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那為什麼我不娶別人,小九會覺得可惜?」秦慕白想起蕭瀟聽到他不娶別人時那一臉惋惜的神情就感覺胸口堵了塊石頭,怎麼都氣不順,即使他能一眼猜出蕭瀟在想什麼,可還是想要親口問一問。

蕭瀟抬頭想了下,眨了眨眼,道:「我喜歡的人能夠跟他喜歡的人在一起,我也會覺得很歡喜。」

「可我想要的是跟你在一起啊!」秦慕白心中怒吼著,恨不得立刻就告訴蕭瀟他想要跟她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分離。

可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很顯然他的小九對自己還只是喜歡,沒有升華到愛。

片刻的沉默后,秦慕白突然開口問道:「這裡的雷系天材地寶是什麼?」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一截雷擊木。」說到天材地寶蕭瀟就興奮了,手舞足蹈的告訴秦慕白這雷擊木有多厲害多厲害。

秦慕白笑著看蕭瀟那張洋溢著笑容的小臉,眼神中有些眷戀,他知道,接下來將會有一場持續很久的戰鬥,他希望,她能隨他去到一處安全的地方,那樣他才能徹底放下心來,可是,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說完雷擊木,蕭瀟從須彌戒中拿出一個儲物袋塞到秦慕白的手中,「小白哥哥,這些炸丹給你玩,打架的時候朝敵人丟過去,炸他們個腦袋開花。」

「炸丹?」秦慕白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種名字,從儲物袋裡掏出一顆來一看,竟然是顆丹藥,「這不是丹藥嗎?不吃用來炸?」

蕭瀟點頭,「對啊,這丹藥不能吃,有毒的,但能炸,轟的一下就爆炸了!」

秦慕白:「……」卧槽,三觀開始有崩塌的跡象!

「我示範給你看哈。」蕭瀟拿過秦慕白手裡的炸丹,靈氣灌注進去后,用力丟了出去。

蕭瀟這一下丟的比較用勁,丹藥飛出了幾十丈遠,都變成一個小黑點了,但以他們的目力還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紫色的丹藥在空中滴溜溜的轉著,然後『蓬』的一聲輕響炸開了。

紫色的薄霧在空氣中凝聚,越翻滾越濃郁,然後半空中就凝聚出了一大片紫色的雲,紫雲出現后,緊接著紫色的雨水從雲層中刷刷的落了下來。

「誒,這顆丹藥竟然會下雨,紫色的雨。」蕭瀟一臉驚奇道,話音剛落,就看到被紫雨籠罩的那片森林在淅淅瀝瀝的雨水聲中化成了虛無。

蕭瀟:「……」卧槽,忍不住爆粗口啊,這顆炸丹好牛逼的樣子!

秦慕白:「……」卧槽,再次忍不住爆粗口啊,這丹藥的毀滅力好牛逼的樣子!

「小九不知道丹藥的威力和屬性?」看蕭瀟瞪大眼的神情,秦慕白就知道她不知道自己丟出的這顆炸丹破壞力會這麼強大,秦慕白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具有大範圍傷害的炸丹。

蕭瀟搖頭,「不知道啊,一儲物袋的炸丹,各種屬性和威力都有,完全分辨不出來,只能靠蒙啊!」

秦慕白無語,敢情打架的時候還得看運氣,運氣好丟出一顆死一片,運氣不好丟出一顆頂多死一個!

「這麼多的炸丹,你哪來的?」秦慕白敢肯定,這炸丹肯定是蕭瀟這幾天剛得到的,如果再早之前得到,她早掏出來跟自己一起分享了,她就是這種性子,有好東西就巴巴的拿出來跟自己分享,而不是暗搓搓的藏起來一個人用。

「啊?你別管哪來的,反正你只管拿去用,不夠了記得跟我說一聲,我再給你。」蕭瀟擺著手,她又不能說是雲彤煉的,有一隻煉不出丹藥只會煉炸丹的丹靈,說出去都覺得好丟臉。

見蕭瀟沒有解釋的打算,秦慕白也就不再問了,既然她不肯說,他就不會再問。

蕭瀟現在須彌戒里有兩儲物袋的炸丹,給秦慕白那袋的是一開始雲彤煉製出來的那些,數量多,品種繁雜,威力也有大有小;雲彤後來煉製出來的那些炸丹數量上比第一次的要少一些,威力還沒試過,不知道如何,品種看上去就單一了些,烏漆麻黑的一大堆。

「小白哥哥,你那有糖豆嗎?」想起雲彤老是管自己要糖豆,自己須彌戒里的糖豆早沒了,只能問秦慕白要了。

秦慕白被蕭瀟突然要糖豆給問傻了,半響才反應過來,「這麼大了還吃糖豆?」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 蕭瀟哪能說是幫雲彤要的,只得硬著頭皮應道:「偶爾也會想吃點……尤其是閉關修鍊太枯燥,吃點甜的心情好。」

心情好這種鬼話,蕭瀟也只能騙騙秦慕白了,正常人閉關的時候都死命的修鍊了,誰還有心情吃糖啊?!

「小九要閉關?」秦慕白立刻理解成了蕭瀟要閉關,吃糖豆心情會愉悅!

蕭瀟眨了下眼,誒,還真的要閉關下啊,不然自己這飛一般的晉級速度很是讓人懷疑啊!

蕭瀟毫不猶豫的點頭,「有閉關的想法。」

「回頭我帶些糖豆過來給你吧,」秦慕白想了想,又道:「小九,找著合適的閉關地方了嗎?」

秦慕白有心想帶蕭瀟離開,但知道蕭瀟不一定願意跟自己回狐族,她肯定是一邊閉關一邊等她的戰寵。

「我覺得這裡挺合適的呢!」蕭瀟指了指小木屋,「雖然雷擊木被挖了,但這裡雷靈氣還很濃郁,再加上雷擊木,閉關完全沒問題!」

「不行,這裡太危險了,既然他們能找過來,就表示這裡不安全。」秦慕白搖頭,狐族能找過來,那別的傢伙肯定也能找過來,更何況狐族裡還有內奸。

蕭瀟覺得秦慕白有些過於謹慎了,狐族找過來就找過來了,難不成他們還想對自己下手不成?再說了,打不過她可以回小塔的隨身空間里啊,誰怕誰!

見秦慕白堅持,蕭瀟也不好再多說,那就換個地方閉關好了,反正她也是呆在小塔里修鍊的,呆哪都沒差別。

秦慕白這次被拖了好幾天才來找蕭瀟,並未安排好給蕭瀟的藏身之地,這次蕭瀟提議要閉關,又同意了自己的提議,那就儘快把閉關之地安排好。

雖然雷擊木被收走了,但蕭瀟並沒有馬上離開山頂的打算,這裡雷靈氣還比較濃郁,她好歹也要假裝下埋頭苦修的樣子啊。

當蕭瀟盤腿坐下修鍊后,秦慕白手中的傳訊玉簡突然亮了起來。

秦慕白看完傳訊玉簡,臉立刻就黑的不行了。

蕭瀟睜開眼,見秦慕白臉黑的跟碳一樣,忍不住問道:「小白哥哥怎麼了?有很重要的事?」

秦慕白心中嘆氣,何止是很重要,簡直就是重要的不能再重要了。

見秦慕白臉色那麼黑那麼凝重,蕭瀟也覺得可能會發生很重要的事,下意識的從須彌戒中掏出裝炸丹的儲物袋遞給秦慕白,「拿著,炸丹多了,打架心裡不慌。」

秦慕白:「……」我打架的時候心裡還真沒慌過,不過,小九給的炸丹,再多也不嫌多。

想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戰事,秦慕白伸手接過了蕭瀟遞過來的炸丹。

「小九,你先在這裡呆著,等我回來。」秦慕白丟下這句話后就匆匆離開了。

蕭瀟抓了抓臉,到底是什麼事這麼重要,都不跟自己說下原因,難不成妖王的女兒還來逼婚了?!

蕭瀟猜想的還真沒錯,狐族族地內,妖王的女兒真的來逼婚了,帶著十里紅妝,浩浩蕩蕩來的。

而且還是不管秦慕白是否同意,就這樣來了,也難怪秦慕白的臉黑成了碳。 秦慕白回狐族處理妖王女兒十里紅妝來嫁的事去了,蕭瀟在山頂上繼續修鍊著。

兩個時辰后,蕭瀟從修鍊狀態退了出來,她突然想到自己給雲彤的靈藥並不多,照雲彤那煉炸丹的速度,靈藥估計已經沒了,自己該去采些靈藥來才對。

說采靈藥就采靈藥,蕭瀟對這片區域還算熟悉,加上之前灰色小狐狸也帶她去轉悠過,決定立即開工找靈藥採去。

將小木屋草草收拾了下,蕭瀟就下山去了,水潭邊的小山洞還沒有靈獸住進去,蕭瀟有些失望,不然還可以儲備下糧食。

水潭四周因為自己當時拉了那麼多仇恨的關係,還算光禿禿的一片,別說靈藥了,連靈獸都沒有一隻,似乎,人形凶獸的威名還在。

蕭瀟找了個方向就開始找靈藥了,順帶找靈獸,雖然知道橫斷山脈中,不少靈藥都是有靈獸甚至妖獸伴生的,但她還是興緻勃勃,因為靈藥和靈獸、低階妖獸她都要。

蕭瀟想好了,沒有糖豆,她可以用肉來賄賂雲彤啊,雖然不知道丹靈會不會喜歡肉,但她可以把靈獸肉烤的香香的,雲彤不吃,她自己吃!

走著走著,蕭瀟就發現小土坡了,沒想到走到青炎熊的地盤來了。

剛踏入青炎熊的地盤,青炎熊就從山洞裡鑽出來了,目光看向蕭瀟,有些複雜。

「喲,好久不見。」蕭瀟若無其事的朝青炎熊打招呼。

青炎熊驚訝的發現,眼前這個人修竟然已經是三級天仙了,這晉級速度也太快了吧?!

國民嬌寵:男神愛撩鬼 沒有猶豫的,青炎熊從口中吐出幾樣靈藥到蕭瀟跟前,開口道:「這是還你贈丹的人情。」

聽青炎熊說還人情,蕭瀟就樂了,當時見他重傷就隨手送了他丹藥,也不是什麼高階的丹藥,更不是太清小還丹,只不過是在療傷方面效果比較好的紫玉丹,因為她也不知道青炎熊到底傷的如何,出手倒是比較大方,直接送了一瓶,裡面起碼有二十來粒。

蕭瀟不清楚丹藥在妖族是很珍惜的存在,隨手送了一瓶三品的療傷丹藥給妖獸,自己覺得沒什麼,可在青炎熊眼裡看來就不是了,他本就重傷,尋不到丹藥,靈藥對他來說無異於雞肋,蕭瀟送他的紫玉丹簡直就成了療傷聖品。

「只是一瓶紫玉丹,不用這麼客氣吧。」蕭瀟看了眼青炎熊給的靈藥,一株是天絲草,細長如絲,因為年份的關係,纏繞成手指粗細;一株是銀光芽,碧藍的芽葉上,一抹銀光如絲帶般蜿蜒在芽葉上,非常的亮眼;還有一樣是一大塊乳白色的石頭,靈氣異常濃郁,散發著清香,竟然是靈石仙乳。

青炎熊沒有與蕭瀟拉家常的打算,放下東西,說完話后,轉身就走,看都不看蕭瀟一眼。

蕭瀟抓了抓臉,雖然對方是來道謝的,但卻是甩她冷臉,可還是很開心的把天絲草,銀光芽和靈石仙乳收進了須彌戒中,白給的不要才是傻瓜。

一瓶紫玉丹換了三種靈藥,蕭瀟都忍不住在想,要不要找只妖獸來用丹藥換靈藥呢?!

然後這想法很快就被否決了,妖獸狡詐的也不少,自己拿丹藥換靈藥,要是碰到高階妖獸,對方直接出手搶奪腫么辦?那還不如直接找低階妖獸打一架來的乾脆,好歹是她搶妖獸!

妖獸們要是知道蕭瀟這想法,鐵定得笑死吧,人修還想著搶妖獸的東西,真是活膩歪了!

離開青炎熊的地盤后,蕭瀟隱匿起身形,決定找只低階妖獸來下手。

轉了小半圈后蕭瀟就發現了下手對象,一匹黑色的馬,這馬看著有些怪,修為也不怎麼高,是二級天仙修為的妖獸,蕭瀟摩拳擦掌果斷下手。

黑馬被扛著答道突然跳出來的蕭瀟給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開口,蕭瀟已經揮著龍雀狂刀欺身而上。

然後,還無疑問的,黑馬的腦袋被蕭瀟的龍雀狂刀刀背猛砸了三下,一臉懵逼加暈頭轉向。

蕭瀟也是有些懵逼,我去,竟然有挨打不還手的妖獸,這得多蠢啊?!

「打劫,把靈藥統統交出來。」蕭瀟沖黑馬大吼出聲,嚇的黑馬又是一陣哆嗦,竟然是打劫的!

橫斷山脈什麼時候輪到人修來打劫他們妖獸了?黑馬在心裡想著,再仔細一看蕭瀟的樣子,我勒個去,這不是傳聞中的人形凶獸嗎?!自己今天竟然這麼背,出門散個步,才發現一片長著琉焰果的地方,還沒開吃呢,就被打懵逼了。

黑馬已經忘了,剛看到這片琉焰果的時候,他還無比得意加慶幸的想著自己今天運氣真好,散步都能發現琉焰果。

然後蕭瀟就跳出來了,二話不說沖著他就是一通猛砸,砸的他頭骨生痛,一臉懵逼。

「這些都是你的,我一顆都沒吃。」黑馬嚇懵逼了,人形凶獸的威名在橫斷山脈簡直傳神了,忙不迭的沖蕭瀟搖頭晃腦表示自己一顆琉焰果都沒吃。

「蹲下,把身上所有的靈藥都交出來。」蕭瀟眨眨眼,還以為是一場惡戰呢,結果,這黑馬這麼膽小,直接就慫了。

黑馬照蕭瀟說的話蹲下,嘴裡大喊:「沒有了,身上什麼都沒有了,我那麼窮,身上怎麼可能會有其他靈藥。」

話剛喊完,黑馬又挨了一刀背,一陣頭暈目眩,直接撲在了地上。

蕭瀟:「……」從來沒見過這麼慫的妖獸啊,他是怎麼修鍊到妖獸的?!

把那片琉焰果收進須彌戒中后,蕭瀟看了看黑馬,這麼慫的傢伙,真是生不出打劫的想法啊,而且馬肉也不好吃啊,然後,丟下黑馬,扛著龍雀狂刀閃人。

走出沒多遠,蕭瀟想起應該問問這麼慫的黑馬哪裡有低階妖獸可以打劫,便轉了回去。

剛一回去便聽到了黑馬得意的自言自語,「哎呀呀,幸虧馬爺我機智,裝慫躲過了一劫,要不然得被打吐血啊,哎,我可是好不容易收集了那麼多好吃的靈藥給蛇小腰的,要是沒了,可怎麼泡妞啊,想我種馬大爺一生風流,要是沒有妞泡,馬生多無趣啊!」

蕭瀟一頭黑線,我去,說怎麼想不起這是什麼妖獸呢,竟然是種馬獸,擦,這種妖獸生性風流,滿嘴胡說八道,十句話有十一句是假的,就該被活活打死!

種馬獸剛得意完,發現站在他不遠處的人修,登時就嚇的屁滾尿流了,他飛快的回想自己剛才是不是說漏了什麼,然後立刻面如土色。

「我有很多靈藥,我給你,都給你。」種馬獸二話不說就開始往外吐靈藥,妖獸存放東西都是在囊袋裡,而囊袋就長在嘴裡,這樣做的一個好處是如果死了,囊袋也會隨之破碎,裡面的東西化為虛無,不用擔心被搶奪,只是,囊袋的容量比較小,與儲物袋比起來,小了一半不止。

蕭瀟其實很想打死眼前這頭種馬獸的,但是,當她看到種馬獸吐出的翠虹果后就改變了主意,這頭種馬獸雖然修為不怎麼樣,但他收集靈藥的本事實在是太高了,翠虹果這種煉製五品丹藥的原材料都能找到,得要多大的運氣啊!

果然,每個人都想打死的傢伙,總有他不一樣的神奇之處在。

種馬獸足足吐出了二十多種靈藥后,苦著馬臉看著蕭瀟道:「都在這裡了。」

蕭瀟眨了眨眼,她在想,回頭要不要再殺個回馬槍?沒準還能打劫些出靈藥來。

但很快她就否決了這個想法,打劫的太狠了是會反抗的,別看種馬獸這麼慫,打起架來估計是很耐揍的那種,沒看他挨了四五下龍雀狂刀的刀背都安然無恙嗎?換其他妖獸的話,砸個三四下,頭骨早裂了,還用得著在這裡跟自己瞎逼逼嗎!

蕭瀟非常滿意的收起了種馬獸吐出來的那堆靈藥,扛著龍雀狂刀朝種馬獸揮揮手道:「這回真的走了,不會再殺你回馬槍了。」

種馬獸都快要哭了,再殺個回馬槍也沒東西吐了啊,為了自己的小命,好的靈藥差不多都給了啊!

初次打劫收穫頗豐,蕭瀟心情很是愉悅,繼續找靈藥採摘或者找靈獸打劫去了。

打劫這種事,做了一次后,第二次似乎是不能做的,尤其是一天內不能打劫第二單的,否則會臉黑的,這是作為打劫人最大的心得。

蕭瀟扛著龍雀狂刀正在找下一個打劫的對象,靈獸妖獸似乎躲起來了似的,早跑沒影了,空曠的樹林里,只有蕭瀟自己踩在樹葉上發出細碎的沙沙聲。

這時候,不遠處,有一個身影,正不疾不徐的趕來。

橫斷山脈中,人形妖獸並不是很多,一般能人形的妖獸,要麼是血脈混雜之流,要麼是修為高深之輩,如果都不是,那就是妖獸里的大家族子弟,只有大家族才有能力給自家子侄備下化形丹,化成人形,加快修鍊速度。

蕭瀟這會兒看到過來的是個穿著白衣的少年人,身材纖細矮小,五官四肢與人無異,只是他的腦袋上還長著一隻粗大的彎角,顯然是沒有完全化形的妖獸。

看那張長的比較嫩的臉,蕭瀟二話不說就跳了出去,「打劫,把身上值錢的靈藥統統交出來!」

那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先是一愣,隨即便是狂喜,用嘶啞的聲音道:「哈哈,人修,找的就是你,受死吧!」

蕭瀟:「……」我去,這拓麻是特意來殺自己的啊! 蕭瀟本來心情還挺好的,想著能打劫多些靈藥來,比滿山頭的找靈藥實在輕鬆多了,還可以打打架,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但是,打劫碰上來殺自己的,這臉黑的也是沒誰了。

聽到頭頂彎角的少年人說找的就是自己后,蕭瀟猛的向後跳了一大步,連忙擺著手道:「你肯定找錯人了,我不打劫你了,你快走吧。」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愣了愣,搖頭道:「在橫斷山脈離橫著走的人修,殺的就是你!」

不用說,鐵定就是找自己的了,但蕭瀟還是連連擺手,「不不不,我是人形妖獸,不是人修。」

蕭瀟毫不猶豫的表示自己其實是妖獸,而不是人修。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再次上下打量了遍蕭瀟,「三級妖獸,竟然化形的比我還全,不是人修是什麼。」

「因為我血脈混雜啊。」蕭瀟臉不紅心不跳的答道,邊說著話邊不著痕迹的後退。

「就算你血脈混雜,是最劣等妖獸,你還是我要殺的對象。」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冷笑開口。

「為什麼,我又沒打劫你。」蕭瀟又後退了五丈,這頭頂彎角的少年人看上去修為可比他高不少,能夠化形就說明對方應該是高階妖獸。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看到蕭瀟後退並未有任何動作,他對自己的修為非常的有信心能將對方擊殺,既然要死,那就讓她死個明白,「奉妖王之令,帶你人頭回去復命。」

蕭瀟想哭,妖王派人來殺自己,自己不過是在橫斷山脈里實施下打劫而已,而且才打劫了只種馬獸,為毛就惹到妖王了!

「我的人頭不是你說取就能取的。」蕭瀟雖然心裡鬱悶,可還是冷笑出聲,她有小塔的隨身空間,誰怕誰。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咧嘴露出尖銳的牙齒,用嘶啞的聲音呵呵笑道:「試試便知。」

「那便來試唄。」蕭瀟也跟著發出呵呵的笑聲,刀在手,一言不合就打唄,打不過就跑唄!

話音未落,蕭瀟已經揮刀出手,嘴裡還不忘道:「要是你輸了,就拿靈藥來換自己的命。」

龍雀狂刀橫掃而出,黑色刀鋒顯得沉重異常,加上蕭瀟如今三級天仙的修為,龍雀狂刀的刀法運用起來更加自如了。

無名刀法帶著凌厲刀鋒斬先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對方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不過是三級天仙,還想在身為高階妖獸的他面前蹦躂,真是不知死活。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抬起手,肉掌印向了龍雀狂刀。

「嗤」的一聲響,肉掌與龍雀狂刀接觸后發出一聲輕響,斬出的刀鋒被對方一掌,握著龍雀狂刀的蕭瀟被震的倒飛了出去,而肉掌上只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划痕,只有幾滴鮮血滴落。

蕭瀟被震的倒飛出去后,左手掐訣,玄雷真訣瞬間激發。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掌,面帶冷笑,顯然他低估了對方的實力,竟然能在他手上留下傷痕,也是不賴了。

藍雷從天空出現,嘩的一下就砸向了頭頂彎角的少年人,不僅快還很急促,似乎恨不得立刻得手,把對方砸個半死不活。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沒有想到蕭瀟是雷修,看到藍雷砸落下了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驚愕,雷系術法對妖獸的傷害可是有加成的。

才避過天上砸下的藍雷,頭頂彎角的少年人突然發現自己踩在了水上,藍瑩瑩的水在地面上匯成一片,很快,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

身形一躍再落下時,腳下的地面已經變成了寒冰,絲絲寒氣從冰面上散發出來,冷到了骨子裡。

寒水訣因為蕭瀟修為提升的緣故,可以凝聚出冰來了,坑人很是實用,因為即使化成冰,寒水萬丈依舊帶著寒水訣特有的減緩速度的技能。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落到冰上后就發現了問題,但是,這點減速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影響,頭頂彎角的少年人腳一踏,身形便如一道流光,狠狠的撞向了蕭瀟。

速度太快,快的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蕭瀟被撞了個滿懷,張口吐血的同時,一道藍色閃電混雜在血中打向了頭頂彎角的少年人面門。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顯然沒有想到蕭瀟對從嘴裡吐出雷電來,這簡直就是暗器啊!

口裡吐出的天照雷光把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打了個措手不及,想挨下這一擊,迅速取下對方的人頭,卻不想,天照雷光打出的角度刁鑽,直直就砸向了他的眼睛。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痛吼出聲,身形倒退了開來,捂住右眼恨恨的看著蕭瀟。

蕭瀟抹掉嘴角的血,咧了咧嘴,嘿嘿,要是能把對方的眼睛打瞎就好了,不過這一下也賺到了。

婚變ⅱ:新妻難馴服 「我要殺了你!」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怒吼出聲,雙掌握拳,再次展開速度猛攻向蕭瀟,這一次,他不會再留手了。

見對方真的發怒了,蕭瀟收起龍雀狂刀轉身就跑,炸丹都給秦慕白了,不然還可以試下威力。

頭頂彎角的少年人哪肯放過蕭瀟,全力展開速度,可不是蕭瀟這三級天仙能夠跑的過的。

一前一後兩道身影在樹林里穿梭,蕭瀟跑的東倒西歪,頭頂彎角的少年人追的就很乾脆了,凡是擋住他去路的,統統撞飛。

眼見就要抓到對方了,不想對方如滑溜的泥鰍一般,身形一矮,不再前進反而貼著地面倒退了回去,讓頭頂彎角的少年人抓了個空。

蕭瀟貼著地面倒退回去后,毫不猶豫的激活了手背上的小塔圖紋,心念一動就激活了小塔的隨身空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