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聞言,墨鏡男此刻可不敢多加隱瞞,反正輸了沒錢。

又連忙跟著跑好辦的說道:「俠女饒命,我們是受了一個叫做韓墨軒的人指使,讓我們一直跟著監視那對雙胞胎。得罪你們的存在之後,又想讓我們來給你一點教訓……」

因為感受到面前女人的不對勁,男人說話聲音越來越弱,此刻更是慫里慫氣的。

喬語那叫一個萬分嫌棄,一把推開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個該死的傢伙,看來真的是沒打算放過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

梁景銳也跟著皺起眉頭,那些人見他們分神的功夫,連忙連滾帶爬,毫不猶豫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這件事情過去兩天,韓墨軒那邊沒有什麼大的動靜,左左和右右此刻也跟著搬到了蘇子君的家裡。

這一家子倒是十分的熱鬧,蘇子君瞬間從一個孤零零的單身獨居美少年,變成了一個完美的家庭保姆,營養師!

「各位,今天我就不給你們做飯了,咱們出去吃吧?」蘇子君微微一笑。

雙手交替在一起,此刻沒來由的多了幾分殷勤。

聽到這番話之後,幾個人面面相覷,「為什麼?」

「之前不是跟你們介紹一個朋友嗎,他現在已經回來了,我就第一時間約了吃個飯,然後讓大家互相認識一下。」蘇子君簡單的解釋了一番。

這才又轉過頭來,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誰能夠告訴他們,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做飯實在是太累了。

以前一個人在家還好,現在是一群人在家,廚房都得忙活兩個小時。

一個人做,一群人吃,她的身子調養的再好,也有些招架不住呀。

畫面一轉高級餐廳內,幾個人訂了一間大包廂,即可圍坐在一團。

蘇子君的朋友,是一個中美混血,五官十分立體,看上去簡直是完美無瑕,又多了幾分男人成熟的味道。

梁景銳瞬間就有種對自己不自信的感覺,這才突然低垂著腦袋,對身邊的女人悄聲說了一句,「今天你的目光,只能在我的身上。」

本來是一件談合作的嚴肅事情,被男人這麼一說,感覺氣氛都變了。

喬語這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跟著點了點頭,多做回答。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名字叫做朱恩……」

蘇子君將雙方互相介紹了一邊,基本上都已經因為過於詳細的緣故,所以也花了不少的時間。

「原來是子君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我早就聽說過梁總您的威名。不過之前看新聞報道,說你已經死了……」

畢竟想要奪得梁景銳的財,必須得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

所以為了掩人耳目,韓墨軒特地向外界編造了不少的理由,比如說他家破人亡,出車禍,喪生火海之類的,數不勝數。

梁景銳聽著都覺得有些尷尬,又忍不住捏了一把自己,確認自己是真實的存在,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又跟著淺笑一聲,言語之中多了幾分大氣,「朱先生,你也別這麼誇我,就算是再厲害,如今也不是讓小人得逞嗎?實際上這次是有事相求,我想要重新奪回一切,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絕色女房客 這個朱恩,實際上他以前倒是聽說過,也是一個非常知名的企業投資者。

如此說來,朱恩看了一眼旁邊的蘇子君,跟著笑著點了點頭,「我是一個投資人,目光的長短,取決於我可觀的收入。我相信你,也相信我的朋友,也不用說是在幫忙,我只是在一個看重的人身上做了一筆投資。」

此話一落,雙方倒是皆大歡喜。

在蘇恩的支持下,梁景銳直接收購了一家要倒閉的上市公司,將其繼續堅持下去,因此也引起了外界不少的謬論。

韓墨軒看著那些新聞報道,裡面的兩姐妹被話筒包圍,傳來的是陣陣的質疑聲,依然是解釋了自己的一切。

韓墨軒卻不由得冷笑一聲,「梁景銳啊,你還真的是賊心不死,這麼喜歡垂死掙扎,收購這家公司繼續經營,你以為自己能逆轉乾坤嗎?」

想著,韓陌軒生了個大大的懶腰,一隻手合上了面前的筆記本,這才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幫我約見一下你以前的老闆,給我擬一份合作合同!」

男人說著突然也能微微一轉,帶著幾分狡詰的神色,讓人看了都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那個人微微一愣,無奈之下也只能跟著點頭。

畫面一轉,梁景銳坐在辦公室裡面,此刻在朱恩強大的資金作用下,成功的以資金流轉讓公司重新運轉。

喬語一隻手拿著文件,此刻卻略帶幾分糾結,「你接手公司以來第一筆合作,恐怕會讓你有些失望。」

說著,直接將那一份韓陌軒讓人寄過來的合同,還放在了他的面前,「雖然不知道這傢伙究竟想幹什麼,不過這上面利益豐厚,我懷疑他有詐。」

男人一隻手拿著合同,眸子微微一轉,上面赫然寫著墨染集團,也就是曾經的梁氏集團。

隨即,跟著微微勾唇冷笑一聲,將那合同隨意的丟在桌上,「既然他願意合作,那我又怎麼能夠拒絕他的盛情呢?這麼豐厚的利益,要是拒絕了都覺得有些對不住!」

這一番冰冷的笑容,喬語雖然心中略有疑慮,不過還是多為支持,「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安排一下你們兩個見面吧?」

可是這番話剛落下,讓人詫異的是,梁景銳二話不說,直接在那文件和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這一番決斷來得太過於突然而決絕,喬語都感覺自己眼睛出了問題,「你,都不需要先調查一下的嗎?」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都說來者不拒,總得給老朋友一個面子吧!」

而且他們這公司只有主任一個人在背後稱,這並不是長久之計,也該是時候談談生意,樹立一下威望了。

能夠和現在風頭正盛的墨染集團合作,多少人都求不來的事情呢!

然而,一直到傍晚,韓墨軒坐在辦公室裡面,看著那一份被簽好名字的合同,卻久久難以回過神來。

助理略帶幾分糾結,試探性的詢問,「老闆,您這又是怎麼了?難不成你只是想羞辱一下他,沒有簽約之意?」

聞言,韓墨軒微微吸了口氣,心中帶著幾分糾結。

突然勾起唇角,直接將那份文件合上,眼眸之中多了幾分陰冷,「本來只是想羞辱的,可是現在他似乎是急於求死!」

最佳女婿 隨著時間輾轉,按照合同上的那一批貨物,梁景銳從開始到結尾,幾乎每天都往加工地方跑,檢查質量的問題。

直到交貨的那一天梁景銳和韓墨軒見面之後,兩個男人各穿西裝,此刻卻是各有千秋。

一個心懷鬼胎滿臉猥瑣,一個清高冷傲得意黯然。

「梁總,以後咱們可以合作愉快呢!」

韓墨軒伸出一隻手,沖著他咧嘴一笑,帶著幾分讓人噁心的猥瑣氣息。

梁景銳毫不猶豫的握了上去,一時間針鋒相對,緊握的雙手讓人略帶汗顏。

「咳咳,老闆咱們還是去驗驗貨吧。」助理跑了過來,沖著韓墨軒低聲下氣。

聽到這番話之後,韓墨軒微微勾唇一笑,梁景銳卻不自覺的投了一眼目光給助理,「呵,看來在我的身邊干久了,還是沒有學會將自己的眼光放長遠一點。」

說著,梁景銳也不與他多說,跨著修長的步子,跟著就走了進去。

等到交易結束之後,公司暫時歸於一片平靜,可是沒有過幾天,鋪天蓋地的新聞卻直接傳過來。

梁景銳坐在位子上,這電話一個又一個,助理的腿都要跑斷了。

「梁總,現在咱們這批貨物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墨染那邊反應過來,還說收到了很多顧客投訴,現在把咱們給賣了,顧客電話打到我們這邊,他們還向媒體曝光,咱們這兒情況有點複雜呀!」 如今的梁景銳,算得上是玩火自焚,徹底的陷入眾矢之的,成為人人唾棄的對象,弄得公司裡面人心惶惶。

偌大的會議室裡面,所有人都面露難色,此刻個個頂著一張陰沉的臉,沒有誰率先帶個頭。

梁景銳目光一掃而過倒是顯得尤為淡定,這才跟著輕咳兩聲,「各部門經理,都將自己的部門情況彙報一下。」

聞言,男人淡定的態度,倒是讓其他人略微有些汗顏。

其中一人,率先挺著膽子直言不諱的說道:「咱們這個市場部門,因為這件事情的惡劣影響,造成了銷售量急劇低下,營業額相比於上月減少了30%!」

這怕是個天文數字,讓人都不敢想象的。

眾人聽到這番話,本就已經涼了半截的心,此刻徹底的墮入了寒冰地獄,真的是想翻都翻不起身了。

隨即,一個個跟著唉聲嘆氣,就跟家裡辦喪事一樣。

梁景銳卻不以為意,「難道其他部門的經理都不在嗎?說好的主役稟報呢?」

夾雜著憤怒的聲音裡面,又帶著無盡的威嚴。

聽到此番話語,眾人微微一愣,最終跟著點頭晃腦,有氣無力的彙報了一下情況。

將近半個小時之後,大家輪番彙報了一切情況,還以為梁景銳會說些什麼,沒有想到男人坐在椅子上。

只是轉悠著椅子交叉雙手,悠然翹著雙腿,目光直勾勾的瞪向高處的投影屏,顯得有些遊刃有餘。

隨即,這突然之間就跟著淺笑一聲,「如今的劣勢,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優勢,你們應該把目光放遠一點。」

本就已經處境艱難,這一番大言不慚的話,直接讓眾人一時間炸開了鍋。

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忙不停的拍著桌子,這就直言不諱的諷刺著他,「之前就覺得這個公司沒什麼希望,本以為大名鼎鼎的梁景銳坐鎮,會讓公司煥然一新。沒有想到,這是把公司推向更深層的深淵!」

有多少人,是因為梁景銳的名頭才願意留這?畢竟是站在夜裡頂峰的男人,沒有實力那是不可能的。

本想著與他一起打下江山,日後也成為這業界的患難兄弟,豈不是攀上了一個高枝?

可是這一次想到,一切不過是大夢一場空,他們將希望寄托在一個年少氣盛,急於求成的無知少年身上!

伴隨著一陣陣哀怨聲中人搖頭嘆息,本該是林中的會議室,此刻卻變成了逝者的追悼會。

彷彿曾經那個在業界鼎力一方的男人,已經離開人世了一般。

梁景銳卻突然都成冷笑,一份文件拍在了桌子上,直接搖晃著高大的身軀站了起來。

這才有目光掠過在場的每一個人,「如果不信任我的,現在就可以走,撤股撤資隨便。如果說信任我的,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後悔今天的決定!」

男人振振有詞,一字一句皆是抨擊著內心的深處。

眾人微微一愣,此刻略微多幾分汗顏,我是覺得有些不知所措。

個個交頭接耳,面面相覷,一個人卻直接一推身後的椅子站了起來,「之前就是看在您的名頭上才留下來,既然是虛有其表,那我也不會再多留,回頭我會交接一切。」

那個穿著西裝的小矮子離開之後,接二連三,又跟著多了幾個叛變者。

看著剩餘不多的追隨者,梁景銳卻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本以為是會空無一人,沒想到還是給了我梁某一些面子。你們就放心吧,我梁景銳說話算話!」

這熱度一天過去,新聞頭條不減,梁景銳憑藉著本身在業界的名氣,加上這一次商業失足,成了最大的笑話。

公司也因為此事,開始一蹶不振,中途又有兩三個決定放棄追尋。

喬語一雙筷子拿在手上,另一隻手不斷的刷著新聞頭條。

卻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旁邊若無其事,吃飯吃菜照舊就的男人,「你真的就不打算管了嗎?」

喬語這心急如焚,本是小小的一碗飯,吃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怎麼見有些動靜。

聞言,梁景銳看著他手機上顯示的新聞,又看了一眼喬語這因為刷手機耽誤的飯量。

一雙劍眉向下一撇,多了幾分不悅之色,「吃飯不要看手機。」

說著,便將那手機直接按了黑屏,緊跟著放到自己的旁邊。

喬語微微也能不看,難道就能當做不知道了嗎?這心思反倒是更加的糾結了。

然而,梁景銳見他如此情況,也忍不住多了幾分無端嘆息,「你呀你,真是一副操心的命,為了一件事情,吃個飯都不安分!」

緊跟著,輕輕地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柔聲的對她說道:「你放心吧,什麼時候見我做過虧本的買賣,賠的越多,某些人就越慘,不過算算時間,也是時候了!」

畢竟,要是再耽誤這麼一兩天,不僅是公司的後備資金撐不住,也該讓邁克懷疑他們的能力了。

畫面一轉,一家工廠的門口,搭了一個大型的棚子。

梁景銳站在高台之上,看著周圍不斷閃爍的霓虹燈光,卻沒有半分動容的態度。

憑藉著高大的身軀目光眺望,彷彿是在刻意等待著什麼人一樣。

一群記者將梁景銳包圍的死死的,此刻卻顯得有些「梁先生,您為什麼要將記者會放到這個地方啊?」

「梁總,難道您是想為咱們直播加工過程嗎?」

「梁總,對於之前偽劣產品造假產品的事情,您怎麼看?」

一系列的話語如雷貫耳,針針帶刺,句句見血,真的是怎麼回答都不好。

「這些記者實在是太過分了,該不會是韓夢軒買來的吧?怎麼說話這麼不留情面!」

喬語忍不住低著頭吐槽一句,有那麼一瞬間是恨不得與他們叫板幾句!

然而,梁景銳卻微微勾唇淺笑一聲,輕輕的揉了揉喬語頭頂上的秀髮,那柔順的髮絲也給男人莫名的帶來了幾分心安。

這才又跟著柔聲的說道:「你放心吧,這些問題會有一個完美的答案,只是缺少了一個關鍵的人!」

此番話一落,男人眸光一凝,就在這一瞬間,遠遠的,卻見那人突然到來,當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韓墨軒,你怎麼讓他來了?這傢伙不是會越描越黑嗎?」喬語看著那傢伙今天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倒是挺正式的,不過怎麼看就有些欠揍。

聞言,梁景銳在記者們低聲竊竊私語的紛擾聲中,也並未成都做回答。

反而是那韓墨軒突然降臨,就如同神靈將是一群記者蜂擁而至,將他堵得水泄不通。

這一個個激動得,簡直是比見到了親爹還要高興!

「各位稍安勿躁,其實這一次我是受了梁總的邀請,所以特地前來發布會。想必,他應該是跟我道歉來的吧?」

男人勾唇冷笑,說著突然之間眸光一凝,跟著挑了挑眉。

這赤裸裸的挑釁,喬語真的是恨不得騰空而起,穿越人群都想要將他胖揍一頓。

隱忍下來之後,還是忍不住低聲嘀咕,「這傢伙真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沒用你耍那些卑鄙手段,又怎會有今天這幅場面!」

兩個男人站在一起,與他們相比,給您帶感比較小的,還有一個許彥軍。

如今,這可是幾大商業巨頭齊聚一堂的畫面,當真是讓人有些心虛。

「今天,我的確是抱著道歉的目的來的,不過我是不是到前鋒,還需要大家跟我做進一步的了解。」

梁景銳忽視了那些記者七嘴八舌的問題,直接展開了自己的話題交流。

緊跟著,就又沖著喬語使了個眼色。

讓人意外的是,喬語居然讓這些記者們帶著攝像機,穿著特殊的工作服,一路走進了製造工廠。

這裡面幾乎一塵不染,工人工作的有條不紊,每一道工序都經過嚴格的質檢。

「帶大家來的目的,只是想要證明一下,劣質產品這一方面,分明不存在。」

梁景銳一邊說,一邊替他們介紹這詳細的工程順序,絲毫沒有擔心外露的威脅。

畢竟科技發達的社會,基於經濟才是求財之路,一味的模仿盜用,只會使自己止步不前,固步自封。

「真是沒有想到,不愧是梁總,在商業方面,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這些若是寫在文案裡面,那必然又是一副絕佳好句。

一個個讚不絕口,被梁景銳所介紹的劉晨曦專心致志,都快忘了他們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麼。

韓陌軒默默的跟隨身後,卻止不住多了幾分鬱悶,「這該死的傢伙,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洗刷自己造假劣質的嫌疑了嗎?」

畢竟,這客戶的投訴擺在眼裡,這可是廣大消費群眾公認的造假,不是憑藉其他工具就可說明的事!

隨著時間點點過去,基本瀏覽完了大致流程,梁景銳這才用微微打了個哈欠,「我之所以介紹這些,並不是為了證明清白,而是讓大家看看流程,放心去購買。」

隨即,更為離譜的是,梁景銳還將這些人直接帶到了囤貨倉庫!

重中之重的地方,居然就這樣展現在大眾眼前,做生意做到這種份上,只怕是沒有第二個! 因為現實當中,人人其實都是各自為戰的。

也還各自有著各自要實現的目標,自己要去的地方。

大家都是各不相同的,各自平行著或者交叉著的射線而已。

就連其中的相交也只還是短暫的,又還沒有辦法延續。

那樣的話,又有誰還會有閑心和閑工夫,去一再的管其他人的事情呢?

可能就是連自己的事情都還管不過來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