟在太子身後的樓二聽到吩咐閃了出來,將一枚裝着元晶的儲物戒指交給了童逍遙。


童逍遙謝過賞賜,一張邋邋遢遢的臉上笑逐顏開。

龍英傑這纔想起自己昨晚之所以被當成貴賓接待,完全是因爲靈犀公主,於是衝靈犀公主致謝道:“英傑謝謝公主關照!”

靈犀公主笑靨如花:“英傑哥哥不必客氣,小妹舉手之勞罷了!”

三個人聊得非常投機,如親兄妹一般。

和龍英傑的風頭相比,納蘭薰、梅笑刀等人頭上三大家族的光環變得無比黯淡。

納蘭薰眉宇間更是出現了一絲青灰之氣,嘴角不經意間抽搐了一下,看來心中相當失衡。

“童老,速備酒宴,我要給英傑賢弟赴訓練營壯行!”軒轅偉吩咐道。

“回太子,酒席早已備妥,只等太子、公主入席。”

“好,賢弟,我們去好好喝上幾杯!”太子興致很高,與龍英傑攜手進了訓練營接待站。

軒轅靈犀屁顛屁顛地跟在後邊,像極了鄰家清純可愛的小妹妹,讓一衆少年武修狠命直咽口水,羨慕龍英傑豔福齊天。

武修們紛紛議論着龍英傑,久久不肯散去,哪裏還有人想起去招呼納蘭薰等這些大家族子弟。

倒是郝氏兄弟還想着。他衝梅笑刀和秋蟲戲謔道:“二位,你倆可還欠着龍兄弟十萬塊元石呢!”

梅笑刀和秋蟲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眼睛裏閃過殺意。

江海涯見尚雲燕和閻娘還站在那裏發呆,笑道:“兩位美女,你們的英傑哥哥被人借走了!咱們回吧!”

尚雲燕衝着軒轅靈犀遠去的背影呸了一聲,嘟囔道:“不就是比我胸大嗎,有啥顯擺的!過兩天姑奶奶也長一對大的震死你!”

一把扯起閻娘,跟着江海涯等懨懨地回了教官樓墅區,這個下午無精打采。

從這個中午起,皇家訓練營接待站所有的人記住了一個牛*逼的名字:龍英傑。

*********************************************

怕大家久等,第二章早一點奉上!

親,數據和鮮花不是很給力啊!對了,別忘記點擊“放入書架”收藏啊!

第三章也會提前送上的!愛你們!讓我們一起爆發! 酒席上,軒轅偉問起童逍遙訓練營的安排,童逍遙起身彙報道:

“明天學員到齊後,按照慣例每十人一組自由組合,共分成五十組進入華神山,自行前往訓練營。”

軒轅偉點頭,然後看向龍英傑:“賢弟,進入華神山,到處充滿危險,往往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你有什麼要求嗎?”

龍英傑明白太子的意思,搖搖頭:“住宿上得到太子和公主關照,心內已經惴惴不安。英傑是來接受特訓的,怎麼敢再有非分要求!”

太子早就想到會是這個回答。若提要求,那就不是龍英傑了。

一旁的靈犀公主卻插嘴道:“太子哥哥、童老,靈犀想提一個要求!”

太子含笑道:“妹妹莫不是想搞什麼特殊?你可是來接受特訓的。”

靈犀公主嘟着好看的小嘴道:“太子哥哥,靈犀的要求並不是太過分。我只是要求和英傑哥哥分在一個組。”

軒轅偉看着童老和龍英傑:“如果只是這個要求,童老倒是可以通融一下。”

童逍遙剛要點頭,龍英傑卻道:“太子哥哥,此番和英傑一路來的武修,加上銅巴城郝氏兄弟二人剛好十人,去掉任何一人都不合適,靈犀公主……”

靈犀公主一聽眼睛有些溼潤,可憐兮兮地問:“英傑哥哥,你很討厭靈犀妹妹嗎?靈犀武修雖不及英傑哥哥,但也不至於會拖哥哥後腿的。”

軒轅靈犀是武氣師九階修爲,在同齡人中不敢說是妖孽,但也算得上是天才了。

龍英傑臉上有些發囧,解釋道:“英傑怎敢!只是受人員限制,不然的話英傑倒很希望和靈犀公主一組。”

軒轅靈犀這才眉開眼笑,拉着軒轅偉的胳膊撒嬌道:“太子哥哥,你就求童老網開一面,在英傑哥哥這一組中多加靈犀一個人,靈犀一定會好好表現的!太子哥哥,好不好啊——!”

軒轅偉對妹妹的這點小要求不好回絕,遂看向童逍遙:“這件事我不能越俎代庖。童老是皇家訓練營訓練總監,還得童老做主。”

太子和公主都開口了,童逍遙豈能不送個人情:

“如果只是讓公主加入龍英傑一組,童某可以應允。”又看向龍英傑,“龍公子,軒轅靈犀雖貴爲公主,一旦進了華神山卻也不會再有特殊。還請公子多關照公主安全!”

龍英傑本想推脫,卻還是沒能如願,只好點頭道:“太子、童老請放心,進入華神山,我們十一個人就是一個整體,英傑雖不敢保證每一個人萬無一失,卻一定會盡全力!”

龍英傑不諂不媚、少年老成,童逍遙心裏十分滿意,但還是又叮囑道:

“因爲事關公主殿下,童某再多交代一句:華神山內十分兇險,隨時隨處充斥着殺戮、瘴氣、妖獸和幻象,五十組學員之間還會互相攻擊,甚至突襲,所以,你們一定要小心謹慎!”

龍英傑豪氣沖天:“只要他們不怕死,儘管可以對着我來!”

第二天,訓練營接待站寬大的廣場上一片喧鬧。

這些少年武修大多數是各家族、門派的佼佼者,每一個人都充滿了傲氣。他們一個個摩拳擦掌,都想來證明自己和自己家族的優秀


學員們每人得到一個金燦燦的手鐲,上邊記載着學員信息,還有儲物功能。學員可以將在山內得到的天材地寶和異獸、妖獸晶核儲存在裏邊,等進入訓練營後以此換取貢獻值。

太子軒轅偉坐在高臺上一處華蓋的下方,童逍遙坐在離他不遠處一把稍小一些的椅子上。

阿布圖首先宣佈分組:“各位學員,進入華神山後如何兇險就不多說了,它考驗的是個人修爲、智慧和集體協作精神。所以,我們採用自願結組的方式。”

“這一次,我們打破十人一組的慣例,採用十一人一組制。各組一名組長、十名學員。當然了,這樣一來,你們五百個人勢必只能組成四十五個組,那些修爲弱、或者不合羣的人就會放單。”

“剩下的這五個人面臨三個選擇:要麼五人結爲一組,要麼提前退出,要麼選擇依仗個人修爲單槍匹馬衝到訓練營。”

軒轅靈犀這才知道,因爲自己的個人選擇,訓練營臨時把規則都修改了。

阿布圖的話音剛落,下邊熱鬧起來,一些小家族、小城市來的單身武修開始尋找接納他們的小組。

誰都想找一個能罩得住他們的靠山,以便走到最後。

龍英傑昨天出盡了風頭,名聲在外,許多武修都向他這邊涌來。但所有過來的人都被告知龍組已經滿員。

也有許多人圍着第一家族的納蘭薰,但納蘭薰除接納了梅笑刀和秋蟲帶來的人外,卻始終留着一個空位,眼睛到處搜尋。

他在尋找嬌媚妖嬈的公主軒轅靈犀。

終於,納蘭薰在靠近龍英傑的旁邊發現了她,急忙分開人羣擠了過去。

“公主殿下,納蘭薰願帶幾名強者和您結爲一組,爲公主保駕護航!請您接納我。”

納蘭薰的話說的非常謙恭,不是他接納靈犀公主,而是希望靈犀公主接納他。

軒轅靈犀嫣然一笑,立刻展露出傾國傾城的姿色,令納蘭薰一陣暈眩。

“謝謝納蘭公子美意。不過,我已經選擇龍英傑麾下了!”

身爲華神國的尊貴公主,軒轅靈犀竟然自降身份,話說的很卑微也很明白,是她選擇了龍英傑,甘願受龍英傑的指揮。

他倆的一番對話無形中又把龍英傑託舉高了許多。

在旁觀者看來,龍英傑的威望和號召力、凝聚力已經遠遠超越了納蘭薰。

納蘭薰身爲第一家族的耀眼明星,一直以來都是別人巴結他,他什麼時候如此低聲下氣央求別人還被拒絕過!

可是,這兩天來給予他的打擊實在太大。自從這個叫龍英傑的出現後,他就處處被忽視、受壓制,成了最悲催的襯托者。

龍英傑被安排住高檔教官樓墅,太子和公主作陪吃飯,前呼後擁,八面威風!而他卻和大家一起擠在學員宿舍,吃令人難以下嚥的大鍋飯……龍英傑憑什麼?

男人都有虛榮心、好勝心,都想做強者罩着自己中意的嬌滴滴的女孩,那樣不但牛叉,還能激發鬥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