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柳清清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后怕:"老大,我……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你走了之後,我就坐在你的位置,幫你看接下來的調查,結果,總部突然就停電了,所有的地方都沒光,我連忙讓人啟動備用電源,結果,電來了,魅影人就不見了!"

路彥琛壓抑著滿滿的憤怒:"給我封鎖總部,立馬查可疑人員,要是沒有內應,魅影怎麼可能會逃走,而且,說不定這麼短的使勁,他人還沒有離開,我再次強調,封鎖總部,人,一個一個的給我調查,我現在馬上過來!"

正準備睡覺的路彥琛,再次換上衣服,前往暗夜組織總部。

總部,柳清清按照路彥琛的說法,全面封鎖,開始調查。

路彥琛不知道的是,她已經安排自己最忠心的心腹,第一時間就帶著魅影離開了。

不然的話,她怎麼可能給路彥琛打電話彙報呢!

路彥琛趕來的時候,柳清清正在挨個調查。

奶爸的肆意人生 路彥琛看了一眼柳清清,眸光突然變得深邃起來。

他記得,魅影說,他的僱主,是個女人!

這個救魅影的人,會不會恰好是他的僱主呢?

至於柳清清,她想要對付葉一朵,動機……應該是因為他吧!

看著柳清清有條不紊的審查著總部的每一個人,路彥琛忍不住搖搖頭。

柳清清在俺也組織這麼多年了,總不至於做這樣的糊塗事吧。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她沒有必要因為自己想要把她調走,就去殺葉一朵吧。

再說了,她應該了解自己的個性,就算是殺了葉一朵,自己依舊會調走她的。

路彥琛搖了搖頭,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懷疑。

畢竟,柳清清對暗夜組織,應該是忠心的,這個……他不應該懷疑的。

她為自己擋過槍,在他最孤立無援的時候,她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路彥琛心底里,還是為柳清清辯解了一番。

看著她審查的態度,如此認真。

最終,他嘆口氣,走過去:"柳清清,你回去吧,這邊交給我來查就行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回去早些休息!"

聽到路彥琛的話,柳清清頓時受寵若驚:"不用的,老大,我不累,我審查,你在邊上看著就行,我不瞌睡的!"

路彥琛的聲音,一下子沉下來:"我說的話,你都聽不明白嗎?我說讓你早點回去休息,你就老實的,早點回去,別再這裡繼續撐著了,剩下的事情,我親自來查!" 這一晚,對於很多人而言,很不平靜。

省城上空的大戰,被不少人記錄了下來,然後上傳到網路上,被不少人看到,自然也包括那些剛剛從各大秘境小世界內看到的人。

在看到一道道強大的身影被林楠召喚出來的時候,很多人臉色大變。

尊者境,算得上強者,能這般無窮召喚的話,誰擋的住?

然而事實上就是如此,擺在他們眼前。

這個人類,很強,很不簡單!!!

除此之外,一些老者看到視頻之後,臉色更是不善了,他們注意的重點不是林楠,而是在那名陰柔男子身上,那柄戰戟,那件血色戰甲,以及他臨死之前的掙扎怒吼。

「九黎再現!」

普通人不知道九黎的意義,但一些老者在各自秘境小世界內的古老記載中知道不少。

傳說中的超強族群,而且有一個至強者,主兵戰神,神魔!

蚩尤!

上古時期,一代神魔崛起,率先九黎族,逐鹿天地,差點造就了另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哪怕是面對當時最強炎帝等人,九黎族也毫不退縮,殺氣衝天,戰至九霄雲外!

最終,兵敗,傳言神魔被誅,九黎敗亡,徹底煙消雲散。

但眼下,九黎再現?

魔神戰戟,魔神血甲?

雖然只是仿製品,遠不是當年的那些神器,但卻代表著他們的身份。

九黎族的人出現了,魔神後人出世。

結果,被斬了!

「要出大事了,九黎族從古至今眥睚必報,這件事不算完!」一些老者自語,而且能使用魔神戰戟,魔神血甲之人,絕對不是普通的九黎族人,只怕還是極其重要之人。

而今被殺,可想而知。

「走吧,暫時還是不要招惹的好,一切小心。」一些人自語之後,快速有了決定。

這個世界,比他們想象的更不一樣。

林楠,不好惹,招呼強者的手段,他們根本無法理解,而且不知道這是不是極限,否則真若是招呼了成千上萬的,誰擋的住,都要死。

「不好惹!」

這一刻,很多人都這般覺得,原本的不屑一顧,突然間小了很多,林楠的這一幕,就是在震懾。

而今,起到了作用,一些人被這一幕說震,頓時變得老實不少,這種陣容,哪怕是化靈境高手真的出現,也要被鎮殺,根本擋不住,更不要說現在出來的只是尊者境。

然而與此同時,在華夏另外幾處地方,當一些人看到之後,臉色瞬間完全陰沉下來。

「該死,我九黎族人也敢殺!」一名陰霾老者臉上帶著濃濃的殺機。

另外一地,一名身著血色長袍的年輕男子也在冷笑,身邊跟著不少人,一個個的氣息很驚人。

「雖不喜蚩佰,但畢竟是我兄弟,殺我兄弟,他罪該萬死!」

年輕男子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很隨意,但卻毫不手軟,陡然間直接一手落下,瞬間放大無數倍,原本負責跟隨他們的偵緝局五六人,連任何反抗之力都沒有,直接被一掌鎮殺。

「一點利息而已。」

…………

這一晚,林楠接連跑了數個地方,其他一些尊者境高手也在到處跑,一個個攜帶十張以上的虛影守護,平定各處混亂,正如林楠所言,但凡敢違規者,全部殺無赦。

殺雞儆猴,林楠沒有手軟,這些人也確實該死,完全無視人命,隨手屠戮。

這一晚,血案很多,這些人太強了,只要想殺人,一個氣息顯露就能殺死一大片。

都市之中,人太多了。

甚至就連一些窮鄉僻壤之中,也發生了不少血案。

有村落被屠戮!

不是妖獸所為,而是一些邪惡修士高手所為,慘狀觸目驚心,連嬰幼兒都不曾放光,讓林楠看的怒火衝天。

「殺無赦!」

這幾個字,不斷想起,有林楠的怒吼,也有其他一位位華夏高手的怒吼,太過震怒。

殺戮在繼續,哪怕是普通人都能感覺到這股風雨欲來的危機感,不時有強大氣息飛過,有怒吼聲傳來,有人身死。

燕京,一群老爺子早已聚集到一處,兩位尊者境高手,十幾位宗師境高手,再加上大群的大修士高手聚集,手中更是掌握了十幾張虛影守護。

這些人,是華夏的領袖人物,他們不容有失,在林楠剛剛準備動手的時候,陳聽雨便做出了安排,確保他們的安全。

而此刻的燕京之中,確定的外來強者,不少於十股!

強的,足足十餘位尊者境高手,弱者也有數道尊者境的氣息。

這些人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這些老爺子們而來,不過隨著林楠這邊的實力展露,讓這些人終於沒有再敢妄動。

而且,何宏親自殺到燕京,當場斬殺兩位尊者境高手,讓不少人心中一驚。

之前,他們小覷了這個世界。

一些人低調了不少,不敢再亂來,在沒有徹底查清楚這個世界的底細之前,不敢再妄動了。

與之類似,世界其他各地,這一幕幕也在上演。

天地猛然間復甦了一大步,全球各地都有人出世,華夏這邊很多,同樣的世界各地也有,尤其是歐洲大地,兩大神庭突然間熱鬧了起來。

兩大神族走出更多的高手,大大的提升了實力。

但問題是其他一些歐洲的各個傳說中的族群出現了。

傳說中的精靈族,巨人族,獸人族等等……一個個都是在傳說中出現的族群,突然間出現了,甚至還有一些其他神靈的使者,代言人出現在各地。

這些人的出世,自然不服從神庭的管束,哪怕是他們來自歐洲最強大的兩大神族也不行,瞬間大戰爆發了,也是為了搶奪信仰之力。

歐洲也在亂,也在廝殺!

混亂!

全世界都在混亂,一道道消息在網路上蔓延開來,震動全世界,所有人都明白這世道是真的要變了,這些人的出現,肆無忌憚。

華夏這邊,以林楠為首,在全力鎮壓作亂者,華夏有自己的規則,想要留下,華夏歡迎。

但作亂者,殺無赦!

這一夜的華夏,以實際行動展現而出,一位位尊者境高手懸空,大殺四方,震壓各地。 看到路彥琛態度強硬,柳清清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那……好吧,那我先回去了,老大,你調查完,也休息一下,別累著了!"

路彥琛看著她,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柳清清離開后,路彥琛繼續調查嫌疑人員。

而柳清清直接回了自己的住處,郊區的一棟別墅。

這個別墅,在很早的時候,自己在倫敦,家裡就幫自己買了。

後來,就算是在暗夜組織的位置,一再上升,她也沒有換過住處。

她回到家裡,打開卧室的燈,拉上床簾。

然後,她直奔地下室。

地下室,燈光昏暗,魅影渾身是血,躺在窄小的床上。

聽見響動,他側過頭看了一眼。

看到柳清清下來,他突然笑了:"我沒想到,你還會救我!"

柳清清的神色有些自責:"這件事情,是我把你牽扯其中的,我救你,是應該的!"

魅影的神色複雜:"你救了我,你就不怕自己暴露嗎?"

柳清清咬了咬嘴唇:"我……覺得,他應該不會懷疑我,畢竟,我對他向來都是忠心耿耿的,我只是介意那個女人!"

"所以,你就讓我去殺了她,你說,是因為那個女人,你才被調離暗夜組織,我就以為,她是暗夜組織的天才科學家之類的,手無縛雞之力,所以,我聽了你的,什麼都沒有帶,貿然去殺她,還遇到了路彥琛,別活捉,柳清清,我現在就問你一句,你這麼利用我,能不能跟我說句實話,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身份?路彥琛為什麼說,那個女人,是她的人,她是道上的人嗎?"魅影的聲音很沉。

魅影很想說,柳清清,她是不是,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

你也應該知道,我不殺普通人,可是,你卻隱瞞了我,讓我誤會她的身份,幫你去殺人。

可是,這些話,最終他都沒有直白的說出來。

他很清楚,柳清清的行為,明顯的是借刀殺人。

她之所以救自己,怕也是看在這兩年認識的情分上。

而他卻質問不出來,她為何利用自己。

魅影直直的看著柳清清,臉色很是蒼白,身上的血跡,讓他看起來,很是狼狽。

柳清清有些無奈:"其實,我對她的了解,也不是很全面,我一直都以為,她就是個弱女子來著,我也沒想到,你沒拿槍,居然被她耽誤的時間,而且,我也不算是利用你,我給你那一劑試劑的時候,我說的很清楚,那東西能要了人的命,那你也該清楚,我是想要那個女人死!"

柳清清的看上起疲憊又無奈。

可是,她卻迴避了關於葉一朵身份的問題。

魅影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自嘲:"所以,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嗎?"

柳清清咬了咬嘴唇,深深的嘆口氣:"好吧,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告訴你也無妨,她的確不是道上的身份,ce集團,你應該聽說過吧!"

魅影點了點頭,他的眸子閃了閃,難道這個姑娘,跟ce集團有什麼關係?

在他心裡疑惑的時候,柳清清已經幫他解答了:"她就是ce集團的千金小姐,也是暗夜組織老大路彥琛的前女友,半年前,他們分手了,我以為,他們會就此斷了聯繫,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就是我異想天開而已,他們半年後,又見面了,我見不得這個女人跟路彥琛攪和在一起,所以……"

魅影眼底隱隱有怒意,似乎隨時要爆發的模樣:"所以,所以你就安排我去殺她,如果真的出了事,你知道,我絕對不會把你供出來,你就能安然無恙了,是嗎?清清!"

柳清清的神色有些難堪:"魅影,不是你想的那樣!"

魅影冷笑了一聲:"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怎樣?清清,我現在才發現,我不了解你,而且,我還錯信了你,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如果我殺了那個姑娘,ce集團的人會放過我嗎?你真的覺得,她的父母能支撐起那麼大的跨國集團,真的是吃素的嗎?說到底,你是想殺了她,又想找人幫你背鍋,而且,還要對你絕無二心,所以,選來選去,你就選到我了,你覺得沒有人比我更合適做這個任務了,是嗎?畢竟,我沒有親人,死了就死了,沒有牽挂,對不對?"

魅影說完,柳清清神色難看的看著他:"你是這樣想我的嗎?"

魅影冷哼了一聲,疲憊的躺在床上。

他的身體微微動了動,感覺扯到了身上的傷口,似乎更疼,更難受了。

他咬了咬嘴唇,細細的舒口氣,感覺身體各個部位,似乎都在疼。

在暗夜組織審訊的時候,他都沒覺得這麼難受。

可是,現在面對柳清清,他只覺得難受狼狽,自己為她這麼做,她是什麼心思,居然都不肯跟自己透露。

魅影是真的被柳清清傷到了。

畢竟,這兩年時間,他們一直保持聯繫,他幫柳清清做的事情,可不算少。

他看了一眼柳清清,突然想到她剛才說,自己看不慣路彥琛和那個女孩子攪和在一起。

他突然就自嘲的笑了:"清清,你說你看不慣那個女孩,跟你們老大攪和在一起,是真的嗎?你現在在我面前,連實話都不敢說了,是嗎?你喜歡他吧,你喜歡你們老大,對不對?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幹嘛處心積慮的,非要跟一個女孩子過意不去,她在你們老大身邊,真的有那麼礙眼嗎?"

柳清清一下子被人踩到了痛楚。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她頓時瞪著眼睛,憤怒的看著魅影:"魅影,你什麼意思,你不願意幫我就算了,你幹嘛要說這樣的話,你既然不願意幫我,那這次的事情,酬勞我會付給你,等你養好傷,我會安排人,將你送回去!"

魅影的眼底,閃過一抹苦澀:"你覺得,我說了這麼多,是想讓你送我,是想讓你給我酬勞嗎?"

柳清清緊緊地抿著唇,神色複雜:"那你還想怎麼樣?"

魅影自嘲的笑了:"你說我想怎麼樣呢?我喜歡的人,喜歡著別人,我只是想要儘力去幫她,可是,我沒想到,她讓我幫她,殺了她喜歡的人的戀人,這算什麼?我在你手裡,只是一把殺人的利刃嗎?清清,我就算是真的幫你做什麼,我都是心甘情願的,可是,我想聽你的實話,真的!"

"你想聽什麼實話,問啊!"柳清清腦子裡一片混亂,她根本沒有仔細去品,魅影那句我喜歡的人,喜歡著別人。

她只是憤怒的覺得,魅影說自己把他當成了利刃,她鐵青著臉,看著魅影,神色有點生氣到扭曲。

魅影皺了皺眉,還是問了出來:"我剛才說的話,對嗎?你利用我去殺人,你想利用我借刀殺人,對嗎?"

"對!"柳清清一臉的無所謂:"可是,我也沒有騙你什麼,有些話,我說的模糊,你也沒有追問啊!"

魅影氣的嘴唇有些發抖,他沒想到,柳清清可以把自己看的這麼無所謂。

好像她一點也感覺不到,她對自己的傷害。

魅影死死的盯著她,最終閉著眼睛,沉沉的問道:"那你救我呢?是不是覺得我這把刀,還沒有用的恰當好處,這次沒殺了人,你覺得不甘心,所以,你救我出來,還想讓我再幫你殺一次人,對嗎?"

柳清清猛地攥住拳頭,難以置信的看著魅影:"所以,你覺得,我費盡心思,不怕暴露的救你,就是為了再利用你一次,魅影,你可真把自己當回事啊!世界上殺手那麼多,我有的是錢,我找不到什麼樣的殺手來接這個單子,我非得找你嗎?我救了你,你不領情就算了,還好心當成驢肝肺,說實話,魅影,我這次是真的不該救你!"

柳清清說完,一臉失望的看著魅影,好像做錯事情的那個人,不是她,是魅影。

魅影平靜的看著柳清清,最終,沉沉的嘆口氣:"你說的對,我是真的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還以為,你還想一次一次的利用我呢,現在看來,我被你利用的價值都沒有了么?可是,我一直以為,你用我去殺人,只是因為你覺得,我不會出賣你,就算是有人想要調查,也調查不出來什麼……"

魅影一邊說,臉上還掛著自嘲的,恍惚的笑容。

柳清清皺了皺眉:"魅影,你憑什麼說,我讓你去殺人,別人也查不出來什麼,你對我有那麼好嗎?你為什麼要幫我隱瞞啊!"

魅影看著柳清清的情緒,有些失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