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慕淵臨早就已經為童阮阮扣上了安全帶,將童阮阮緊緊的貼在自己身上,絕不會讓她掉下去。

「我不要你把我抱得緊,你只要放我下去,然後放手就好了,聽不懂我的話嗎?我說了多少次了?」童阮阮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這男人不是聽不懂她的話,他只是不願意放手而已。

此時此刻,這句話,似乎並不僅僅指的是眼前的事情,好像還有其他意思。

慕淵臨獃獃的望著童阮阮,眼底好像失落了不少。

鋼鐵頭盔上下打開,慕淵臨的臉再一次露了出來。

看到慕淵臨的臉,童阮阮才有一種她是被人抱著的感覺,而不是被一堆冰冷的鋼鐵。

慕淵臨摟著童阮阮的腰,然後緩緩降落,安全的落在了地面上。

啪一聲!

慕淵臨解開了安全帶。

童阮阮的身子跌跌撞撞的,幾乎要站不穩,她的兩條腿到現在還是軟的。

慕淵臨趕緊抱住她,又將她摟在懷裡。

「你放開我!」童阮阮推了他一把。

「我放開你,你會摔倒的。」

「不用你管。」童阮阮硬是從他懷中掙扎了起來。

雖然兩腿是軟的,但她也不願意讓慕淵臨抱她。

她強撐著走,兩個小傢伙跑了過來,牽住了童阮阮的手,「媽咪,你開不開心呀?」

童阮阮飛的頭昏腦脹,哪裡能開心得起來?

不過看到兩個小傢伙這麼期盼的樣子,於是她溫柔的說,「媽咪很開心,第一次飛起來。」

開心的想要反手給慕淵臨一刀。

聽到媽咪這麼說,兩個小傢伙更開心了。

溫容禎走了過來,說道,「阮阮呀,既然來了,就在這裡一起吃晚飯吧,我讓你廚房做好吃的。」

童阮阮看了老太太一眼,說道,「不了,我今天來是接孩子回去的。」

此話一出,所有的人都安靜了。

兩個小傢伙倒是沒什麼,他們喜歡跟媽咪在一起,於是抱住了童阮阮的腿,興奮的覺得就快要回去了,尤其是童蘇喬,更加興奮,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吃媽咪的奶。 溫容禎和慕淵臨的臉色有些不太好。

慕淵臨陰沉著一張臉走了過來,「你說什麼?你要接他們回去?」

「是啊,你沒聽錯。」童阮阮的臉色很冷漠,「之前已經說過了,孩子在這呆幾天,已經差不多了,我接他們走了。」

溫容禎連忙說道,「阮阮,孩子在這裡還沒待幾天呢,讓他們再多呆兩天吧,好不好?」

「老太太,我們之前都已經說好了。我今天一定要把孩子接走。」若是自己的態度不堅決的話,那孩子在這裡就算再多呆兩天,等過兩天她來了,到時候他們還是理由一大堆,讓孩子留在這兒。

童阮阮將兩個孩子抱緊在懷裡,就像母狼護著自己的崽一樣,臉上甚至有一股和他們翻臉的架勢。

溫容禎臉上一陣失落,蒼老的臉竟有幾分讓人心疼,她癟了癟嘴,然後求救的目光落在了慕淵臨身上,那眼神完全就是在告訴他,大孫子,要是孩子今天不能留在這,看我不捏你耳朵。

慕淵臨自然也是想讓孩子留下的,他和孩子們相處還沒幾天,前幾天孩子們一直都是討厭他的,今天好不容易發生一點逆轉,孩子們和他的關係稍微近了一步,怎麼可以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讓阮阮把孩子帶走。

「阮阮,就讓孩子在這裡多留幾天吧,他們在這裡很開心啊。」

童阮阮低下頭,問兩個孩子,「寶貝們,你們在這裡開不開心?」

兩個小傢伙眨了眨眼睛,看了眼慕淵臨,又看了一眼自家媽咪,然後說道,「媽咪,我們想跟你在一塊。」

瞬間,慕淵臨的臉都綠了。

秘笈古文網 難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兩個孩子都不為之所動了嗎?心裡只有他們的媽咪,一點點都不願意分給自己這個爹地?

「……」

「慕淵臨,你聽清楚了嗎?孩子們想跟我在一塊。」童阮阮的目光有些得意,似有些挑釁的望著慕淵臨。

她牽住兩個小傢伙的小手,轉過頭來對老太太說道,「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她牽著兩個小傢伙的手要走。

溫容禎急壞了,她狠狠的瞪著慕淵臨,咬牙切齒。

她不能沖阮阮發火,只能沖著自家孫子了。

治不了阮阮,還能治不了慕淵臨嗎?

慕淵臨盯著童阮阮和兩個孩子離開的背影,陰沉的臉上閃過一抹豁出去的厲色。

忽然,慕淵臨將自己身上的鋼鐵都脫了下來,丟在地上。

童阮阮聽到「哐當」一聲,她腳步一停,本能的轉過頭去看,只見一道男人的身影朝她撲過來。

忽然,童阮阮的身子落入一個懷抱之中,慕淵臨竟然將她扛了起來,直接就跑!

「啊!」阮阮尖叫了起來,「你幹什麼?放開我!」

都是你逼我的,慕淵臨抱著童阮阮衝進了別墅里。

兩個小傢伙站在原地,睜大了眼睛,一臉的茫然。

他們剛要衝過去,想把媽咪搶回來,溫容禎立刻上前來,蹲下身子,「寶貝們,你們放心,你們的爹地很愛你們的媽咪,他們只是去做自己愛做的事呢。」

溫容禎這麼一說,自己的老臉都有點紅了,真是太害羞了,沒想到自己的孫子關鍵時刻這麼給力呀。

「可是,媽咪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呢。」童蘇喬說。

「她不是痛苦,打是親罵是愛,你們的媽咪罵你們的爹地,這恰恰是愛的表現,等你們長大了就會明白。你們的爹地絕對不會傷害你的媽咪的,這一點曾祖母保證,你們不相信慕淵臨,難道還不相信我嗎?」

兩個小傢伙盯著眼前的老人,想到曾祖母這麼慈祥,應該是不會騙他們的。

就像剛剛大壞蛋抱著媽咪飛的時候,媽咪一直在罵他,可是一落地,他們去問媽咪開不開心,媽咪卻說她很開心。

所以,剛剛大壞蛋把媽咪給抱走,媽咪在罵他,那待會兒他們見到媽咪,媽咪肯定會說大壞蛋抱走她,她很開心。

嗯,應該就是這樣了。

兩個小傢伙這麼想著,於是也沒有再去阻攔。

「來,外婆帶你們去花園裡逛逛,風景可好了。」

老太太牽著兩個小傢伙的手走了。世紀小說網

這幾天因為小傢伙在這,老太太走路都不需要拄拐杖了,心情大好,身體好,吃嘛嘛香。

兩個小傢伙乖乖的跟著老太太走了。

他們兩個轉過頭看著那棟別墅,眼底帶著一絲小疑惑。

……

「慕淵臨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慕淵臨不知哪弄來的繩子,竟然直接將童阮阮給綁架到床頭。

童阮阮動彈不得,越是掙扎著繩子越緊。

「你這個瘋子,你居然敢這麼對我,你放開我!」

「阮阮,你別再掙扎了,不然到時候把你弄疼了,我會心疼的。」

慕淵臨一邊「安撫」,一邊給她的繩子打了死結。

童阮阮氣得渾身發抖,「你這個無賴,你憑什麼綁我?」

「我要是不綁你的話,你願意跟我好好說話嗎?而且你會打我的。」慕淵臨的臉上有些委屈。

綁好了之後,他坐在了床邊,「行了,現在我們兩個好好談一談吧。」

童阮阮憤怒的目光死死的瞪著他,「你要跟我談什麼?我們兩個沒什麼好談的,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孩子的問題,讓他們多在這裡留幾天,你只要答應,我就給你鬆綁,還有……今天晚上要在這裡一起吃晚飯。」

他們一家幾口人從來都沒有在一起吃過晚飯。

所以,他想……

「你做夢,我不會讓孩子留在這裡的。我之前已經退讓,你現在你又得寸進尺,我是絕對不會再讓步的。」

慕淵臨微微皺起眉頭,目光盯著童阮阮。

忽然,他撲上去直接吻上了童阮阮的唇。

熱情而急切。

童阮阮渾身被綁,無法推開。

她就算想掙扎也做不到。

她氣急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慕淵臨放大的臉,這樣放肆的在她面前進行過分的動作。

吻了良久,慕淵臨終於鬆開她,在她耳邊喘著灼熱的氣息,「抱歉,沒忍住,太想你了。」

「……」

童阮阮的目光染了些許猩紅,死死地瞪著他,充滿了仇恨。

慕淵臨就這樣直視她的目光,彷彿已經習慣,但即便如此,依然剋制不住的心痛。

「慕淵臨,你這是要跟我搶孩子嗎?要用這樣卑鄙的手段脅迫我!」

「你為什麼總會覺得我要跟你搶孩子?你能不能有那麼一瞬間把我想的稍微好一點,沒那麼卑劣。」

「……」

童阮阮笑而不語,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他,眼中充滿了諷刺。

「……」

慕淵臨突然無話可說,自己簡直就是在自打嘴巴,卑劣本來就是他的代名詞,自己又在這裡裝什麼清高。

「把繩子給我解開。」童阮阮死死握著拳頭,手腕幾乎都要被繩子給勒紅。

「孩子再留在這裡幾天,看在我奶奶的面子上。」

「夠了,不要再說看在你奶奶的面子上,老人你都利用,你要不要臉?」 慕淵臨皺緊眉頭,「所以你覺得,我奶奶不是真心疼那兩個孩子,她只是故意找個借口讓孩子留在這裡和我親近?」

「你彆強詞奪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耍什麼手段。就像當年對我一樣,裝作溫柔的模樣,一步一步讓人淪陷,最後露出真面目,我早就熟悉你的套路了,你是不是想害我的孩子?是不是童雨馨的腎又不夠用了,你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

「夠了!」慕淵臨忽然暴怒,他撲上去,用力的壓將童阮阮在床上,「他們是我的親生孩子,我怎麼可能那麼對他們?」

童阮阮的話,實在是惹惱了他。

每一次一提到這種事情,無疑都是在揭開慕淵臨的傷疤。

「那你就給我鬆綁,讓我帶兩個孩子離開,證明你不是這樣的人。」

「……」

慕淵臨懸在她的上方,雙拳按在她的兩邊。

童阮阮能夠感覺到一股氣焰在奔騰。

慕淵臨的聲音突然變的冷靜了下來,目光幽幽的盯著她,看不到一絲火焰,「童阮阮,你應該清楚,過幾天就是我的訂婚宴了,在我訂婚那天,你就來把孩子接走,怎麼樣?」

童阮阮冷哼了一聲,「真有意思,又跟我拖延時間對嗎?等到你訂婚的時候,你又跟我找借口說,等你結婚的時候。等你結婚之後,你再找借口說等你生孩子的時候。所以,兩個孩子我就接不回去了是嗎?」

「我說訂婚的時候就是訂婚的時候,不會再拖延,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我也沒有辦法,我只能把你綁在這裡,一直等到我訂婚那天,這樣來證明我沒有騙你。」

「……」

慕淵臨的氣息太過炙熱。

童阮阮將頭轉過一邊,「我不信你。」

「……」

明明是預料之中的答案,但是,即便做好了萬分的準備,他心裡還是感覺到了疼。

「好。」那你就在這裡呆著吧,慕淵臨忍著難受,從她身上抽離,起身要走。

「混蛋,你這是綁架!」童阮阮怒罵。

「隨便你怎麼說,我就是綁架你了。」

「你……」童阮阮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你混蛋,兩個孩子要是知道你這麼對我,他們是絕對不會認你的,他們會越來越討厭你。」

慕淵臨揚唇,「是嗎?多謝你提醒,那我自然不能讓他們知道我是怎麼對你的,我現在就下去告訴他們,你已經離開了,他們不會知道你被綁在這兒。」

慕淵臨說完,要走。

「你站住!」童阮阮叫住他。

男人停下腳步,「凱伊小姐,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

他的聲音格外諷刺。

童阮阮氣憤的說,「我答應你,等你訂婚那天我再來接孩子,你給我鬆綁,快點。」

慕淵臨這才滿意的笑了,「這才乖。阮阮,相信我沒錯。」

慕淵臨上前,小心翼翼的將童阮阮抱了起來,然後為她解開了身上的繩子,丟在一邊。

童阮阮狠狠的推了他一把,要從床上下來。

慕淵臨的視線落在了她的手腕上,看到她的手腕被勒的有些紅,他心疼,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臂,將她的身子一拽。

童阮阮撞進男人懷中,怒道,「你幹什麼?」

慕淵臨將他的手舉起來,修長的手指輕輕觸過她的手腕,低頭為她吹了吹。

「你幹嘛?」

童阮阮要將手縮回來,可是男人卻緊緊扣著她的腰,「別亂動,我看看有沒有弄疼。」

他有些自責,不應該把她綁上,每次自己總做錯事。

「你惡不噁心?放開我!」她才不信這個男人心不心疼她呢,只會讓她覺得噁心而已。

「噁心?」慕淵臨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和我親嘴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噁心?」

「你……」童阮阮氣瘋了,本來她還沒想到這一點,現在被慕淵臨這麼一說,她忽然覺得噁心了,「你有病吧!」

「我就是有病,被你逼得病入膏肓了,我不管,你讓我抱抱。」慕淵臨忍不住了,不要臉就不要臉了。

他用力的抱著童阮阮坐在床上,像摟著孩子似的緊緊不放。

「慕淵臨,你過幾天就要訂婚了,你這麼做對得起你未婚妻嗎?」

「……」伍九文學

男人的眸子沒有半點波瀾,不慌不忙,「無所謂,反正她知道我愛別的女人,結婚之後不耽誤我找情人。」

「……」

童阮阮心頭一驚,「我看你真的病的不輕,結婚了還想找情人,惡不噁心,你這個死渣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