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到了門口,陳斗水推開門,墨容麟走進去,對他擺擺手,陳斗水便留在門口。

屋裡很安靜,空氣里飄著雅淡的木蘭花香,滿屋的白紗在微風中輕盪,像海里的波浪翻滾,墨容麟在這些波浪里慢慢穿行,走到床邊,他輕輕拔開賬子,看到墨容晟仰面睡著,睡容酣甜。

墨容麟在床邊靜默了片刻,突然對自己的舉動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他在幹什麼?懷疑自己的弟弟和妻子么?居然還跑過來親自驗證!

他搖搖頭,感到很可笑。

轉身要走,床上的睡著的墨容晟卻嘟嚕了一聲什麼,他沒聽清楚,邁出去的腳步頓住,又聽到第二聲囈語,這一聲無比清晰,也讓他無比震憾!

墨容晟喊的是,「芃芃。」

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第三聲又來了,「芃芃。」

之後,便再無動靜。

墨容晟握著劍的手緊了又緊,陰鶩的盯著被賬子密密圍住的床,終究還是走了出去。

回到小樹林里,他又練了一會劍,但這次氣氛明顯不同,寧十七站在一旁,隱約感到了一股殺氣在周圍瀰漫。無數樹葉在空中亂舞,像一群狂燥的蝶在半空廝殺,兩敗俱傷后墜落在地上。

處於風暴中心的男人身姿如若矯龍,上探下游,一把長劍舞得出神入化,劍光如流星,劃出雪亮的光芒,突然聽到一聲暴喝,長劍脫手,「噌!」的一聲釘在樹榦上,沒入寸許,劍身震動,嗡嗡之聲不絕於耳。

繼續求月票。 葉紫涵瞪著楚蕭:"楚蕭,你放手,你什麼時候也變成這樣糾纏不休的人了,我說不是就不是,你還要我說幾遍啊,我為什麼要怪你,就因為之前那些破事嗎,我葉紫涵還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再說了,現在還當著朵朵的面呢,我真的不想跟你爭吵,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形象!"

葉紫涵說的很是生氣。

楚蕭的眉峰皺起,雖然葉紫涵生氣了,可是,他依舊沒有鬆開葉紫涵的手:"紫涵,我們才剛見面,我知道你可能不會待見我,可是,我真的沒想到,你的情緒會這麼激動,我們五年時間沒見了,我一直都在找你,難道你非要跟我這樣說話嗎?難道我懷疑朵朵是我的女兒有錯嗎?我們當年畢竟!"

葉紫涵是真火了,她憤怒的盯著楚蕭:"當年什麼,你倒是說啊,我也好聽聽,我都說了,那些過去的破事,我都忘了,我現在過得真的很好,我現在有自己的生活,我真的很不希望你來打擾我,我真的不知道你這樣糾纏,到底是想幹什麼,我惹不起了我都躲著你了,你還想如何!還有,我再說一遍,朵朵不是你的女兒!"

葉紫涵不想這樣的,她真的不想這樣。

她不想吵楚蕭,不想凶他,哪怕當年在訂婚儀式上,他說靠近自己,只是為了報仇,讓自己的心傷的徹底。

雖然最後她知道了真相,可是,痛了就是痛了,當時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沒有人替代她再來一次。

她承認自己是個小心眼的人呢,這件事情,她一直忘不了,一直在介懷。

若愛能不朽 她不想再跟楚蕭有任何牽扯,她都儘力的避著他了,為什麼,他還要靠近自己,為什麼!

葉紫涵真的好生氣,朵朵是自己的命根子,她真的不允許任何人覬覦。

楚蕭也是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葉紫涵會這般生氣。

他無奈的苦笑著:"紫涵,你別生氣了,我就是想跟你說說話,並沒有別的意思,畢竟,我們曾經相識一場,就算是朵朵不是我的孩子,你也不用這麼拒我於千里之外吧!"

楚蕭的話剛說完,他就被人推開了。

楚蕭皺眉,看著突然出現的羅浮生。

羅浮生將葉一朵和葉紫涵護在身後,他神色冰冷的看著楚蕭:"楚總,我聽見你剛才,似乎在懷疑,多多是你的女兒,我倒是覺得好笑了,我的女兒,什麼時候成了別人的女兒,我雖然沒有跟紫涵結婚,但是,當年我救了紫涵,她願意以身相許,我們有了朵朵,這些年,我一直默默的照顧著她們,就算是紫涵不想結婚,也只是說不想太高調,我都滿足她的願望,怎麼到了你這裡,就成了她跟你有斬不斷的過往呢,我希望楚總能夠自重!"

羅浮生的一番話出來,楚蕭的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他悠悠的看著羅浮生:"羅總,你說朵朵是你的孩子?"

羅浮生面不改色的看著楚蕭:"我以為,楚總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應該知道了呢!"

楚蕭的臉色變了變,其實,剛才看到葉紫涵和葉一朵的時候,他的腦海里,閃過羅浮生的影子。

可是,仔細想想,羅浮生跟葉紫涵,似乎有這麼大一個孩子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可是,如果按照羅浮生的說法,葉紫涵當年消失后,被羅浮生所救。

然後,以身相許。

想到以身相許這個詞,楚蕭下意識的攥緊了手指。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孩子現在三歲的多,快四歲了,的確有這麼大了。

想到這,楚蕭的心臟,突然就鈍疼不已。

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平靜的看著羅浮生:"原來,紫涵現在跟羅總在一起,倒是我太冒失了,畢竟,我們曾經相識,既然這麼巧,大家都是熟人,今天晚上我做東,輕你們吃飯! 豪門軍寵:調教小嬌妻

羅浮生皺眉看了一眼楚蕭,搖頭道:"楚總,不必了!"

楚蕭笑:"羅總,怎麼?害怕我用卑劣的手段,搶走你的孩子嗎?如果孩子和愛人是你的,那誰都不可能搶走,如果不是你的,你也永遠不可能得到,畢竟,人心這個東西,誰知道呢!"

楚蕭說完,突然笑的意味深長。

他看著葉紫涵:"今晚一起吃飯吧,我會喊上雲朵朵和雲軒的,雲朵朵,她這些年,應該也挺想你的,我知道你這些年避著我,只不過,你既然跟羅總在一起了,何必還避著我呢,以後就不用了!"

楚蕭說完,從羅浮生的手中,接過手機,笑著說:"謝謝羅總把手機給我拿過來!對了,羅總不要忘了晚上一起吃飯,到時候,我們好好喝兩杯,還有,朵朵真的很可愛!"

楚蕭說完這話,低頭看了一眼朵朵,笑了笑。

轉身,他的表情已經冷到極點,他一步一步的向著車子走去。

他們在一起了么?

不!他不相信!

若要他楚蕭死心,打死都不可能!

葉紫涵這輩子,只能是他的,他的心,也只能是葉紫涵的,她要,或者不要,這顆心,就在這裡!

看著楚蕭上車離開了,葉紫涵才鬆了口氣,感覺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緊繃的神經,讓她恍如經歷了一場夢一樣。

她深吸了一口氣,轉身看向羅浮生:"你……"

說了個你字,半天,她竟然再也說不出別的話。

她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羅浮生心裡有些難受,他是知道,葉紫涵沒有放下楚蕭的,不然的話,剛才說那些話的時候,他也不會那麼沒有底氣。

旁人不知道,他自己心裡清楚,剛才說那些話的時候,他的心,都是虛的。

羅浮生看了一眼葉紫涵:"晚上,你要帶朵朵去吃飯嗎?"

葉紫涵看了一眼羅浮生:"你呢,你去嗎?剛才他也叫你了,還有,他現在既然知道了我是朵朵的媽咪,肯定會去調查朵朵的身世,剛才的事情,雖然謝謝你,可是,他真的不會調查出來嗎?"

羅浮生有些無奈,他嘆了口氣:"我會盡量讓人去做一些證據,就算是楚蕭調查,我也只會讓他調查出一些表象的東西,我不會讓他傷害到你跟朵朵的!"

聽到羅浮生這樣說,葉紫涵的心情有些複雜。

她直勾勾的看著羅浮生,平靜的開口:"羅浮生,剛才的事情,真的謝謝你,這些年,也謝謝你,幫我這麼多,我真的無以為報!"

羅浮生搖了搖頭:"這麼客氣做什麼呢,晚上一起去吧,到時候,我也見一見雲朵朵,說不定,還能有緣見見我的親生父母呢!"

葉紫涵點了點頭:"那晚上就一起去吧!"

羅浮生的神情,莫名的有些複雜。

他看著葉紫涵:"既然如此,我們就回家吧,晚上在外面吃,買那麼多東西,全都浪費了!"

葉紫涵點了點頭,拉著葉一朵的手,向著別墅走去。

葉一朵很乖巧很乖巧,乖巧的都不像是她了。

她的小心肝,這會也是顫抖的不行,小腦袋也嗡嗡的,亂糟糟的。

聽著媽咪和羅叔叔的對話,楚叔叔好像……很有可能就是她的爹地呢,怪不得,每次看到楚叔叔,她就那麼親近。

可是,她也聽出來了,媽咪不想告訴楚叔叔,她並不是羅叔叔的女兒。

媽咪為什麼要瞞著呢?難不成當年,楚叔叔傷害了她?

葉一朵有點搞不懂大人的世界,她雖然很喜歡楚叔叔,很想讓他做自己的爹地。

可是,媽咪什麼都不願意說,這就說明,她把楚叔叔不知道的事情,告訴楚叔叔,他開心了,媽咪就不開心了。

葉一朵的小臉,頓時皺皺巴巴的,真的好難哦!

她要怎麼做,才能達成自己的小心愿,也不讓媽咪不開心呢!

小傢伙跟著葉紫涵走了一路,想了一路。

到了家裡,葉紫涵帶著葉一朵上樓了,羅浮生去處理工作上的事情了。

葉紫涵帶著葉一朵上樓。

她本來是讓葉一朵去玩的,結果,葉一朵跟著葉紫涵進了她房間。

葉紫涵忍不住皺眉看了看女兒:"朵朵,你怎麼不去玩,跟著媽咪做什麼?"

葉一朵的小嘴巴吧唧了一下:"媽咪,你為什麼要騙楚叔叔呢?"

被自家女兒這樣單純的問出來,葉紫涵的臉,頓時通紅。

對啊,她為什麼要當著女兒的面說謊呢,女兒雖然小,但是,這小丫頭是個鬼精靈,什麼都明白的比一般孩子早,她怎麼就忘了呢。

葉紫涵無奈的看著葉一朵,緩緩的蹲下來,與女兒平視著:"朵朵,媽咪今天把你當成一個小大人,跟你說一些問題,你答應媽咪,不要告訴楚叔叔,任何關於媽咪跟你的消息,好嗎?"

葉一朵雖然不明白,但是,她還是乖巧的點點頭:"媽咪,只要你不讓我說,朵朵什麼都不會說的!"

看著女兒這麼聽話,葉紫涵突然有點難受,她伸手抱著葉一朵:"朵朵真乖,媽咪真的是有苦衷的,這些事情,你可能現在還不明白,長大后,你可能會體諒媽咪的苦衷,還有,媽咪雖然說謊了,但是,說謊終究是不對的,我們涵涵以後不能隨便說謊,知道嗎?" 葉一朵看著葉紫涵難過,她的小心心,也跟著難受起來。

她的小手,回抱著自家媽咪:"媽咪,你放心吧,我不會忘記你說的話,除了你交代的,朵朵是不會說謊的,以後,朵朵長大了,不到萬不得已,也是不可能說謊的,朵朵會聽媽咪的!那媽咪能不能告訴朵朵,楚叔叔是不是朵朵的親生父親啊?媽咪不能騙朵朵!"

聽到女兒這麼說,葉紫涵的神情有些無奈:"朵朵,有些事情,你可能不大懂!"

葉紫涵皺著眉頭:"媽咪,你回答我的問題,我已經長大了,該懂得事情,基本都懂啦!"

葉紫涵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半晌,她無奈的開口道:"好吧,就算是你懂了,媽咪也不想現在跟你討論這些問題,媽咪覺得,你的年紀不適合討論這樣的問題! 畢業那天我們失業

葉一朵撅著小嘴:"媽咪,朵朵真的不小了,而且,人家真的好想知道,帥叔叔和媽咪到底是什麼關係嘛!"

看著女兒對這個問題,分外的執著。

葉紫涵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朵朵,你怎麼這麼好奇這個問題呢?"

葉一朵癟了癟小嘴,看起來可憐巴巴的:"可能,這就是沒爸的孩子,必須要面臨的心酸,媽咪,我已經都覺得,自己不是你親生的,不然,你怎麼一直不願意告訴朵朵,朵朵的親生爹地是誰呢?除非你也不知道!"

聽到小丫頭說的振振有詞,葉紫涵自己都一臉懵逼。

要不是她清楚的知道,小丫頭是從肚子里出來的,她都差點對小丫頭的話信以為真了呢!

葉紫涵沒好氣的看著自家小傢伙:"你個小丫頭啊,人小鬼大,真是不知道讓媽咪怎麼說你,你放心,你就是從媽咪肚子里蹦出來的,至於你爹地么,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媽咪就告訴你,但是,你得跟媽咪保證,不能告訴任何人,除非媽咪願意承認,否則,你永遠也不許亂說!行不行?"

小丫頭眨了眨眼睛,看著葉紫涵:"媽咪,你這是在變相的告訴我,只要你不同意,我這輩子都不能認自家爹地的節奏么?"

葉紫涵點了點頭:"算是吧,怎麼樣,你能不能答應媽咪的要求?"

小丫頭皺著眉頭想了想:"算了吧,為了我的親生爹地,我就犧牲一點吧!我答應媽咪,沒有媽咪的允許,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

葉紫涵看著小丫頭片子挑了挑眉,開口道:"其實你猜對了,那個楚叔叔,的確是你的爹地!"

小丫頭頓時長大了眼睛:"就這樣?"

葉紫涵點點頭:"對啊,就這樣,不然,你還想怎樣呢?"

小丫頭的眉頭都打結了:"不應該是這麼個情況啊,我總覺得,媽咪肯定會跟我說一下你的苦衷,告訴我很多隱秘的事情,結果,媽咪就這麼簡單的跟我承認了!"

葉紫涵無奈的笑著揉了揉葉一朵的小腦袋:"你這小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啊,媽咪告訴你這件事,就是讓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哪有那麼多的秘密呢,至於你答應媽咪的事情,可別忘了!"

葉一朵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家媽咪:"哎,我真是個苦命的孩子,知道了自家爹地的存在,現在還不能親近他,真的很是為難啊!"

葉紫涵給了小丫頭一個白眼:"你放心吧,你不用刻意的為難自己,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或許,這些年,真的是媽咪做得不對,但是,你記得不要告訴別人,你的真實身份,那就對了!"

小丫頭開心的吐了吐舌頭:"媽咪,謝謝你體諒喲,我知道了,我保證不亂說!"

看著葉一朵開心的樣子,葉紫涵沒好氣的笑著搖搖頭:"淘氣鬼,心眼這麼多!"

小丫頭笑的跟朵花一樣。

而此刻的楚蕭。

他剛剛見了葉紫涵,感覺還有點不真實。

直到車子開出去好一些,他突然才感覺到,自己今天的情緒太激動了。

先不管朵朵是誰的孩子,他都不應該跟葉紫涵氣爭執。

畢竟,當年就是自己的錯,他辛辛苦苦找了她那麼久,今天是五年後第一次見面,他卻把她逼急了。

他今天真的是太不應該了。

可是,想到朵朵有可能是羅浮生的女兒,而且,葉紫涵和羅浮生連過程都跟自己說清楚了。

想到這一些,楚蕭的心理,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他本就比一般人要敏感一些,剛才情緒太激動了,沒有多想。

可是,這會仔細想想,真的很不對勁兒。

非常不對勁,如果朵朵真的是羅浮生的女兒,葉紫涵和羅浮生有必要跟他解釋那麼多嗎。

不光如此,還講清楚了,葉紫涵當年是為了報恩,以身相許,才有了朵朵。

這些事情,他們似乎沒有必要講,如果真的有血緣關係,那就是怎麼都抹不掉的鐵證,血緣可以說明一切。

他們越是這樣跟自己說的明明白白,不斷的解釋,就越是說明,朵朵的身份,有問題。

楚蕭想到當年訂婚儀式上,他跟葉紫涵說的那些話,心臟抽痛了一下。

可是,想到羅浮生和葉紫涵有可能欺騙自己,他的心又瞬間活了過來一般。

如果他們真的是在欺騙自己,那他們為什麼要騙自己呢。

原因怕是只有一個,那就是,朵朵是自己的女兒。

一想到這裡,楚蕭突然就激動的不得了。

他的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如果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激動的都要語無倫次了。

想到這裡,楚蕭快速的打通雲軒的電話。

電話接通,楚蕭都沒有給雲軒說話的機會,直接開口道:"雲軒,你現在立刻去給我調查一個人!"

雲軒第一次聽到楚蕭這麼激動,自從五年前,葉紫涵出事後,楚蕭的情緒,鮮少這麼激動。

他好奇的開口問:"老大,誰啊?"

楚蕭這才想到,這兩天發生的一切,雲軒壓根就不知道。

想到這裡,他笑著開口道:"他叫羅浮生,可是,我讓你調查他,主要是因為,這幾年,他一直跟葉紫涵在一起,而紫涵和他有一個三四歲的女兒,叫一朵,你著重去調查這個孩子,我要儘快知道,這個孩子是不是葉紫涵和羅浮生的親身女兒!"

雲軒好半天,才從這個震驚的消息中,回過神來。

他震驚的開口道:"老大,你說的這是真的嗎?你找到紫涵了?她現在還有一個女兒?"

楚蕭笑著緩緩點頭:"對,我找到她了,陰差陽錯,我又見到了她,可是,她對我的態度有點排斥,所以,我現在需要你幫我去調查她女兒的身份!"

聽到楚蕭的話,雲軒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老大,您是懷疑,那個孩子是您的女兒吧!"

楚蕭笑了笑:"你還算聰明,我的確是懷疑小傢伙的身份,不光如此,小傢伙跟我的緣分也頗深,她跟我見了三次面,每一次都表現的恨喜歡我,對了,你也見過她,今天中午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過來的那個小丫頭就是!"

雲軒這下真的是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老大,不是吧,小傢伙真的是您的女兒?"

楚蕭沒好氣的開口道:"現在還不確定,所以,我這不是讓你去調查嗎?葉紫涵和羅浮生都說,那個孩子是他們的女兒,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事實並不是這樣,我現在需要你馬上去調查,最好能給我一個非常確定的答案,這樣,孩子如果不是我的,我也能死心,如果是我的,那我跟紫涵之間,就更有機會了!"

聽到楚蕭這樣說,雲軒趕緊點頭:"好的,老大,我這就去調查!"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