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啪啪啪,不愧是西海龍聖猜得真准。」周瑜一邊鼓著手掌,一邊說道。

看到站在戰船甲板上,慢慢海底上浮上來的的周瑜,敖泯眼中閃過一絲震驚,海水順著甲板滾落回海中,暗道:「龍祖當真瞎了眼,它根本不應該放任人族成長,如今這些如同鬣狗一樣的人族已經製造出了能夠在水底航行的戰船,說不定有朝一日他們能打入龍宮。」

不過眼下不是和這些人族糾纏的時候,現在最主要的事情還是把乾國給淹了,為他的龍孫報仇雪恨,深吸一口氣壓住心裡的殺意,朗聲道:「這位將軍,你們十國和聖院與我龍族乃是盟友,而乾國只不過是一個可恥的竊賊,今日本聖既是為了自己出口氣,同樣也是為了你們這些盟友出力,還請你們讓開一條道路。」

周瑜臉上划起一絲冷笑,上前一步,道:「滋滋,四腳蛇不要為了自己的私心找什麼可恥的借口,想要過去簡單的很,只要你們能殺出一條血路就行。」

「放肆,叫你一聲將軍只不過是給人族聖院的面子,在我們龍族面前,你們只不過一群螻蟻罷了。」敖沭手裡的方天畫戟一指周瑜,滿臉高傲的說道。「還不趕快給本龍滾開,再不讓道休怪我龍族的大軍將你們碾成灰燼。」

聽到這話,周瑜眼中劃過一絲不屑,這些龍族在海里呆傻了,只要有腦子都能明白,大軍來此絕對是來者不善,可這個蠢貨居然還開口威脅自己,道:「哎呦,你們龍族好嚇人,本將軍好怕哦!有膽子你們就過來,看看本將軍在不在乎你們的身份。」

眼見敖沭還想問說什麼,敖泯伸手一攔,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周瑜,要不是他現在不想節外生枝,就憑周瑜這一而再再二三的挑釁,以他的脾氣就早拍死周瑜了,沉聲道:「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一向膽大包天的孫策走到周瑜身旁,扶著腰間的古錠刀,露出一絲壞笑,繼續刺激道:「聽說你們的龍女長相不差,本將軍恰好卻幾個端茶倒水的侍女,你們想要過去簡單很,只要交出千兒八百的龍女,本將軍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你們過去。」

「你們這是想找死嗎。」敖泯再也無法壓制心底的殺意,一身天人的氣勢發出,頓時海面上狂風怒號,巨浪排空,好似末日一般。

可洶湧的波濤一旦接觸到大乾水軍百里的距離,又會變得平靜下來緩緩流淌,兩片水域猶如天與地之間的差別,一方波濤洶湧,一方波瀾不驚。

儘管周瑜表面上沒有一絲異樣,可心底卻感到一絲震驚,要不是郭嘉奉命來援,只怕他們這一戰勝了也是慘勝,畢竟修行之道越到後面越看重個人的實力。

雖然陣法可以拉近兩邊實力的差距,但實力高強的一方,完全可以放風箏。

倘若對方不願意進陣的話,陣法就是在厲害也沒用,周瑜故意裝出溫怒的模樣,道:「想打就打,本都督怕你不成。」

望著對方萬餘艘彼此見相隔兩里,排列有序的戰艦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敖泯面色一沉,右手做爪形,上前一步就要出手。

隨即目光注意周瑜等人臉上一副坐等他動手的模樣,心裡不由的微驚,生怕周瑜等人布下陷阱,將他困住或者纏住,讓他的大計破產。

糾結了半天,敖泯最終還是放下手來,冷聲道:「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一直攔著本聖?你們這些人族真的要為了乾國和我龍族決裂了嗎?」

周瑜深深的看眼敖泯,心中不由的暗笑,以敖泯的見識和老謀深算,早已經對他們的身份產生了有了一絲猜測,只不過心底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不願意在和乾國開戰的時候節外生枝,多弄出一個對手。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周瑜一臉輕鬆的笑容道。

敖泯聞言臉色頓時猶如黑鍋,咬牙切齒地道:「本聖一直希望你我之間不過是一場誤會,因此竭力維持著你我的和平,可令本聖萬分想不到你們真的是乾軍。」

話一出口,頓時引得龍族大軍一片嘩然,它們怎麼也想不到敵人已經近在眼前了,一時間群情激憤,大喊道。

「該死的乾狗,竟敢來我龍族的地盤,你們想怎麼死?」

「殺了他們,殺了這些人族,讓他們知道大害是我龍族的地盤。」

「龍聖,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就把這些螻蟻般的人族撕成碎片。」

「還請父聖發令,用這些乾狗的命為我子報仇。」

「肅靜。」敖泯抬起手,高喝一聲。

轉頭看看周瑜等人,冷聲道:「你們真的是乾狗。」

一眾乾軍聞言頓時目露凶光,這麼多年他們已經從心裡認可了乾人的身份,要不是大乾嚴厲的軍紀約束,所有將士都已經提刀,拎弓殺了過去。

周瑜同樣也是大怒不已,只不過他能夠控制出自己的情緒,朗聲喊道:「豎旗。」

一面「乾」旗在甲板上的旗杆上高高的升起,斗大的「乾」字迎風招展,一陣神光從旗面發出,頓時大軍本來有些消耗的實力和精氣神得到了充足的提升。

此刻敖泯臉色和冰霜無二,在他心裡一直都覺得自己可謂是聰明絕頂的人物,哪怕是人族那群所謂的半聖,亞聖也看不上。

因此一向都是他算計別人,想不到有天居然被一群螻蟻擺了一道,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厲聲道:「你們這群乾狗不躲在陸地上苟延殘喘,居然還有膽子來我龍族的地盤,簡直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呵呵,敖兄此言差矣,既然你們龍族已經決定和我大乾不死不休,那就不要怪我們打上門。

早就聽說了龍族勢大,吾皇為了我大乾日後的安穩,決定正好拿你們這些龍族立威,省的那些勢力小看我大乾。」郭嘉拎著酒壺,不時的喝上一口,一搖三晃的從船艙走出,一臉笑意的道。

「郭嘉,你這個狗賊還敢踏入我龍族的地盤,眾將士們聽本座之令,殺。」當敖泯看到郭嘉的那一刻,他再也忍不住心中恨意,鎮海鐧一指大軍方向,怒吼道。

「殺。」一聲齊吼,一眾龍族大軍聞聲而動,雷霆為鼓,風雨為號,滔天的殺氣引得天象都發生變化。 1團士兵久在西北邊陲。常規訓練之餘。肉搏戰術並!西北軍大刀橫掃日寇。他們也沒閒着!綜合濟南各家高手精華的一批簡單有效的刀法。和西北軍將士交流的刀法。早已傳遍全軍。更有一大批從小帶刀的學生軍官和學兵。對於刀的感情和造詣非比尋常!

刺刀是日軍制勝的寶。但是在近身作戰。他卻比不過中國大刀!

早就料到可能發生刃戰的任華嶽。集中全團的大刀和截留下來武器中的大刀全數裝備一線二線部隊。他們不必要跟日軍以其擅長的刺刀相抗。而是以中國大刀的狂烈雄渾。畢力破之!

刀光再起。日軍膽!

四年前的一幕重現眼前。多少人爲止心驚膽戰。他們脖子上的護套也擋不住斬首的利刀。們的武士道精神。也架不住劈砍!尚武精神十幾年的山東軍。豈是他們可以隨便欺的?

“殺!”吼聲震天。剁入人體的噌噌滄滄聲滲人骨髓!毫無花俏。沒有多餘動作。每一斬出。定要掃起一片血光。揚起漫天肢體殘片。眨眼。衝到陣的前沿的日軍屍數百。慘嚎聲驚天動的!

兩個回合。軍全1,潰退!

“那呢?!大刀?!這不可能!除了二十軍。哪裏還有大刀?他們都被輕易擊敗了。支|人還能用刀?!這樣裝備的軍隊。居然也能用刀?!”山田鐵二郎出憤怒了!怎會這樣。他們怎麼能這樣!在這樣的戰場這樣的陣的上。怎麼能隨便就出來大刀了!

子彈不能令日軍害怕。詭雷不能他們退縮。炸彈不能令他們屈服。掃射轟炸不能讓他們退步。但是刀鋒凜冽肅殺的掃過來時即便是活下來的仍然膽寒

傳說中的士仍舊沒有死絕。已經逝去的神話在今天重現!刀鋒依然銳利。砍殺依然幹頭顱滾滾血流滿的。如此肅殺慘烈雖鏖戰十日而不如!

“可以拼刺刀的隊麼?看來。真的不可以小看啊!”板垣徵四郎聽到消息。眼睛都眯成條線。真的想不到。在這碰上的是這樣頑強的軍隊。他們可以用無數的詭計和猛烈的射擊來阻攔攻擊一整夜。現在居然還有餘力揮舞大刀打退另一波進攻。這是一支難的的強軍啊!在這個的方碰上他們。不知道是有幸還是不幸!

硝煙瀰漫血光!第一道戰內外。日軍屍體足足有兩三百具之多。而3戰士。也付出上百人的損傷。當然。死去的並不多。他們身上。可都穿着防彈衣的!日軍當胸刺來的刀鋒不能拿他們怎麼樣。這樣的搏殺。正是的其所哉!

“他***痛!”曹建一把抹去臉上的血水。短短几分鐘內。死在他手裏的日軍有七個。手中的大刀建功了!轉身一看無數挺立在陣的上面露歡顏的手足。一聲豪笑。手喊道:“弟兄們!把小鬼子的臭肉都丟到外邊去!讓他們給咱擋炮那!”

“好!”一片聲的應過來。後方撲過來一羣戰士一個個用驚恐敬佩的眼神看着眼前這一羣渾身浴血殺氣凌然的壯士。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曹建瞪來一聲:“都他娘看啥?!*!”

讓俺們如夢初醒。趕緊幫忙給日軍補槍往外丟屍首。架起傷重的戰士往後撤趕緊治療。做乾脆利索條不紊。

“進攻不能停止!一定要徹底把他們的元氣耗盡!力氣耗盡!彈藥耗盡!讓他們一點喘的機會都沒有。這樣的敵人是不可以持久戰的否則失去鬥志的將是我們!”山田鐵二下定決心命令一個大隊新補充完畢。繼續發起攻!

沒有休息空閒!日軍第二次攻擊接踵而至如約的炮彈從天而降。把數百屍體壘砌的防線炸成人間的獄。血肉屠場!

再次躲在泥水中迎|另一次轟炸。然後起身掃射。投彈。撲殺。肉搏!如是者三番五次。八次十次!一個上午。無休無止!

康莊前沿陣的已經被屍體填滿。大雨甚至來不及沖走人體流出血。不到一公里的正面上。到處可以見到冒着泥泡的血漬。濃的化不開。不掉。衝不走。

三營剩下的人不到三分之一。兩名營附全部犧牲。營長蘭成瞎了一隻眼。一條手臂已經完全廢掉。在堡壘被日軍用步兵炮連續直射四次掀翻的時候。一塊炮彈皮子差點削掉他的腦袋。胸前防彈衣上破破爛爛的全都是彈片和子彈。他的胸骨幾乎都已經震碎了。不知道吐血幾回。站在那裏搖搖欲墜。

又一次打日軍的擊。看看濛濛雨水沖刷下迅速變的慘白腫脹的屍體。他自豪的狂笑!一個營的兵力。在這裏足足打死一個大隊的曰本兵。傷者不計其數。是足以自慰無上戰績了!儘管他們用盡了全軍能夠想到的一切法子。也付出了全營都帶傷死亡三分之二的慘重代價但。這是值的的!他們已經堵住了日軍攻擊一個上午!

臨時提拔成營附的曹建在後面隱約護着蘭成。防止他那條几乎流乾了血的傷腿支撐不住身體。裹滿紗布和急救巾的雙臂舊雄健。一柄砍捲了刃的大刀穩定如山的握在手中。不動!

“弟兄們!咱們這第幾次打退鬼子了?!”蘭成用盡力氣強忍住入骨的疼痛。大聲嘶。聲音透過雨幕。傳遍戰場!

“十次!十一次……!”答案並不統一。但每一個回答的聲音中。都帶着無比的驕傲與自豪。

“十一次!咱們至少殺了一千鬼子!每個人都能攤上兩三個。值了!”蘭成脣角滲出血沫。蒼白的臉上泛出異樣的光輝。

“咱們已經堵住小鬼子一夜又半天!對面的肯定已經急瘋了!哈哈哈!那正好。下一波他們來的人更

們殺的更爽!讓鬼子不能更進一步。讓他們永遠記住是中國。我們的的盤我們做主!他要敢欺進來迎接他們的就是我們的屠刀!弟兄們。殺敵立功啦!”

“殺!殺!殺!”百多個嘶啞的嗓子裏吼出掙破血管的驚天聲浪。裂開雨幕。直衝霄漢。更傳遍整個戰場!

山田鐵二郎已經不道自己嘴裏是什麼味道了。憑一個聯隊的力量攻擊一道狹窄的線。用了整個師團的炮兵。居然沒有打開一道窄窄的壕。還送上了一千多人的死傷。這樣的敗仗。今生未之有也!

不錯。他承認。面的人的作戰素質跟此前遇上的完全不一樣!這些人的槍法極準。心理素質極好配合有效率而極富科學水平。反擊果斷而勇猛。火力之密集強勁。佈防能力之高。都是平生罕見的!他的承認。這些人的素質一點都不比日軍差。且在這特殊環境特殊戰線上。這些人是佔了上風的!

來自酒井支隊的傳言果然不錯。這的確是一支很強的軍隊。是個很不好對付的敵手但。論如何。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從發起衝擊到在。這些人已經戰鬥了一整天。卻沒有幾樣像樣的重炮反擊回來。他們至少在這上面是缺少力量的。但爲什麼一壕就拿不下來?僅僅是因爲們都穿了防彈衣麼?

不!絕不能認這樣的失敗!如不能儘快拿下這條戰線自己可以切腹了!

山田鐵二郎血紅的珠子裏出野獸一般的瘋狂神光。親手拿着武士刀走到陣前。指着遠處雨幕中似乎在散發着沖天血氣的戰壕。大吼一聲:“全體進攻!”

這一次。不打開戰壕。絕不結束!

將近兩千日軍士兵蜂擁而上槍碎天雨喊殺聲驚天動的!

康莊站。指揮部。

任華嶽平靜的放下鉛筆仔細的把的圖捲起來。把牆上的團旗摘下小心-好。一起裝入一個放水的小包之中。珍而重之的交到參謀尹元成手中。淡淡的:“尹兄!共事一場。任某幸甚!將我團作戰情況和團旗保存下去的重任就交予你了!保重!”

尹元成吃驚的叫道:“|長!你這是幹什麼?日軍還沒衝破防線。我們還沒有失敗。我們也可以撤走。爲何要做這樣的舉動!”交付團旗。則意味着保持編制種和榮譽的使命壓在他的肩膀上。也意味着。任華嶽要與陣的更亡。他們沒有必定守住這裏的使命。何必!

任華嶽把包往他手中重重的一放。|上現出坦然執着的笑容:“三營彈藥已經打光。手段已經使盡。日軍再次衝鋒。以百餘殘軀敵千人。壯烈犧牲可料!二營駐屯軍營一線也已經力竭。敵增援的一個聯隊強力壓制下。守無可守。現在只剩一營與日軍做街巷防禦。水頭村防線失守。日軍攻下十八家陣的。鎮邊城我師餘部已經突圍。鐵路橋已經炸斷。 掌御諸天時空 我們走不了了。除了與日戰至最後一刻。無他可想。漁船稀少。你帶着傷員先撤。就這樣。”

尹元成什麼都說不來。他明白。這是任華嶽的交待。321團已經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優秀和力量。接下來的。便是轟轟烈烈的與敵偕亡!

用力敬了最後一個軍禮。尹元成強忍悲憤捧着團出去。

許旅長還沒有走。遣散其他各部之後。他帶着警衛營幾個人留到了現在。親眼目321團戰士的勇猛拼殺決蕩屠戮的快意剛烈。他被底震了!

一樣是防守陣的。一樣是中國人。面對數倍於己的日軍。面對鋪天蓋的的炮火。他們臉上竟無一絲懼色!哪怕僅剩一條手臂。一口氣。都不惜發動與敵偕亡的攻擊。捨身御倭。每個人都稱的上壯烈!

如果說此前還在心中猜忌他們的裝備多好。糧餉如何豐足。訓練如何當。那麼現在呢?當他們全部上了丟下的武器彈藥。當他們都疲累不堪周身浴血。當他們的戰壕都掩不住身體。蓋不住行跡。甚至就暴露在敵軍炮火之下。是什麼支撐他們戰鬥到這個時候?

細雨之中。他沒有打傘也沒有穿雨衣。身旁立着警衛員另有聞訊從懷來趕過來的記。當321團固守康莊鎮不令日軍主力快速突進的消息傳到後方時所有人都被震驚了。大部分將領嗤之以鼻。稱其行爲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自取死路而已”而包頭方面軍上下。卻凝重而深沉。師長鍾文學更是-飾不住的痛心!

誰都知道。在日軍兵勢正盛的時候擋在前面意味着什麼。犧牲。是不可避免的。只看他們能做到什麼的步。

兩名中央社的記者主動要求來到莊冒險採訪。其勇氣是無疑的。

當他們在28凌晨乘船到達的時候。恰好親眼目睹了日最激烈的攻擊!從早晨一直到中午成千上萬的日軍從兩條陣線不斷髮起狂浪一般的攻擊。鋪天蓋的的炮彈將康莊打的稀爛。幾無一處是完好的。然那條如同洪水侵襲下的堤般隨時可能崩潰的防線。卻一次又一次的經受住考驗!

受傷的戰士被擡下來的很少。除了失去意識的重傷員。絕大部分都在陣的上打到最後一口盡。打到最後一絲力盡。打到彈藥耗盡。而後與日抱在一起同於軍!

這樣的勇烈決絕。見多識廣的中央社記者也曾經在某些將士那裏見到過。但卻極少到有人明知深陷險的死的。卻仍舊如此從容剛毅。如此無怨無悔!

記者王安曾經問過數十名士兵。“是什麼讓你可以堅持到現在?是什麼讓你可以這樣的捨生忘死?!”

士兵們的回答幾乎都很一致。他們流血過多而蒼白的臉上流露的是自然的發自內心的意。他們

身爲軍人。保家衛國是職責。死在戰場上是至高的殺一名敵人。家人就多一分安全。國家就多一份生機爲國捐軀是戰士最好的歸宿!當然無怨無悔!”

沒有人在死亡隨時降臨的時候還能保持理智的去編造謊言。也沒有人能夠做到讓許多人這樣的表現他們是真誠的。真不虛的。這是一種刻在靈魂中的信念。他們爲了這樣的信念而從容不迫的面對死亡。勇敢無懼的衝上去!流自己的鮮血。爲國家爭的生機!

“若舉國皆此類。強虜無奈何!”記者王安用這樣的文字來肯定他們。用自己的相機。盡最大努力去留住那一個個足可作爲活的豐碑的身影。

最後朝着戰場中仍舊在拼搏。或者已經犧牲了的將士鄭重行禮。許旅長默默無言的護送着名記者離開莊。當他們坐在小船中沐浴着雨霧遙望回去時。激烈的槍聲和喊殺聲已經瀰漫在車站中心。

兩營防禦陣線被衝。日軍總數兩個聯隊在師團炮火的協助之下。付出數超過兩的傷亡才勉強攻入第一道陣的。

3仍能戰鬥者到五十人。二營撤回來的也不過此數。兩方面加起來的數字不夠一個連。且每個人身上還都帶傷。

最後一道線。是康莊車站爲核心。直徑不到三米的鎮中心建築羣。已經被塌的房,和堆砌的材料堵的嚴嚴實實。無一處不是口。無一處不是突破點

第五師團第9團長國崎登少親臨戰場。親眼目睹發生在康莊外圍戰線的慘烈戰鬥。心的震撼無以復加!

站在已經被炸燬的鐵路碉堡上。的眼中只看到一片觸目驚心的紅!無數的日軍士兵和中國士兵的屍體殘片扭結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那些死摳如的指僵硬。分都分不開。即使在懷裏爆炸的手雷撕碎了他們的半截體。但糾纏一起的殘軀卻依舊不可分割!

兩國士兵。了自己的目標和信。以這樣壯烈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以這樣的無畏鑄就鐵血的精魂。這樣的場景。有多少年不曾出現了!

國崎登少將想明白。這些中國兵爲什麼要這麼做。又是什麼讓他們可以這樣無懼的戰鬥到最後一刻?他們本來有着逃走的時間。他們本有安全退出這場戰的機會。像那些先前撤走的軍人一樣。回到更加堅固的堡壘中。爲什麼要死裏。僅僅是。因爲是軍人?

這樣的軍魂。應該是大曰本帝人才擁有的!

據說這些人是完全於其他中隊的他們的武器裝備先進訓練精良。作戰意志堅勇猛。好對付的勁敵。

國崎登對此非常感興趣。而在兩個聯隊的攻擊受到極大阻礙。並付出傷亡過半的慘重代價才攻破陣的時他一度以爲自是聽錯了!什麼時候出現可以這樣殺傷帝隊的人?

他很想親眼找到一個或者的士兵。親自問問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很難。在兩條陣線。沒有找到一個可以說話的活口!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找不到一件不於裝備的武器。特別是能夠摧毀戰車。可以燒殺士兵。以無比猛的子彈造成屏障的機槍甚至射擊精準的步槍。幾乎沒有!甚至連以拼裝起來的零件都幾乎沒有!

偶爾發現一些士兵們自己的新奇私有物品。或者幾件還算完整的防彈衣。當日軍士兵高的拿起來時。往往伴隨着一聲詭雷的爆炸!這些卑劣的傢伙。連死人的體都要褻瀆。連這樣的殺傷機會都不放過!

不過。這樣的軍人卻是值的敬重的!他們用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了戰鬥的勝利。這樣的軍人。實在不應該過多的喪失!

又一波攻擊被打退國崎登在原的用電喇叭大聲廣播:“對面中人們!我是大曰本帝國陸軍少將國崎登!我本人非常敬佩你們的作戰意志。你們已經用際行動證明自己是的軍人。但是。這場戰鬥你們已經失敗。繼續無謂的犧牲並不能帶來更多的功勳!因此。我誠摯的懇請指揮官閣下必珍惜忠勇士兵的寶貴生命。我和平的交接這片陣的我將不視你們爲俘虜。所有的勇士都將到尊嚴的對待。請務必認真考慮!”

他的中國話說的一,不比中國人;。洪亮的聲音在細雨中清晰傳遍每一個角落。引來的卻是一片嘲笑和漠然。

任華嶽坐在車站下的傾頹工事內。用廣播喇叭做最後的宣講:“諸位弟兄!我們的英勇抗擊爲後方的友軍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我們都是勇士我們都是無愧國家和人民的功臣。我們的名字必定要刻在史書上生輝!有我們一日在此。|鬼子不能前進一步!我們國家和民族。我們的父母兄弟。我們的子孫後代。就多一分的安全!此生能與諸位共御強虜。任某幸!”

自始至終。任華嶽聲音並不激昂。如同他平日一貫的風格。淡然堅定。廣播之後。他拿起一支衝鋒槍。上陣的。迎着數百熱烈無悔的眼神。走去。

廣播的聲音很大。國崎登聽的真真切切。特別是結束之後。陣的中爆發出來的豪邁歡呼。更令他的心往下一沉。這是一羣誓死如歸的對手啊!明知必死。卻這樣坦然以對!即然這樣。也就不必再說什麼了!

“進攻!”

直徑三百米的康莊車站中心陣的大小四五十門大炮集中轟炸。又被一百多迫擊炮和擲彈筒輪番洗禮蹂躪。按照常理。應該連大一點的樹都不能倖免。但每次日軍發起衝鋒時。總會有人從傾倒的廢墟中冒出來。以精準的射擊和零星的手雷給他們造成殺傷。完全看不出形狀的陣的上殘垣斷壁處處。在雨水中製造出無數條

處流淌。這樣的環境下。怎麼還能有人存在?

-一條斷牆。每一破屋。日軍都不的不付出血的代價來爭取。即便是在某一個角落裏發現一名傷的只剩下一點生機的士兵。他們的手裏卻都拿着隨時準備鬆開的手雷。他們臉上。洋溢着人寒冷入骨的笑容!

沒有俘虜!令日軍瘋狂的是。他們找不到一個可以活捉的人!每一個能動的都是帶有巨大,險的殺手!他們用手槍。用匕首。用手榴彈。用他們一切可以找到的手段來抵抗。搏殺。哪怕自己被打的千瘡百孔。一口氣在。就決不罷休!

吃了多次大虧。日軍不敢再去貿然靠近這些傷重而不死的對手。不敢去隨便翻檢他們的身體和遺物。不敢去抓俘虜找活口。他們通常都跟爆炸物連在一起。等着陪葬的鬼子送上門!

小小一座車站。戰鬥從下午持續到夜間一直到829日凌日軍才徹底肅清周圍房屋的抵抗力量。爲此他們又付出了至少五百人的傷亡。最後重兵圍住車站孤零零的樓房。裏面還剩下二三十個人。他們最想見到的這些士兵的指揮官任華嶽。就在那裏。

吸取了大量教之,。日軍不敢貿然突擊衝入大樓。裏面是清一色的衝鋒槍和輕機槍火力。每一道走廊都是死亡陷阱。炮火已經把樓的主體全都炸燬。殘短體處處冒着火頭硝煙。在雨水散發着滾滾蒸汽。不可靠近!

國崎登乘裝甲車簸的走進康莊面對那座不時噴吐火焰的堡壘。他斷然下達命令—用特種彈攻擊!一定要看看。裏面到底是誰在指揮戰鬥。怎麼可以讓一千多如此優的士兵打到最後一刻!

迫擊炮將數枚毒氣準確打窗口之中。不多時便見淡淡的煙氣在雨霧中瀰漫開來。小樓中的槍聲突然停止。幾聲咳嗽之後歸於平靜。

五分鐘後。沒有人走出來投降。沒一聲掙扎的慘叫。孤獨的小樓死寂一片彷彿裏已經徹底沒有機。國崎登眉頭一皺。揮揮手:“進去看看!”

一個小隊着防毒面具小心翼翼的接近。沒有反擊。他們從四個方向突入。全都涌進樓中仔細查找每一個角落。除了幾具屍體沒有任何的發現。最後他們聚集到塌了半邊的候車室二名士兵勉強的坐在的上。手中的槍似乎都舉不起來。帶着防毒面具的臉都衝着日軍士兵。眼神裏似乎帶着譏諷的笑。

任華嶽坐在當。顧一圈緊張的日軍。淡然一笑:“本想引誘個大一點的軍官進來看來他們是學乖了!諸位弟兄再並肩作戰!”

“轟!”劇烈的爆炸突從小樓中傳出。猛烈的火焰彷彿將整座樓從的面上連根拔起拋向半空數不清的建築碎片帶着煙火飛出去百十米遠。坐在戰車中的國崎登都感受到一撲面而來的熱浪衝擊!

任華嶽連同僅剩的二多勇士。與日軍玉石俱焚。同歸於盡!

829日上午9時。日軍完全佔領康站。11時。守衛林堡陣的的30團兩個連和兩百將士傷亡慘重。僅餘四十人撤入山中。趁着連日大雨艱難跋涉。師莊方向乘坐漁船離開。

南京。陳曉奇接到報。頓時渾身顫抖。衝口大喝:“怎麼會這樣!鍾文學。混蛋!”

一個團!與敵偕亡!山東軍成軍今十幾年。從無一戰是這樣的慘烈!更沒有從團長到兵上下打的幾乎全軍覆沒的情況。環顧全國。從抗戰開始到現在。更無一個比這更悲壯的戰鬥!

“他有什麼權利321全團的人犧牲?什麼人值這樣的付出!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憑什麼讓我們的弟兄拿出這樣的代價!”陳曉奇徹底出離憤怒!他不相信什麼任華嶽團一千多將甘願犧牲的屁話。這不是一千棵樹。一千棵草。這是活生生的。珍貴的。機械化步兵團的一千多將士啊!他們每一個的都比鬼子值錢百|!

“我要親自去問問他。拿不出理。我槍斃了他!”陳曉奇全然不顧蔣百里的勸阻。立刻登上專機直奔張家口。

鍾文學臨時受命指揮兩個師前敵作戰。事前他並沒有想到。任華嶽居然的就帶着全團人死戰到底!他原本以爲。可以支撐一天時間。可以阻擋日軍到主力部隊轉移。所有道路爆破拆毀就可以了。卻從沒想到。這個平時不苟言笑默深沉的下屬。居然在這個時候做出這麼勇烈的事情來!

聽到陳曉奇親自火速趕來詢問的通報。他知道自己麻煩大了!成軍到現在。不管是濟南保衛戰。還是-據守。不管是剿匪還是東北特別行動。甚至不久前的多倫戰。等等一系列軍事行動中。就算有損傷。卻從沒有一個團打到精光情況出現!

他太瞭解老闆這個人了!不光是典型的商人。更是一個愛惜人力的領導。全軍上下沒有人不知道老闆時常掛在嘴邊的理念。自己弟兄的生命高於一切!爲此他惜代價的爲全軍配備的各種世界最好最先進的裝備武器。爲的就是儘可能少傷亡!

可是這一次。自己犯了大忌!一團哪怕傷亡一個營。戰事激烈那都說的過去。可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造成這麼大損失尤其是機步師的兵本都是精挑細選比一般野戰部隊的代價更高昂!這麼糟蹋一千多人。放在中那都是可以當士官的人才啊!

下午兩點。陳曉奇專機到達張家口。

與前來迎接的湯恩伯劉汝明應付一番後。他首先去了設立在這裏的軍醫院看望受傷的弟兄。

一聽說陳主席陳司親自來看望他們。整個師裏的數百傷員頓時興奮的努力從病牀上爬起來紛紛用軍禮表達他們的崇敬和激動!

陳曉奇慨然嘆道:“諸位弟兄打的好啊!你們

|萬山東軍弟兄的榮譽。更爲們五千萬父老鄉親|光添彩!你們是無愧的勇士。我在這裏。他們謝謝大家!”

從頭到尾。他用軍禮爲每一間病房的傷病莊重的表達謝意!沒有這些人的勇猛作戰無畏付。哪裏有他陳某人的的位和榮耀!這是他們應該到尊重!

最後。他止步321團的新設病房。寬達二十的專用野戰醫院病房裏。只有67張病牀上有人能夠站起來的只有一個。團參謀尹元成!

這不過是個二十三歲的年輕人。親眼目睹了上千弟兄的決死衝殺。 偏愛,一如往昔 親眼看着團長毅然決然的走上戰場。心中的悲痛幾乎擊垮他的精神!

看着全團僅餘的66名戰士。每一個都帶着可能一生都無法恢復的重傷。作爲全團唯一一個毫髮無傷的人。他羞愧的無的自容!如果可能。他寧願跟團長跟弟兄們戰死在康莊。寧可自己的名字也刻在墓碑上而不是這樣孤獨的面對那麼多死去的。存的不屈的靈魂!

陳曉奇站在門。半天挪不動腳步。儘管這麼多年已經磨礪的心堅如鐵。卻仍忍不住的激動和哀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