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首長!那我該怎麼做呢?」

「平時多跟上級彙報工作!多聯絡感情!對下要有霸氣!用你過硬的軍事本領征服每一個戰士的心!」董方正想了想道。

「首長!您以後一定要多提醒我!我來這裡可是兩眼一摸黑什麼都不知道啊!我不怕訓練,就怕得罪人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那你就少說話多幹活!你是軍委派下來的,一般人也不會為難你!快去拜訪各位領導吧!晚上我們再好好聊一聊!」董方正笑著道。

董方正派秘書帶著金清石來到了武警總部總隊人胡德彬的辦公室門前,一個中校秘書進去沒得久出來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參謀長!首長請你進去!」

金清石立即走到辦公室的門前輕輕敲了三下后,大聲的喊道:「報告!」

「進來!」裡面立即響起了短促有力的回答聲。

金清石輕輕推開房門,看到一個年紀在六十多歲、國字臉、短寸頭,兩條粗粗的眉毛倒立著,肩上抗著三顆將星的上將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他。

「首長好!總參情報部金清石奉命前來報道!」金清石立即敬禮大聲的喊道。

「嗯!你以後再介紹自已的時候要報現在的職務!因為你已經是我們武警部隊里的一員了!」胡德彬還了一個軍禮然後點了點頭道。

「是!」

「你的辦公室在三樓!軍裝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一會先把衣服換了!」

「是!」

「如果需要什麼物品直接跟辦公室人的去說,他們會為你解決的,不過明天你就去培訓基地報道,那裡的訓練不能耽誤了!三個月後,我們所有常委都會過去檢查訓練成果!」胡德彬面無表情的道。

「謝謝首長!」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我們武警可是藏龍卧虎!不要以為自已是先天高手、當過特種兵的總教官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三個月達不到總部的要求,你就下去當教官!」胡德彬嚴肅的道。

「報告首長!我保證完成任務!不過我有二個請求!」

「講!」

「一是總部能不能提供一些中藥材,我想提高這些人的體質!二是我要人權!對那些擾亂訓練、不認真訓練的人我要踢出訓練基地!」金清石大聲的道。

「哦?你是第一個敢跟我提條件的人!是不是以為自已是沈副主席和吳副主席的紅人,就有恃無恐啊?」胡德彬冷冷的道。

「報告首長!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我只想在這三個月裡帶出一支戰無不勝的精兵!」金清石大聲的回答道。

「戰無不勝?口氣倒是不小!你知道訓練基地有多人嗎?他們每個人的身體素質怎麼樣?能否承受得住高負荷的訓練?」胡德彬冷笑著道。

「報告首長!在我眼裡沒有弱者,只有怕吃苦的兵!」

「年輕氣盛啊!訓練基地有學員500人!其中還有50名女兵!你能把五百人全部變成精兵嗎?」胡德彬冷冷的道。

「報告首長!只要藥材充足!訓練強度就是增加一倍他們也能堅持下來!三個月後我保證每個人都會有較大的進步!」金清石大聲的回答道。

「那你敢不敢立下軍令狀?三個月後,這五百人全部要達到總部的考核標準!如果你圓滿的完成了任務,總部不但給你嘉獎,而且還將訓練基地划給你管理,你有權決定那裡的一切事情!」胡德彬嚴肅的道。

「首長!藥材可是需要很多錢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多少錢?我們可是由國務院直接撥款,在經費上從來都是充足的!」

「五百人要一個億左右!」

「什麼啊?一個億?開什麼玩笑?」胡德彬吃驚的道。

「首長!是要這麼多啊!他們要喝營養液還要泡強身的中藥,這些藥材都要用野生的才行!」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開個藥方!我讓後勤部去準備!不過經費只能撥五千萬!」胡德彬想了想,然後一咬牙道。

「首長!那效果可不明顯啊?」金清石急著道。

「那就減人!從五百人里選拔出來二百名男兵和五十名女兵用來做試驗,如果真的有效果,我可以向上邊再經費!」胡德彬道。

「是!」金清石馬上拿也一張昨天晚上寫好的藥方遞給了胡德彬。

「哦?你早有預謀啊?」胡德彬一過接過藥方一邊笑著道。

「首長!我知道您一定會答應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為什麼?」胡德彬好奇的道。

「因為首長愛兵如子!如果子女都有出息,首長臉上也有光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小子好像不怕我?膽子挺肥啊?」胡德彬瞪著眼睛道。

「首長!我看著您就親切!見到你就像見到親人一樣!」

「少在那裡忽悠我! 朕的皇后不好追 別以為我們是老鄉就在這裡套近乎!」胡德彬瞪著眼睛道。

「首長!我真的不是套近乎!聽到鄉音我心裡就熱乎乎的!而且首長已經是小先天大圓滿了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你怎麼知道的?」

「我看出來的啊!只要修為沒有超過我,我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的修為!」

「哼!先天高手就了不起嗎?如果我不是天天忙著工作,早就突破先天了!」

「首長!您卡在這裡已經有十多年了吧?其實只要有一顆靈獸的內丹,您馬上就可以突破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你以為靈獸是大白菜啊?到處都是!」胡德彬鬱悶的道。

「首長!在深山裡其實還有不少靈獸的,神農架的深山裡就有!」

「你在那裡見過靈獸?」胡德彬激動的道。

「我就是在那裡找到一隻千年的鱉王,然後才突破到先天的!」

「哦?那你三個月後就去黔南省檢查工作,隨便去那裡看一看!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了!」

「是!」

「你去政委那裡吧!到了那裡別瞎說!也不要提軍令狀的事情,等我把藥材湊齊了再說!」胡德彬點了點道。

「是!」 金清石離開總隊長辦公室直接來到了隔壁的政委陳成漢的辦公室,陳成漢聽到秘書說金清石來了,立即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他熱情的拉著金清石坐在沙發上,然後微笑著問道:「金參謀長可是年輕有為啊!29歲就當了上少將,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首長!我年輕不董事,這次調到這裡當教官,也不知道能不能勝任!以後還請您多多指點才行!」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慢慢的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誰都要經歷過一個過程之後才會成熟起來的!而且你在部隊里也當過特種兵的總教官,我想信你能勝任這項工作的!」陳成漢微笑著道。

「首長!我現在感覺到肩上沉甸甸的!壓力山大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 總裁,你家老婆超凶的 你以為肩上的金豆豆是那麼容易扛的啊?趕緊去辦公室把衣服換了,然後去基地熟悉一下工作環境,如果遇到什麼困難就給我打電話!」陳成漢笑著道。

「是!首長!」金清石離開了政委的辦公室直接來到了三樓,一個三十多歲的少校正在三樓的的電梯門口張望著,他看到從電梯里走出來一個穿著陸軍軍服,肩上抗著少將的年輕人,他立即敬禮大聲的道:「首長好!」

「你好!請問辦公室在那裡?」金清石還了一個軍禮,然後微笑著道。

「首長!您是新來的金副參謀長吧?」那個少校連忙問道。

「嗯!你是?」

「我是辦公室的王海兵! 怪秘之旅 也是您的勤務兵!現在我就帶首長去辦公室!」那個少校連忙回答道。

「哦?我還配勤務兵啊?看來我的待遇還不錯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首長!這裡的副參謀長全部都配有一名勤務兵、一名司機!」王海兵微笑著道。

「嗯!我的軍裝準備好了嗎?」金清石點了點道。

「報告首長!所有的軍裝和裝備都準備好了!您還有一套三室一廳的宿舍!房間的鑰匙就放在你的辦公桌上!」

「你通知司機,十分鐘后我們去懷柔訓練基地!」

「是!」

金清石跟著王海兵走進了一間寫著副參謀長的辦公室,這是兩個套間,面面是一間40平方米左右的辦公室,房間里放著一套沙發和一個大理石的茶几。

在寬大的辦公桌了,放著一部國產的手機、一支92式手槍、一串鑰匙和一個持槍證。

王海兵打開一個紅木衣櫃將一套深綠色的軍裝拿出來遞給了金清石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金清石馬上換上武警的軍裝,然後將兩套迷彩服、高幫軍靴裝在背包里,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守在門外的王海兵立即將背包提在手裡,然後緊跟著金清石向著樓下走去。

兩個人剛剛走下樓,就看到一輛掛著武警車牌的奧迪A6停在門口,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士官看到兩個人出來,立即打開了車門,然後向著金清石敬禮大聲的喊道:「首長好!我是您的司機徐達明!」

「你好!以後就辛苦你了!」金清石還了一個軍禮,然後微笑著道。

「首長更辛苦!」那個官大聲的回答著道。

金清石坐到車裡,心中苦笑著道:「手都抬麻了!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頭啊!」

奧迪車離開武警總部的大院,直接向著懷柔的訓練基地開去。

在奧迪車連續闖了兩個紅燈后,金清石皺著眉頭向著開車的士官道:「小徐!我們不是執行什麼緊急任務,交通規則還是要遵守的!」

「是!」徐達明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首長!從這裡到懷柔的訓練基地大約需要二個半小時,您今晚還要趕回來嗎?」王海兵微笑著問道。

「回來!以後三個月我都會住在那裡,你們如果家裡有事,就不要跟我去了,我是當特種兵出身,就是把我扔到深山裡都餓不死!」金清石微笑著道。

「首長!聽說您以前是軍區利刃特戰大隊的總教官?」王海兵好奇的問道。

「嗯!你知道利刃?」

「我有一個同學就在利刃當兵!他跟我說那裡就是地獄!只要能從那裡爬出來,那絕對會成為一個傳奇!」

「呵!呵!也沒有那麼恐怖!只要能吃得了苦,誰都能從地獄里爬出來!」金清石笑著道。

「首長!那裡真的有死亡名額嗎?」王海兵小聲的問道。

「有啊!以前每年是五個!現在就不知道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首長!那你當教官的時候有死過人嗎?」王海兵好奇的問道。

「沒有!我這人雖然訓練比較嚴格,可是我不想讓我的士兵成為一名犧牲在訓練場上的烈士!」金清石認真的道。

「首長!我以前也在訓練基地集訓過三個月,那裡雖然叫做訓練基地,可是跟療養院差不多,每天才訓練四個小時候,其餘時間都是在打打牌、釣釣魚!」王海兵苦笑著道。

「哦?總部不知道嗎?」金清石吃驚的道。

「那裡是單參謀長負責的,參謀長很少過問這些事情!」王海兵小聲的回答道。

「嗯!那些教官都是些什麼人?」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都是一些曾經戰功赫赫的兵王,他們有的是受傷后當了教官,有的是因為到了年紀升不上去了,只能從行政轉成了文職!」

「那裡不是還有五十個女兵嗎?她們不會只是花瓶吧?」金清石疑惑的道。

「女子特警隊是一個獨立的體系,她們的訓練基地雖然在總部的基地里,可是她們是由胡司令親自負責的,所以她們的訓練還是非常刻苦的!」王海兵道。

「哦!」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武警總部的訓練基地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難道真的是養老院嗎?父親和沈國放把自已安排在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讓自已管理一個療養基地嗎?

二個半小時后,奧迪車在一處山腳下停了下來,門口的兩個衛兵看到車牌立即敬禮將車放了進去,金清石心中暗暗苦笑著道:「如果是假車牌,那不是可以隨便進出嗎?這樣的管理也太鬆懈了吧?」 這個時候在訓練基地主任單東平的辦公室里,單東平向著坐在沙發上正喝著茶的一個中將微笑著道:「二叔!這次總部派一個29歲的年輕人來培訓基地當總教官,這不是在開玩笑嗎?這些教官一個個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東平!這個金教官可是還兼著總部的副參謀長!雖然手裡沒有權,可是畢竟是軍委派下來的人,你千萬不要打什麼歪主意!要不然我可保不了你!」那個中將冷冷的道。

「二叔!我一個二毛三怎麼敢打一個將軍的主意啊!我只是擔心他新官上任三把火!在這亂燒會出大亂子的!這些叼兵沒有一個是好惹的!」單東平苦笑著道。

「他今天過來報道,我提前來這裡,一是跟你打打預防針,二是讓他看完訓練基地的情況后,再跟他好好談一談!」那個中將點了點頭道。

「現在沈副主席的公子正四處叫嚷著,要給新來的總教官臉色看呢!到時候可有好戲看了!」單東平笑著道。

「聽說這個人跟沈副主席走得很近!沈宏遠要拆他的台那不是很可笑嗎?也許想為他立威呢!這個的身手可是非常高的!」中將皺著眉頭道。

「這裡雖然廟小,可是供的都是大神!那個人的手上沒有幾條人命啊?他來訓練什麼?擒拿格鬥?還是槍法、戰術?這些人還缺這些嗎?」

「每個人心理所承受的壓力都是有限的,殺人多了就會變得冷血,長期這樣下去會對他們的工作和家庭帶來不良的影響!所以我對他們才這麼放鬆!」中將皺著眉頭道。

「報告!」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叫。

「進來!」單東平立即大聲的喊道。

門一開,一個上尉推門走了進來,他向著單東平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小聲的道:「主任!門崗剛剛報告說,一輛總部的奧迪車小號車開進了基地,正向著辦公樓開了過來!」

「知道了!你馬上通知所有常委到門口集中,迎接我們總部來的副參謀長!」單東平馬上命令道。

「是!」

「等一等!不要搞得那麼隆重!讓他先在基地里轉一轉!等轉完了自然會回到這裡來!」那個中將突然開口道。

「是!」單東平回答完,馬上向著那個上尉道:「李參謀!你跟在他們的身後,一有情況隨時向我彙報!」

「是!」那個上尉說完立即轉身走了出去。

我太想進步了 這個時候,金清石正在訓練基地時四處轉悠著,近五萬平方米的訓練場上擺放著各種訓練器材,一棟六層高的訓練大樓聳立在訓練場上,訓練場除了有二十多輛吉普車和邊三輪摩托車、還有一架波音737客機停在訓練上。

「首長!女兵訓練基地就在隔壁!過了那道大鐵門就是了!」王海賓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大鐵門道。

「嗯!你帶我去男兵宿舍看一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

王海賓帶著金清石來到兩綠色的九層樓前,金清石剛剛走進大樓,就看到一個光著上身,理著寸頭,前胸有六七道長長的傷疤和兩個彈孔傷疤的大漢打著哈欠,拿著臉盆從一樓的一個房間里走了出來,當他看到一個年輕的少將出現在眼前的時候,他立即大吼一聲:「兄弟們!新來的總教官來啦!」

他的話音一落,一道道木門迅速打開了,從裡面衝出一個個衣衫不整的年輕人,這些人立即向著金清石沖了過來,金清石看著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疤,最少的也有二、三道,他心中暗暗吃驚的道:「在這和平的年代,武警真的付出了很多!」

這個時候那個拿著臉盆的大漢向著金清石敬了個禮道:「首長好!」

「你好!中午睡得好嗎?」金清石一邊還禮一邊微笑著道。

「好啊!這裡沒有緊急集合的哨聲,天天都可以睡個安穩覺!」那個年輕人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少將同志!您就是來訓練我們的總教官吧?」這個時候一個膀大腰圓的壯漢微笑著道。

「今天我還沒有正式成為你們的總教官,所以我想說什麼!如果下次見到我,最好先給我喊報告!否則就閉上你的嘴巴!」金清石微笑著道。

「少將!我們這些人都是一沒錢、二沒人的傻大兵!在部隊里流完血,想來這裡好好休息一下,請你不要跟我們擺將軍的臭架子!我們可不吃你這一套!」那個壯漢大聲的道。

「呵!呵!有意思! 逢君江南之背靠美男搖錢 我從16歲開始當兵,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拽的兵!是不是你認為我不配當你們的總教官啊?」金清石笑著道。

「你是怎麼當上將軍的我們都知道!靠女人當上將軍的人根本不配當我們的教官!」

「你是怎麼跟首長說話呢?不想當兵就馬上退伍!」王海賓大聲的喝道。

「我就是這樣說話的!有本事你現在就讓我退伍,老子正不想在部隊里幹了!」那個壯漢大聲的道。

「呵!呵!呵!你的嘴很硬,就是不知道骨頭怎麼樣!我在當京城軍區利刃特戰大隊總教官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話!臉不是別人給的,而且自已掙的!如果你退伍,我可以馬上找胡司令批准你!不過我會廢調你一身的功夫!免得你到了社會上,用部隊學到東西為非作歹!」金清石大聲的冷笑著道。

「哼!小白臉!只要你有這本事現在就把我廢了!」

「嗯!」那個大漢剛剛說完突然眼前一晃,緊接著喉嚨被一隻大手緊緊抓住,他左手迅速扣住金清石的右手,右手立即一個翻轉扣在金清石的肩膀上,右手臂用力一擰,一招轉身疊背的小擒拿,想將金清石的掰過身去。

可是他拼盡了全身的力氣也沒有撼動金清石一絲一毫!

「哼!」金清石冷哼一聲,右手輕輕一用力,立即將他的身體抬了起來。

那個壯漢立即抬起雙腳向著金清石膝蓋踢了過去,金清石迅速伸出左手的兩根手指點在了他的顫中穴上,緊接著將他的身體向著後面的人群扔了過去。

「快接住飛虎!」人群人突然有要大叫著道。

立即有兩個迅速沖了出來,伸出雙手將那個壯漢抱在了懷裡。

「砰!」接住壯漢的兩個人突然發現一股強勁的力量從壯漢的身體上傳了過來,把兩個人立即撞飛了出去! 在場的四五十人立即圍住了三個人身邊,而那兩個人迅速的爬了起來,那個壯漢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大家呼叫了半天,那個壯漢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有人立即大叫起來:「這個龜兒子廢了飛虎!我們要替他報仇!」

「報仇!」

「報仇!」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