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

第二天一大早,莫琰就抱著文件夾,鑽進了楊副傅總經理的辦公室。

「我怎麼沒想到還能這樣?」謝灝嘖嘖。

「傅總說您是因為太生氣了。」莫琰回答,「他還讓我轉告您,以後要淡定。」

「行,那就這麼做吧。」謝灝把文件還給他,「順便再轉告傅總,沒有打爆徐聰的頭,已經是我淡定之後的結果。」

莫琰笑著說:「嗯。」

高小德的辦事風格一如既往,只要好處到位,那絕對是又快速又高效率。所以沒等幾天,他就在親戚的介紹下,拎著禮物去拜訪了華潤萬象的前任傅總經理。

「你找我有事?」張大術也很不解。

「還真有,沒事我找您做什麼。」高小德湊近他,「最近看新聞了吧?萬達招商出問題了,蘇寧零售雲百貨不願意入駐,整個工程都停了。」

「那可和我沒關係。」張大術眯著眼睛一口否認,最近也不知道哪裡來了一小波流言,說是因為原地址的風水不好,

所以商場才開一家倒一家,還有人說是因為張大術對價格不滿意,所以請了道長做法,這不扯淡嗎。

「和咱還真有關係,這可是個好機會啊。」高小德說,「發財的好機會。」

這句話說得有些沒頭沒腦,所以就算精明如張大術,也沒能及時反應過來。

「什麼發財的好機會?」他問。

高小德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讓華潤萬象重新開進萬達的好機會。」

在此之前,張大術從來就沒有想過,華潤萬象還能再開一次。畢竟曾經的輝煌早已一去不復返,最近幾年都活得苟延殘喘,能被萬達看上這塊地方,

已經算是走了天大的好運,而他也已經做好準備,要在家安享這提前十年到來的「退休生活」,所以一口拒絕。

「為什麼啊?」高小德問。

「這還能有為什麼,你是本市人,又不是不知道華潤萬象之前什麼樣。」張大術雙手抱著茶壺,半眯著眼睛,「傅歆是誰,怎麼可能輕易被忽悠動。」

「不是,誰說我們要忽悠了。」高小德苦口婆心,「這叫實事求是,咱也講道理是不是。」

張大術眼皮子一抬,從鼻子里往出哼了一個「嗯」字。

「我就問一句話!」高小德一拍桌子,「如果我真的有辦法,能讓華潤萬象重新開張,讓你重新回去當傅總經理,合不合作吧?」

張大術先慢條斯理嘬了好幾口茶,才捏著官腔問:「什麼辦法?說來聽聽。」

高小德倒是一點都不著急,有官腔好,有官腔說明還沒能從傅總經理的身份里出來,後續有戲。

「現在萬達是不是走投無路了?」高小德問。

「萬達只是被人陰了一次,離走投無路還遠得很。」張大術糾正,「況且就算真走投無路了,人家自己就有百貨,隨便開一家也比鑫鑫要強。」

婚然天成:小妻自投羅網 「現在網上也這麼說,萬達八成要用自己的百貨填缺了。」高小德嘖嘖,「可傅歆那是多要面子的人,能做出這被業內群嘲的事?哦,被人放了鴿子,悶屁沒一個,乖乖滾回去開個自家的商場?那肯定不能。」

「你一個外行,話還挺多。」張大術放下茶壺,「這國內外有多少家商場,只要萬達願意,有的是人願意合作。」

「但咱有情懷啊!」高小德唾沫星子飛濺,眼底強壓著激動,「普東山老牌百貨,聯手萬達購物廣場重新開業,這個優勢怎麼樣?別的百貨可沒有吧?」

「這——」 「先別說話!」高小德打斷他,繼續發揮黑心導遊煽動顧客購買假翡翠本色,眉飛色舞道,「這年頭,不就情懷值錢嗎,而且我們普東市民對華潤萬象是真有感情,

拆招牌那天,網上帖子回復了上千樓呢。要是能重新開張,再一炒作,您穿著這大馬甲咣當一剪綵,真不是我說,那可是有轟動效應的。」

「只靠著情懷,你就想咣當去剪綵了?」張大術給他也倒了杯茶,「想發財也要找對路子,你去過萬達吧?那裡面的品牌,一水的頂級高奢,咱老百貨在那種地方,沒位置。」

「也沒讓你把老百貨重新開進去。」高小德說。

張大術瞥了他一眼,那你這叭叭叭的半天,說夢話呢?

「拿著『華潤萬象』四個字去和傅歆談啊。」高小德一口氣喝完茶,把空杯子重重放回桌上,很敬業地營造出了商戰氛圍,低聲道,

「就告訴他,華潤萬象有情懷,有感情,有能炒作的點,我們別的什麼都不要,招商管理都歸萬達,只出老招牌、老情懷和一個老牌傅總經理,怎麼樣?」

「你的意思,把華潤萬象的招牌給萬達,用這個當條件,讓我再去當個挂名傅總經理?」張大術問。

「那經理也不能白當啊,少要一點好處,傅歆還是能答應的。」高小德教他,「我們這招牌,也能值個好幾萬呢,是不是?」

張大術皮笑肉不笑地抽了一下嘴角,他當然不覺得華潤萬象的招牌只值幾萬塊,但也懶得向這沒眼界的痞子講課。對方的話其實並非全無道理,這年頭情懷是挺值錢,拿來談條件也不是不可能。

「怎麼樣?」高小德催促。

「你想從中撈什麼好處?」張大術這回沒繞彎子。

高小德嘿嘿笑道:「我這點本事,給個副經理也做不了啊,到時候那購物廣場里肯定會有美食城吧?您看著給我個人流多的免費檔口唄,租約三年五年的,也分點湯喝。」

對方的要求不算貪心,勉強在合理範圍以內。把人送走後,張大術又考慮了一下他的話,如果華潤萬象真的能開起來,

自己有面子當然不用說,更重要的是,還能從中撈一點好處——哪怕並沒有很多錢,總比沒有強。

「能答應嗎?」張大術的兒子問,「傅歆多難忽悠,那可不是三兩句話就能打動的主。」

「那就別忽悠人家傅總。」張大術把茶壺燙乾淨,慢悠悠地說。

兒子一咧嘴:「這都叫上傅總了?」

「是華潤萬象開回去,又不是我們開回去。」張大術說,「到時候只把牌子給他們,本質上這商場還是萬達在開,他們又沒損失。」

「那人憑什麼要我們的牌子啊?」兒子依舊沒明白,「就靠情懷?情懷真這麼值錢?」

「還靠面子,傅歆的面子。」張大術說,「要是他想和別家百貨合作,一早就去找了,現在既然沒找,

就說明沒有合適的,那怎麼辦呢?自己開一家丟人,和我們合作,他就不丟人,而且也能說得通。」

兒子一拍大腿:「你這麼解釋我就懂了,華潤萬象的招牌,就是他傅歆的面子!」

「所以說這事,還真不是沒指望。」張大術一邊給鸚鵡餵食,一邊說,「到時候給我們父子都弄個名譽經理,每個月有個萬兒八千的,不也挺好。」

「那什麼時候去談啊?」兒子催促,「得快著點,別讓萬達找到新的合作夥伴,這機會可就沒了。」

「我得先想想。」張大術坐在沙發上,擺擺手道,「前陣子鬧得不好看,就這麼找上門,能不能見到傅歆都難說。」

「不然我先去通通關係,看能不能找個中間人?」兒子提議,「都是生意人,也沒深仇大恨,還不能坐下談談了,只要有利益,一切都好說。」

這話倒也是,張大術很爽快就點頭答應,還叮囑要抓緊時間,千萬別走漏風聲,免得又出亂子。

與此同時,高小德正坐在燒烤攤上,喜氣洋洋打電話:「放心吧,你相信哥哥這些年的經驗,光看張大術的表情,咱這事兒就有戲。」

「有戲的概率是多少?」莫琰追問。

「至少百分之八十往上,白撿便宜的事情誰不幹,更何況是張大術那唯利是圖的人精。」高小德說,「我過兩天再去煽風點把火,不出一周,他肯定會主動去找萬達。」

「謝謝高哥!」莫琰掛斷電話,隨手拎起一袋零食,按下電梯直奔十九樓,打算和傅總經理同喜。

傅歆打開門,穿著寬鬆的浴袍,頭髮還在滴水。

「……對不起傅總,我來之前忘了看時間。」莫琰問,「幾點了?」

傅歆笑:「十一點半。」

「我就是想告訴您,剛剛高小德打電話,說張大術那頭差不多搞定了,一周之內就能出結果,還說成功概率高達百分之八十。」莫琰往後退了一步,「那您休息,我回去了。」

「是什麼?」傅歆看著他手裡的牛皮紙袋。

「都是零食,我們對面新開了一家進口小超市。」莫琰遞給他,「送您。」

「進來一起吃吧。」傅歆側身,「如果你不困的話,我們可以再聊一聊張大術的事,反正我也沒打算睡,還要再看會兒文件。」

「半夜不能吃零食的。」莫琰走進屋。

「但也可以偶爾不健康一下,是不是?」傅歆從酒櫃里挑了支酒,「喜歡甜一點的?」

「嗯。」莫琰在袋子里翻了翻,打算在一堆魷魚絲和薯片布丁里,找一個最適合配酒的出來,結果當然是未遂,那些印著卡通圖案的小零食,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和傅總經理手裡的酒不大般配。

「不用這麼認真。」傅歆和他碰了一下酒杯,「自己開心就好。」

莫琰試著喝了一口,果然很甜,還有芬芳的果香。

常年去健身房,傅歆的身材一流,敞開的浴袍領里胸肌若隱若現,半濕的發梢掛著水珠,凌亂硬朗又隨意。

莫琰默默把薯片收回來,遞給他一顆低糖草莓布丁。

客廳里的燈光昏暗,酒很好,空氣中還飄散著若有似無的鋼琴曲,似乎只要拉上窗帘,就能做許多浪漫的事情。

在這樣的環境里,實在不適合提張大術,李大術,任何一個大術。但也不能做別的事,因為騎士還在披星戴月趕路,並沒有從惡龍手裡奪過玫瑰,單膝下跪送給他的小王子。

零食里附贈小玩具,可以自己拼一輛布加迪威龍。莫琰在桌上攤開小積木,專心致志看圖紙,傅歆坐到他身邊,幫忙把那些積木按形狀歸好類。

「是這樣嗎?」莫琰疑惑地問。

傅歆說:「嗯。」

他的視線並沒有落在玩具上,因為從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莫琰垂下的睫毛,從鼻樑到雙唇,連成一條漂亮的弧線。

可愛,想親。

兩人離得很近。

小玩具質量堪憂,不過莫琰還是很負責地安好了最後一個輪胎。

傅歆笑著問:「送給我?」

「我本來打算請它進垃圾桶的。」莫琰如實表示,「實在太丑了。」而且還散發著一股麻辣燒烤味。

「但這是你努力了半個小時的成果。」傅歆把它放在柜子上,「所以很值得珍藏。」

旁邊恰好是一個真車模,1:8全比例縮小,全碳纖維骨架,表面覆蓋純金,寶石鑲嵌的車燈像是兩隻眼睛,

正在囂張表達著對小破積木車的鄙視——但再鄙視也沒有辦法,因為傅總經理喜歡,而且是非常喜歡的那種喜歡。

酒本來就剩得不多,兩人剛好可以喝完最後一點。

很甜。

在和張大術簽訂正式合同之前,整件事都處於保密狀態,莫琰暫時不能找林洛溝通想法,只能每天在紙上寫寫畫畫,把自己的想法都及時記錄下來。

相對於商場來說,他對畫廊的理解要更加深刻和獨到,因此也在按照傅歆的提議,把華潤萬象當成一家藝術中心來隨意塗畫。

這天下午,謝灝在向傅歆彙報完工作之後,順便提出疑問:「聽說最近你天天按時打卡?」

「有問題嗎?」傅歆依舊在看文件。

「不是,你到底有沒有談戀愛?」謝灝拉著椅子坐在他對面,「別人都是荒淫無度,怎麼你反而還早睡早起了。」晚上到底有沒有事情可干,群眾真的很著急,而你媽更著急。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談戀愛都應該是一件充滿了喜悅的事,完全可以和朋友大肆分享,所以謝灝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傅歆的保密工作居然會這麼好,難不成找了個有夫之婦?

這種設想太過天雷滾滾,傅歆果然面無表情地說:「滾。」

「總之你記住,別犯原則錯誤。」謝灝抄起桌上的文件夾,「還有一件事,下個月的零售峰會,李明去還是你親自去?對方已經在催了。」

「我去,加個莫琰。」傅歆回答。

「你怎麼走哪兒都要帶著莫琰?」謝灝果然很不滿。

「帶他去長長知識,了解一下行業現狀。」傅歆抬頭和他對視,「有意見嗎?」

「沒有,不敢有。」謝灝舉手投降,「行,他歸你了。」

「他本來就是我的。」傅歆刷刷兩筆簽完字,「華潤萬象那邊怎麼樣了?」

「也不知道張大術怎麼和老張搭上的關係,托他做中間人,說想和我們談一談。」提到這個話題,謝灝一樂,「我說最近沒空,也沒定哪天有空,先晾兩天再說。」

「別晾過頭了。」傅歆提醒。

「放心吧,我有分寸。」謝灝說,「老張的性格你還不知道,那是真把自己當成江湖總把頭,估計今晚又會來電話組局。下周內我肯定會去見張大術,萬一拖得太久,我還怕那老狐狸會自己回過味來。」

傅歆笑笑:「辛苦。」

「話說回來,這事還真得感謝一下莫琰的路痴。」謝灝打趣,「要不是他不認路,也不會認識高小德,我和他談過兩次,那是真人精。」

傅歆又往隔壁看了一眼。

美玉君正在專心致志盯著電腦,腮幫子一鼓一鼓,不知道在吃什麼東西。周五不用穿工裝,所以他套了一件嫩綠色的T恤,和這個季節一樣,清新又生機勃勃。

又過了一會兒,後勤保障部的主管來敲門,說李總出差還沒回來,財務又在催下個月的預算,說一定要在下班前交上去。

「我簽吧。」傅歆從她手裡接過文件夾,一項一項掃過去,其中有一條來自新店籌備部,申請買一卷價格高達45塊8毛錢的磨砂玻璃貼,用來替換報紙牆。

……

「傅總?」見他遲遲不簽字,主管心裡也很忐忑,不知道自己哪裡沒做對。

「咳。」傅歆圈出那捲磨砂貼,面不改色說,「以後有機會,把這面牆整個換了吧,現在就先不貼了。」至於這個「以後的機會」究竟在哪個遙遠的未來,再說。

主管點頭:「好的傅總。」

然後又在心裡感慨,傅總經理果然是傅總經理,哪怕這種幾十塊錢的小細節,也絕對不會浪費資源。

值得學習。

距離下班還有五分鐘,莫琰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興緻勃勃等下班。莫琮今天請客吃飯,主題是介紹女朋友給大家認識,飯局地點定在五桂庄,

距離市中心路程頗遠,又正好趕上周五出城高峰,路面堵車地鐵滿客,更悲慘的是,下了地鐵才發現外面居然在雷暴雨。

三隻落湯雞幾乎是同時出現在了飯店,李豪一邊擦臉一邊表示,莫琮你真是太雞賊了,

一定是為了突出顯示自己的英俊瀟洒,所以才故意選在這鬼地方,讓我們擠死擠活還要被雨淋,光彩盡失。

「胡說什麼呢,這地方是嘉琪選的,她住在這附近。」莫琮招呼服務員給他們上了熱毛巾,笑著說,「別給我丟人啊。」

他身邊坐著一個年輕女孩,長得挺乖也挺甜,背著一個輕奢品牌的小貓包,性格很靦腆。 「在家嗎?」傅歆打來電話,「有人送了兩箱車厘子,我記得你好像喜歡吃這個。」

「我在五桂庄的鮮魚飯莊。」莫琰出了包廂。

「五桂庄?你跑到那兒去做什麼。」傅歆把車停在路邊,「最近那一塊在拆遷,到處都是又亂又臟。」白天都有人對砍鬧上電視新聞,更何況是晚上。

「是琮哥請客吃飯,他女朋友好像住在這附近。」莫琰說,「沒事的傅總,我等會就回去。」一句話還沒說完,走廊上就有醉鬼「嘩啦」摔了個酒瓶子,開始破口大罵,動靜驚天動地。

莫琰:「……」

傅歆頭很疼。

偏偏謝灝還在這時候打來電話,一接通就血淚控訴為什麼連孫知秋都知道了你的戀情,而我卻一直被蒙在鼓裡?你知不知道他剛剛打電話炫耀了半個小時?

他最近是不是閑得沒事做?講道理,平時是誰給你收拾爛攤子的,是誰負責幫你哄親媽和三姨的,

是誰為你鞍前馬後鞠躬盡瘁的,你摸著自己的胸肌回答我,誰才是世界上最值得你信任的那個人?

傅歆回答:「你。」

「那你為什麼不第一個告訴我?」謝灝胸悶。

傅歆掛斷電話,把車拐上輔路。

楊副總覺得自己再次受到了傷害。

這冰冷的雨。

冰冷的夜。

主公,你的謀士又掛了 和冰冷的世界。

因為拆遷的關係,所以五桂庄許多路燈都被截斷了電線,在一片漆黑里,「鮮魚飯莊」幾個字看起來尤為明亮輝煌。傅歆把車停在濃厚的陰影里,剛好能看到進出的食客。

狂風暴雨沒有一絲要停歇的意思,傅歆拿過電腦,隨手點開文件,一邊等人一邊處理工作。

天氣實在太糟糕,鮮魚庄的生意也不算好,晚上十點大堂里就已經是空空蕩蕩。莫琰換了三個打車軟體,

小費加到快趕上了車費,依舊沒人願意接單——前段時間這裡剛出過醉鬼因為幾塊錢,就把司機砍進醫院的社會事件,估計師傅深夜都不敢來這一片。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