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尋聲望去,說話的正是那被張雲目光所忽略的皮衣女,雖然她也長的傾國傾城,甚至在容貌和氣質上還高出柳飛絮那麼幾分,但對於剛纔的張雲來說,這個世界上,在他眼裏已經只剩下了一個人的身影,那就是飛絮。

心中有愛的女子纔是最美的,在剛剛那一個瞬間,這句話已經得到了在場的所有人的肯定。

“敢問姑娘是張雲的何方故人?”心中略帶疑惑,張雲問道。

“不請我進去嗎?”皮衣女子不答反問。

請。

張雲做了個請的手勢,率先走進了帝師府,在他身後,衆人隨他魚貫而入,而柳飛絮來時所乘坐的馬車,早有下人前去打點。

“好氣派的府邸呀,不知道張先生經過了上千年的穿越,在這古代生活的可還習慣?”說話時,那皮衣女子四處打量着帝師府,雖然在她口中說的是稱讚的話,可她的眼睛裏卻流露出了一絲讓人察覺不到的鄙夷,區區凡界如何能比得上金碧輝煌的天宮。

“你是何人?”聽了皮衣女子的話,張雲的心中滿是震驚,這一刻他纔開始細細打量眼前着個女子,剛纔張雲並沒有注意到,那女子所穿的皮衣在大唐來說頗爲怪異,可是放在張雲先前所處的那個時代,卻是時髦的緊。

聽得張雲發問,那女子並沒說話,而是從懷裏掏出了一個物件,再次把張雲驚的目瞪口呆,愣在原地。

原來她拿出來的,竟是一款十分小巧秀氣的手機,銀白色的機身上鑲滿了水鑽,看上去讓人眼花繚亂,貌似價值不菲。

激動的抓住了那女子的手,張雲不禁急道:“你是如何到這裏的?”

“我自有我的方法,而且我來這裏,就是爲了你而來。”皮衣女子出口驚人。

難道你是國家派來帶我回去的?張雲此時已經想不到第二個原因了,難到是因爲自己來到了這個時代,影響了歷史,後世的**爲了自己不顛覆歷史,所以用高科技派人來這裏帶自己回去。

“你的想象力很豐富,但還有些不足,我是天上來的。”皮衣女子露出了一絲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用手指了指天空。

“USO,難道你是外星人?”張雲不解道。

“錯了,我是天上的神仙。”語不驚人死不休。皮衣女子的話引得衆人同時驚訝。但也僅僅是驚訝而以,沒有生出不可理解的心情來,畢竟張雲是神仙,這已經在諸人的心中形成了共識,他的故人,當然也是神仙了。

聽得那皮衣女子如此說,夜追風心中終於鬆了口氣,暗道:“當出遭遇到她的時候,她便說是張雲張仙長的故人,沒想到她真的是神仙。”

原來當日,夜追風發現這女子一路打探張仙長的事情,與其交手時,正好遇到了上京尋張雲的柳飛絮等人,那女子對衆人的解釋便是她爲張雲的故人,爲了防止她說假話,傷了柳飛絮,這夜追風便一路保護衆人至京,現在聽得那女子說的不是謊話,他終於放下心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聽了那皮衣女子的話後,張雲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她是騙子!可是想一想又有些不對,她根本沒有欺騙自己的理由啊,如果說她是騙子的話,她也不會傻的明明知道自己是現代人還來騙自己啊。

你不信?那女子凝視着張雲道。

信,爲何不信。

苦澀的一笑,張雲不禁在心中感嘆,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神鬼,那自己爲何會那麼的倒黴,冥冥之中,自己的命運好像就是被這些玄乎其玄的東西所左右。

我想和你單獨談談,那皮衣女子突然目光炯炯的看着張雲。

遲疑了一瞬,張雲停下了腳步,對衆人道:“大家一路奔波,張雲照顧不周,多有失禮還望大家見諒。”

衆人多是冰雪聰明之輩,聽得他如此一說,連忙告退,由李靈蕭引領着向後堂走去。

“你爲和不問?”那皮衣女子注視着張雲,看他兀自站在那裏不禁好奇道。

“有什麼好問的,如果你想告訴我,你自然會說。”說話時,張雲的眼中似乎又恢復了剛來大唐時的冷漠,也只有在自己親人的身邊,張雲纔是現在的張雲罷。

“我叫滄月,乃是天宮的戰仙,此次穿越時空來到大唐,便是要帶你回去的。”

身子突然一震,張雲的眼睛猛的變的凌厲起來,我是神仙?帶我回去?

“是的,帶你回去,也許你已經不記得了天界裏的事情了,但你的的確確是神仙,只因當初因觸犯玉帝被貶下凡塵…”

伴隨着滄月的訴說,張雲的臉色在風雲變換着,但到了後來,在故事結局的時候,他的臉色已經變的平靜如常。


“玉帝,就憑這個名字他就可以決定人的生死,決定人的命運嗎。爲什麼他叫我回去我就要回去?”

雖然說話的聲音平靜如常,但憑藉着數千年來積攢下來的經驗,滄月卻知道此刻張雲的心中是多麼的激動。

“你必須回去。”滄月說話時的聲音彷彿一下子失去了感情的色彩,變得如同萬年冰山一般的陰冷。

“我回去了,飛絮怎麼辦?”張雲冷冷的凝視着滄月,道出了心中的疑問。

飛絮是個好姑娘,說話時滄月彷彿陷入了沉思,一路上也只有這個女子一直在幫助自己,照料自己吧,滄月那已經千百年都沒有波動過的心,驀地一動。

“就是爲了飛絮,你纔要回去,人神是不能相愛的,如果人神相愛,那註定將是一場悲劇。”滄月說話的時候,聲音依舊冰冷,但卻透出了一股子無奈。

“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張雲疑惑地看着眼前這個活生生的神仙,要知道對付自己,她只要動手抓自己便可,爲什麼還要向自己解釋什麼呢?

“我的姐姐,也曾與一凡人相戀。”說話的時候,滄月的眼中竟然涌現了一種深深的悲痛:“回頭吧,你鬥不過天,我不希望再有悲劇發生了。”

搖了搖頭,張雲斬釘截鐵的道:“愛情,既然開始了,便無法中斷,我不會和你迴天界的。”

“你命由天不由你!”滄月猛的伸出了右手去抓張雲,就在她的指尖即將觸及到張雲身體的時候,張雲的全身突然被一股強烈的金光所籠罩,猛的將滄月彈開。

公德金光?你怎麼會有這麼濃厚的公德金光!

沒有回答滄月的話,張雲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公德金光,他只知道,他不會離開他的飛絮,即使是做神仙,他也不會稀罕。

我是不會和你迴天界的,如果你想帶我走,那你就帶回一具屍體迴天界吧。

說完張雲猛的去咬舌頭,心想即使是死,我也不會要老天得逞的。


我咬,我咬,我咬,連下三次狠心,可就是咬不下去,看見他那個衰樣,滄月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道:“你已經擺脫了衰運,又有了愛人,怎麼捨得去死呢。如果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獲得這麼濃厚的公德金光,我想你可以不用迴天界了。”

聽得那滄也如此說,張雲暗鬆了口氣,原以爲自己的幸福生活還未開始便要結束了呢,沒想到還有迴轉的餘地。

“什麼是公德金光,我不明白。”張雲老實的回答道。

我們做神仙的,獲取力量的途徑只有兩種方法,一是通過不斷的修煉來獲得仙力,二是在人間做好事,通過人們對你的敢恩獲得公德,也就是俗話中所說的信仰。

如來佛祖之所以被公認爲東方第一高手,那就是因爲他在世人們的心中,積累了無盡的公德,公德金光濃厚的堪比太陽,所以他也被稱做大日如來。

近些年來,隨着與凡塵的隔絕,做爲神仙的我們幾乎影響不到了人間界、信仰的取得已經沒有了源泉,這導致很多神仙的實力都開始停滯不前,如果你可以告訴我如何取得如此濃厚的公德金光,我便可以幫你對抗玉帝。

“爲什麼?”

張雲疑惑的問,玉帝不是天界的主宰嗎?就憑你我,如何與整個天界對抗?

“天界也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一樣是以強者爲尊的,只要我的力量強過了他,我便可以主宰整個天界!”

說話的時候,滄月的心中充滿的不是對權利的慾望,她到底是爲了什麼要獲得力量呢? “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力量可以戰勝玉帝,那你就可以取代他在天界的位置,對嗎?”

張雲腦袋裏的靈光一閃而過。

是的,在我看來,天界的制度已經不適合這個時代了,滄月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決絕,想了想繼續道:“天界,需要一場革命,不然遲早會被其他神國所超越,到那時,就會像凡間的中國在近代一樣,落後捱打,只要我的力量超越了玉帝,那麼我就可以發動一場政變。”

“天界由誰主宰,根本不關我的事,不是嗎?而且在我看來,現在的你根本無法奈何我。”

張雲雖然很衰,但這並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傻子,他並不會完全聽取滄月的一面之詞,誰知道,她是不是天界裏的武則天呢?畢竟權利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看來你是個聰明人,你有了公德金光的保護,我是奈何不了你,但你保護的了你身邊的人嗎?比如,你身邊的飛絮。”

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滄月那冷冰冰的面孔似乎又染上了一些灰黑的色彩。讓人不寒而立。

“你不用指望外面的那兩個傢伙,雖然他們很強,甚至已經開始步入天道,但對於我來說,他們根本無法阻擋我腳步。”

滄月的話不禁讓張雲心中一寒,雖然他並未想過藉助李靈蕭和夜追風的力量對抗滄月,但聽得滄月根本不把二人放在眼裏,他心裏還是有些不太好受。

“實話告訴你,我們神仙在人間都會被封印住仙力,但即使如此,憑藉肉體的力量我也可以跟人間所謂的超級高手所抗衡,何況,我還有着可以在凡間使用的亞仙器。”

滄月緩緩的張開了手,一抹翠綠的熒光從她手心直射而出,在張雲的肉眼無法分辨的高速下,如同噴氣式飛機一般直衝雲天。

那熒光慢慢變亮,一個迷糊的影象在熒光的包裹中漸漸變大,只見此物在高空中突然迴旋,驀地直衝,帶着那轉眼間便放大了幾十倍的熒光和讓張雲站立不穩的狂風直插在了二人身前十餘米的空地上。

轟!

一聲暴鳴,在那熒光籠罩下方圓五米內的石板盡化煙塵。

那竟是一把傳說中仙家的兵器—→飛劍。

“黑秋!”

就在張雲因此物而震驚的同時,一個怪異的聲音隨着飛劍的墜落而響起,只見一道銀影閃電般的撲向滄月。

刀影驚現,滄月手中的月牙彎刀猛的劃破長空,試圖將那銀影一刀兩斷!

“寶寶。”

發出那聲“黑秋”呼喝的竟是小狐狸寶寶,猜出了銀影身份的張雲驚叫一聲,眼裏突地閃過兩團裂炎,身子猛的撲向滄月。

叮!

一聲脆響,寶寶那不被人注意的小爪子,居然剎那間變長,與滄月的月牙彎刀交織在一起。

火星飛射,寶寶眼中已是一片血紅,妖氣大勝,她身後的尾巴居然一分爲三,如同匹練一般變長,攜帶着雷霆萬鈞的氣勢掃向滄月。

一腿着地,一腿與身子持平,滄月奇蹟般的後仰,手中彎刀快速上挑,砍向寶寶的尾巴。

尾巴猛然間收回,寶寶兩條後退差之毫釐的蹬在了滄月的月牙彎刀上,身子電射而出,落在了我身前,隨即寶寶便轉身,冷冷的與滄月對峙着。

原來今天寶寶突然感覺外面來了一個攜帶着讓自己討厭的聖潔氣息的生物,所以就沒有和張雲一起出來,在她看來,帶着聖潔氣息的生物八成也是和哥哥一樣的神仙吧,只是這個神仙有點討厭,不知道像哥哥一樣,隱藏起來那另人厭惡的氣息。

可是藏起來的寶寶就在滄月放出飛劍的時候,敏銳的感覺到了危險的存在,在寶寶心中,他的雲哥哥永遠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得知那危險就在雲哥哥身邊,雖然心中對那股子神聖的氣息很畏懼,但寶寶還是在第一時間裏衝了出來。

在與滄月電光火石間的交手時,寶寶發現,這個傢伙居然連自己的六成實力都不到。知道了對方的實力後,寶寶不禁在心中暗暗得意,趾高氣揚的擋在了張雲的身前。

其實寶寶還是低估了滄月的實力,雖然滄月的法力不能在人間使用,但她卻暗藏了一身未成仙時所使用的法寶,這些東西堪堪符合封神結界對歷人間所能承受力量限制的極限,所以在法寶的幫助下,滄月與寶寶的實力只在伯仲之間。

“三尾狐!”

滄月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的神色,要知道放眼整個妖魔界,能讓她所畏懼的只有三人,一個是商周時代助紂爲虐的九尾天狐妲己,二是當年大鬧天宮的美猴王孫悟空。

而那九尾天狐便是這三尾狐的進化體,在狐仙一族裏,這三尾狐可以算得上是千年不遇,而三尾狐的進化版,九尾天狐更是萬年難求,要知道只有天生成靈的三尾狐纔可能憑藉自己的苦苦修煉,超越狐仙的最高等級——八尾,而成爲妖魔界裏至高無上的存在,妖王,九尾狐。

“你修道多少年了?”

那翠芒飛劍憑空而起,劍鋒直指小狐狸寶寶,滄月那冰冷的聲音,竟然使得寶寶連退三步。仙力不存,但仙威尤在,那數千年來,經歷過無數戰陣所培養出來的殺伐之氣,竟然來法力高強的寶寶也不能抵擋。

“偶修行三年了。”不知道爲什麼,聽得那女子發問,寶寶的身體竟然開始微微的顫抖。不由自主的就回答了她的問題。

“才三百年,就能有這般成就,三尾狐,果然明不需傳,但今天你遇到我了,那就讓你的生命在今日劃上一個句號吧。”

古籍記載:九尾天狐,生性狡詐,以爲禍人間爲樂。

既然今天被自己遇到了這個三尾狐,滄月便暗下決心,今天一定要將之誅殺,以絕後患! “你說什麼?”

張雲是萬萬沒有想到,看上去無比神聖的滄月居然想要殺死可愛的寶寶,寶寶在張雲的心中,就如同他親妹妹一般重要,張雲在心裏暗下決心,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讓她傷害道寶寶。

“三尾狐如若成年,必將爲禍人間,所以現在它,必須死。”

滄月的周身彷彿籠上了一層煞氣,天界第一特工殺神一號的氣勢竟然使得張雲站立不穩。

“劍名摧雲刺,妖孽受死吧。”


翠芒仙劍伴隨着主人的話,開始在半空中劇烈的旋轉,攪動得整個空中都被狂風所充斥,凜冽的殺氣籠罩着滄月周身十米之內,邁着堅定的步伐,滄月向小狐狸寶寶緩緩逼近。

“寶寶不是妖孽,偶從沒做過大壞事的。”

也許從沒見過仙劍這等威力強大的法寶,寶寶竟然被嚇得眼淚漣漣,顫抖着向後挪動着身子。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