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池田金二也哈哈大笑起來,“張先生果然是個爽快人,池田佩服。”

張誠也不多說,呵斥道:“別廢話,趕緊找出暗道!”

“好!”池田金二站起身來,走到房間間,踏了踏地的土石,“這兒,挖吧!”

張誠朝着神君觀弟子偏了偏頭,幾個人黑着臉走了過來,一把推開池田金二,在地挖了起來。

隨着碎石被搬開,地面很快露出一個圓圓的東西,張誠一看,發現正是先前那尊雕像的頭頂。

這件石室裏沒什麼東西,剛纔地板的機關已經被觸動了,如果還有暗道的話,機關也只能在雕像了。

張誠恍然,跟諶小冰對視一眼,一起走了過去。

很快,雕像的整個頭顱都被挖了出來,眼睛的兩顆紅寶石依舊熠熠生輝,在電筒的光芒下反射着絢麗的紅光。

池田金二讓衆人停手,走過來蹲在雕像跟前,緩緩轉動左邊的紅寶石。

隨着“咔噠!”一聲響,地的土石突然震顫起來,石室東南方角落裏的泥石突然垮了下去,露出一個長寬一米的方形大洞。

暗道果然在地下,張誠暗自點頭。

通道打開之後,池田金二將紅寶石取下來,裝進了自己的口袋,對張誠笑道:“剛纔一進來我讓張先生取下寶石,如果那時候張先生照做,也沒有後面這些事了。”

張誠哼了一聲,明白池田金二是故意擠兌自己,也懶得多說,走到暗道邊往下看了一眼。

下面的暗道高達四米左右,但是因爲大量土石落下去,堆起一個兩米高的土堆,正好可以跳下去。

諶小冰也湊過來看了一眼,“這個地方果然我們想象的複雜得多。”

張誠點點頭,“借自然形成的溶洞弄出這麼大一個陵墓,而且還設置了這麼多機關,在那個時代來說的確是不簡單了。”

“不僅如此……”諶小冰探頭往下面看了看,指着吊在下面的石板說道:“一般古墓裏的機關門都是直直下的,這樣最好弄,像剛纔突然落下來的石門一樣。但是要想在地開出暗門,而且還要多次使用,這可不簡單了,一般都是要用金屬器件鏈接。但是你自己想想,後卿那會兒還是後石器時代,連青銅器都沒出現,哪來的金屬件?”

張誠一愣,也仔細看了看石板跟地板的連接處,發現果然是用鎖鏈鏈接起來的,而且這麼久還沒生鏽,應該是合金一類的東西。

幾萬年前的原始人居然能煉製合金?這怎麼可能……

張誠一臉的茫然,沉吟半晌之後突然說道:“我明白了!這些東西肯定是後來才裝去的,也是說,那些後裔並不是避世隱居,應該跟外面還有聯繫!或者說……外面有什麼人在幫他們!”

“跟我想的差不多。”諶小冰點了點頭,“能在下面搞出這麼大的工程,肯定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那些神祕人的幫手不簡單啊!”

“先別管那麼多了,反正選擇也只有這一條路,下去看看再說!”張誠站起身來,查看了一下侯淨山的狀況,發現雖然還有點虛弱,但是已經能勉強站起來了,攙扶着行走問題不大。

至於那些躺在地哀嚎的陰陽師,張誠直接選擇了無視,如果不是顧及到夏嵐回去不好交待,他真想把這些人直接弄死。

池田金二表情冷漠,帶頭鑽進了暗道裏,張誠跟諶小冰怕他又玩陰招,連忙跟在後面。

一行人先後下到暗道裏,順着石堆下到地面,四處一看,發現這裏已經不是溶洞模樣,周圍和地面都是石磚,明顯是人工修建而成的。

諶小冰拿出九葉蓮臺照了照,發現金光未變,說明下面沒有邪氣,一幫人這才繼續往前走。

走了大概百米左右,通道越來越寬敞,走在前面的諶小冰突然腳步一頓,電筒光照到一個人影,躺在地動也不動。

夏嵐一驚,問道:“活人還是死人?”

“你這不是廢話嗎?這地方哪來的活人!”諶小冰答了一句,又用電筒往前照了照,但是電筒的電量明顯不足,照不出多遠,於是他轉頭朝着張誠使了個眼色。

張誠會意,屍氣一涌,雙眼立刻燃氣兩團金紅色的火焰,漆黑的地下通道在他眼立刻變得纖毫畢現。

但是至少往前一看,張誠倒吸一口冷氣,前方的通道里至少有百具屍體,或坐或躺,每一個都是衣衫襤褸。

更恐怖的是,這些屍體表面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血紅色,面還有類似虎皮的黑色紋路,與其說是殭屍,更像是某種妖怪。

一縷縷濃郁的屍氣從屍身飄出,升騰到半空,匯聚在一起,形成一片厚重的黑雲,籠罩在通道前方。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352章 地下暗河

白天的時候天氣比較熱,上半夜的時候我們點燃了火堆,所以我們感覺不到這股暖流。也只有到了這個時候我發現了這個異常。走到後殿的時候,那股暖流就更強烈了一點。順着暖流我就看到了在一個不起眼的房樑的角落裏面有一個可以供人跑進去的洞。那股暖流就是從裏面冒出來的。

那個洞口的下方還有一個石桌子,我走近了一看,上面還有許多凌亂的腳印。虎少他們已經爬進去了?我剛站上石桌子,就聽見了黃鸝在前面喊我的名字,聲音裏面透着一絲慌亂。我知道是黃鸝醒了看不到我有些着急了,就大聲的答應了一聲。很快,被驚醒的其他人和黃鸝他們就一起趕了過來。

他們看到這個洞也很驚喜,我們要找的真是虎少他們的去向。這個時候天已經開始亮了,剛子就第一個爬了進去,十幾分鍾以後回來說道:“沒錯的,下面就是一個通道。虎少他們就是到裏面去了。”

我們就開始逐一的爬了進去。裏面的溫度明顯要比外面的高一點,還帶有絲絲的硫磺的味道,這裏肯定是和地下的地熱相連的。這個後殿緊靠着山體。我們通過通道的石壁就知道,我們已經進入到了山體的裏面。腳下就是一組寬大的臺階一直向下延伸,往下面走了十幾米,我們就進入了一個巨大的自然的洞穴。我們所站的地方還能看出明顯的人工的痕跡,顯然是經過了人工的加寬的。

這裏很潮溼,四周的洞壁上還在不斷的往下滲水,洞底則是一條地下暗河。這條暗河大概有三四面寬,兩邊全是巨大的亂石,在這樣的亂石上行走那可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我們就拿着手電筒四處的照。就聽見了猴子的大叫:“乖乖,你們看那是什麼?”

我們朝着猴子所指的方向的看去,在我們的左側,沿着暗河往下流的地方,距離我們十幾米遠的地方居然有一條寬闊的道路。我們趕忙奔了過去,這居然是一條棧道。

這條由木頭鋪設的棧道凌空而建。由於下面的亂石不利於人行走,所以樓蘭人就專門的修建了這個棧道。他們在離地面兩米左右的地方,在山體上鑿開了無數的小洞,然後插進去了粗大的樹幹,上面在鋪上木板,這就成了一條平坦的路了。我曾經在三峽地區看到過這樣的古棧道。古時候由於交通不便,四川的人要和外界聯繫,就在長江的邊上修建了很多這樣的棧道。修建棧道可是一見耗資巨大的工程,看來樓蘭王在這裏是下了血本。裏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只得讓他這麼做?我的好奇心又增加了幾分。

猴子擡腿就想往上面走,結果被我一把拉了回來。我說道:“你個瓜娃子。你也不想想,這棧道都修了上千年了,你還敢往上面踩呀。”

猴子就試探性的放了一隻腳上去,然後慢慢的加力。咔嚓一聲,腳下就出現了一個大洞。那些木頭早就腐爛了,根本無法承受我們的體重。看來這些精心打造的棧道我們是指望不上了。

我們只能從下面走了,但是那些巨石高低不平的,我們又揹着這麼多的裝備,行進的苦難是可想而知的。就在我還在犯難的時候,黃爺卻叫他的兩個手下打開了他們的揹包,然後從裏面掏出了兩大砣黑黢黢的東西,展開來了一看,居然是兩艘充氣式的橡皮艇。猴子就叫道了:“黃爺,你可真的是諸葛亮轉世呀。你怎麼連船都帶來了?”

黃爺說道:“有備無患嘛,多準備一點東西總是沒有壞處的。”

我卻對黃爺的深感懷疑,你見過到青藏高原的山區還準備船的嗎?我總覺得這個黃也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他還想對這裏的一些東西很瞭解。應該說比三爺知道的多得多。只是他一直都沒有說出來而已,包括他到這個地龍谷來的目的我們就醫點都不瞭解。我也沒有說出來,我知道就算我說出來了,黃爺也不會告訴我實情的。

那兩個開車來的手下就拿出了一個手動式充氣筒開始爲橡皮艇充氣,剛子則返回去砍了七八根小樹幹進來作爲我們撐船的漿。這樣我們十二個人就分別坐上了兩艘小船,開始往暗河的下游劃去。

暗河的水不是很深,也就一米五六得樣子。我們的簡易船槳完全能撐到河底。水流的速度也不快,划起船來十分的平穩。這樣我們前進的速度就明顯的快樂起來。要是我們走河邊的亂石的話,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到達目的地。就這樣我們划着小船一直劃了近半天。先前的時候我們都還覺得很氣悶,在這樣密閉的空間裏總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到現在我們才慢慢的適應過來。我們就感覺這條河好像永遠都沒有盡頭一樣,一直伴隨這河邊的棧道往前延伸。

這時,我們發現暗河漸漸的變寬了,水面上也開始有了像煙霧一樣的東西,而那股硫磺的味道也開始重了起來。猴子正在賣力的撐着船,收漿的時候一個不小就濺了我一臉的水。這時我就感覺到這裏的水溫怎麼明顯的高了許多。我伸手放進了水裏,果然這裏的水溫比上游的水溫要高了許多。難道這裏有溫泉?

我們的小船已經進入了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小湖裏面,在靠近暗河另一側的一方,水面處一股海碗大小的水正在向上不斷的翻滾。這時一個溫泉的泉眼,難怪這裏的水溫那麼高,而且還有硫磺的味道,果然是地熱的原因。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這時,我發現了另外的一個不同。我撐船的時候,樹幹撐下去,不時很感覺到水淺了許多,我就知道了這個小湖的水面下隱藏着不少的石塊。我們的船是橡皮船,要是裝上石塊的堅硬的棱角的話,會被刺破而漏氣的。我就站起來說到:“大家小心水下面的石頭,劃的時候慢一點。”

我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了土狼的喊聲:“你們看,那水裏面是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鬼東西?”諶小冰申請十分緊張,低聲問張誠道:“這些殭屍該不會是後卿的後裔吧?”

張誠搖了搖頭,“不是,這東西我以前見過,叫做倀鬼,是一種自然生成的鬼物……”

說完之後,張誠深吸了一口氣,“以前我在這東西手吃過虧,分身術也是從它們身學來的,原本我還以爲這東西都要滅絕了,沒想到這裏居然這麼多,這下有得玩了……”

諶小冰嘴角抽了抽,“倀鬼?實力怎麼樣?”

“跟厲鬼差不多吧……不過這些倀鬼身還有屍氣,估計吞噬過不少屍體,應該普通厲鬼還厲害。!”

一聽這話,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現在光是能看見的有百隻倀鬼,如果全是厲鬼修爲的話,那樂子可大了。

而且聽張誠這意思,這些東西還能分身……

現在自己這邊只有二十來個人,除了張誠之外都是真人修爲,要是變出幾百只倀鬼,那還打個毛啊!估計最後連骨頭渣都不會剩!

“還好……這些東西好像都在沉睡,剛纔那麼大動靜都沒醒,咱們趕緊撤吧……”諶小冰全身發毛,打起了退堂鼓。

“撤?往哪撤?”張誠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通道對面,“現在後路被堵死了,唯一的出路在那邊,只能拼一把了!”

一想到要從密密麻麻的倀鬼間穿過,所有人都是頭皮發麻,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跟着張誠小心翼翼的挪了過去。

這些倀鬼橫七豎八的躺在通道里,一個個都是青面獠牙,滿身紅毛,一顆腦袋像極了虎頭,即使現在閉着眼睛也是面相猙獰,讓人不寒而慄。

所有人都踮着腳尖,一點一點的在倀鬼間挪動,生怕弄出一點動靜,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過了接近半個小時,衆人才終於走出了通道,眼前出現了一個類似廣場的寬敞空間,地再沒有倀鬼。

所有人都長鬆一口氣,背浸溼了一大片。

不是累的,純粹是被嚇的……

張誠四處看了看,發現廣場呈半圓形,面是岩層,間位置還吊着不少鐘乳石。

地下水順着鐘乳石滴落而下,在廣場間位置形成了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水潭。

張誠走過去看了看,發現水潭裏的水腥臭難聞,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黑綠色。

在水潭的邊緣處還有九條水溝,將巖壁淌下的地下水全部匯聚到水潭之,怪的是,水溝裏的地下水還是清澈見底的,但是一匯入水潭開始發綠,散發出陣陣腐臭。

“真特麼臭,這些該不會是倀鬼的洗腳水吧?”諶小冰捂着鼻子,低聲抱怨了一句。

“如果真是洗腳水那還沒什麼……”張誠觀察了一下週圍,轉頭問侯淨山道:“你以前在青城山也學過風水吧?看出一點什麼沒有?”

侯淨山此時已經恢復了很多,當即朝周圍看了看,點頭道:“圓頂聚氣,地水聚陰,這個廣場的格局加地九條水溝,形成了一個聚陰陣。”

張誠點點頭,又搖搖頭,“這裏的確是個陣法,但是聚的不是陰,而是屍氣。”

說完之後,張誠指了指水潭裏的綠水,“我剛纔還覺得怪呢,這溶洞這麼複雜,算有人進來也應該是在層,很難找到這裏來,那些倀鬼又從哪吸收那麼多屍氣,原來奧妙在這兒……這個聚陰陣將周圍的屍氣全部匯聚在這裏,然後融入水潭之***那些倀鬼修煉吸收。”

諶小冰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倀鬼是那些後裔養出來的,而且還提供屍氣給它們修煉?”

“沒錯……”張誠點了點頭,“既然聚陰陣在這兒,那些神祕人肯定也在附近,否則屍氣根本傳不過來,大家小心點!”

所有人面色一凌,趕緊打起十二分精神。

“咦……”諶小冰突然驚呼一聲,指着水潭央說道:“你們看看,那裏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張誠聞言看去,這才發現水潭間好像真有什麼物體,大概三米長,一米多寬,因爲沉在水面以下,所以剛纔沒被發現。

張誠琢磨了一下那東西的形狀,猶豫着說道:“好像是……一口棺材。”

在這地方出現一口棺材肯定不是什麼好兆頭,而且還泡在屍水裏面,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有問題。

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去看看,畢竟他是爲了尋找後卿的遺骸而來的,眼下已經接近核心地帶,不能放過一點線索。

不過那些倀鬼還睡在通道里,他也不敢硬來,小心翼翼的走進水潭,發現水深剛剛沒過腰,然後才慢慢朝着心方向摸去。

神君觀弟子都是一臉的緊張,壓低聲音說道。

“也只有大師兄有這本事了,要是咱們碰到這水,肯定瞬間被破了法體。”

“是啊……大師兄也是殭屍之身,而且還是屍魔,泡屍水對他來說跟泡溫泉差不多吧。”

“你說大師兄喝了這些屍水,對修爲有沒有幫助?”

“臥槽!”張誠差點沒一頭栽進水潭裏,忍不住回頭罵道:“這氣味跟大糞都有得一拼了,你們咋不來喝,都給老子閉嘴!”

神君觀弟子被罵得脖子一縮,不敢吭聲了。

池田金二一路都沒說話,此時纔開口說道:“張先生小心點,要是驚醒了那些東西,咱們都活不了。”

“要你提醒!”張誠懟了一句,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棺材邊,伸手一摸,頓時變了臉色。

“這口棺材……居然是用九陰玄鐵做的!”

什麼?!

水潭邊的法師同時大吃一驚,半天沒說出話來。

“九陰玄鐵?是什麼東西?”夏嵐看着身邊的人都像石頭一樣,一臉不解的問道。

諶小冰深吸了一口氣,顫聲說道:“九陰玄鐵是鬼界的特產,有聚陰的效果……一些地位高的陰差,使用的鬼器是用九陰玄鐵打造的,張誠那根黑棍子也是……用九陰玄鐵做棺材,這真是聞所未聞,要是有殭屍在裏面,吸收屍氣的速度會提高好幾倍!”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353章 水下的怪物?????我們朝水裏看去,水面上有一個揹包在水裏面一浮一沉的。我們對這個揹包很熟悉,它和我們背上的包是一個樣子的,不用看也知道是虎少他們隊伍裏面的人落下的。 都市最強仙醫 猴子伸出船槳將那個揹包拉了過來。這個揹包裏面也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從猴子的動作來看,這個包沉的很。猴子將揹包拉了過來,然後就彎下腰往上一提,居然沒提動。再加了一把勁,結果揹包被提了起來,同時揹包下面的東西就露了出來。我們一看,差點噁心的吐了出來。?

這個揹包的下面就是一個死人。這個人已經被河水泡的渾身發白,那個顏色看着就瘮人。更讓我們噁心的是,這個人的臉已經沒有了。他臉上的肌肉已經被什麼東西啃了個精光,身上也有好幾個大洞,洞口邊緣的肉好像被什麼東西撕裂了,一絲絲的白生生的肉就露了出來。而且在他的頭頂上還有一個手腕大小的洞,從洞口望進去,裏面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猴子媽呀的一聲就將手中的揹包丟回了水中,這玩意兒也太嚇人了。 重回一把火 這個人究竟遇到了什麼?居然會變成了這樣子。就在我們還看着水中浮沉的屍體發愣的時候,就看見另一艘船上的黃爺他們幾個的身子一震,船體就是一陣輕微的晃盪。?

黃爺沉聲說道:“大家都別亂動,我們的船被割破了。水下面有石塊。大家都帶上揹包,準備下水了。”?

他們那一艘船的一側就開始咕咚咕咚的冒起了很多得水泡。他們都被那個揹包下面的死人吸引了注意力,沒想到就撞上了水下的石塊了,估計是裝在了棱角上,這才劃破了船體。他們剛收拾好揹包。土狼又叫了起來:“快看,水裏面有東西。”?

猴子就罵罵咧咧的說看了:“鬼叫個啥呢?一會你小子又給我叫一個死人出來。”?

水面上同時出現了六道水痕,這些水痕正以飛快的速度朝黃爺他們的船衝了過去。顯然水下面有什麼東西,雖然我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先前的那個死人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

黃爺那條船上的人看着不斷接近的水痕,不由得慌亂起來,整條船就開始左搖右晃起來,眼看着就要翻船了。黃爺大罵一聲:“都他孃的給老子坐好了。剛子,土狼還有大飛你們三個給我拿槍打,其他的人都趕緊撐船,往三爺那邊靠。?

船上的人這才稍微的穩定了下來,開始按照黃爺的吩咐運作起來。我們一見勢頭也不對,也拿出槍開始乒乒乓乓的朝水中的東西射擊起來。水面上瞬間就顯現了十幾個小水柱,那是我們的子彈打到水面激起的。那些水痕很快就消失了,那東西肯定是潛了下去,水面上也冒起了一小團血花,它肯定被我們的亂槍給擊中了。?

黃爺船上的人還是努力的撐着船,但是這個時候橡皮船已經漏水漏的厲害,船體變得很沉重了,向我們靠過來的速度變得很慢。但是畢竟我們的距離不遠,在船體完全下沉以前靠近我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這時就看見三爺他們的船一陣顫動,好像水下面有什麼東西在使勁的抖動船體一樣,然後就在黃爺他們的尖叫聲中,船體一下子被撕裂了開來,所有的人都掉落在了水中。好在他們就是會游泳的,落了下去以後就手腳並用的朝我們這邊遊了過來,我們也開始使勁的乘着船將他們拉了上來。?

我們七手八腳的敬愛那個落水的人都撈了上來,一看還少了一個,就是負責押運越野車來的三個人中的一個,他們三個一個在外面的樹林裏逃跑的時候被青梢蛇咬死一個,一個就是剛纔射擊的大飛,最後一個就這樣不見了。?

我們就朝着水面四處的查看,這麼大的一個人,就這點地方,他會跑到哪裏呢?嘩啦啦的一陣水響,那個人猛的從水下面冒了出來,他顯然是怕極了,張嘴就開始喊:“水下面有……”,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身下就冒出了三根長長地向章魚觸手一樣的東西將他緊緊的纏住了,其中一根就纏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將他後面的話給活活的憋了回去,再也說不出話了。?

這三根觸手瞬間就將那個人拉到了水的下面沒有了蹤影。水面然後就是一陣的翻騰,十幾秒鐘以後就沒有了動靜。我們看的是驚心動魄的,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在我們的面前消失了。然後水下面冒起了好幾個大水泡,一團團的血水就隨着水泡冒了起來。?

我們都還在發愣,我突然醒悟過來,大叫道:“不好,這東西還會攻擊我們的。”?

大家這才被我的大喊喊醒了。手裏面有槍的就開始朝着那個人消失的水面乒乒乓乓的開起火來,剩下的人則開始用船槳撐着船往岸邊靠去。但是我們這條小船上擠滿了11個人,已經是嚴重的超載了。我估計有人用力的搖晃一下,整個船就得翻了。所以我們的船前行的速度是相當的緩慢。?

就在我們已經接近棧道的時候,我就感到我的船一陣的晃動,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水下面在用力的來回晃動我們的船,所有的人都蹲了下來,降低重心,不然馬上就得掉兩個下去。但是我們卻是毫無辦法,這個時候無論我們怎麼用力的撐船,這船就是紋絲不動。我們下水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這時就聽見呲的一聲,我們腳下就冒出了一個尖刺一樣的東西,這就是剛纔我們看到的觸手。沒想到這東西柔柔弱弱的居然這麼有力,將我們的橡皮船船底直接戳穿了。猴子本就蹲在船裏,那個觸手冒出來的地方就在他身邊。他嘴裏罵了一聲拿着在陷空山古墓裏得到的匕首就砍了下去。這把匕首可不是凡品,一下子就將那段觸手砍掉了半截,大量的血就冒了出來,剩下的觸手就縮了回去,大量的河水就從破開的洞裏涌了進來。? “九陰玄鐵?”池田金二也是一臉驚駭,顫聲說道:“誰有這麼大本事,用九陰玄鐵來做棺材!而且還佈置出一個聚陰陣匯聚屍氣……難道……棺材裏面是魔星?”

張誠半天沒回過神來,對於九陰玄鐵的珍貴,他肯定那些法師更加了解。!

普通陰差的鬼器都是用普通玄鐵打造,裏面只是加了少許九陰玄鐵,連高通圓通這種高級陰差,都不一定能擁有純粹九陰玄鐵打造的鬼器,還是因爲崔判看重才破例得到,最後便宜了自己。

但是哭喪棍才用了多少九陰玄鐵,估計連這口棺材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吧!

這麼多九陰玄鐵,要是熔鍊成鬼器,估計都可以武裝百陰兵了!

能有這麼大手筆的,眼下除了後卿,他真是想不出來還有誰了。

想到棺材裏可能是後卿的遺骸,張誠的腿都有點發軟,猶豫一下之後轉身岸。

“一會兒開棺之後,通道里的倀鬼很可能會醒,大家趕緊佈置一下。”

一聽這話,諶小冰差點沒跳起來,“老大……你該不會打算開棺吧?那些倀鬼先不說了,萬一後卿真的沒死,咱們可一個都活不了啊!”

夏嵐也勸道:“別衝動,算你想要後卿的遺骸,但是眼下這種情況,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張誠搖搖頭,嘆氣道:“你們以爲我只是貪圖後卿的遺骸嗎?如果他真的掛了,那我反而還不急。但是如果他當年只是重傷未死,一直在用九陰玄鐵吸收屍氣恢復,這無疑是顆定時炸彈……一旦等他恢復殭屍始祖的實力,誰能對付得了他!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看看,算真的死了也要把屍骸弄出來,要不一直泡在屍水裏,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諶小冰一張嘴張得老大,像看瘋子似的看着張誠,“我說老大,算後卿沒恢復完全也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啊!你沒聽小鬼子說嗎……當年那什麼****過來都被打得屁滾尿流,連看家的法器都扔了!現在又過百年了,怎麼着也那時候更厲害了吧!”

“是安倍晴明……”池田金二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反正都是一個姓,別打岔!”諶小冰瞪了他一眼,繼續勸張誠道:“老大,算我求你了,咱們別沒事找事行不行,趕緊找到出口開溜吧……退一萬步說,算後卿以後真的出世,也有法術界頂着,你瞎操什麼心!”

張誠瞪眼道:“要是在其它地方我才懶得管呢!但現在可是在江城的地界,我怎麼可能不管!要是出了事你倒是拍拍屁股跑了,但是我總不能把神君觀打包帶走吧!”

說完之後,張誠不再理諶小冰,轉頭看向那些神君觀弟子。

“一會兒肯定很危險,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爲過,如果你們現在想走我也不怪你們。”

那些神君觀弟子互相看了看,突然笑了起來。

“我修道這麼多年,還沒跟着大師兄幾個月活得痛快,爲什麼要走!”

“是!以前全是抓些小鬼小妖,要不跟着別的門派勾心鬥角,真是煩透了!哪有跟着大師兄痛快!”

“殭屍始祖啊!以前想都不敢想,算死了去陰司也能吹幾百年!不虧!”

侯淨山也正色說道:“大師兄,你不用多說了,我這條命是你撿回來的,要做什麼你吩咐一聲行了,我侯淨山絕無二話。”

“瘋了……都瘋了……”諶小冰不停搖頭。

張誠眼閃過一絲感動,對諶小冰說道:“你想走走吧,帶夏嵐。”

“誰說我要走了!”夏嵐大聲說道:“我好歹是警察,雖然本事沒你們大,但是膽子可不你們小。”

“我說大姐,你小聲點行不行!要是把倀鬼吵醒了咱們現在得完蛋!”諶小冰連忙捂住夏嵐的嘴,隨即長嘆一聲,“行行行……你們都有種,只有老子一個是慫貨,算我倒黴,今天陪你們瘋一把,大不了提前回西天報道!”

張誠哈哈一笑,勾住諶小冰的肩膀說道:“是嘛,你好歹也是神君觀的股東,這纔像話嘛……”

“滾滾滾……你這一身跟去化糞池裏遊過泳似的,別碰我!”諶小冰捏着鼻子躲開。

張誠環視一週,也不多說,立刻吩咐侯淨山組織布陣。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