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只見他說完之後,全身的氣勢一凝,掌中隨即迅速掐訣,打出一道詭異的符文,四周圍繞的紫芒隨即大盛,連大地都被染成了紫色。

在這道封印之內,哪怕是全盛時期的葉飛,單單隻憑藉自己的力量,想要衝出封印估計也不太可能。

相比起界脈之力,法王殿妖風的力量,似乎提升的一個檔次,可謂是極其詭異,讓人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此時的半空之中,水一舟在說完之後,身形隨即消失在了原地。

下方的紫獄之中,葉飛此時身形已然有些不穩,這股力量實在是太過霸道,一旦陷入其內,體內的力量連同本身的氣息都被徹底壓制。

這一刻,葉飛此明白過來,為何他一直無法感應到靈彥姬的狀態。

「葉主,您怎麼樣了?」靈彥姬此時元嬰之體,也已經是到了崩潰的邊緣,但她還是連忙衝到了葉飛身旁,輕輕將其扶住。

「我沒事,被困在這紫獄之中,體內的靈力無法凝聚,這具身體也撐不了多久了。」葉飛此時已然感覺到一陣恍惚之感。

天宮玉牌化身,本身就是由靈力支撐,從而凝聚成型,一旦靈力被徹底壓制,距離崩潰便是不遠了。

靈彥姬聞言,此時不禁微微一愣,顯然是一時間,她並沒有聽懂葉飛話語中意思。

只是不等靈彥姬多想,她此刻的元嬰之體,已然是支撐不住了,身形一個踉蹌之下,險些直接栽倒在地。

「穩住心神,我助你凝嬰。」葉飛沒有過多的解釋,將體內最後一點靈力調轉而出,掌中同時迅速掐訣,抬手一指點向靈彥姬的額頭。

一道符文印記,隨之從葉飛的指尖併發而出,同時融入靈彥姬的體內。

靈彥姬的意識瞬間恢復,等她反應過來之時,此時葉飛因為靈力不支,已然輕閉上了雙目,他的身形隨之直直地倒下。

「葉……葉主!」

「您怎麼了。」靈彥姬一把抱住葉飛,這一刻她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無助之感。

若是可以選擇,她絕不想要看到眼前之人,為了救她深入此地。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此刻身處靈彥姬懷中的葉飛,此時身上的氣息不斷減弱,這無疑讓靈彥姬心亂如麻,她眼角此刻忍不住落下淚珠。

媽咪,總裁後爹要轉正 華夏江東,此時的葉家密室之內。

此時密室的中心,那團翻滾的幽光,此刻猛然一陣翻滾扭曲,最終在不斷的收縮之下,全部融入了葉飛的體內。

「水一舟,你的命,葉某要了。」葉飛睜開雙目,眼中有精光閃動,同時瞬間內斂。

他的話語剛落,似有一陣輕撫拂過,整個人便是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華夏西南之地,隨著一陣空氣扭曲,葉飛的身影從無形中走出,僅僅只是片刻的停頓,緊接著他的身形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華夏西南邊境,葉飛再一次的瞬移,此刻已然出現在了,同濟會總部的山谷邊緣。

前方不遠處,視線可見一道水紋大陣,將整個山谷包裹在之內,顯然是經過上一次葉飛逃出同濟會之後,那水一舟將護谷大陣從新布置了一番。

「來者止步。」

「此地乃我同濟會重地,無論你是何人,想要活命的命立刻滾出這裡!」隨著葉飛的臨近,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

緊接著,一位身穿長袍,有著金丹後期的男子,從前方的水紋大陣之內閃身而出。

「葉某的命,你大可來取。」葉飛眼中幽光閃動,一股無形的厚重之感,此時從他的體內洶湧而出。

這股力量,並非是武道強者的靈力,而是在葉飛融合了巫體之源后,他本身的身體強度,無形中爆出的一股威壓之力。

山谷大陣前,那位長袍男子面色一怔,在看清楚來者之後,他的瞳孔瞬間收縮,臉上同時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

「你……你是葉家之主。」

「不可能,會長大人早已經將你困死!」長袍男子面色劇變,此時聲音忍不住顫抖,身形向著後方連連退去。

此時的葉飛,眼中殺意已決,但凡擋他之人,此刻他不會再輕易放過。

只是一個閃身,前方的大陣邊緣,那位長袍男子臉上的驚恐之色未消,再其胸膛處便是已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身上的生機築基散去。

二人之間,硬實力相差太大,這位長袍男子根本來不及反應。

斬殺一人後,葉飛隨即踏空而起,他身上的氣勢轟然爆發,陣陣詭異的幽光,此刻在他的右臂之上緩慢凝聚。

「破此陣,一拳足以。」葉飛目光一凝,身形隨即帶出長虹。

此刻可見半空之中,一道幽光劃破天空,下一瞬便是猛然撞擊在了水紋大陣之上。

「砰!轟隆隆。」震天的爆響聲,瞬間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這一拳之力,可謂是極其恐怖,水紋大陣一陣劇烈的顫抖,在那股反震之力下,此刻整個同濟會山谷,都是隨之猛然顫動起來。

大陣之內,同濟會的成員,此時紛紛從建築內走出,在看到半空之中的人影后,眾人的面色均是大變。

「是他,葉家之主葉飛。」

「他不是被困住了么,難道是從會長的殺局內逃出來?」

「此子竟然還敢來此……」同濟會的成員,在反應過來之後,均是忍不住在一番驚嘆。

而下一刻,一陣碎裂之聲,隨即傳遍整個山谷。

「咔,咔擦……轟隆!」這座水紋大陣,始終沒有擋住葉飛的一拳之力,此刻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竟是轟然碎裂開來。

「這,一擊之力,轟碎護谷大陣!」谷內的同濟會成員,此時均是一陣目瞪口呆,他們此時才明白過來,這葉飛為何還敢來此。

這位葉家之主,看似只有元嬰之境,但本身的戰力,已然達到了一個逆天的程度,有如妖孽一般。

隨著陣法的碎裂,葉飛同時閃身踏入谷內,此刻正如他之前進入山谷時一般,下方的眾人竟是無一人敢出手阻難。

同濟會並非隱門,這個組織儘管實力堪比頂級隱門,但實際上遠沒有隱門團結,大部分都只是為了各自的利益才會入會。

若是隱門的護山大陣被破,隱門弟子定會群起而攻之。

但同濟會則是截然不同,在這些人的心中,他們更加信奉強者為尊之理。

「水一舟,你還不出來么。」葉飛此時站在半空之中,聲音同時在谷內回蕩開來。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山谷身處的大殿之內,一道磅礴的氣勢衝天而起,水一舟的身形幾乎是同時出現。

「你,你是那葉飛小兒的化身。」半空之中,水一舟在看到葉飛之後,也是不禁面色一怔,但他不愧是通神中期的強者,可謂是瞬間就反應過來。

法王殿的紫獄,幾乎不可能破除,就算是水一舟,也僅僅只是能做到激活紫獄,無法真正的將其控制,不然也不會留葉飛存活至今。

而前方之人,身上的靈力,明顯沒有之前的那個葉飛濃郁,可見是一道身外化身無疑。

「我是你爺爺。」葉飛低喝一聲,眼中幽光暴漲,周身殺意瀰漫開來。

不等那水一舟開口,此時的葉飛身形已然帶出殘影,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前方之人跟前,那透著幽光的一拳,隨即猛然轟來。

「大膽,一個小小化身,也敢在本座面前逞口舌之快。」水一舟眼中怒意湧現,通神境的氣勢此刻轟然爆發。

面對葉飛的一拳之力,他沒有絲毫的退讓,抬手就是一拳正面迎上。

比拼力量,本身境界高的武修,可是說是佔據天然優勢,本身的境界與力量,幾乎都是成正比例增長,實力弱小之人,相對而言力量也是極弱。

眨眼之間,半空之中的二人,隨即相撞在了一起。

「砰!」一聲震耳的爆響,同時傳遍四周。

二人的身形,相繼向著後方連退數步,葉飛首先穩住身形,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再度閃身向著前方的水一舟閃身衝去。

而此時的水一舟,在與葉飛對撞一拳之後,他頓時一陣心驚不已。

「此子的化身有些古怪,力量竟是壓制了本座。」水一舟臉上露出陰冷之色,當他再次看到葉飛臨近之時,則是並沒有選擇硬拼。

在下方眾人的目光之下,水一舟一連退出數丈,同時一個瞬移閃身到了右側。

「凝水界。」漫天水幕陡現,一道恐怖的威壓之力,隨即傳遍四周。

穿成渣女被前男友組團轟炸 僅僅是趕到一絲的不對勁,水一舟便是果斷使用出界脈之力,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將眼前這具化身拿下。

「身外化身,無法施展界脈之力,葉飛小兒你註定會敗在本座手中。」水一舟面露冷笑,掌中靈光閃動,不斷地抬手凝聚法訣。

對於葉飛,這水一舟同樣是欲殺之而後快,真身他不能殺,此刻面對一道化身,豈有不斬殺之理。

「原來是一具身外化身。」

「以會長的實力,轟碎這道化身,應該只是時間問題。」下方的同濟會成員,此時均是忍不住開口議論道。

通神中期有多強,早已不用多言,想要斬殺一個元嬰小輩的化身,當真有如探囊取物一般。

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身形被封鎖,面對界脈之力,哪怕是身體強度,達到極為恐怖的地步,也是無法抗住界脈之力的威勢。

「雷界。」葉飛全身氣勢轉變,狂暴的雷威在他的周身翻滾異常起來。

他的掌中迅速掐訣,周身雷威已然凝聚到了極致,隨即抬手一指點向蒼穹,面的界脈之力,唯有相通的力量,才能與之對抗。

此時的同濟會山谷半空,水一舟的凝水界剛剛形成,便是陡然受到一股雷威衝擊,半邊天空隨即被雷海籠罩,陣陣的毀滅之勢,瞬間充斥了整個天空。

「嘶……不是化身,這是你的真身!」水一舟見此情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身形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半空之中,那恐怖的雷威不可能是假,此時的水一舟腦中頓時一片混亂,他廢了那麼大的功法,更是激活紫獄之力,竟然只是困在了一具化身。

「你知道的太晚了。」葉飛目光一凝,眼中露出肅殺之意。

隨著雷界的成型,四周那股恐怖的威壓之勢消散,葉飛在身形恢復的瞬間,便是再次掄起了右拳,身子帶出一道長虹,向著前方之人破開而去。

葉飛的雷界之力,本就比起水一舟的界脈之力,要稍微強上一些,此時的水一舟根本來不及反應。

「砰,轟轟。」拳鋒臨近,穩穩地擊中前方的身形。

在沒有防備之下,水一舟身子被直接震退,同時一連噴出數口鮮血,臉色隨即變得慘白起來。

這場戰鬥,持續了不到兩分鐘,此刻顯然勝負已分。

「會長敗了……」

「傳聞不久前,南海海域,這葉家主與西方血族族長德古拉一戰,最後也是大獲全勝,看來此言不虛。」下方同濟會的成員,此時望向葉飛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而對於會長水一舟,卻是幾乎沒有人投向目光。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勢未消,再度閃身之下,已然站在了水一舟的身後。

「葉某曾說過,定會取你性命。」葉飛掌中幽光暴漲,反殺一爪之下,手掌直接穿透身旁之人的鎖骨,將其牢牢控制在他的手中。

「啊……你,你不能殺我,本座乃是同濟會會長,華夏武道界通神中期強者。」

「沒有崑崙雪域的法令,你不得擊殺通神境的武修。」右肩上劇烈的疼痛,使得水一舟發出痛苦的哀嚎,同時連連開口大喝道。

按照武道界的規矩,但凡金丹以上的強者,武道中人均不可能隨意斬殺,而通神境強者,更是受到整個華夏頂級隱門的保護。

就算犯了天大的過錯,也要由崑崙雪域審查之後,發現斬殺令才能轟殺。 對於這些規矩,葉飛自然是心知肚明,只不過這是華夏隱門的規矩,而他並非隱門中人,崑崙雪域葉飛更是從沒將其放在眼中過。

「葉某要殺之人,至今還無一人能活。」葉飛聲音冰冷,眼中滿含殺機。

上一次他踏入元嬰中期之時,若是那崑崙的夢緣,或者是拜火教的月晨,於這水一舟一般,向他直接出手,葉飛照樣不會輕易放過。

「哼,葉家小輩,你若敢殺我,靈彥姬那個賤人會給本座陪葬。」水一舟臉上露出瘋狂之色,此時冷哼一聲,盯著葉飛低吼道。

葉飛目光一凝,並沒有直接斬殺此人,而是帶著水一舟,向著後山的竹林閃身而去。

也僅僅只是眨眼之間,他們二人便是出現在了竹林上空,下方的竹林之內,已然被一道紫色的光幕包裹,密不透風無法感知裡面的情況。

「打開紫獄,葉某留你全屍。」葉飛抬手一抓,陣陣的骨裂聲,隨之不斷傳來。

水一舟此時嘴角溢出鮮血,疼的直咬牙,但此人眼中的神色,卻是越發的變得瘋狂起來。

「你做夢,就算殺了本座,本座也絕對不會打開。」

「不怕告訴你,此術乃是西方法王殿的秘術,一旦被困在其內,至少需要通神境後期圓滿的強者,才能勉強轟開一道裂縫。」

「葉飛小兒,你這輩子都別想打開。」 監獄歸來當奶爸 水一舟連連開口,此刻面容略顯猙獰。

竹林半空之中,葉飛眉頭微皺,此時不禁感到一陣耳噪,他的手臂之中,幽光隨即猛然一凝。

一陣恐怖的渾厚之力,猛然湧入水一舟的體內,將其身上的靈力震散,此人這才稍微老實了一些。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望向下方的紫獄,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憑藉他如今的力量,最多能夠爆發出通神中期之威,距離後期差距可絕非一星半點。

紫獄之內,那股恐怖的靈壓之力,時刻侵蝕著獄內之人,他若是短時間內無法破開,靈彥姬怕是命不久矣。

「只能用掉巫頌的一擊之力了。」葉飛目光一凝,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巫頌的一擊之力雖然寶貴,但在葉飛的眼中,僅僅只是一擊之力罷了,既是攻擊手段,則沒有必要節省。

「給葉某凝。」葉飛低喝一聲,抬手一點自己的眉心。

霎時間,一股滄桑之意,從他的周身涌動而出,只見其眉心處,奪目的幽光閃動不定。

眨眼之間,一把黑色的彎刀,已然在半空之中凝聚成型,其內溢出的毀滅之勢,讓人聞之心顫。

「這,這是什麼……」

「巫頌的力量,當初衝破我等的界脈結界,你就用過一次,南海天宮前,你又用過一次,現在怎麼可能還有?」一旁的水一舟,此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此刻是徹底的懵了,這一刻水一舟有種感覺,眼前之人怕是不止三道巫頌之力,或許有第四道,第五道……上百道也尚未可知。

葉飛沒有理會此人,眉心之力的力量凝集成型之後,他便是抬手向著前方一點而去。

竹林上空,那把黑色的彎刀,隨即劃破天空,頃刻間已然斬落在了下方的紫獄之上。

「轟隆!」

「咔,咔咔……」伴隨著一聲爆響,隨即紫獄之上,傳來陣陣撕裂之聲。

這巫頌的一擊之力,葉飛不知道有多強,但應該至少達到了通神後期圓滿之境,下方的紫獄結界已然無法支撐,一道道視線可見的裂痕在其上縱橫開來。

整個後山竹林,此刻為之一顫,那道恐怖的紫獄忽然裂開,化作一道紫色微光瀰漫在了半空之中。

這些紫光在竹林半空,此時聚而不散,儘管沒有凝聚成型,但同樣也沒有完全消失,略顯得有些奇異。

「這股力量,與界脈之力相似,也是一種極致之力。」葉飛抬手一揮,一縷紫芒落入他的掌中,同時一股冰冷的氣息,瞬間沖入他的體內,讓他的心神不由地為之一顫。

「吼吼……」就在這時,下方的竹林之內,傳出兩聲震耳的低吼。

緊接著一道幽光衝天而去,盤旋在了半空之中,化作一隻巨大的黑鱗玄蛇,此蛇現身之後,竟是開始瘋狂地吞噬四周散落的紫芒。

在葉飛古怪的目光之下,玄蛇幾段扭動之後,便是將竹林內的紫芒吞噬乾淨,最後化作一道幽芒,則是回到了他真身的眉心之中。

「餓……」葉飛識海之內,那道纖細的聲音隨之輕輕傳來。

「這玄蛇喜食極陰之氣。」 重生農門嬌女 只是片刻的思索,葉飛便會很快反應過來。

他的靈識隨即一凝,立刻向著眉心處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方才的紫獄結界,你可否能將其吞噬?」葉飛低聲開口問道,按照玄蛇的習性,紫獄應該無法困住她才對。

「可…可以吃。」玄蛇的聲音,這次很快回應了葉飛。

葉飛聞言,一陣無語,忍不住開口道:「那你方才怎麼不出來?」

巫頌的一擊之力,無疑是一道殺手鐧,要是有其他的辦法,葉飛自然不會輕易使用,方才他的化身被困在紫獄內的時候,這頭玄蛇沒有發出半點動靜。

「你,沒問。」可能是因為吃飽了,玄蛇回應的速度明顯快了許多。

「額,怪我……」葉飛一臉的心疼之色,此時也是多說無益,只能先不在去想這件事情。

……

竹林恢復了平靜之後,此時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收斂,目光望向下方。

而一旁的水一舟,此時眼中滿是迷茫之色,他體內的靈力混亂無比,口中還在不斷地低喃著:「十道巫頌之力,百道……千道……萬…萬道。」

堂堂一代同濟會會長,通神中期的頂級強者,竟是被活生生可嚇瘋了。

葉飛自從接觸南疆聖族一來,一共獲得了四道巫頌之力,但此刻已經全部用光,而且巫頌殘靈損落,他今後也不可能再獲得。

只是這水一舟,對於自己一向極為自信,卻是一連在葉飛身上連連失策,最後連紫獄都被直接破開,此人也是終於頂不住,心神直接崩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