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周氏偷偷一笑,她發現宋安然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真是太有意思了。宋安然說的話,還真像那麼回事。宋安然的口才不得了,能將死的說成活的,能將黑的說成白的。

將顏玉嫁給商戶人家的原因,根本沒有宋安然說的那麼複雜。宋安然對顏玉說的這番話,全是她自己編造出來的。不過瞧著顏玉的表情,宋安然的話似乎起到了效果。

這才是讓周氏真正感慨的。

好一個宋安然,單憑這份蠱惑人心的本事,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情是她辦不成的。

周氏回想自己年輕的時候,絕對沒有宋安然這樣逆天的本事。能硬生生的將黑的說成白的。

其實將顏玉嫁入小官小吏人家,也不是不行。不過周氏不樂意,國公爺也怕麻煩,這才否決了這個方案。

至於小官小吏借著國公府的名頭招惹是非,以國公府的手段,其實也很容易解決。但是容易解決,不等於國公府就願意惹上這種麻煩事。

麻煩事情,無論大小,自然是越少越好。以這個宗旨來辦事,顏玉也就只能嫁入商戶人家。

宋安然的言辭很有說服力,顏玉幾乎快被她說服了。

但是顏玉心裡頭還有一份執念,就是這份執念支撐著她走到今天,支撐著她來到京城認親。她想做人上人,想要嫁入大戶人家做少奶奶。

可是宋安然卻殘忍的毀滅了她的希望。她低頭,喃喃自語,「我不甘心,我不要嫁給商戶人家。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嫁給商戶人家。」

宋安然微蹙眉頭,顏玉還真是非一般的固執。

周氏嗤笑一聲,說道:「不甘心又能如何!最後你還是要嫁出去。」

宋安然吩咐道:「安排人將屋裡收拾乾淨,之後不要再擺放各種擺件,免得玉姑娘傷了自己。丫鬟們好好伺候玉姑娘,這幾天玉姑娘身體不適,就別讓玉姑娘出門。玉姑娘要是有什麼要求,派個人來稟報我。」

「奴婢遵命。」

丫鬟們齊聲應下。

宋安然四下掃了眼,又對顏玉說道:「玉姑娘,我說了那麼多,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別再鑽牛角尖。」

顏玉抬起頭,盯著宋安然,「你們是不是都看不起我?」

宋安然平靜地說道:「不要胡思亂想。想太多對你沒好處。」

「大郎媳婦,你還同她廢話做什麼?反正她遲早是要嫁出去的,就算不甘心也要嫁。」周氏不屑地說道。

顏玉一臉憤怒又仇恨地盯著周氏。眼中火焰高漲,即將燒毀她自己,也將燒毀別人。

周氏嗤笑一聲,「對嫡母不敬,活該是這個下場。」

顏玉攥緊了拳頭,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看上去極為駭人。

宋安然見狀,微蹙眉頭。顏玉的性格真的挺極端的,這樣子不好。

不過宋安然也沒有多座停留。現在眼玉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解,還是給顏玉一點空間,讓她自己想清楚吧。

宋安然同周氏一起離開了小跨院。

周氏安排了兩個婆子守在小跨院門口,不準顏玉出遠門一步。

之後,周氏還想同宋安然嘮叨嘮叨。不過宋安然以沒空為由拒絕了。宋安然認為自己和周氏之間,沒什麼可聊的。周氏要教訓半路上門的庶女,宋安然不會幹涉。但是也不會和周氏你好我好大家好。

顏玉鬧了這麼一場,國公府上上下下都知道周氏將顏玉許配給了商戶人家。國公府內說什麼都有。

有人說顏玉只配嫁給商戶人家。

有人說周氏打擊報復,不能容人。

有人說周氏手段高超,簡簡單單就將顏玉給打發了。

也有人說周氏手段太過下作,不符合她的身份。

不管大家怎麼說,都改變不了顏玉已經被定親的事實。

顏玉的哥哥顏正也得知了這個消息。顏正要去看望顏玉,結果被周氏給攔住了。

周氏的理由很簡單,顏玉情緒不穩,顏正最好等顏玉冷靜以後再來看望。

面對強勢的周氏,顏正毫無反抗之力。

宋安然有讓人留意顏玉的情況。

兩天之後,下人稟報,說顏玉在絕食。

宋安然有些驚訝,「你說顏玉在絕食?真的是我理解的那個絕食?」

白一點頭,「是的,就是少夫人理解的那種絕食,求死的絕食。」

時光與你皆薄情 宋安然嗤笑一聲,「什麼時候開始的?」

「就是姑娘同玉姑娘說完話的那天。」

宋安然單手撐著下巴,想了想,說道:「白一,你覺著顏玉真的想求死嗎?想死的辦法這那麼多,何必選痛苦又漫長的絕食。那純粹是折磨自己。」

白一一本正經地說道:「奴婢以為玉姑娘不是真心求死,只是想用這種方氏逼夫人妥協。讓夫人退婚。」

宋安然笑著搖頭,「顏玉用錯了方法。用絕食逼周氏退婚,根本不可能。」

宋安然說准了。周氏的確不可能退婚。

顏玉絕食,周氏連連冷笑。之後還親自去看望顏玉,將顏玉臭罵了一頓,氣的顏玉想要破口大罵。偏偏已經餓了兩天,顏玉自己沒什麼力氣,想罵也是力不從心。

周氏撂下狠話,顏玉想死,就死遠一點。千萬別死在國公府,免得國公府都沾染晦氣。還說顏玉虛張聲勢,只會耍一些小手段嚇唬人。真要讓顏玉干點什麼事情,她立馬就慫了。

見顏玉被罵得話都說不出來,周氏很滿意。

自顏玉兄妹來到國公府後,周氏已經積累了一肚子的怨氣。這一回,總算讓她好好出了一口氣。等打發了顏玉,周氏就會想辦法將顏正給打發了。總而言之,無論是顏正還是顏玉,都別想藉助國公府做人上人。

顏玉被周氏罵了一頓,傷心欲絕。不過當天晚上倒是吃了一點稀粥。

周氏得知顏玉吃了稀粥,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特別的得意。小丫頭片子,還敢同她斗,簡直是不自量力。

可是誰也沒想到,顏玉心裡頭正憋著大招。

又過了兩天,丫鬟推門進入顏玉的卧房,就見到顏玉竟然上吊自盡。

丫鬟被嚇得驚恐大叫,趕緊去叫人。

正好周氏就在離小跨院不遠的地方,周氏帶著丫鬟婆子第一時間趕到顏玉的卧房。

這個時候顏玉還沒有死,她還在掙扎。似乎她也後悔了。或許她根本就沒想死,她只是想做個樣子,嚇唬嚇唬國公府的人,逼著國公府做出妥協,退掉她的婚事。

周氏看著顏玉雙腿在空中亂踢,身體掙扎,突然愣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婆子們衝上去想要救下顏玉,周氏卻突然大喊一聲,「住手。都給我退出去,全部退出去。」

婆子和丫鬟們先是一愣,接著又都反應過來。瞬間,大家都臉色都變了。周氏這是想將顏玉上吊自盡,變成一件事實。

婆子和丫鬟們面面相覷,怎麼辦?到底是救人,還是退出去?

「都給我退出去,我的話你們都沒聽到嗎?」周氏怒吼一聲,配合著顏玉痛苦的低沉地求救聲你,這個場面不血腥,卻比血腥場面更嚇人。

婆子丫鬟們全都退了出去,周氏也跟著退了出去。還親自將顏玉卧房的房門給關上了。

卧房裡面還有動靜,顏玉還在掙扎,還沒死透。這個時候衝進去幾個人,說不定還能將顏玉救下來。

但是周氏就站在卧房門口,眼神兇狠地盯著所有人。誰敢衝進去救人,她就弄死誰。即便周氏現在沒有權利,但是身為國公夫人,要弄死個把下人還是能辦到的。

婆子丫鬟攝於周氏的氣勢,沒有一個人敢動。伺候顏玉的丫鬟,則捂著嘴,偷偷的在哭。丫鬟渾身哆嗦,她被嚇壞了。早知道是這個結果,她應該先救人,而不是先去找人。

重生嬌妻美且狠 卧房裡面,漸漸的沒了動靜,四周安靜得有些嚇人。

周氏深吸一口氣,緩緩打開卧房的房門,一抬眼就看到顏玉吊在房樑上,頭耷拉著,舌頭伸出來一點點。可以確定,顏玉已經死透了,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回來。

周氏緩慢的走進去,來到顏玉身邊,她隨手撥動了一下顏玉的屍體,面上冷笑起來。想和我斗,還嫩了點。結果怎麼樣,還不是將自己給害死了。

周氏對婆子說道:「將她放下來!」

幾個婆子趕緊上前,費了大力氣,總算將顏玉給放了下來,安放在床上。

周氏伸手探了探顏玉的鼻息,真的死了,死透了。

此刻,周氏長出一口氣,這個野種總算死了。兩個禍害少了一個,剩下的顏正,遲早也會死的。

周氏嘴角微翹,得意一笑。

不過轉眼間,周氏又收斂了自己的笑容。

周氏回頭,板著臉對婆子下人說道:「今天發生的事情,誰要是敢對外說一個字,本夫人就要她的命。聽到了嗎?」

「奴婢遵命。」

周氏滿意的點點頭,「去通知人。就說玉姑娘上吊自盡,已經沒救了。」

當即就有小丫鬟出門報信。

很快宋安然帶著人趕了過來。

她看著婆子丫鬟們凝重地表情,心頭咯噔一下。接著,宋安然又看到了床上的顏玉,已經沒有呼吸。

宋安然懷疑地看了眼周氏,對著在場的婆子丫鬟厲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玉姑娘好好的,怎麼會上吊自盡?伺候的丫鬟呢,玉姑娘上吊自盡,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沒能將人救下來?」

伺候顏玉的小丫鬟縮著身體躲在角落裡,連頭都不敢抬起來。顯然是嚇壞了。

至於其他的婆子丫鬟,全都是周氏的人。沒周氏發話,她們不也敢開口說什麼。

宋安然冷哼一聲,「都不說話?莫非你們都很心虛,是你們害死了玉姑娘?」

「沒有,少夫人誤會了。」

總算有人說話了。

宋安然怒道:「既然不是你們害死了玉姑娘,為什麼不將事情說清楚?」

此時,周氏出聲說道:「大郎媳婦,你發這麼大的火做什麼?本夫人第一時間趕過來,到這裡的時候顏玉已經死了,死透了。你問她們,她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宋安然盯著周氏,目光中隱含審視,懷疑。不過宋安然並沒有去質問周氏。

顏玉上吊自盡,這是事實。沒什麼可說的。

宋安然暗自嘆了一聲,顏玉性格太烈,偏偏又用錯了方法。

宋安然對下人吩咐道:「派人收斂玉姑娘的屍體。此事我會稟報老太太。婆母,你隨我一起去上房見老太太。顏玉死了,關於她的婚事,還有顏正那裡要如何安撫,都要商量一個對策出來。」

「行,我隨你一起去上房見老太太。」周氏乾脆的答應下來。

壕,別和我做朋友 顏老太太得知顏玉上吊自盡,也感慨了一番。顏老太太也沒想到顏玉的性格竟然如此剛烈。

顏老太太吩咐宋安然,好好安排顏玉的身後事。至於顏正那裡,還需要國公爺親自出面去安撫。

事情商量好了后,宋安然就辭了顏老太太,繼續忙碌。

周氏則被顏老太太留在上房,讓顏老老臭罵了一頓。只要定親之前,周氏給大家透個氣,和顏玉說一聲,事情也不會鬧成今天這種局面。

周氏面上懺悔,心裡頭卻早就爽翻了。

顏玉自己作死,她只是順勢而為,然後顏玉就死了。世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

周氏感覺今年是她的幸運年,非常非常的幸運。

宋安然坐在遙光閣內。她總覺著,當她剛剛走進顏玉卧房的時候,那些丫鬟婆子的表情很值得推敲。可是宋安然卻想不通這裡面的問題。

很顯然顏玉是想用上吊的方式逼周氏妥協。可是為什麼最後假上吊變成了真上吊,這裡面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難道是伺候的丫鬟玩忽職守,沒有及時救下顏玉?還是顏玉臨時改變了主意?

不管是哪種猜測,都無法解釋那些婆子丫鬟奇怪的表情。

宋安然有些頭痛。

這個時候,喜秋從外面進來,「少夫人,有個人你要見見。」

宋安然問道:「是誰?」

「是少夫人安排在玉姑娘身邊伺候的小丫鬟環兒。」

宋安然當即說道:「趕緊讓她進來。」

環兒已經被嚇壞了,渾身都在哆嗦,面無血色,眼睛四下張望,總覺著有人要害她一樣。

宋安然輕聲問道:「環兒,你想和我說什麼?」

環兒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哭起來。邊哭邊說道:「玉姑娘不是真心求死的。是夫人,是夫人攔著大家,不讓人去救玉姑娘。

夫人還將房門給關上了,留玉姑娘一個人在卧房裡。我都聽到了,玉姑娘在卧房裡面掙扎,她在呼救,可是夫人不讓。

夫人就站在卧房門口,不準任何人進去。後來玉姑娘沒有了動靜,我們才一起進去。

可是一切都已經遲了。嗚嗚……少夫人,我們當好差,你罰奴婢吧。夫人還說,要是我們敢將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她就要弄死我們。少夫人,你要救救奴婢啊。」

宋安然聽完,臉色都變了。 總裁的叛逆情人 原來是這樣。難怪那些婆子丫鬟的表情那麼奇怪。如此一來,所有的問題都有了解釋。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問道:「是玉姑娘自己要上吊嗎?」

環兒點頭,「玉姑娘不是真心求死,她只是想嚇唬嚇唬大家。可是沒想到最後變成了真的,嗚嗚……」

「這麼說夫人趕到小跨院的時候,玉姑娘還活著?」

環兒點頭,「是,是的。那時候玉姑娘還在掙扎,婆子想去救人,結果被夫人叫住了。夫人將所有人都趕出了卧房,只留下玉姑娘一個人,嗚嗚……」

見環兒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宋安然說道:「先將環兒帶下去。」

喜秋急切地問道:「少夫人,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宋安然嘆了一聲,說道:「什麼都不用做。」

喜秋愣住!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周氏對顏玉所做的事情,總結為一句話,那就是見死不救。

見死不救,不是罪。最多就是被指責為心性冷漠。

沒有人逼著顏玉上吊。顏玉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她自己算是咎由自取。至於周氏,只能說顏玉運氣不好,最先趕到現場的人是周氏而不是其他人。

宋安然對喜秋說道:「你去叮囑環兒,這件事情不能聲張。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什麼都遲了。而且我估計,顏玉一死,府中很多人都會高興。」

喜秋也明白這個道理,不由得唏噓。顏玉又是一個自作聰明的人。只可惜,顏玉的運氣沒有文敏的運氣好。文敏自作聰明,至少還能嫁給葉川。顏玉自作聰明,結果就是要了她的性命。

喜秋說道:「少夫人放心,奴婢會仔細叮囑環兒。要是環兒不能適應的話,不如先安排她出府,到莊子上當差。」

宋安然點點頭,「你去安排吧。」

喜秋領命而去。

宋安然沉默了片刻,她叫白一叫來。讓白一去見顏宓,將真相告訴顏宓。顏玉死了,顏正肯定不會沉默。說到底,還是要給顏正一個說得過去的解釋。

白一領命而去。

顏正得知顏玉過世的消息,差點瘋狂起來。

他衝進內院,衝到顏玉居住的小跨院,親眼看到顏玉的屍體,頓時痛哭流涕。

顏正一直在問為什麼,可是沒有一個人回答他的問題。

後來還是顏老太太派人,將顏正叫到上房說話。

顏老太太給顏正解釋,顏玉本想上吊嚇唬人,結果一不小心弄假成真。這種事情,大家都不願意看到。顏老太太希望顏正能夠看開一點,不要太傷心了。畢竟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

「為什麼?」

顏正只想知道顏玉為什麼要這麼做。

顏老太太告訴顏正,顏玉不滿意婚事,所以才會想出這種極端的辦法來嚇唬人。妄想以此要挾周氏退掉婚事。

顏正沉默片刻,緩緩抬起頭看著顏老太太。他雙目通紅,眼中帶著極為複雜的情感。顏老太太都被顏正這雙眼睛給驚了一跳。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