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嘯天咬著牙怒吼道。

「哈哈哈……作孽?」

鹿一凡擺擺手道:

「那你的主人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他何嘗不是在作孽?」

「對你而言,他是大善人。

於他殺的人而言,他又何嘗不是惡魔?」

「我不懂那麼多,我只懂得一點。

你殺了我主人,我就要拼盡全力殺了你!」

說著。

嘯天口中牙齒化為了一把把鋒利的刀刃,朝著鹿一凡咬來。

可在快要接近鹿一凡一米的時候。

他滿嘴的牙齒陡然全部被一股無形之力全部拔光了!

滿嘴的刀刃。

變成了滿嘴的鮮血。

疼的嘯天滿地打滾,哀嚎不已。

「罷了,畜生始終是畜生。

你又何嘗懂的,這世間並非只有對你好就是善,對你差就是惡。」

說到這裡。

鹿一凡腦海中突兀的閃過了當年緊那羅菩薩的身影。

誰又能想到,那般大善之人,會變成今日霍亂三界的無十三呢?

世上哪有絕對的善與惡。

即便是殺人如麻的天香十二殺手之一的狗王。

也有溫柔的一面。

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如來,也曾經一念之差,造就了今日的無十三。

想到此。

鹿一凡一擺手,身形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郎朗天地間,只回蕩著一句話:

「嘯天,你有今日造化全是你主人賜你的。

好好珍惜現在的生命吧。

他不會希望你為他拚死的。」

然而,嘯天卻凄厲的吼道: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血還血!

才是我嘯天應尊的本心!

鹿一凡,你終有一天會後悔為我開啟靈智的!!!



閱讀網址: 天陽大劇院內。

無數觀眾已經入場。

幕後的導演卻是罵罵咧咧了起來。

「什麼狗屁的流量小生!

坐地起價!

修為漲到洞虛境就連不起了嗎?

一點契約精神都沒有!」

如今這個時代。

大家都在追捧修為高的修士為明星。

而今天劉群請的就是一名人設為修真天才的大明星——歐坤!

在經紀公司給的包裝上。

歐坤是一名三歲就金丹,五歲就元嬰,十歲就嬰變,十八歲元神出竅,二十歲就洞虛境大圓滿,半步紅塵仙的大天才!

未來有可能晉陞高階紅塵仙。

不過劉群卻是知道真相。

實際上歐坤這種的修真流量明星。

全特么是靠丹藥堆出來的!

境界修為看上去很高。

但是戰鬥力弱的一批!

功法更是狗屁都不會!

實戰可能連比他低兩個大境界的,實打實一步步修鍊上來的修真者都打不過。

不過無所謂。

即便是到了大修真時代。

玩包裝,玩人設那一套依舊是換湯不換藥。

砸錢,買熱搜,造人設就完事了!

反正即便是修真明星,表演也還是以前的那一套——唱、跳、rap和籃球。

剩下的就是吸引腦殘粉了。

今天原本劉群請來歐坤來為天陽大劇院的開幕儀式做演唱表演。

誰知道那貨臨演出前,要求酬勞翻倍!

否則就罷演!

本來他是秉承著信任。

沒和歐坤的經紀公司簽合同。

結果卻被坑的狗血淋頭。

「媽蛋,天陽城的領導都來了。

這下我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

場務跑過來道:

「導演,要不,讓小李上去先墊一下場吧?

獨佔契約:惡魔BOSS無下限 已經開始那麼久了。

主持人都快沒詞兒說了。」

說著。

場務把負責後勤的小李給抓了過來。

小李很是惶恐的道:

「導演……這麼大的場面,我怎麼可能撐得住?」

「撐不住也要撐!

反正下面那群腦殘粉也不是來看你的。

到時候我們就說你是暖場歌手。

你先撐著,我這就聯繫歐坤,爭取你唱完之前,把他喊來。」

說完。

劉群直接把一把麥克風塞到了小李的手中,一腳把他踹到了舞台上。

「好的,我們的天才修真者坤坤呢,這麼大牌當然是壓軸表演了!

現在有請我們新晉的歌手李探花為我們演唱歌曲!」

連歌曲名主持人都沒報。

因為他都不知道李探花要唱什麼歌。

李探花上了舞台,顯得十分緊張。

下面更是噓聲一片。

他上台之後。

有些顫抖的拿著麥克風道:

「那個……我想為大家演唱一首大修真時代到來之前。

我最喜歡的歌手,也是那個時代最為耀眼的唯一一位皇冠級歌手鹿一凡沒有公開發布過的歌曲《以父之名》。

這首歌曲風特殊好記,加上復古音樂鋼琴等的特殊搭配,輔以義大利文與歌劇上的融合,曲調跳脫一般流行音樂風格,曲風上的特別更令人眼睛一亮。

歌詞內容以「天父、教父、父親」三者為主軸,說明了教父的無奈、父親的慈悲、天父的無私等救贖觀念,說明一個人為了要到達上位者,就必須放棄一些該有的自由與觀念,但往往在榮耀的背後得到得只有孤獨的陪伴,過去純真的日子已不復存在,也無法重來……」

「切~~~~」

「下去吧!!!我們不要聽什麼凡的歌!!!」

「唯愛坤坤一萬年!!!修真天才我坤坤!!!」

「掃興啊,我們是來看坤坤的!誰要看你啊!!!」

「真特么啰嗦!你算個什麼玩意啊!!!滾蛋!!」

「……」

下一刻。

一陣詭異的音樂前奏響起。

李探花沒有理會眾人的唏噓。

等待那一段義大利文的開場過去。

他睜開眼睛,猛一開口:

「微涼的晨露,沾濕黑禮服

石板路有霧,父在低訴……

我們每個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我能決定誰對,誰又該要沉睡……

擋在前面的人都有罪,後悔也無路可退,以父之名判決,那感覺沒有適合字彙,就像邊笑邊掉淚,凝視著完全的黑……」

隨著他的演唱。

全場的唏噓聲沒了。

餘下的……

全是滿臉的震撼和不可思議!

這首歌,彷彿有魔力一般!

那一段段的歌詞唱出來,讓眾人的腦海里,彷彿閃爍著一段又一段罪人救贖的電影片段。

「這首歌……怎麼這麼好聽?」

「好奇怪的曲風,從來沒聽過哎!」

「鹿一凡是誰?」

「好像是大修真時代降臨之前的人。」

「那在那個時代,他一定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才子!」

「……」

劉群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同樣被震撼的不行。

這歌,如果放在大修真時代之前。

妥妥的能一曲成名!

拿下華語歌所有大獎都不成問題!

「沒想到這個小李居然深藏不露啊!

唱的居然比歐坤還好……

不對!

比歐坤那個混蛋強一百倍!

而且這首歌簡直寫的完美啊!

小李這麼年輕的小娃娃,怎麼能得到大修真時代之前未發布過的歌的呢?」

台下。

無數人被這首歌深深震撼住了。

包括鹿一凡本人。

他坐在觀眾席上,身影藏在黑暗中,不禁輕輕閉著眼,欣賞著許久未聽到過的周杰倫的歌曲。

「這個【歌者】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不但將我的聲音模仿的惟妙惟肖。

居然還查到了我的身世。

殺手的職業素養很高嘛!」

待到歌曲到了第二遍的時候。

李探花還在演唱。

突然另外一個和他聲音一樣的人,與其合唱了起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