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學校貴賓室里。

宮伊剛剛游過泳,全身濕漉漉的,但卻散發出一股清香。

「對了宮伊,下個星期六你去不去潔恩家裡啊?」艷瓔問宮伊。

「幹什麼?」

「潔恩生日耶!」艷瓔說。

「噢……是嗎。」宮伊邊用毛巾擦擦頭髮,邊冷冷地說。

「拜託你啊,態度熱乎點行嗎!本來天氣就很冷,再加上你這樣的冷,真的好冷!」

「你繞口令啊……」

「……」艷瓔瞪了宮伊一眼。「好啦,不管怎樣,你要陪我去她家啦!」

「陪你去……」宮伊輕輕一笑。「我是你什麼人,得陪你去呢?」

「唉呀……」艷瓔犯了難。

「你說得出來,我就陪你去。」宮伊特別把『陪』字加重了語氣。

「嗯……因為……」艷瓔著急地抓抓頭髮,想啊想。

「好了,我陪你去。」宮伊說。

「真的啊!你人真好耶!」艷瓔激動地晃晃宮伊的身體。

「……」

「啊,對不起噢!」突然,艷瓔想起了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對啦,宮伊,我問你個問題哦,你要如實如實回答。」

「嗯?」

「就是,如果有一個很可愛很可愛的女生暗戀了你很久,保證一定是很喜歡你的哦,但不敢對你表白,你……的想法怎樣?」

「是你嗎?」

「不是啦,我不會喜歡你的啦。」

「……」不會喜歡我。宮伊有些失落,但並沒有表現出來。

「是潔恩吧……」

「啊,你怎麼知道!」艷瓔有些驚訝。

「我早就知道啊,這個問題,我想,我沒必要回答你吧。」

哼!死宮伊,臭宮伊!艷瓔在心裡咒罵了宮伊一千遍,一萬遍了。

很快到了星期六, 莫笑桃花太多情


「啊!對了啦,宮伊宮伊,我忘了給潔恩買禮物啦。」車子快行駛到潔恩的家時,艷瓔想起來了。

「……」

「不行啦!你得陪我去買禮物。」

「……」

「好不好嘛!宮伊宮伊。」

「嗯。」

「嘿嘿!宮伊最好了。」

禮物店裡,琳琅滿目的精美禮物擺滿了貨架。

「嗯……送什麼好呢?嗯……對了宮伊,你幫我想想啦。」

一旁的宮伊略有出神,但很快回過神來:「隨便吧,有份心意就行。」

「嗯……送什麼啦!真頭疼。有了,就送這個吧!」艷瓔發現了什麼。

「哇!」艷瓔被潔恩家的豪華震撼了。

潔恩家整體是歐洲風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純金色,真是有錢。

「艷瓔你來了!宮伊哥哥,你也來了……」潔恩有些驚訝:從來,宮伊也沒給自己慶祝過生日。

「啊是艷瓔啊,還有宮伊……歡迎哈!」藤希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艷瓔,先到我房間里來一下。」潔恩拉著艷瓔走到自己的房間。

「艷瓔!怎麼宮伊哥哥會來啊……」潔恩努力抑住激動的心情。

「嘿嘿!這是我給你的生日禮物哦!開心嗎?」艷瓔狡猾地說。

「嗯嗯!我太開心了!謝謝你,艷瓔!」潔恩笑著說。

「你開心就好啦!呼,剛才我還想不出送什麼禮物呢。」


「我們出去吧,我哥還有宮伊哥哥肯定在下面等我們了。」

「嗯!」艷瓔和潔恩手拉手準備下樓時,在房間門口,卻看見了宮伊。

宮伊面無表情地站著,剛才他還在疑惑究竟艷瓔會送什麼禮物給潔恩,沒想到,這份禮物卻是自己……

「宮伊。」「宮伊哥哥。」兩人叫了宮伊一聲。

「呵,沒想到我就是那份禮物啊。」宮伊冷笑著說。

「呃……宮伊啊,你聽我說嘛!」艷瓔想要解釋,其實也沒什麼嘛,你和潔恩的關係人人都知道啦。

「住口,我不想聽你說話。」說完,他很憤怒地下了樓。

艷瓔和潔恩獃獃地互看著,樓下藤希的聲音將她們拉回神來:「宮伊宮伊,潔恩的生日派對還沒開始,你幹嘛要走啊?」

一朵嬌花 艷瓔,宮伊哥哥要走了……」潔恩有些不知所措。

「不行啦,我們快下去跟他解釋。」艷瓔拉著潔恩快步下樓。

「哥,宮伊哥哥呢?」

「走了……」藤希攤攤手說。「呃艷瓔,宮伊先走了,不過,生日派對還是繼續吧,呵呵。」

「不要了……」潔恩傷心地坐到軟軟的沙發上。「宮伊哥哥走了,怎麼會這樣。」然後,輕輕地哭了起來。

「對不起,潔恩,是我搞砸了,如果我不把宮伊當做禮物就不會這樣了……」艷瓔自責地說。

「不怪你……」潔恩輕泣著說。

「把宮伊當成禮物?」藤希問艷瓔。

「是啦,潔恩不是很喜歡宮伊嘛,我就想啊,讓宮伊來不就是最好的禮物么,這樣,潔恩就會很開心啊!」

「從小到大,宮伊最討厭被人利用了……」

「啊!?那怎麼辦。」艷瓔緊張地問。

「快去追他,然後解釋啊。」

「噢!我知道了,那我先走咯。潔恩,我先走了,明天再說。」

「嗯……」潔恩小聲地應著。

艷瓔追了出去。

艷瓔邊跑邊四處望著:哎呀哎呀,宮伊你在哪裡啦!

突然,停住了腳步。

今天下著陣陣的小雪,整個城市被白雪輕蓋著,真的很美。


但是,艷瓔怎麼會去管這些呢。

她快步走向前面,輕輕地拽住宮伊:「宮伊,你聽我解釋嘛……」

宮伊冷冷地甩開她,想要離開這裡,似乎很厭惡艷瓔。

「拜託嘛,給我點時間解釋。」

「……」宮伊停住腳步。

「嘿嘿,剛才是我不好嘛。我向你道歉。」然後,她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表示賠禮道歉。

「……」

「唉呀,宮伊,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啦!原諒我啦,我知道你不喜歡被利用,可是,這嚴格意義上也應該不算利用吧。」

「……」

「宮伊,拜託你開開口嘛。這樣好像顯得我在說雙簧……」艷瓔很無奈。「你也應該知道,潔恩很喜歡你啊,不管我今天帶了什麼好禮物送她,沒有你在,她也不會笑得很燦爛的嘛,為了她開心,把你帶去帶『禮物』,有什麼不好,再說了,對你也沒損失嘛,還有,你幹嘛躲在門口偷聽我們說話喔!」

「我,我哪有躲在門口偷聽。」宮伊反駁。

「嘿嘿,沒有沒有啦!原諒我吧!可愛的宮伊。」艷瓔嬉皮笑臉地說。

「我生氣的不是我被你當成禮物,而是,而是……」

「而是什麼?」艷瓔睜大眼睛奇怪地問。

「老實說,你有沒有看清楚你的心。」宮伊問。

「心?」

「嗯。你確定你喜歡的人是誰嗎?」

「沒有啦,現在我還沒有喜歡的人,嘿嘿!」艷瓔笑著說。

「可是我有了。」

「噢!這樣啊,那是誰呢?噢,你是不是擔心潔恩做第三者破壞你和另一個女生的愛情啊,沒關係啊,早說嘛,我幫你和潔恩說說。」

「不用了,那另一個女生是……」

「是誰啦?」

「藍艷瓔,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啊!我喜歡的就是你啊。」

「……」這回,換成艷瓔沉默了。

「藍艷瓔,我,我真的好喜歡你。」

「可是……沒有理由吧。」艷瓔自找宮伊喜歡自己的理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