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一串小黑點很快出現在天際,隨後急速變大。

張誠只是擡頭一看,就發現是十幾架武裝直升機,正朝自己快速飛來,每一架直升機的兩側,都懸掛着機槍和火箭彈,帶來一股濃郁的死亡氣息。

10式主戰坦克,是東瀛陸上自衛隊最強大的陸戰之王,自誕生之日就起在世界坦克排行榜中佔據很高的名次,一輛的造價就高達940萬美元,而現在,居然足足來了十幾輛。

而那些武裝直升機更是恐怖,名叫ah-64dj,又稱長弓阿帕奇,是由美國授權東瀛生產的改進機型。

每架長弓阿帕奇,都可掛載16枚反坦克導彈,還搭載有先進的傳感戰鬥系統,曾經在海灣戰爭中大展神威,震懾全球。

這是全球最貴的攻擊直升機,每架造價高達2億美元,以東瀛的財力,也不過製造了13架來裝備自衛隊,現在居然全部出動!

見到這些鋼鐵巨獸,胡玲兒臉色一片慘白,武藤嵐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間滿是絕望。

張誠也是臉色鐵青,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來之前的動靜太大,東瀛高層脆弱的神經終於承受不住了……

爲了對付自己,這個國家最強大的武力,居然傾巢而出!

幫基友推本書……《都市極品天師》,等更等得想砍人的可以去看看。 寶寶一會兒在陸少宸懷裏撒嬌一會兒又趴在蘇薇兒身上。

親一口粑粑又親一口媽咪。

胖咚乖巧的蹲在一側,寶寶又要下去和胖咚玩,真的是好動的小肉球。

這一刻。

兩人的臉上皆是那溫柔的神色,看着寶寶和胖咚玩着。

看着時間差不多了,陸少宸抱着寶寶上樓,蘇薇兒跟在父子兩人身後。

到了兒童房。

“今天媽咪給寶寶洗澡澡!粑粑快去洗香香,洗香香睡覺覺了!”

寶寶很明顯的意思讓粑粑和媽咪一起陪着他睡覺。

當着寶寶的面,蘇薇兒自然沒有辦法說什麼。

陸少宸只是揉揉他的小腦袋,“知道了!”

蘇薇兒給寶寶沐浴洗澡好之後,陸少宸正好進來,只是看了他一眼。

重生之珠光寶妻 因爲她洗過澡,所以她只是去換了睡衣,等到回到寶寶的房間,剛一走進去,被眼前的一幕着實嚇了一大跳。

猛地頓住腳步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大牀之上的父子兩人。

只見男人只穿着平角褲,全身那一覽無餘健碩身材,雙手撐着做俯臥撐,一雙筆直充斥力量的肌肉的長腿,每一處無不是散發着屬於男人雄性荷爾蒙氣息,誘惑。

寶寶正坐在男人寬厚有力的背脊上咯咯咯笑着。

寶寶看到蘇薇兒之後,激動的喚道:“媽咪!”

陸少宸只是側眸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女人。

只聽到寶寶繼續道:“媽咪你也坐上來!”

蘇薇兒都不知道要怎麼邁開腳步上前,只是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真的很想轉身出去。

“媽咪你怎麼了?”寶寶疑惑問道。

蘇薇兒緩過神來,有些尷尬的一笑:“沒事!阿姨突然還有點事情,寶寶稍等一下。”

寶寶哦了一聲。

只見蘇薇兒轉身大步離開,回到自己房間,倒了一杯水喝了幾口下去,平復這自己的心。

這男人到底搞什麼,真的暴露狂。

只是這會兒腦袋揮之不去男人健碩有型的身體。

起身,朝着陽臺走去,吹了一會兒冷風之後,整個人倒是平靜了些。

坐在涼椅上,突然這樣安靜待着也是一種享受了,不知道多久沒有這樣能這樣心情平靜,如今竟然能在這裏住了不到一週時間的地方享受這份寧靜。

就這樣坐着,一時之間都忘記時間,沒有察覺到走進來的人。

這時,一聲低沉的嗓音道:“你坐在這裏做什麼?”

話落,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回頭看着走過來的男人,“沒什麼!”

起身,問道:“你和寶寶玩夠了?”

陸少宸一雙看不透的黑眸看着蘇薇兒。

被這樣盯着,蘇薇兒渾身不自在,“我先去陪寶寶了!”

陸少宸沒有繼續說什麼。

今晚蘇薇兒也很累了,所以給寶寶講了兩個故事之後便沒有繼續講了。

寶寶倒也聽話,就趴在媽咪的懷裏睡覺,這晚最先睡着倒是蘇薇兒了,寶寶就靠在蘇薇兒懷裏,手指還玩着她的頭髮。

“還不睡覺!”

陸少宸壓低聲音開口道。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寶寶側頭揚首,眨巴大眼睛望着陸少宸,嘟囔道:“寶寶現在睡不着!”

說着,寶寶朝着陸少宸一側翻過去,這會兒兩人靠近的距離很近,只是一個翻身就趴在男人身上。

陸少宸拉了拉寶寶身上的被子給小傢伙的蓋上,“粑粑!寶寶要和媽咪一直在一起!”

陸少宸拍着寶寶的背脊,擡眸看了一眼一側已經熟睡的女人。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皆是一愣,這是什麼情況,方雪嫣當小三?這怎麼可能?

方雪嫣猛地瞪大雙眸,美眸冒着怒氣,“蘇薇兒你在亂說什麼?!”

蘇薇兒冷笑的一聲,“方小姐你這麼生氣做什麼?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

這樣的話無不是證明着什麼,但是衆人皆是面面相覷不敢置信,方雪嫣怎麼可能會是小三?郭子珉的小三,但是這郭子珉不是未婚?

“蘇薇兒你住口!賤人你再敢亂說!”

“……”

“那你就當我亂說好了,不知道等到昭告天下的那一天,方小姐能堵住所有人的口。”

挑聲說道,眼底充滿諷刺的意味。

此刻衆人面面相覷,蘇薇兒這語氣說上去聽着像是真的,但是也讓人難以置信這時真的。

方雪嫣看着蘇薇兒,那怒視的眼神像是要將蘇薇兒焚燒了一般。

“好!蘇薇兒!我倒看看你到底還能猖狂多久?”

說完,方雪嫣怒哼一聲,甩手就走。

等到方雪嫣離開之後,場地終於恢復了平靜,不過有好奇的員工上前問道:“薇兒你剛剛說什麼意思,方雪嫣真的是小三?”

方雪嫣在LK並不是很受人喜歡,畢竟喜歡耍大牌,脾氣也不好,動不動教訓員工,但是沒有辦法,誰叫這位是得罪不起的親閨女,稍有不慎那就是捲鋪蓋走人的事情。

即使在不喜歡,那都得捧着奉承着。

而蘇薇兒說的這消息這對他們來說無疑不是重磅消息,畢竟郭子珉和方雪嫣在網上撒的狗糧是餵飽了不少人。

要是方雪嫣是小三,那郭子珉就是結婚了,這正牌夫人又是誰,都到這種地步了,還沒出來石錘什麼。

蘇薇兒只是淡聲一笑的,沒有多說什麼,“這誰知道了呢!”

這無不適撩的一衆吃瓜人的心好奇,難道真的是蘇薇兒知道方雪的什麼大瓜消息,所以方雪嫣才這麼針對蘇薇兒?

繼續一上午拍攝工作,倒是順利。

到了中午準備和工作人員一起用餐時,蘇薇兒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是陸少宸的電話。

“喂!什麼事?”

“過來吃午飯!”

話落的,蘇薇兒一愣,“不用了!工作餐已經準備好了,我馬上要吃飯了。”

“讓你過來就過來,車已經過去接你。”

說完,陸少宸直接掛斷了電話,完全沒有給蘇薇兒繼續反駁的機會。

不過一會兒,只見一輛囂張邁巴赫緩緩停在林蔭道另一側。

只見一名警衛下車直接朝着蘇薇兒走了過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衆人皆是詫異驚愕又羨慕的眼神看着蘇薇兒。

“蘇小姐請上車!”

警衛恭敬禮貌的邀請道。

蘇薇兒擡眸看了一眼警衛,隨即收回視線,轉身和工作人員打招呼之後,便上車離開了。

“你們說這蘇薇兒真的是榜上什麼大佬了,這還親自來接送吃午餐。”

“是啊!我看肯定是什麼大佬了,不然蘇薇兒方纔那麼有底氣說出那番話。”

“但是誰能敵得過方雪嫣的背景,方雪嫣可是頂層上流名媛出了名的人,家世了得。”

“這就不知道了!我看這次蘇薇兒真的是徹底得罪方雪嫣了。”

“反正也不關我們的事,看看好奇了,不過也只有這破罐子破摔的蘇薇兒敢惹方大小姐了。”

“……”

不過十分鐘的車程,蘇薇兒被接到陸是大廈,但正值中午午餐時間,陸陸續續來回上下樓的員工很多。

當看到一個女人坐上在警衛的陪同下上了總裁專用電梯,頓時八卦心好奇,這總裁的女朋友?小太子的母親?

抵達樓層,迎接她的是陸少宸的祕書。

看到蕭珊,蘇薇兒禮貌一笑。

“蘇小姐你好!午餐已經準備好!總裁在等您!您這邊請!”

蘇薇兒跟着蕭珊到了休息室,走進去看到坐在落地窗前一側座椅上的男人,投射的陽光籠罩在男人身上,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的溫暖,似乎渾身籠罩那亙古不變的寒冰。 天師級別以上的強者,已經可以說橫行人間,地仙級別稱爲陽間極限,更是巔峯武力。

如果在古時,這樣的強者必定被千萬人敬仰,就算一國君主也只能俯首恭迎。

但是畢竟時代不同了,隨着科技的興起,普通人也有了和這些頂尖強者分庭抗禮的實力。

特別是最近幾十年,隨着一些尖端武器的研製開發,各國當權者手中的武力已經今非昔比,相應的,武者與法師的實力也被大幅度削弱。

比如說一個天師,就算法力再高深,面對一把衝鋒槍也會變成篩子。

地仙雖然被稱爲陸地神仙、陽間極限,但畢竟不是真仙,踩上一顆地雷,捱上一顆炮彈,一樣要saygoodbye,乖乖去地獄輪迴,重頭再來。

可以說,現代科技與軍事的力量,早已凌駕在一切非自然力量之上,更不用說超級大國還有鎮壓星辰核武。

所以無論華夏那些法術山門,還是東瀛的神宮,又或者是西方世界的教廷,都是悶聲發大財,從來沒妄圖挑戰當權者的權威。

越是強者,越明白這些軍事力量的恐怖。

地仙境界就算拼盡全力,也不可能徹底摧毀一座山頭,但是對軍隊來說,只需要一顆穿地高爆彈就可以做到了。

而此次奉命殲滅張誠的,還是東瀛赫赫有名的一隻部隊——陸軍第7裝甲師團。

二戰戰敗之後,東瀛不能擁有軍隊,只能以自衛隊爲名建立武裝力量,人數也被嚴格控制。

而第7裝甲師團,就是東瀛唯一的一個坦克師團,隸屬北方軍區,向來是整個自衛隊的“撒手鐗”,在國內的名氣,好比二炮在華夏一般。

第7裝甲師編制員額僅爲7000人,與其他大國的裝甲部隊相比,編制規模的確比較小。

但是,東瀛軍方在這隻坦克師上可是花了大價錢的,裝備極其精良,作戰能力不可小覷,這一點從地上的新式坦克和半空中的長弓阿帕奇上就可以深刻的領會到。

曾經有國際軍事專家評價說道:東瀛第7裝甲師團人數雖然不多,但其每個兵員的火力,卻是相等其他國家的10倍以上,是東瀛陸軍名副其實的王牌部隊。

“天啊!居然是第7裝甲師!”武藤嵐此時也認出了部隊的標記,原本就慘白一片的臉頰更是沒有一絲血色。

“這些東瀛政客是瘋了嗎!居然真的出動軍隊!”胡玲兒忍不住大聲叫道。

張誠臉色嚴肅,看着無數鋼鐵巨獸,排着整齊的隊形,帶着排山倒海之勢開來,長嘆一聲,說道:“之前有鬼幕籠罩,就算間諜衛星都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這些傢伙肯定以爲是我又想做什麼,所以直接派出了軍隊……”

胡玲兒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也對……這些傢伙已經是驚弓之鳥,受不得驚嚇。要不……你過去解釋一下,就說是一場誤會?”

張誠猛翻一個白眼,“你還沒睡醒是不是?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東瀛高層動用了這麼大的力量,肯定是存了必殺之心。上去嘴皮子一翻就讓人家退兵,你當我是諸葛亮啊?而且這裏已經遠離東京,周圍也沒有什麼人口密集的地方,在這兒幹掉我,他們付出的代價要小得多。”

ωωω⊙ ttκΛ n⊙ co

“那怎麼辦!”胡玲兒急道:“看這架勢,他們至少有數千人,還有坦克飛機,裝備齊全,就算是地仙對上他們也是一個大寫加粗的死字!我們……乾脆跑吧。”

說完,胡玲兒又緊接着說道:“軍隊雖然強,但單論速度的話,直升機都未必能追上你,趁他們軍隊還沒有合圍,咱們趕緊走,說不定還能衝出去!”

軍隊最爲一個國家的終極力量,自然是強大,但是修行者也不會傻到去硬碰,打不過,難道還跑不過嗎?

一旦進入城市,有平民掩護,東瀛政府就算再想除掉張誠,心裏也得掂量掂量了。

胡玲兒現在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張誠如果動用屍魔之身,速度極快,就算帶上她跟武藤嵐也不會有絲毫負擔,只要他想走,軍隊絕對攔不住。

至於進入城市之後,會不會造成平民大面積傷亡,這些根本就不在胡玲兒的考慮範圍。

先不論現在是在東瀛,光是她狐妖的身份,人類就算死得再多,她也不會有絲毫愧疚之心。

但是張誠卻搖了搖頭,想也不想就拒絕了胡玲兒的提議。

胡玲兒頓時皺起了眉頭,“這時候保命要緊,可不能心軟!”

大婚晚成:律師大人惹不得 張誠對着天空努了努嘴,無奈的說道:“我有什麼好心軟的,我的意思是說,咱們現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胡玲兒一愣,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一陣音爆從遠方傳來,只是一個呼吸的工夫,就從他們頭頂呼嘯而過。

胡玲兒下意識的擡頭一看,瞳孔立刻猛的一縮,看着飛掠而過的三片陰影,驚詫的叫道:“這是……戰鬥機?”

“沒錯,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戰機……”張誠沉聲說道:“這是f35,也是從老美那弄來的,是東瀛現在最先進的超音速戰鬥機,速度可以達到1.6馬赫,而且還掛載了聯合空對地遠距攻擊導彈,你覺得我跑得過嗎?”

胡玲兒瞬間說不出話了,張誠的速度就算再快,也還沒到突破音速的地步。

而且導彈的飛行速度比戰機還要快得多,打擊範圍又廣,就算張誠能硬抗不死,但她跟武藤嵐是絕對不可能倖免的。

此時,她才真正感覺到了軍隊的恐怖,感受到了東瀛政府的決心。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壓上全部籌碼,雷霆萬鈞,力保一擊致命!

在這種力量面前,什麼地仙、天師都只能等着灰飛煙滅!

想到這,胡玲兒的臉色越發蒼白,面如死灰。

此時坦克部隊已經開到了幾百米外,從山谷兩頭堵死了張誠的退路,數千荷槍實彈的陸軍士兵也從裝甲車上蜂擁而出,以坦克爲掩護,無數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山谷之中。

肅殺之氣,瞬間充斥天地。 陸少宸驟然緊促劍眉,不着痕跡的收回視線,眼神略微的尷尬。

拿起紅酒杯子,淺嘗喝了一口,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蘇薇兒擰眉盯着他,這個男人還真的是……

現在蘇薇兒對這個男人的印象真的好壞參半,但更多的還是這個男人的混蛋,不管他做了什麼都掩蓋不了他對她做的流氓事。

午餐後。

陸少宸讓人送蘇薇兒回公司,正走到電梯時看到走過來的成瑾,看到蘇薇兒,恭敬禮貌的喚道着,“蘇小姐!”

蘇薇兒點頭恩了一聲,隨即上電梯下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