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在他們看來,陸方這是為了獲得趙靈的關注已經是不擇手段了,一個區區的內門弟子,還妄想著兌換這種幾千萬貢獻值的強大功法這簡直就是痴人夢。

甚至還想著貢獻功法,要知道在這藏書閣內可是有著無數強大各種功法,想要兌換,想要獲得高價值的貢獻功法,那就必須要十分的珍惜,甚至是連這裡都沒有過。

可是哪有那麼簡單,這裡面有許多的人都曾經用過功法來兌換,都只是獲得寥寥數十點貢獻者矣,因此一個個都在等著看陸方的笑話。

陸方也不在意,手從口袋中掏了出來。

就在剛才的時候,他就在把殘本錄入到玉佩之中,等待著鑒賞,然後把這玉佩遞給了面前的這弟子。

這弟子才恍然大悟:「好,我馬上把它交給長老進行鑒定。」

面前的弟子連忙把它放在了光滑的玉石板上,變動了幾句口訣,這玉佩就是不見。 潔白的玉石板上,閃爍著一些白色的光芒,似乎是在等待著那幾位,驗證玉佩之中功法的效用。

「師兄,我們還是走吧。」白玲瓏有點驚慌恐懼的說道,她知道這裡面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陸方雖然有著非常強大的實力,但是之前化龍長老給的玉佩裡面也不過一百多萬的貢獻值而已。

而現在要買的新的功法,鳳舞九天居然要三千多萬,這本身就是一個巨額的開銷。

也就是說,必須要花同樣的錢才能夠買下來。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一想到這裡,白玲瓏就覺得自己身上有著種種的壓力。

「買不起就不要丟人現眼了。」只見一個男子走了上來,他身後背著一把劍,看上去整個人都充滿著氣勢。

他錦衣玉帶走了過來,帶著一股冷笑盯著面前的陸方:「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在這裡大言不慚,居然對趙靈師姐出言冒犯。」

「沒錯,你以為你是誰?可以湊起幾千萬的貢獻點就算是我等都沒有這個機會,你以為你能做到嗎?」

這幾個人都在譏諷著面前的陸方,在他們看來陸方只不過是裝模作勢罷了。

要真有那個本事,又何至於此?

「哈哈哈。」下一刻,陸方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眸盯著面前的幾個人,冷笑著說道:「不知道是誰給你們的勇氣跑過來挑釁我?難道你覺得你們自己,能夠兌換出這個貢獻值嗎?」

陸方笑著說道,看了一眼面前的趙靈:「就算你們想要拍馬屁,那也得拍到位才行,我兌換出來之後,否則你們拍馬屁恐怕就要拍到馬腿上了。」

「你知道我們辛辛苦苦做任務能夠換到多少貢獻值嗎?只不過是寥寥數點而已,必須要做出大功,才能夠兌換足夠的貢獻值。」只見這些人冷笑著說道,一個根本不相信,都鄙視著陸方。

有一個長著猥瑣的男子這時也加入了人群之中,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你就老老實實的認了吧,大家都已經清楚了,你現在只不過是打算欺騙大家而已,是不是覺得這個玩笑很好笑?」

平平凡凡也幸福 這幾個人都帶著冰冷,對著面前的陸方譏諷說道。

「哈哈哈」

此時的陸方仰頭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輕輕地搖了搖自己的頭:「無知就是無知。」

陸方說完之後任由這些人評說,只是站在那裡,彷彿一顆任由風吹雨打的松柏。

寵婚之甜妻萬萬歲 「哼!我到時候看你嘴硬到什麼時候。」只見最先來的劍客,發出了一聲輕蔑的笑容說道,然後走了上去,對著面前的趙靈說道:「趙師姐,又何必在這裡跟這種人多說呢?」

只見這男子看著面前的趙靈,眼眸之中露出的炙熱之色,開口說道。

聽到了面前男子的話,趙靈輕輕地搖搖頭:「你們不懂。」

此時的趙靈,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驚詫之色,盯住了面前的光滑玉石板,似乎是想要對面前的陸方說些什麼,只是這些話到了嘴邊的時候一時間就停了下來。

只見這劍客還想要說些什麼,突然之間一道光芒閃過,陸方的身旁出現了一個老頭子。

只見老頭子手中拿著玉佩,雙眼眸之中帶著激動,看著面前的陸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帶著焦急的語氣對著面前的他說道:「你這殘本是從哪裡找到的,剩下的篇章可在?」

「太上長老?」只見周圍的人一下子盯著面前的這老頭子,眸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太上長老雖然不常出現,但是身份卻是非比尋常,只是一睜眼之間就已經出現在這裡。

他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凝重之色,緊緊的盯著面前的陸方。

寶貝,乖乖讓我寵 「參見太上長老。」陸方連忙說道,看了一眼面前的太上,長老眼眸中帶著一縷緊張。

聽到了陸方的話,太上長老輕輕地拍了拍面前的陸方:「你只需要告訴我這殘本是否還有?」

陸方輕輕地搖了搖頭,對著面前的太上長老開口說道:「我在洞府之中只得到了這一小本殘本。」陸方解釋著說道。

聽到這裡的太上長老,他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遺憾之色:「看來我逍遙門還是無福只得到了這一點點的殘本。」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的劍客走了上來對著面前的太上長老說道:「太上長老,你會不會被面前的這個男子給欺騙了?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而已,又怎麼可能會能夠入你眼的殘本呢?」

只見這劍客的眼眸之中盯住了面前的陸方,帶著一些羨慕嫉妒恨的眼神說道,同時還帶著懷疑,在他看來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化龍山弟子,可能會有這樣的寶物呢?

只是下一刻,這劍客只覺得自己臉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臉上有著一個紅紅的巴掌印,眸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因為出手的就是面前的太上長老。

只見這太上長老氣的鬍子都抖動了起來,盯住了面前的這劍客。」

「你這無知之徒,是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放肆?我看不懂嗎?還需要你來教?」太上長老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冰冷,就這樣冷冰冰的說道。

劍客聽到這裡,你的心裡頭帶著一種恐懼,惶惶不安。

她的小心思已經被太上長老看得一清二楚,一時間根本就不敢大聲說話,而是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周圍的這些人都連忙轉過了頭,不敢直視面前的太上長老,只見太上長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你們這些小傢伙是不是以為自己修行久了?門派之類的修為也有了,然後就開始高傲放肆了?」

太上長老的眼眸有著一種滄桑的味道,不知道在這一生之中經歷了多少的事情,周圍這些人小小的把戲,他自然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你小子應該還不止獲得了這樣一樣殘本吧,要是都可以兌換貢獻點,我這裡倒是有不少的好書,比如你之前選的鳳舞九天,還有真龍九變,都是很不錯的秘訣。」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面前的太上,長老帶著一種誘惑的聲音陸方開口說道,對著面前的陸方開口說道。

陸方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斷的加快,用力的咽了咽自己口水,連連點頭說道:「長老,我知道了,其實我還有一本秘籍。」

「真的?」

看著面前的陸方,太上長老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驚詫之色,原本以為這殘本,就是近幾十年最大的收穫,可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著其他的頂級,這讓他感覺到了驚喜。

如果陸方真的能夠拿出這些點擊,對於逍遙門來說可是一個極大的補充,一時間目光繼續的看著面前的陸方。

陸方笑著說道:「長老,問你要不要先把貢獻值給兌換了?人都在說我在囂張呢。」他笑眯眯的對著面前的太上長老說道。

太上長老的神識籠罩了整個藏書閣,暫時知道面前陸方所經歷的事情。

只不過一般來說,長老們都有著自己的事情要做,根本就不會管門派之中發生的事情。

像是這種小事,自然有著執法長老處理,輪不到太上長老來說。

只是聽到面前的陸方所說的話,太上長老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沒想到這還是個小財迷。

這種財迷好啊,有著大氣運,居然能找到這樣的殘本,就證明他的天賦所在了。

只見面前的太上長老,抬手就是一揮,陸方手中的玉佩飛到了他的手中,這是化龍長老所給,裡面有著許多的貢獻值。

此時太上長老拿著面前的玉佩,輕輕的一點,只見這裡面的貢獻值就在這一瞬間開始拚命的增長起來。

只不過一瞬間,玉佩的貢獻值居然就已經增長到了五千萬,這就足以證明太上長老對殘本的看中。

就在一旁的趙靈,此時已經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居然是五千萬的貢獻值,要知道就算是一般的長老一輩子都不可能獲得這麼多的貢獻值。

在這藏書閣內有著各種各樣的典籍,如果有這五千萬的貢獻值,完全可以兌換幾門頂級的功法。

「在這逍遙門之中倒還是挺看重的。」陸方聽到了天老笑著說道,之中帶著一縷詫異之色。

就在之前的時候,陸方之所以回答說自己手中還有著其他的秘籍,就是天老所說,讓他答應下來。

「你之前的時候不是得到過萬生摩羅經么?這個時候就可以拿來兌換。」聽老說道。

此時的陸方心中卻有著一些擔憂和不安,對著面前的天老問道:「要是這些人對我下手怎麼辦?比如透過這些秘籍的緣故,直接發現天老你的存在,那可就麻煩了。」

「哈哈哈。」天老發出了一聲燦爛的大笑。

「你就不用擔心我了,上一次的時候我出手獲得了極大的好處,現在我完全不用擔心被發現了,而且你只不過交代的是洞府之中所發現的秘籍,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事情。」

「如果有秘籍上報就把你門抓起來,那還會有誰對門派有貢獻呢?」天老說道。 陸方聽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的確就是如此,那麻煩頓時四散。

原本在之前太上長老一巴掌的劍客,眸中帶著憤怒之色盯著面前的陸方,可是就在太上長老把貢獻值給了陸方之後,這劍客一時間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之色。

要知道,這可是藏書閣之中的貢獻值,只要有這麼大的貢獻,完全兌換出好幾本經典的秘訣,甚至可以請太上長老出手親自進行指點,一旦有了這樣的指點,實力肯定會突飛猛進。

想到這裡的劍客,就感覺到心中有些後悔了起來,突然覺得自己是色迷心竅。

趙靈是逍遙門之中的大美女,而且擁有著非常強大的實力,因此門派之中弟子都會想要親近趙靈,更是有不少的弟子下了賭注,賭有人能夠一親芳澤。

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十年以來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靠近趙靈,更別說一親芳澤了,反而有不少的人被趙靈狠狠的教訓過。

趙靈不但人長得美麗,而且還實力超強,有著一個非常厲害的父親,又有著一個非常厲害的師傅,一般情況之下,漸漸的許多弟子都以向趙靈阿諛奉承,獲得回應為榮。

劍客也是這其中的一員,因此才會找過來找陸方的麻煩,可是卻沒有想到直接就被打臉了。

他的臉上只覺得紅彤彤的,帶著尷尬和害怕之色。

其他幾個人此時也不敢多說什麼,直接轉身就是離開了,也不敢在這裡多看。

倒是一些沒有說過話的人,在不遠處聽著這邊的聲音,用來做平時的談資,這可是一件大事,恐怕接下來就會傳遍整個逍遙門吧。

這可是五千萬的貢獻值,恐怕接下來會有這許多的人都會拿自己手中的秘籍來進行兌換。

更會有許多的弟子去洞府探查,或者是收集各種拿到門派來之中典籍,拿到門派來之中兌換,要是真正的獲得長老的青睞,那可就是一個大好處呢。

趙靈此時看著面前的陸方,一雙美眸之中帶著一縷不敢置信的神色,同時帶著一縷羨慕。

就在剛才的時候,她已經發覺有些不對勁了,只是並沒有開口。

一想到之後要和陸方共度一宿,就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不斷的加速,那自己真的要和面前的這個男子共度一宿嗎?

趙靈此時心中有一些不安,想著要不要自己違約,臉色一青一紅,在不斷的變換著。

白玲瓏只是捂住了自己的嘴,整個人都是懵掉了。

之前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的師兄拿出來的秘籍根本就兌換不了什麼東西,可是沒有想到居然兌換出來的這樣的寶物。

白玲瓏看著一旁的陸方,此時心中帶著一些震驚,看來自己的這個師兄也是大有來歷。

「好了,現在可以拿新的秘籍出來了吧?」見面前的太上長老開口說道,盯著面前的陸方。

「長老有命自是奉從!」陸方開口說道,手中光芒一閃,下一刻就出現了一本典籍。

這是在萬生摩羅門得到的副本,陸方把這一本書籍直接遞了上去,讓長老拿在了自己的手中,開始翻看了起來,神識一閃而過,就在這一瞬間就已經把這書籍裡面的內容全部都已經記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了。

「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得到這樣的典籍,看來你真是天生富運,有著大氣運啊。」太上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帶著一聲讚歎說道。

「我曾經聽聞在很古老的時候,萬生摩羅門就已經被滅門,可是沒有想到你居然得到了這裡的傳承。」太上長老讚歎的說道。

「多謝長老,這典籍不知道可以兌換多少?」陸方對著面前的太上長老詢問著說道。

太上長老點了點頭:「這一本典籍至少可以兌換五千萬,他是萬生摩羅門的核心典籍,有著各種秘法,同時還有這一路修鍊下去的階梯,那是一等一的寶典,完全值這個價。」

陸方只是思索的片刻之後,就對著面前太上長老點了點頭:「那我就兌換了。」

太上長老點了點頭:「可!」

就在下一刻直接拿起了面前陸方的玉佩之中一點,直接密密麻麻的空氣只在不斷的攀升著,片刻之間就已經轉過去了一個億的貢獻值。

在一旁的其他人,此時都已經震驚了。

陸方居然有著如此可怕的貢獻值,這令周圍的眾人都是驚呆了。

陸方開口說道:「我需要兌換鳳舞九天,和真龍九變。」陸方對著面前的太上長老說道。

太上長老點了點頭:「你如今為門派貢獻了這兩本秘籍,這就已經為門派作出了極大的貢獻,也是你應該得的,不過你得到的功法卻不能夠隨意的出手,這件事情你可知道?」

太上長老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這是門派之中的重要法訣,不能夠輕易的販賣,更不能夠傳承出去,否則的話就會遭到逍遙門的追殺,有著許多弟子沒有遵從這個規矩,直接被驅逐了出去。

聽到面前太上長老的話,陸方連忙點頭:「自當是如此。」

下一刻,太上長老抬手一揮,直接有這兩個光團在天空之上飛了下來,這兩個光團之中帶著兩個小點。

「這是鳳舞九天,這是真龍九變,這兩套功法都是血脈傳承,因此十分的珍貴,只有用鳳血和龍血作為載體,因此又一次少一次,所以價格才會這麼昂貴。」太上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一副詫異的模樣,於是開口解釋著說道。

陸方頓時恍然大悟,能夠在面前的這一點光團裡面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輕輕地推了推面前的白玲瓏,這台伸出了自己的手指,直接點在這個光團之上。

就在他頂上去的那一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湧入了許多的信息,同時這一點真龍之血也進入了他的身體之內。

就在下一個瞬間路上,就感覺自己渾身都開始有些發熱起來,真龍之氣在他體內不斷的開始蛻變了。

陸方一時間坐了下來,盤腿坐在原地。

這龐大的信息進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讓陸方一時間就感覺自己的頭都有些疼。

同時,這一點正如之前進入到陸方的事情之後,就感覺到了一些融合的狀態,似乎是在激活著他的身體。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緩緩的出現了一些特殊的信息,恍惚之間居然聽到了一聲真龍叫聲。

他只感覺自己眼眸之中,彷彿是有著兩條龍在不斷的遊走著。

在陸方腦海之中的天老就在這一瞬間也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並不是天老主動的陷入沉睡,而是在陸方進行蛻變的時候就發生了一些特殊的變化,從而進入了沉睡。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陸方著感覺自己腦海中出現了一點光芒,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這條小龍是那麼的靈活,此時身上卻有著一些弱小的味道,恍恍惚惚之間,發出了一聲龍的咆哮之聲。

下一個瞬間整條小龍都是飛了起來,在這天空之中不斷的旋轉了起來。

這一聲龍嘯之聲,傳遍了陸方的整個腦海之中,就在這個時候,這一條龍居然開始發生了蛻皮的情況。

「咦!這條小龍是什麼情況?」陸方睜大自己的眼睛,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原來這條小龍,居然沒有自己的龍爪和龍鱗,隨著身上開始蛻皮,定下的伸出了小小的四隻龍爪,這次只小小的龍爪,看上去十分的靈活,在空中帶著某種特殊的痕迹在運動著。

緊接著又發生了一些奇特的變化,連發生了九次的蛻變,這才化成了一條真龍。

每一次蛻變的時候,氣息都變得更加的龐大,甚至是翻了好幾倍,一直到了第九次之後,才徹底停了下來。

陸方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傳來了一聲龍嘯之聲,整個人都跳了起來,然後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向四周看去。

「這是?」

此時的陸方就感覺到自己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種可怕的味道,同時有著一股龍威。

然後這股氣息緩緩的褪去,陸方才變得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面前的太上長老,於是行禮說道:「多謝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輕輕的揮了揮手:「這是你自己買下的法訣,也是你應該獲得的,不過你小子居然醒的這麼快,倒讓我感覺到十分的詫異,看來你已經將真龍九變的傳承已經全部都吸收了。」

太上長老圍著面前的陸方走了一圈,帶著一些驚嘆的味道,然後認真的對著面前的他說道:「真龍九變其實並不是一套完整的修鍊方法,而是一套出手攻擊的招式,一旦出手就有九變。」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每一遍的攻擊都會變得更加的強大,一旦施展出真龍九變,就算是這天,打破。」

太上長老長長的感嘆了一聲:「據說在很久以前很久以前的時候,就是龍族創造出來的逆天功法,可是後來創造出這一套功法的龍族,卻在這萬重天雷之下直接毀滅,你以後可要注意。」

太上長老認真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他並不希望我們這地址直接就被毀滅掉。 陸方知道是面前的太上長老對自己好,所以才會跟自己說出這些內容,對自己進行勸解。

他是知好歹的人,自然會承了面前太上長老這份恩情。

而周圍的人卻看著面前的陸方和太上長老說在說話,卻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這感覺似乎是被屏蔽住了。

這些人常常嘆息了一聲:「真的是太羨慕了,但是我也能夠獲得這樣的傳承,或者買下這樣的絕世功法,那該多好啊。」

其中一個剛剛走出來的男子,聽到了這樣的話,不由得諷刺的說道:「你們就別想了,如果你們真的有那樣的大的福運,就不會在這裡偷偷的羨慕了。」

只見這男子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對著自己身旁的人開口說道,言語之中帶著一縷輕蔑。

這些人回頭看了一眼,就看見了這男子,見著男子長得十分俊俏而且似乎有些熟悉,一時間開始仔細搜索起來。

突然一個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你不是上一次比武大會上的第二名,血手陳平嗎?」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