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唯一的缺點,就是少了點人氣。

或者說,冷清!

一路走到,冷寂的不像話。

整座睚眥府,絕對大的嚇人,房子宅樓建了不少,但都是空著的。

聞風領著他們轉悠了整個府邸,然後讓他們自己選擇住的地方。

等到所有人選擇好了住的宅子,聞風突然湊到了季邀月的面前,「邪邪,能把九狐叫出來嗎?」

「幹嘛!」

一道女聲從小千鐲子里傳了出來。

季邀月則是好笑的看著聞風那臉色,由紅轉青,尷尬的不行。

最後,還是她看不下去了,直接把瞑幽狐從小千鐲子里拎了出來。

「九狐,你與聞風好好談談吧。我呢,也該去給星耀弄吃的了。這裡是睚眥府,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危,和他好好談談,談完了,你再來找我吧。」

說完,季邀月把瞑幽狐扔在了聞風的面前,施施然的離去。

「主人!我……」

瞑幽狐九狐一臉無可奈何,她只能可憐兮兮的看著主人的背影離去。

聞風則是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九狐的一隻手,「九狐,你還要避我到什麼時候?」 九狐沒有看聞風,在她的眼裡,她並不想與聞風再有過多的牽扯。

獸,也是有分等階的。

她如今處身於龍族,只要膽敢逾越半分,就會被龍族給滅的死無葬身之地。

更何況,她從來沒有想過,會與聞風有任何結果。

本來就是道不相同,她一直很好的控制自己與他之間的距離。

九狐的不吭聲,讓聞風氣不打一處來,「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這是要與我劃清界線,從此我們之間老死不相往來嗎?」

「我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

「九狐!你若是因為我是龍族的身份,我願為你捨棄龍族身份!」

「你無須這樣為我付出,不值得。」

聞風聽到她這麼說,怒了,「值不值得,不是你說了算。我願不願付出,是我的事。你能不能別這麼對我?我這麼多年來,一直與你在一起,從來沒有想過,要與你分開。這一次,你來了龍族,我會請父神同意,讓允許我與你的親事!」

九狐抬首靜靜的看著他,「你想怎麼做,你自己決定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覺得是什麼意思,那便是什麼意思。」

「九狐!我們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九狐低首,沒有看聞風。

她的沉默以對,讓聞風的心有些涼,最後他握住她的手腕,緩緩的鬆開。

獸族,有分凶獸、靈獸、聖獸、神獸之分。

而九狐與聞風之間的關係,還是著本質的區別。

九狐屬於靈獸,而聞風是聖獸。

一階之別,這個區別,就容易引發誤會。

聞風一直追隨著九狐,可是九狐卻是一直拒絕。

也許,他的努力,不過是一場笑話。

想到這裡,聞風轉身,離開了。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留下九狐獨自一人站在那裡,在聞風憂傷的離開時候,他沒有注意到,九狐的眼神其實一直看著他的後背。

九狐站在原地,雙手緊緊的握成拳。

沒有人知道,其實她也很不忍心。可是,他與她的距離,真的不是僅僅她能接受就可以。

龍族是獸類的強者,而她僅僅只是一靈獸,私自與聞風在一起的話,龍神若是反對的話,她死無葬身之地。

她不想死,她還有自己的事要做。

所以,他不能任性的做自己。有很多事情,她也只能違背自己的心意,她不想傷害聞風,所以只能拒絕他的痴情。

而在另外一個角落裡,季邀月突然冒了出來,她站在了九狐的身側,「你這樣做,何苦呢?」

「主人,請您替我保守秘密。」

九狐低垂著腦袋,向她乞求道。

季邀月長長的嘆息一聲,「我們現在在龍族,危險也很大,你與聞風的關係,你自己看著辦。我能看得出來,他對你是真心的。」

「我知道他對我的心。」

九狐輕聲應了一句,隨後又沉默了。

她怎麼會不知道?

她能得以出世,還是聞風助了她一臂之力,她才能順利出世,然後與主人契約。

只是,瞑幽狐世世代代要守護的東西,外人永遠不知曉。

而她最後的結局,就是死。

她做不到那樣的自私,帶著聞風去死呢? 龍族,紫龍殿。

紫龍神正在屋子裡,把玩著手中的水晶球。

他身穿一件蒼藍織錦鶴氅,腰間綁著一根玄色幾何紋絲帶,一頭鬢髮如雲頭髮,有著一雙深邃犀利朗目,身軀挺秀,當真是英姿煥發,氣宇軒昂。

紫龍神靜靜的坐在那裡,然後眼神有些迷茫,就在這個時候,身邊的侍衛東來走了進來,「龍神大人,二皇子聞風回來了。」

「回來了?那便傳他過來吧。」

「是。」

東來頷首,應了一聲。

東來領命,出了紫龍殿,結果遠遠就看到了二皇子聞風,不由微訝,迎了上去,「二皇子,您來的正好,龍神大人正想召見您呢。」

「我知道了,我自己去見父神。」

聞風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去見紫龍神。

東來聞言,也就頷首,「是。」

聞風一臉悶悶不樂,往紫龍殿的方向而去。

東來看了一眼聞風,他覺得二皇子這一年看起來太古怪了,似乎有些不高興?

可是,二皇子向來在龍族囂張快活,怎麼會不高興呢?

他這才剛回來呢,難不成有人惹他不高興了么?

想到這裡,東來皺了皺眉,轉身離開了。

紫龍殿內,聞風進去后,就看到了紫龍神坐在龍椅上,然後手裡把玩著一顆水晶球。

聞風對著面前的人行禮,「孩兒聞風參見父神!」

追婚三十六計 「你回來了,人類的世界,好玩嗎?」

紫龍神頭也不抬,眼神也沒看他,只是幽幽的問道。

「孩兒一直苦心修鍊,並沒有太多關注人界是否好玩。」

聞風抱拳回答道。

苦心修鍊?

這孩子這是腦袋磕了么?

在這龍族裡,要說最不愛修鍊的人,便是他了。

結果,把他扔去了人界,這孩子轉性了,居然在人界拚命的修鍊?

天要下紅雨了么?

紫龍神的眼神,從手上的水晶球轉到了聞風的身上,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微訝,「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居然突破到獸神境界了?」

「一切都是孩兒的恩人相助,她是一個丹藥師。」

聞風乖乖的回話,其實他一直跟在雲邪(季邀月)的身邊,而雲邪從來沒有虧待他,甚至會時不時給他一些好吃的東西。

當然,這些東西,都是能促進他獸靈之力的補品。

重生:蛇蠍毒後 「是葯三分毒,拔苗助長,對你未來不利。」

紫龍神皺了皺眉,出言教訓聞風。

聞風則是點了點頭,「父神教訓的對,我也知道是葯三分毒的情況,但是,她不是一個普通的丹藥神。她是一個丹神級別的,禁藥在她手裡,隨時可以煉製成功。」

噩夢卡牌館 「能煉製禁藥的丹神?」

紫龍神聞言,有點興趣了。

聞風認真的答道:「父神,她已經得到了神農鼎的認可。」

紫龍神一聽這個消息,手中的水晶球直接摔落在地上,一臉驚駭之色。

一個箭步,直接站在了聞風的面前,「你說什麼?神農鼎?」

聞風與他直視,「父神,我知道你一直在尋找神農鼎的下落。我怎麼會拿這樣的事騙你?」 「神農鼎,怎麼會出現在人界?」

紫龍神百思不得其解,不該啊。

可是,縱然他想不通,可是兒子的本性,他還是了解的。

聞風卻兩手一攤,「我只知道,燭九陰看守的神農鼎。」

「燭九陰?」

紫龍神眯了眯眼,陷入了細思之中。

聞風見狀,沒有吭聲,只是站在一旁。

就在這個時候,守在門外的侍衛,走了進,稟道:「龍神大人,幽風公主來了。」

「讓她進來吧。」

「是。」

東來退了下去。

而聞風卻不由自主的掐了掐拳頭,他的腦海里,不曾忘記他吸走龍氣的幽風姐姐。

幽風姐姐已經死了,她的龍氣全部被他全部吸收了。

現在在龍族的幽風,是人間隱世家族的白幽。她殺了幽風姐姐,奪龍珠、煉龍骨、吸龍血,使用龍化身,進入的龍族。

如今,白幽在龍族混得如魚得水,無人懷疑她的身份。

而自己剛剛回來,若是與父神提這事,父神會信自己么?

聞風沒有把握,所以他只能是沉默的站在一旁。

沒過一會,一個女子從殿外走了進來。

但見她身穿潔白色金的刻絲長衫,逶迤拖地淡金底蹙金琵琶月華裙,身披潔白雲絲紗衣。

柔順的青絲,頭綰風流別緻盤桓髻,輕攏慢拈的雲鬢里插著碧玉瓚鳳步搖,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翠珠連袂金釧。

腰系墨綠撒花緞面腰封,上面掛著一個中黃海棠金絲紋香袋,腳上穿的是芙蓉色底花紋薄底繡鞋,整個人絕色佳人。

明眸皓齒,移著蓮步,聲音如琴,「幽風參見父神。」

「幽風,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父神,我是來向您稟報,再有十天,翼龍族長,要前來紫龍嶺給父神貢獻壽禮,不知道父神可有主意,要安排他們在哪裡落腳呢?」

白幽一臉端莊得體,說話的時候不急不慢,語速教人聽著她說話,也是一種享受。

冷少的私寵寶貝 紫龍神聽到她的稟報后,皺了皺眉,「這件事,你去安排吧。」

「勞得父神如此信任幽風,幽風一定會安排妥當,不教父神失望。」

「嗯。」

紫龍神點了點頭,表示這事任由她去折騰了。

白幽眼神一轉,移到了聞風的身上,「二皇子從人界回來了,還真是好。父神大人,二皇子年歲也不小了,龍族的一些事情,也該交些事讓他學著處理才是。」

「我記得,青龍族長派了他的女兒前來給我賀壽,聞風你去招待吧。把這事辦妥當了,若是辦砸了,仔細你的皮!」

紫龍神睨了一眼聞風,直接給他派了一差事。

聞風一聽這差事,不由覺得頭疼,可是,這是父神親口交代的,他還不能推掉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所以,聞風只能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差事,「是。」

「行了,沒別的事了,你們先退下吧。明天再來紫龍殿,我會安排宴席,給聞風接塵。」

紫龍神對著這一雙兒女揮了揮手,讓他們二人退下。

聞風、白幽二人立即福身行禮,異口同聲的說道:「孩兒告退。」 出了紫龍殿,白幽則是與聞風一直肩並肩的離開。

在經過一處水池旁,白幽突然喚了一聲,「聞風。」

「什麼事?」

聞風抬眸,看著這張熟悉而陌生的臉。

白幽微微一笑,「是不是在怨著我?」

「嗯?」

「我本來,想讓父神安排你去接待紫龍族的那些長老們,結果父神竟是讓你去接待青龍族長的女兒,我的好意,反倒成了惡意了。抱歉,沒能幫上你的忙。」

聞風挑了挑眉,「你確實是幫倒忙。」

他是故意刺對方這麼一句的,他到是想看看這個偽裝成「幽風」的人,會怎麼應付自己的囂張。

白幽的笑容一窒,僵在那裡,怔怔的看著聞風,彷彿有些意外。

畢竟,聞風從來沒有對她有過如此不客氣的時候。

可是,他說完了這話后,就這樣冷冷的看著自己。

白幽心中不由一慌,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心緒,小心翼翼的詢問道:「聞風,是我多事了。你生我的氣嗎?」

「幽風姐姐,雖說你是女兒身,但亦是我紫龍王族的血脈,也是公主之軀。但是,你別忘了,父神的決策是怎麼樣的,輪不到你我去左右。今天的事,我希望下次不要再有了。我聞風喜歡自由,對這些不感興趣!」

聞風寒著一張臉,冷冷的看著她。

白幽被他這劈頭蓋臉的訓了一頓,臉色還真是不怎麼好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