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時,棺材之上灰影一閃,出現了一個人。四方臉,竟和蕭晨有七分相像!不過此時這個人並不是實體,只是灰色的霧氣凝聚而成的,顯然,這個人應該也是一個執行者,和第一個第二個一樣,都並沒有真身進入任務世界之中,因爲他們知道,以他們的實力,要是真身進入任務世界,那麼這個任務的難度將會產生劇烈的改變,在沒有幫手,反而有敵人的時候,他們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所以,這三個人無一例外都選擇了派遣化身進入這個任務世界。第一個利用了王順宇的血液,第二個則是直接使用了王順宇死去的屍體。至於這第三個出現的蕭姓男子,則是利用了那口棺材,直接突破了空間的封鎖,化身則根本就是用的死氣。

死氣一卷,直接落到了花海之上。原本還鮮豔的花朵登時枯萎了起來。第一個臉色一變,左手一揮,手中出現了一支嬌豔的鮮花。這支鮮花也就是那片花海的主體。不過本應該似欲滴血的紅花,此時竟然沾染上了一絲灰氣!

“哼,傳說中的死神棺材果然不同凡響,不過這種禁忌詛咒之物根本不能長時間使用,我就不信憑藉我的幻世之花抵抗不住!要知道,你的身後可是還跟着一個累贅呢!”聽他的語氣,即使見識了蕭姓男子的厲害,卻依然對蕭晨的殺心不減!

“那再加上我怎麼樣?”有一個女聲從棺材之中傳了出來。緊接着,一箇中年美婦從棺材之中“鑽”了出來。同樣的,這又是一個強者的化身!

這一下反倒是蕭晨糊塗了,不是說過詛咒世界之中只有三巨頭嗎?這突然出現的第四個人是誰?難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是錯誤的,之前出現的兩個人並不是巨頭?而僅僅是普通的頂級執行者,就好像這兩個人一樣。

看來,要重新估算頂級執行者的實力了!蕭晨心中暗暗想到。

“你們兩個竟然都來了!好,很好,既然你們兩個都來了,那我也就不和你們計較了,這筆賬我們下次再算。”第一個看到了女子的出現,頓時心生退意,單憑男子一個他還敢叫板,畢竟他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有多了一個女子之後,他就不敢在待下去了!要知道,就算是化身,那也是利用詛咒的力量創造出來的,也是使用了一件頂級詛咒之物才能穿梭來到這個任務世界,要是被留在這裏,對詛咒之物本身也是有害的,甚至可能會因此而掉落等級,成爲一件高級詛咒之物!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這裏是你家嗎?”先來的男子還沒有說話,後出現的這個女子先不幹了!當即大喝一聲,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只是雙眼一瞪,第一個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樣,本來想要逃走的甚至當時就被定在了原地!

而男子也沒有再留手,右手一揮,一隻兩丈來長的鐮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對着被定住的第一個一揮而下!

眼看着第一個就要被攔腰斬斷,他突然之間恢復了行動!右手的火紅玫瑰一揮,花海重新出現。鐮刀斬下,帶起一片花雨,但是當花海消失之後,第一個卻消失不見了。

只留下一句話語迴響着:“你們能守一次,卻不能每一次都守着他,我早晚會將你們全都殺光!”(……) ";哼!";見到第一個這麼簡單就逃走了,女子冷哼一聲,卻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顯然,她也是知道,僅憑自己兩人的兩個化身,是對付不了對方的.畢竟對方的化身怎麼說也是擁有的,而自己兩人不過是見到蕭晨身陷險境,而強行突破空間而來.

而此時的蕭晨狀態非常不好!他本來就被第一個的花海禁錮住,時間詛咒施加在他的身上,讓他在短短的時間內恍如度過了二十年一般,已經成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而第一個似乎是怕他死得慢,又用他的繃帶詛咒之物給蕭晨施加了一個雙重詛咒.雖然後來出現的男子利用那件強大的棺材詛咒之物將他身上的詛咒驅除掉,但是他的身體卻已經被侵蝕的不成樣子了.要不是那個男子救了他,可能他已經死掉了!

所以,當第一個離開之後,蕭晨再也撐不住自己疲憊的身體,倒了下去.

其實假如他不是被第一個使用類時間類詛咒之物傷害了的話,那麼他現在完全可以轉生出去,利用自己的第二個殭屍分身使自己恢復原樣.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了,因爲那可是一件頂級的詛咒之物!

而且從先後出現的這幾個人口中,蕭晨還得知了,這件詛咒之物相當不凡,似乎對於他們這樣強大的人物來說都是一件殺手鐗了.最主要的是這件詛咒之物的詛咒力量已經作用在了蕭晨的靈魂上,這種直接攻擊靈魂的傷害是蕭晨最害怕的.因爲他即使使用轉生,靈魂上的傷害也不會有絲毫的減弱!

";難道這一次終於要死了麼?";蕭晨心中苦澀的想到.自從進入詛咒世界,一路走來.經歷了不止多少艱險.多少次他都是從死亡的深淵中爬了出來,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最終,蕭晨閉上了雙眼.

";或許這樣死去也不錯,小白的問題希望拿走自己心臟的那個人能夠守信吧.";蕭晨淡淡的想着,然後徹底失去了意識.

當蕭晨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口棺材之中!不過他沒有驚慌,畢竟他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對於死亡並不感到害怕.既然連死都不怕.那還有什麼能比死更可怕呢?

蕭晨輕輕的推了一下棺材蓋,發現並沒有封住.

於是,蕭晨就將棺材蓋掀了開來,坐起身.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在那件據說是鬧鬼的房間之中了!這倒是讓蕭晨小小的吃了一驚.而更讓他吃驚的是.等到他從棺材之中出來的時候.棺材突然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蕭晨瞪大眼睛,左眼的詛咒之物隨時準備驅動,他現在也算得上是草木皆兵了,畢竟剛剛見識到了那麼強的幾個人之間的較量,對於自己剛剛獲得的這點成就已經不敢在有絲毫的驕傲了.

說實話,蕭晨覺得自己其實是非常幸運的,不僅第一次任務就得到了一件讓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寄生類詛咒之物,而且身上竟然還是帶着一件詛咒之物進入世界的!

而執行了幾次任務之後.他也開始驕傲了起來.畢竟在整個詛咒世界之中,也少有像他成長的這麼快的!短短的幾次任務.就成長成了一個高級執行者,這還不足以自傲嗎?

但是經歷了這一次的事件之後,覺得自己還是差很多啊!隨隨便便就見到了幾個這麼強的人,要死真的三巨頭該有多強?還有那傳說中的鬼皇,會多強?最主要的是連這麼強的人都會死在最終的那個任務之中,也可以想象一下那個任務到底有多難了!

經歷了這樣一次打擊之後,雖然蕭晨丟失了一件最重要的詛咒之物,那顆心臟,但是他的收穫也並不少.至少也是見識了一下詛咒世界中真正高層人物是怎樣鬥法的.這對於他以後還是很有好處的.

蕭晨四下看了看,並沒有發現有詛咒力量的存在,於是鬆了一口氣.這時他才顧得上檢查自己身體的問題.要知道,當時他失去意識的時候,可是連靈魂都快要消散了!也是直到這個時候,蕭晨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恢復如初了!

不用多說,這一定就是那座自己醒過來時躺在裏面的棺材的功勞.雖然不知道這座棺材到底有多強,但是單看着憑藉散發出的灰色霧氣就能驅散第一個的一件殺手鐗——幻世之花!就能有所猜測了,所以自己能恢復過來也就不是什麼問題了.

蕭晨再次四下看了一下週圍,他可是還記得,自己是來找那兩個在這裏裝鬼嚇人的傢伙的,現在自己從高位空間中回來了,那那兩個傢伙會在那裏呢?會不會也回來了呢?

果然,蕭晨在衛生間中找到了這兩個人.他們還是依舊昏迷不醒,看到這一幕,蕭晨覺得,果然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纔是最幸福的人.要是讓這兩個傢伙看到剛剛的那一幕,就算是他們沒有死,可能也會被嚇死.

蕭晨左右兩隻手,一手一個,提着這兩個人向門外走去.他知道,在經歷了這一次危險之後,暫時還是安全的.畢竟對於執行者來說,詛咒之物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而鬼魂的能力則是越來越強,不可能接連不斷的遇上險境.當然,頂級難度的任務就另當別論了.

當蕭晨提着這兩個人來到門外的時候,卻緊緊皺起了眉頭.因爲他並沒有發現等在門外的東方小白等人!這怎麼可能,東方小白等人不可能就這樣離開的,除非除非他們遇上了什麼危險!

一想到這裏,蕭晨就心急如焚.不過他也知道,這個時候急是沒有用的!他相信東方小白他們現在應該還沒有事畢竟這間屋子纔是真正的鬼屋,就算這是一個高級任務,而且整棟樓也都被封鎖了,但是這間屋子應該還是一切詛咒的源頭!

而既然東方小白他們沒有盡到這件屋子之中,那麼遭受的詛咒力量肯定就是要小於他.而以現在東方小白的實力,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死去!畢竟那新獲得的強力血統惡靈霧身,

,可是融合了惡靈的力量,雖然現在只是中級的血統,但是卻可以媲美一般的高級詛咒之物!

蕭晨想到這裏,沒有在猶豫,決定先回到孟國慶那裏.畢竟這棟樓已經被封閉起來了,只要東方小白他們還活着,就一定還會回到那裏去的!

蕭晨一路向下,又回到了孟國慶的家中.但是令他驚訝的是,屋子裏竟然沒有人!

這怎麼可能呢?不說孟國慶一定不會輕易離開這間屋子,就算是那幾個任務世界中的土著,也不敢走啊!他們可是知道這棟樓中的可怕的!

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也遇上了危險!要是真的這樣就壞了.蕭晨皺起了眉頭.他雖然對東方小白有信心,但是對於孟國慶,他還是不怎麼放心的.因爲孟國慶雖然擁有一個嗜血者血統,但是他的實力實在是太弱,還不足以獨身在高級任務中生存!

而且和孟國慶在一起的幾個土著也屬於一份戰力,起碼王百鳳可以看見隱形的鬼魂可以提供一部分助力,還有尚千軍這個瘋子,更是一個非常合格的炮灰!

蕭晨緊皺着眉頭,沒想到剛剛從高位空間中出來就遇上了這樣的大麻煩,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和衆人會和,否則一旦時間一長,他還是會遇上兇險!而這一次,可就真的沒有人會再幫他了.

既然東方小白,李澄婉還有孟國慶都不見了,那麼就只好上樓去找一找了.就算找不到他們,要是找到黑子或者孔凡也行啊.這兩個人都是高級執行者,實力非凡.

蕭晨提着兩個俘虜,向樓上走去.這棟樓中由於鬧鬼的緣故,所以居住的人並不多.一個單元大概也就有幾戶人家.蕭晨不高肯定黑子和孔凡到底在不在這個單元,要是不在,他就必須要從樓頂下到其他單元中尋找了.

蕭晨來到二樓,在左右兩側的房門上都敲了一遍,然後靜靜的等待着.開門當然是不可能的了,不說鬧鬼的原因,就算是不鬧鬼,一個陌生人大晚上的敲門,恐怕也不會有人開門.

不過蕭晨敲門當然不是爲了讓裏面的人開門,而是爲了確定屋子裏面是否有人.要是有人,他就由辦法讓對方開門.要知道,他的手上可是提着兩個俘虜,這兩個人可是裝神弄鬼的傢伙.可以說,這棟樓中大部分人心中的鬼,其實就是他們倆.有他們在,蕭晨相信會有人開門的.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聽了一會,蕭晨並沒有發現有人的蹤跡.他作爲執行者,可是經過強化聽力的.更何況他還又有血統.所以只要屋子裏有人,那麼一定瞞不過他的耳朵.除非屋中的人一動不動!

蕭晨繼續往上走,希望能有所收穫!爭取早一點找到一個執行者.() 三面小旗離手就開始變大,落在張誠的周圍,放出道道金光,將他限制在裏面。

張誠的拳頭不斷落在金光上,發出震耳欲聾的金鐵之聲,三面黃旗也開始不斷震顫起來。

宋星海知道阻擋不了張誠太久,連忙又從大拇指上擼下一枚翠綠色的扳指,口中急念幾聲,扔向張誠頭頂。

他作爲清風山首徒,身上的法器自然不會少,這枚翡翠扳指就是用最名貴的帝王綠雕成,不僅價值連城,而且還有鎮邪之力,加上被供奉在清風山法壇上數百載,吸收了一絲三清神威,威力更大,也是三清山鎮派法器之一。

九陽拂塵主攻,帝王翡翠扳指善困,只要限制住了張誠,宋星海就有信心慢慢磨滅他的屍魔之身。

帝王翡翠扳指一出,圍繞張誠的那三面杏黃旗頓時金光大作,雖然旗身還是震顫不止,但是也暫時讓張誠不能脫身。

綠油油的扳指飛到張誠頭頂,懸停下來。

宋星海雙手掐印,滿臉的肅然,朗聲念道:“翠玉鎮乾坤,正氣破妖邪!一朝幽光現,萬惡盡歸塵!”

法咒一落,宋星海的手上頓時發出幽幽的綠光,雙手猛然往前一推,綠光頓時飛出,融入了帝王翡翠扳指之中。

翡翠扳指瞬間開始膨脹,變成一個呼啦圈大小,綠光大放,跟杏黃旗的金光匯合在一起,組成一個雙色光罩,將張誠困在了裏面。

張誠眉頭緊皺,又是一拳揮出,但是拳頭剛接觸到光罩,一股無形之力就將拳勁卸去,光罩巍然不動。

“呵呵……”宋星海見張誠被困,嘴角挑起,露出一絲陰翳的笑容。

帝王翡翠扳指跟九陽拂塵不同,是需要蓄靈的,時間越長威力越大。

而這枚扳指已經在山門之中蘊養了數百年,這次下山龍陽子才讓宋星海帶上防身,原本它是準備用在屍王或者混沌身上的,沒想到卻提前用在了張誠身上。

之前自己雖然吃了點虧,但是好在法力依舊充沛,只要給他點時間佈下陣法,必定能滅掉張誠。

站在門外那些清風山弟子被打了一次臉,這次都學聰明瞭,半天也沒人開口。

直到看見張誠在光罩中橫衝直撞,但怎麼也出不來時,這些人才長鬆了一口氣,又開始爲宋星海加油助威。

宋星海看着光罩之中的張誠,表情也是說不出的得意。

“屍魔又怎麼樣?會鬼術又怎麼樣?最後還不是栽在我手裏!”

其實他心裏明白,如果不是依仗法器,他絕對不是張誠的對手。

但那又怎麼樣?

只要將你打滅,以後法術界說起這事來,還是不一樣會說我宋星海單打獨鬥消滅了一隻屍魔。

我就是用法器欺負你怎麼着了?有本事你也拿出一件法器來啊!

宋星海看着如同困獸的張誠,之前的震驚膽怯一掃而空,瞬間又恢復了自信。

殺掉張誠,自己不僅少了個對手,名聲肯定也會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拿到墓穴裏的法器,再剿滅混沌和屍王,別說什麼西南法術界首席弟子了,就是整個華夏法術界的弟子也沒人能跟自己想比!

更何況……還有那個林婉兒,只要張誠一死,自己就再沒什麼好顧忌的了,這小妞還不得任憑自己揉捏!

想到這兒,宋星海就愈發的得意,指着張誠笑道:“我勸你還是別掙扎了,被帝王翡翠扳指困住的妖魔,還沒一個能逃出來的,真是可惜了你這麼一朵奇葩啊,又是殭屍還會鬼術,怪就怪你不該跟我作對!”

宋星海說完,就從懷裏掏出各種法物,開始在張誠周圍佈陣。

而張誠此時也停下了手,仰頭噴出一口鬼氣,鬼氣化爲無數鬼兵幻影,朝着翡翠扳指飛去,但是還沒等靠近,就被扳指發出的綠光絞散,化爲無形。

“帝王翡翠扳指可是六段光的法器,最能剋制鬼物,就算你會鬼術也打不碎!”宋星海一臉譏諷的說道。

張誠不理他,手腕一翻突然又變出一根漆黑的棒子,手一揚就朝着上方敲去。

“鬼器!”宋星海一見,頓時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一聲清響,扳指被黑棍子敲得嗡嗡震顫,不過好在沒有破碎。

“呵呵……”宋星海一見,懸着的心又放了下來,“你真是讓人驚喜連連啊,沒想到還有鬼器在手,不過看來你這鐵棍子品級也不高嘛,還是別白費力氣了。”

張誠瞟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剛纔那一棍已經讓他心裏有了把握,龐大的屍氣從屍丹中涌出,順着右手灌入哭喪棍中。

哭喪棍上的威壓之氣瞬間大漲,黑氣繚繞,一陣陣鬼哭狼嚎之聲從棍身上傳出。

“哭喪哭喪……一哭二喪……三更索命……蹬腿斷腸……”

尖銳的聲音猶如指甲刮過玻璃,直刺人的耳膜,許多修爲低的弟子頓時一陣頭暈眼花,慌忙捂住了耳朵。

宋星海也發覺不好,張誠手中黑棍子發出的威懾之力,連他都感到一陣心悸,當下也顧不得繼續佈置法陣,連忙掐出一個手印,將法力灌輸給翡翠扳指。

“呯!!!”

棍影一閃,帶着雷霆萬鈞之勢狠狠地敲在了扳指上,一股龐大的力量飛速朝周圍逸散,嚇得宋星海連忙躲避。

勁風過處,潘石直接離地飛起,一頭朝着牆壁撞去,華龍連忙伸出手托住他的背心,帶着他退遠。

守在門口那些壯漢更是不堪,被勁風吹得人仰馬翻,一個個飛出門外,撞在四大山門的人身上,噼裏啪啦的翻倒了一片。

宋星海作爲清風山首徒,住的房間自然不差,是一個開敞式的套房,面積足有兩百個平方,裝潢精美。

但是原本豪華的房間此時卻變得一片狼藉,牆紙被巨大的力量全部撕爛,牆壁也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頭上的吊燈整個掉落下來,房間內所有的玻璃製品,連帶着鋼化玻璃做成的落地窗也瞬間化爲粉末。

與這些一同破碎的,還有那枚綠油油的扳指…… 蕭晨到了三樓,又是用老辦法,先敲門,然後通過強化過的聽力判斷屋內有沒有人。這一次,沒有等蕭晨聽,門竟然就這樣開了!這讓蕭晨不由一愣。

不過看見開門的是誰之後,他就覺得這並不奇怪了,因爲屋中出來的正是孔凡!孔凡這個人雖然蕭晨沒有和他一起執行過任務,但是也從很多方面瞭解過了。

比如說,看似粗獷,實則有一顆細膩的心思!既然他敢開門,肯定有見自己的理由。要知道,自己可是隻敲門沒有說話,換個人怎麼可能開門?尤其是在一棟鬧鬼的樓裏。如此想來,孔凡的天命者一定就是一個傻大膽!

這種人幾乎所有的恐怖片之中都會存在,而且他們也大多是最先死的。不信有鬼,想要見鬼,自己將自己陷入死亡flag之中,想不死都難!

當然,這是說在恐怖片之中,現在可是在任務世界。而孔凡也是一個執行者,不可能真像那種傻大膽一樣蠻幹,況且他還是一個資深的高級執行者,就算是遇上了一般的危險,也足以應付!

“你誰啊,敲門幹啥?”看得出來,孔凡的天命者還是一個正宗的東北漢子。人高馬大,像一堵牆一樣。

“是這樣的,我是一個靈異網站的會員,聽說這棟樓鬧鬼,所以就和幾個同伴一起來了。但是誰知道來了之後竟然沒有見到鬼,反而是在樓上602裏抓到了這兩個傢伙。”說着,蕭晨將手中提着的兩個人給孔凡看了一下。然後剛要說下去,卻被孔凡打斷了。

“等一下。你說你在鬧鬼的602 抓到的這兩個傢伙?”孔凡一臉疑惑的說道。

“對啊,我剛從上面下來。我還有幾個同伴本來在一樓等着的。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不見了。”蕭晨說道。他已經從孔凡的表情中判斷出一些事情了,不過還要看孔凡怎麼說。

“不可能啊!這裏是二單元,鬧鬼的602在三單元!”孔凡瞪大了眼睛說道,“你到底是幹什麼的?”說完,一臉戒備的看着蕭晨。

看着孔凡好似真事一樣的表情,蕭晨不由得覺得一陣好笑。看來詛咒世界纔是真正鍛鍊人演技的地方,像孔凡這樣的大老粗都能將戲演的如此逼真。

不過從孔凡的話中,蕭晨也判斷出了事情的經過。那就是並不是其他人消失了,而是自己“消失”了!自己經過高位空間走的那一遭,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從三單元來到了二單元。

不過蕭晨又有了新的疑惑,那就是爲什麼六樓和一樓的屋子竟然一樣!正常來說,兩個單元的戶型都是一樣的,但是裝修呢怎麼可能一樣呢?難道是因爲詛咒的關係?

蕭晨已經習慣性的將一切都推給詛咒,只要是在任務世界中,就沒有不合理的事情,所有的不合理都是和詛咒有關的。只要牽扯上詛咒,那麼就能說得通了。

“什麼?這裏是二單元?我剛剛明明還在三單元來着!怎麼就跑到二單元了?難道……”蕭晨驚訝的說道,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至於最後的兩個字,則是蕭晨故意說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引出接下來的話。

“難道是鬼將我運到這裏來的?”

“不要瞎說了好嗎?我本來不住在這裏的,這裏是我二叔的房子。但是他說鬧鬼,所以我就特地過來看看!我在這都住了好幾天了。也沒見過鬼長什麼模樣!”孔凡一副大咧咧的樣子,擺明了不相信蕭晨說的有鬼。

“你要是不信。可以和我一起去三單元看看,我還有好幾個同伴都在那裏呢!”其實蕭晨的這句話並不符合他的天命者性格。不過卻是不得不說,否則孔凡就沒有理由跟着他一起走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孔凡當然不能拆蕭晨的臺,趕緊順着蕭晨的話說了下去,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會和了。而除了他們之外,就只剩下黑子還不知道在哪裏了。不過黑子在上一個任務世界已經成功晉級成爲高級執行者,想來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既然找到了孔凡,那麼蕭晨也就沒有必要在確定樓內有多少人了,所以他們也沒有過多的停留,直奔樓頂而去。到了樓頂,他們沒有停留,直接來到了通往三單元的樓梯間。

不過此時的樓梯間是鎖上的,鑰匙倒是每一個住戶都有一把,不過他們兩個一個是外來戶,一個是二單元的住戶,當然不可能有三單元的樓梯間鑰匙。不過這麼點小事當然難不倒他們,直接來了個暴力破壞!

只見孔凡握緊拳頭,對着樓梯間的防盜鐵門就是一拳!“砰”的一聲!那堅實無比的防盜鐵門就這麼被打破了!蕭晨看着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他此時才知道詛咒對於人類來說有多麼強大!

對於一個人類來說,再強也不可能強過詛咒,這是公認的。而此時孔凡所表現出來的,就是絕對強大的力量,是不可能被一個正常人類所掌控的力量。

要是這麼一拳打到一個人身上,那絕對就是個死啊!除非對方擁有不死之身!這種強大的暴力,有些時候有可能比詛咒之物還要好用。當然,這些時候指的是對付人類,比如一些敵對的執行者。要是用到任務上,可能就不會有太大的作用了。

兩人輕輕鬆鬆的來到了進到了三單元中,此時的蕭晨才終於感受到了自己殭屍分身的存在。蕭晨在二單元的時候就曾經感應過自己的殭屍分身,不過卻彷彿被屏蔽了一般,根本感應不到。

蕭晨這纔會認爲東方小白是遇到危險了,因爲他的殭屍分身可是血統,能夠屏蔽殭屍分身,那就只有詛咒的力量。要知道,就算是在高位空間之中,只要沒有遇見鬼魂之類的詛咒,蕭晨都可以清晰的感應到殭屍分身,並借用殭屍分身得到重生。也就是說,即使是相隔兩個空間,蕭晨和殭屍分身之間依舊有所感應。

蕭晨感應到殭屍分身的同時,也感應到了東方小白,畢竟殭屍分身此時就在東方小白的身邊。不過僅僅是一瞬間,蕭晨和殭屍分身之間的聯繫竟然又一次斷掉了!

蕭晨不由得一驚,因爲出現這樣的狀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自己和孔凡遭遇了詛咒或者鬼魂,另一種,就是東方小白他們遭遇了詛咒和鬼魂!

雖然東方小白現如今一驚今非昔比,融合了部分惡靈之後更是獲得了中級血統惡靈霧身,但是這依然不能改變他對東方小白的擔心!畢竟東方小白現在大部分力量都是來自於惡靈的,這種力量用多了,將會進一步腐蝕她的內心,甚至到最後,可能她會主動融合剩下的一部分惡靈來換取強大的力量!

不過蕭晨也並沒有太過急躁,畢竟東方小白此時是和李澄婉在一起的,兩個中級執行者就算是在這個高級任務中,也並不是沒有自保之力,起碼在任務初期應該是這樣。

在從二單元來到三單元的路上,蕭晨已經將這一次的突發任務向孔凡介紹了一邊,還順帶說明了一下自己等人實力的提升。而這一次東方小白突然消失,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爲這個詛咒實在有太多的地方讓人困惑了。

說好的一間鬼屋,竟然引發了這麼強的詛咒,將整棟樓都拖入了高位空間之中。這不僅限制了執行者的行動,也將會大大的提升危險性。更不要說這棟樓中還有強大的空間詛咒,僅僅相隔一堵牆,二單元和三單元就能阻隔蕭晨可以跨越空間的殭屍分身血統。

也就是說,加入蕭晨本體快要死了,想要利用靈魂轉移的大招重生,就必須時刻將殭屍分身帶在身邊!否則很可能因爲詛咒力量的阻隔,使得靈魂轉移失敗,導致蕭晨慘死!

如果蕭晨發動了靈魂轉移,將靈魂移出身體,但是卻找不到殭屍分身來附體,那麼就會使自己的靈魂孤立於身體之外。蕭晨不是頂級靈媒,沒有那種靈魂獨立也能生存的本事,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等待自己死去,當然,也有可能會成爲一個新的詛咒。

在對詛咒基本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只有一種情況能夠獲得情報,那就是通過“見鬼”來獲得詛咒的情報!所謂的“見鬼”,並不僅僅指的是遇見鬼魂,只要是和詛咒力量有一定的交鋒,都算在內。

而此時東方小白他們被轉移到不知哪裏去,正是最好的獲取情報的時機!只要他們能夠活着回來,相信一定會有所收穫。

其實之前蕭晨也算是“見鬼”了,不過卻由於兩個未知強者的亂入,導致他並沒有獲得任何有用的情報。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東方小白他們了。

最主要的是,現在屬於任務剛剛開始的階段,執行者的詛咒之物受到詛咒抗性的影響不大,而詛咒的力量也處於最低階段,危險是最小的時刻!

ps:??坑爹的補考終於完事了,!!一個補考,題竟然比考試題還難!你是要鬧哪樣?看來是又要大褂了。書友們誰能給小鹽投幾張票票安慰一下~ 一陣風從破碎的窗戶灌進來,夏末的風還有些潮溼悶熱,但是吹在四大山門的人身上,卻讓他們生出一種數九寒冬的感覺……

屍魔之身……

會鬼術……

還有鬼器在手……

一棍子就敲碎了六段光的法器……

我的天啊!

這張誠到底是什麼怪物!

要是殭屍都像他這樣,法師還有得混嗎!

宋星海被撞擊時的勁風吹了幾個跟頭,差點從破碎的窗戶翻出去,手忙腳亂之間抓住了窗框,才逃過一劫。

看着變成碎片的帝王翡翠扳指,宋星海心都在滴血,蘊養百年清風山至寶,居然就這麼毀了……

要知道這可是他最強的保命手段,此時真的是比掉了塊肉還難受。

不過當他的目光轉到張誠的身上,一股涼意頓時從腳底升到頭頂,現在沒了翡翠扳指,自己還怎麼抵擋眼前這怪物。

不過張誠可懶得管他在想什麼,哭喪棍一提,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來。

宋星海感覺張誠此時就像是索命的死神一樣,每一步落下都踏在他的心坎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