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丁當心知這傢伙是在吹牛,可也不想戳穿他,

「哥們,你是怎麼從這山上下來的啊,」那司機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就不怕這山上有鬼嗎,」

「呵呵,我怕什麼,因為,因為我自己就是鬼啊,」丁當笑了一下,

「什麼,你是鬼,」那司機愣了一下,抬頭看了看車窗後面的觀後鏡,

突然,一個渾身綠毛的傢伙,竟然就坐在車後面,正睜著那碧綠的鱷魚眼,看著他,


「啊,鬼啊,「這司機嚇得一緊張,那方向盤竟然朝著右邊,打起了轉?????? 第232章不租船就搶船,

「我說,師傅,你緊張什麼啊,哪裡有鬼啊,」丁當咳嗽了一聲,說道,

那司機一個急剎車,車子停住了,他整個人,就靠在了方向盤上,

他大喘著氣,驚魂未定地看著那鏡子,

奇怪,剛才那個綠毛怪物呢,怎麼沒有了呢,

這司機嚇得轉過頭,朝後面看了一下,

車的後座上,丁當微笑著看著他,

怪了,這不就是個正常的男人嗎,自己怎麼把他給看成了一個怪物呢,那怪物的樣子,真的好像是蜥蜴啊,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師傅,你到底怎麼了,」丁當不動聲色地說道,

「沒,沒什麼,」這司機定了定神,不敢說話了,

肯定是我眼花了,大概是最近看恐怖片看多了吧,肯定是了,

「師傅,你還是趕快開車吧,哦,我勸你,還是不要談這鬼什麼的,免得你說著說著,自己也被鬼給嚇到了,對了,你說的另外那兩個鬧鬼的地方,都是哪裡啊,」

「啊,不,我,我不說了,」這司機不敢說了,縮了縮舌頭,

尼瑪的,真是說什麼來什麼,夜路走得多,鬼也跟著來,算了,我還是不要那麼八卦好了,

謊話說多了,自己也可能就相信了,

不用說,丁當也知道,這司機要說的另一個鬧鬼的地方,就是這個聖靈島了,而至於還有一個鬧鬼的地方,丁當就沒興趣知道了,

聖靈島上真的有鬼嗎,那敢情好,我正好可以把那些鬼抓來,好好玩一玩,

丁當現在的功夫是今非昔比了,別說是鬼,就是風魔那樣的魔族,也不敢招惹他,

反倒是那個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他究竟有沒有跟自己一樣的功夫呢,這個人的水平究竟如何呢,

丁當坐著這輛計程車,來到了東部碼頭,這裡是江南市出海的一個碼頭,從這裡出發,就可以到達離這邊有十來公里遠,位於東海上的聖靈島了,

其實,從元寶山到東部碼頭並不算遠,丁當估算了一下,打表的話,也就是七十多塊錢就夠了,可這司機卻收了一百五,明顯多賺了自己的錢,

不過,丁當也不計較了,這點錢,算不了什麼,

在碼頭邊,正有幾個光著膀子的男人在打牌,從他們的黝黑皮膚看,就是那些經常下海被海風吹的船員,

丁當走了過去,就詢問有沒有到聖靈島的船,

「什麼,你要去聖靈島,」一個叼著煙的男人吃了一驚,「你要去那個小島,」

「是啊,有人去那裡嗎,」

那個叼煙的男人搖了搖頭,「那鬼地方,你給我再多錢,我也不去,」

這男人的話,把丁當給怔住了,

沒想到,那聖靈島真的是個鬧鬼的地方啊,這船員,竟然放著錢不賺,也不過去,

「這位老弟,我勸你還是不要過去,那個島可邪門呢,上次,有艘客船經過那裡,結果那船靠在岸邊,可那上面的乘客一個都沒回來,可邪門呢,」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船員說道,

「是啊,海警都過去查了,他們就在那島的邊上轉了一圈,沒發現人,就走了,」另一個光著頭的船員說道,

「那些警察怎麼不上島去啊,」丁當奇怪地問道,

「他們也不敢上去啊,」光頭船員說,「以前有一群兵哥哥上過島,結果,一個都沒回來,你說怪不,」

「聽說,他們還是海軍陸戰隊的特種兵,可上了島之後,竟然都人間蒸發了,」另一個胖子說道,「后來,警察也好,軍隊也好,就再也沒人上去了,除非是膽大不要命的,」

「啊,這麼奇怪啊,」丁當也是一驚,

「是啊,那島現在就是無人區了,沒人敢去的,除非,你不想活了,」老船員搖搖頭,「這位老弟,你還是回去吧,你要是去別的島,我們興許還會帶你過去,」

「這樣吧,我給你們雙份的錢,怎麼樣,」丁當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我就不相信,看在錢的份上,你們會不想去,

可這幾個船員只是搖搖頭,索性也不說話了,

他們似乎有點害怕,默不作聲地打牌,


丁當的脖子也有點發涼了,沒想到,自己還沒坐上去聖靈島的船,竟然就有這麼多人害怕去那裡,

「這幾條船,都沒有去聖靈島的嗎,」突然,丁當聽到了一個聲音,他轉過了頭,

只見,有一對男女正朝這邊走了過來,那個聲音,是其中那個男人發出的,

這個男人長得很英俊,看上去有點眼熟,可是,丁當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他了,

見到一個人,覺得似曾相識,卻說不出他的名字,這是許多人遇到的很尷尬的一件事情,

而那個女子,則戴著墨鏡,穿著一件紫色風衣,

當那女子走過丁當身邊的時候,她突然轉過了臉,看了一下丁當,

不過,她很快就扭過了臉,走了,

「沒有,沒有,」那幾個船員異口同聲地說道,

「怎麼又是去聖靈島的啊,你們都不怕死嗎,」那個胖子嘟囔了一句,

「我們有急事要去那裡,麻煩你們給開過去吧,需要多少錢,我有的是,」那年輕英俊的男人說道,

「給多少錢,我們也不去,」那個叼煙的船員說道,

「是嗎,真不去,」那男人眉頭一皺,伸出手,從衣服里拿出一疊鈔票,「這是三千元,應該夠一條船一整天的包租費了吧,」

可是,那些船員看了看著鈔票,還是一動不動,


「那好,既然你們都不說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哦,我忘了告訴你們了,我以前就學過怎麼開船,這樣吧,這錢,我就放下了,這裡的幾條船,我就任意挑一艘了,」說著,這男人丟下那疊鈔票,就拉著那女子,朝著一條船的棧板而去,

轉眼間,他們已經快速地跳上了這一條看上去最新也最大的船,

「幹什麼,那是我的船啊,」那個胖子站了起來,叫道,

那老頭也站了起來,「小二,他們這是要搶船啊,快,快上啊,」

說著,這兩個船員也顧不上繼續打牌了,就站起身來,沖了過去,

他們一邊沖,一邊還叫著,「站住,不許登船,不許登船啊,」

可是,那一對男女卻也不管不顧了,上了船后,直接就沖著船的駕駛艙而去,

丁當看到這情景,樂了,自言自語道:「不錯,看來這兄弟的主意好,不租船就搶船,我怎麼沒想到呢,」

他嗖的一聲,一個縱身就飛了起來,落到了那條寫著「永記1號」的船上,

可是,他並沒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後,有一個戴著帽子和墨鏡、穿著風衣的男人,也急匆匆地上了這條船?????? 第233章又見到會放電的男人

那一對跳上船的男女,朝著船上的駕駛艙跑去,

身後,那胖子和那老頭緊追不捨,還叫嚷著:「抓住他們,抓住他們,」

眼看這一對男女就要到達駕駛艙了,突然,從裡面跳出來一個五大三粗、身材魁梧的男人,

「站住,再敢向前半步,我就不客氣了,」這粗壯男人的手裡竟然拿著一把魚叉,那魚叉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銀光,

這一對男女停住了腳步,

眼前的這個粗壯男人,體重至少有九十公斤,只穿著一條藍色小背心,白色短褲,胳膊上的肌肉黝黑而凸起,再加上他手裡拿著這把鋼叉,這人活像是一個夜叉,

「阿貴,攔住他們,他們是搶船的,」那老頭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剛才這麼一追,已經把他這老骨頭給折騰得快散了架,

「搶船的,哼,沒那麼容易,你們過得了我這關嗎,」這個叫阿貴的粗壯男人說道,

「我們不是搶船的,」那個英俊男人說道,「我們租了這條船出海,是要去聖靈島的,既然你們不想去,那我只好自己親力親為了,」

「你們要去聖靈島,」阿貴愣了一下,「你們去那裡幹什麼,難道,也是去挖金子的,」

「挖金子的,」英俊男人愣了一下,又笑了,「就算是吧,我可給了你們三千元租船費,這錢總夠我去個來回吧,」

「我們不要你的錢,」那老頭說道,「錢我退給你們,這船我不租,小二,把錢還給他們,」

那胖子苦著臉,說道:「老爸,我剛才沒帶上那些錢啊,那些錢,不還在岸上嗎,」

敢情這老頭和胖子還是一對親爺倆,

「那你還不快回岸上拿啊,」老頭大聲說道,

「好,」這小二剛一轉頭,朝岸上一看,「老爸,他們兩個,他們兩個走了,那桌子上的鈔票也不見了,八成是被他們給拿了吧,」

「什麼,」老頭回頭一看,果然,岸邊的桌子上,那兩個打牌的船員早就無影無蹤了,那一疊鈔票,也沒了蹤影,


「該死的,這兩個王八蛋,竟然把錢給拿走了,」老頭拍著膝蓋,惱怒不已,

「你看看,我給你們的錢你們都拿走了,這船總該租給我們了吧,」那英俊男人笑了,

「不是我們拿的,是被那兩個傢伙拿走的,他們跟我們不是一條船上的人,」胖子小二嘟囔著,

「這我不管,我哪裡分得清你們誰是哪條船的啊,反正,我錢是丟在你們桌子上了,這錢你們就算是收下了,收了我的錢,你們總該把船租給我了吧,」英俊男人抱著雙臂,笑道,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在船的桅杆上,一個人正坐在上面,津津有味地看著下面,

這個人,自然就是丁當了,

剛才,他變身成蜥蜴人,三下兩下就爬上了桅杆,在這裡,他可以把整條船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別想了,我們可以帶你到別的島上去,這錢我們照樣不差你的,」那個阿貴冷冷地說道,「可是,要去那個聖靈島,給多少錢,我們都不去,」

「對,」阿二也附和道,「你要是想在東海上逛一天,我們也帶你逛,可是,要去那個鬼島,我們不去,」

「哼,我給你們的錢,就是要去聖靈島的,別的地方我不去,」英俊男人冷笑道,「要是不去那裡,我給你們那麼多錢幹什麼,難道,就是讓你們帶我到東海上吹冷風啊,」

「我們不會帶你去的,有本事,你就從我身上壓過去,」阿貴的眼珠子瞪了起來,握緊了手裡的鋼叉,那凶神惡煞的樣子,看得還真是讓人膽寒,

「好啊,那我就偏要從你身上過去,」英俊男人大喝一聲,就飛起身來,沖著那阿貴踢了過去,

阿貴拿出鋼叉,用鋼叉的柄來格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