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還是溫熱的,怎麼看都不像是死了的樣子。

我這才冷靜了一點。

既然沒有死,那爲什麼我會沒有影子?

我發現在這個迷宮裏發生的一切,都非常的不合邏輯,簡直都是不可能。

既然是不可能……那是不是證明,合理發生的一切,其實都不是真的? 這個想法從腦海裏冒出,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如果不是真的,難道是夢?

我雖然心裏頭覺得荒誕,但還是掐了自己一下。

嘶,真疼。

看來我還是有觸覺的,應該不是夢。

不是夢,卻不是真實的……

我腦袋裏突然冒出一個荒謬的念頭。

我以前看過,有些人進入一些幻境之後,依然會有觸覺,因爲人依舊是清醒的,只不過看見的東西,很多是假象罷了。

難道我現在,就是這個情況?

那如果是幻覺的話,就是和我之前碰見的鬼打牆一樣,我只需要知道背後的真主兒在哪裏就可以。

想到這,我緩緩地起身,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就在我仔細思考,該怎麼樣才能找到幕後之人時,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輕笑。

“呵……”

我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誰!”我大喝一聲,防備地看着四周。

緊接着,我看見前方迷宮通道的黑暗之中,突然出現一個欣長的影子。

那影子,很快就走到了我面前。

看清那影子時,我愣住了。

那是一個穿着藍大褂帶着金絲眼鏡的男人,那身裝扮,就跟我看到那種民國劇裏的學生很像,透出一股書卷氣。

不僅如此,我清楚的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濃郁的鬼氣。

我心裏一凜。

這個人,是我進入迷宮以來,第一個看見的,真正的鬼。

莫非他就是幕後黑手?

我不由心裏暗喊糟糕,因爲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男鬼身上的鬼氣是相當強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我無措之時,那男鬼看着我,突然笑了。

那笑容很複雜,有幾分訝然,有幾分欣喜,但也有幾分怨恨。

“舒淺,對麼?”他突然開口了,帶着幾分江浙一帶的口音,聽起來軟軟的,挺好聽,“沒想到,我竟然真的能夠見到你。

我心中更慌亂。

這個男鬼難道認得我?

他是什麼人?難道是葉家人麼?

我如此想着,立馬問出聲:“你是誰?葉家人?”

“葉家?”不想,那男鬼不屑的笑了,“不要拿我和那種野蠻的家族,相提並論。”

聽出那男鬼語氣裏的傲然,我不由更警惕。

這男鬼身上的鬼氣如此凜然,活着的時候肯定是修道之人。以葉家在玄門之中的地位,他竟然還看不起葉家的,這男鬼到底是什麼來路?

“你到底是誰?”我不露聲色地倒退一步,手死死地抓住口袋裏的黃符,隨時都準備着出手。

可不想,我這點小動作,全部都被那男鬼看在眼裏。

他淡淡看了我一眼,眼鏡片上的光芒閃過一絲不屑,“你不用捏着那黃符了,就以你現在的狀態,你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的。”

我臉色一白。

雖然情況危急,但我還是敏銳地發現了這男鬼的表達方式。

以我現在的狀態?

這是什麼說法,難道我還會有別的狀態?

我還來不及仔細思索着男鬼話裏的玄機,他就驀地身形移動。

我都看不清他是如何動作的,眨眼,他人就站在了我面前,近在咫尺。

我嚇得趕緊想要後退,可那男鬼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我被他抓住,身體好像被冰凍住了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而那個男鬼,則開始上下地打量我。

那種眼神,就跟在打量什麼神奇動物一樣。

“完美……真的是完美……”他喃喃出聲,“九百年了,他們終於成功了……”

“你在說什麼!”我嘴巴還能動,聽見這莫名其妙的話,不由嚇得大叫。

等等。

我爲什麼覺得這男鬼的話有些耳熟?

對了,我第一次遇見葉凌,也就是在容家的祠堂裏的時候,他在我背後,似乎也說過什麼,九百年他們竟然成功了之類的話。

我毛骨悚然。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丫頭。”那男鬼突然擡頭看我,眼神很平靜,“我知道,我爲什麼要在這裏設下這個局,等你到來麼?”

我脊背發寒。

果然,這個男鬼,就是這鬼屋詭異一切的幕後黑手。

不僅如此,他設計這一切,就是爲了等我?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有些崩潰地叫出聲。

那男鬼突然笑了。

那笑容,帶着如釋重負,也帶着幾分復仇般的快感。

笑完之後,他突然臉色一愣,一雙眼睛,透過眼鏡,死死地盯着我。

“因爲我要殺了你!”

我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這男鬼,竟然是要殺了我?

我還來不及反應,那男鬼就手腕一翻,驀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窒息感撲面而來,我的尖叫都直接被卡在喉嚨口。

“爲、爲什麼……”我直接被那男鬼掐得腳離地,只能從嗓子口,擠出幾個字。

“爲什麼?是啊,爲什麼我要殺你呢……”那男鬼彷彿自言自語般道,“或許我只是嫉妒你是他們的希望,又或許,我只是想報復他們,報復他們當年那麼對待我。”

我完全聽不懂這男鬼在說什麼,只是撐着最後一口氣,想要劃破手指驅鬼。

可不想,那男鬼很快發現了我的動機,重重地將我砸到迷宮旁邊的牆壁上。

瞬間,牆壁裏又爬出很多手,將我整個人扣得死死的,我完全動彈不得。

“別掙扎了。”那男鬼湊近我,眼底滿是興奮的光芒,“只要你死了,他們就絕望了,他們九百年的努力,都白費了……”

我已經完全沒空去理會這男鬼莫名其妙的話語了,因爲他掐我掐得實在太狠了,短短几句話的功夫,我整個人已經眼前發黑,四肢的力量不斷地流逝。

意識好像被人死死地往下按,不斷地下墜,我整個人墮入無盡的黑暗。

可就在我以爲我要失去呼吸的剎那,我突然又聽見,耳邊響起一聲輕微的嘆息。

誰!

又是誰!

我的最後一絲意識,警惕地掙扎着。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很明顯不是那個掐着我的男鬼,但我不能想象,此時的迷宮之中,還會又第三個人?

就在我惶恐中,我突然聽見,那聲音緩緩地開口了。

“小淺,看來,這一次,真的沒有辦法了呢……” 我身子一僵。

這聲音怎麼會有些耳熟?

我正疑惑着,那聲音再次開口。

“既然如此,那邊沒有辦法了,只能解開你的封印了……”

等等,這聲音是……

雖然我意識已經越來越朦朧,但我還是一下子認出了這個聲音。

這是慕桁的母親,慕夫人的聲音!

我簡直不知該如何描述自己心裏的震驚。

我根本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在美國,還是在這樣詭異的情況下,再次聽見慕夫人的聲音!

震驚中,我突然感覺到,眼前無盡的黑暗之中,亮起一團光亮。

那團光亮,好像螢火蟲一樣,不斷地跳躍,然後靠近我,一下子落入到我的小腹中。

我還來不及反應,就感到一股磅礴的熱流一下子從小腹中迸發!

這種感覺太熟悉了,之前穿越回宋代使用輕身術,和前幾天在遊輪上使用驅鬼術的時候,我都是這種感覺!

但隱約的,我突然又意識到,這次的感覺,有些不同。

這一次這股熱流,似乎沒有止盡一般,迅速地從小腹流散到我的四肢之後,又反方向回到了小腹之中,緊接着,再次流出!

周而復始,感覺彷彿在我的身體內,經過了好幾個周圈!

而我的身體,在這股熱流的巡迴之中,突然恢復了知覺和力量。

唰!

我驀地睜開眼!

入目的,就是那男鬼猙獰而又興奮的臉。

幾乎不暇思索地,我擡手就想推開他。

我的身體,此時還被那些牆壁裏伸出來的手給死死地扣住,可不想,這一次我一擡手,周身突然傾瀉出凌厲的靈力。

那些手一下子如同受驚了一樣,全部都縮了回去!

我毫不費力地,就一掌推在那個正掐着我的男鬼身上。

轟!

與此同時,一股磅礴的靈力,從我的手心裏宣泄而出,結結實實地打在那男鬼身上。

在這個瞬間,我看見那男鬼原本得意洋洋的臉,驟變成驚恐和震驚。

緊接着,他整個人狠狠地甩出,直接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我突然看見,四周的景象,都全部扭曲起來。

下一秒,我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舒淺!”

那聲音裏充滿了焦急,下一秒,我還沒來得及擡頭,就被人狠狠抱住。

感受這熟悉的懷抱,一直有些懵的我,才突然有了一種真實的感覺。

擡眼,我就看見容祁的俊龐。

“容祁!”

我整個人猛地回過神來,死死地抓住容祁冰冷的身軀,眼淚嘩啦的就流了下來,根本止不住,“你到底去哪裏了!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

“對不起……”容祁吻在我的頭頂心,語氣裏充滿自責,“有人在這裏設下了**術,我也被困住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迅速地看向四周。

只見四周,已經變成了正常的迷宮,我還能看見前方通道的鏡頭,有好多遊客,依偎着在走路。

只不過,我們這一塊,好像獨立出來一樣,都沒有人走過來,也沒有人看過來。

我馬上又看見,我前方的地面上躺着一個男人。

是那個男鬼。

“容祁,就是他!”我趕緊道,“就是他設下的陣法!”

容祁很快鬆開了我,躍到那個男鬼身邊。

只見那男鬼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裏,容祁粗魯地將他拉起來,我纔看見那男鬼臉色蒼白的可怕,嘴角也有鮮血流出。

我感受到他身上的鬼氣非常虛弱,魂魄幾乎都要散開了,顯然是重傷。

我心裏訝然。

難道是我剛纔的那一掌,將他傷成這樣的?

這時,容祁一把掐住那男鬼,面無表情道:“說,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埋伏我們。”

可那男鬼好像聽不見容祁的話一般,醒來之後,一直都死死地盯着我,那表情,有震驚,但也有一點激動,讓我覺得沒來由的頭皮發麻。

見這男鬼不說話,還一直看我,容祁立刻就火了。

他直接將他從地上提起來,手上更用力,剎那間那男鬼痛苦的臉擰作一團。

“說。”容祁的聲音冷得彷彿帶着冰渣,“你到底是誰,又什麼目的。”

這男鬼此時命在旦夕,但竟然還是沒有回答容祁的話,只是突然仰天大笑起來。

笑聲瘋狂無比。

“完美!真的是九百年完美的成品啊!”笑完之後,他喃喃道,“只可惜啊,你們九百年的努力,都要白費了……你以爲解開封印,我殺不了她,她就能好好活下去?哈哈,我告訴你,遲了,都已經遲了!”

那男鬼說這番話時,眼珠子瘋狂地四處轉動着,彷彿在跟黑暗裏的什麼人說話。

我心裏一震,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昏迷之中聽到的聲音。

慕夫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