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她重重地哼了一聲,偏著頭斜睨著她,雙臂抱在胸前,冷然道::「好,既然如此,我們就看看究竟誰能笑到最後。」

「我也拭目以待。」

楊寧平靜地接了一句話,神色淡漠,轉身離開之際,卻被跟在後面的楊月狠狠撞了一下肩膀,她還若無其事的走到她的前面離開了。

見狀,楊寧揉了兩下肩膀,心中倒是沒有多在意,反正不管楊月用多少小動作,都不過是徒勞的發泄。

「看來我應該感謝一下你。」

緊隨其後的鄭濤,跟在楊寧的身邊,他說話不冷不熱,還能聽出幾分嘲諷:「如果不是你的這番話,楊月恐怕還不會認真地對待她的工作,現在,我不用多想了。」

聞言,楊寧冷笑了一聲,同情的看著得意的鄭濤,輕飄飄地開口道:「是嗎,不過你這樣想雖然不錯,但你能控制的了被我激怒的楊月嗎,現在她可不是那隻還能被你甩巴掌的娃娃了,要是不能讓她繼續踩著我,你就等著被她炒掉吧。」 生態園大戰已經十天,由於炎黃組的封鎖,楊柏大名並沒有傳揚開來。可是D市,還有省城都隨著這一戰,徹底改變。

石家重新掌控D市,默默當中,已經提升三品石家,無人敢招惹石家,應該說,都怕惹出石家背後的楊大師。

郎家這個古醫世家,也晉陞一品世家。楊柏這個郎家小祖,誰人敢惹?

津門玉家來到D市,一夜間都被屠戮,這樣的消息雖然被封鎖,可是一些大勢力都在打聽。尤其對於那個楊大師,都在搜集楊大師的消息。

眾人都以為楊柏能夠利用這次機會崛起,震驚全國的時候,楊柏卻銷聲匿跡,依舊在塘子村,來D市都沒有出去過。

生態園已經重新裝修,天天人滿為患,依舊在排號。全國各地的人,來到D市都想前往生態園,而且一些有心人專門想一睹楊大師尊榮,可是楊柏根本就不在生態園。

如今已經進入八月,八月如火。天氣逐漸轉熱,而此時塘子村卻已經飄揚金色的苞米穗,黃金塔玉米終於要成熟,家家戶戶喜氣洋洋,沿著國道和村路,每時每刻都能夠看到那金黃的玉米。

而魚龍鄉的其他的地方,還能夠看到翠綠的黃瓜,每天都有不同的貨車,來到魚龍鄉採摘精品黃瓜,魚龍鄉慢慢的遠近聞名。

當然最出名的,依舊是塘子村,塘子村這個偏僻的山村,家家種著黃金塔玉米,就差秋收,外頭的採購商都已經開始家家預定,村民一個個喜氣洋洋,猶如過年一樣。

塘子村最出名的,當然是金鯉農場。金鯉農場的產品,供不應求,沒有半年的預定期,根本就買不到農場的產品。

翡翠黃瓜、紅果王、南果梨都紛紛出現在豪門夜宴之上,尤其靈米已經被武道世家的人搶瘋了,人人都想得到靈米。

而林嬌的魚塘和野豬肉,在生態園也是賣瘋了,每天遊客都是必點的項目,野豬肉根本無法全部供應。

生態園的後山重新被開拓出來,沿著梨林的深處,居然出現一木頭房子,而此時楊柏光著上身,正在揮汗如雨。

土壤重新被翻了一遍,天降甘露,憑空出現的雨水,讓周圍已經開始濕潤起來。楊柏重新拿起葯鏟,慢慢的挖出一個個孔洞。楊柏很認真,從早上六點,就開始專門忙乎這獨有的葯田。

四周有梨林遮擋,這個屋子也只有楊柏能夠進入。楊柏把葯田划割許多快,最主要的人蔘靠在牆角。

楊柏小心翼翼把種子放入其中,每一枚種子,楊柏這幾天都單獨利用靈霧改變。楊柏現在不光需要靈米,還需要利用這些藥材晉陞。

種子放入土壤當中,一股能量纏繞在其中,楊柏的汗水從白皙的皮膚之上慢慢弱下。自從吸收了釋的心靈能力,楊柏的神魂強大,楊柏的氣息越來越收斂,越發的普通起來。楊柏的雙眸也逐漸普通,除非楊柏獨有激發,如今無人能夠發現楊柏的特別。

楊柏就是熟練的老農,在干著農活,隨著把種子融入土壤當中,楊柏的左手輕輕揮動,就看到迷霧一樣的靈液,紛紛融入土壤當中。

楊柏沿著溝田慢慢的行走,每一步都走的相當緩慢,而隨著丹田內金丹的盤旋,那股強大的靈霧轟然激發葯田。

一根根葯苗茁壯而起,破土而出,楊柏的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依舊繼續揮灑靈霧。四周傳來奇怪的聲音,那是屬於一些藥材獨有的靈性。

楊柏輕輕擦拭一下汗水,看到一些靈草在慢慢的生長而起,只要在繼續激發靈霧,就能夠增加藥材的年份。

就在楊柏繼續揮灑靈霧的時候,楊柏腰間的手機開始震動起來。楊柏就是一愣,趕緊拿出手機,結果卻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周芷燕鬱悶的聲音。

「楊柏,說好的十點去爬山,現在你在哪呢?」

楊柏頓時迷茫起來,頓時想起什麼,好像的確答應周芷燕和林嬌等人,今天去龍首山風景區遊玩。

「我怎麼就忘了呢,完蛋了!」楊柏哪有功夫在伺候藥材,拿起衣服衝出木屋。而此時正在梨林幹活的劉飛,就感覺狂風襲來。

「胖子,不許讓人進木屋!」楊柏說完,凌空穿上衣服,張開雙臂,滑下山去。

「跟蝙蝠俠似的?有什麼事這麼忙?」劉飛眨巴下眼睛,鬱悶的低頭,同樣是發小,劉飛已經徹底仰望楊柏。

龍首山的風景區山腳,周芷燕拿著遮陽傘,白色的襯衫乾淨無比,藍色的牛仔褲完美勾勒出大腿的曲線,藍色的墨鏡遮擋一半天顏,可是依舊吸引山門口處,眾多男人的目光。

不光周芷燕,林嬌穿著黑色的運動服,背著藍色小包,無敵的身材猶如熟透的蘋果,男人看著都要垂涎三尺。

萬雪這個大鄉長,今天也特意休息,也是牛仔褲,不過卻是低腰牛仔褲,露出一截白皙的細腰,短袖衣服,白色的外套纏繞在腰間,青春洋溢。

「咱們能不能別在這裡等著,人太多了!」萬雪也戴著墨鏡,慢慢推了推,四周這些男遊客的目光太過火辣,萬雪有點不適應。

「我們去吃冰激凌吧?」林嬌也掃了半天,看到山腳底下的美食街,裡面可是年輕人的最愛,許多各地小吃都在裡頭。

「楊柏這個傢伙,居然忘記我們的約定,姐妹們,來了別給他好臉!」林嬌嬌斥一聲,周芷燕也萬雪哈哈一笑。

「美女,爬山嗎?」這時候小吃街的門口,正好有七八名穿著時尚的年輕人走了過來,這些男子都人五人六,囂張無比。

其中一名打著眼影的男子,最是得意,手上戴著七八個明亮戒指,戴著金色的腰帶,一副嘻哈的模樣。

「沒空!」林嬌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人,而此時這名男子,卻依舊張開雙臂,張狂說道:「美女,跟我們進去不花錢,怎麼樣?」

「我們不缺錢!」周芷燕也搖了搖頭,一看這些年輕人就不是好東西。而此時這名男子專門盯著周芷燕,身邊其他人也盯著林嬌和萬雪。

「你們趕緊起開,不然我們報警了!」 高門萌妻:葉少心尖寵 萬雪畢竟是鄉長,雙眸一瞪,一股威壓而出。

「報警?哈哈,你們還不知道我們是誰?那就報警吧!」這名男子說完,突然伸出手來,朝著周芷燕就摟去。

「這個女人是我的了,兄弟們,其他兩個歸你們,我們去爬山!」這名眼影男子極度的囂張,大庭廣眾面前,居然耍流氓。

周芷燕當即就要閃躲,可是這個男子卻一把抓住周芷燕的胳膊,囂張的笑著。

「放開,你們別找麻煩!」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周芷燕怒目而視,當然無懼這些人,尤其周芷燕朝著男子的就踢了過去。

「還想動手?跟我走吧,看上什麼看,這是老子的媳婦,好不容易找到,滾蛋!」眼影男子居然躲開了,好像也會點武功。而此時周圍的人也都圍攏過來,畢竟堂堂的旅遊景點,就是人多。

「誰是你媳婦,你說什麼呢?」這一次不光周芷燕憤怒,林嬌也相當憤怒起來。而此時景區那邊幾名保安也來到了,頓時看到人群當中的男子,點頭哈腰說道:「王哥,你來爬山?嫂子也來了。」

周圍的人聽到保安這麼說,也都愣住了,而此時這名眼影男子,相當得意,貪婪的抓住周芷燕的胳膊。

「看到沒有,人家都叫你嫂子了,哈哈哈,跟我爬山,山裡我們好好夫妻親熱一下。」

「你說什麼?誰認識你,來人,快來人,報警!」林嬌和萬雪也被這些人男人抓住,這些人堂而皇之的,拽著林嬌等人就走。

「都散開,人家男女朋友的事情,都別看了!」這幾個保安還在為虎作倀,顯然都認識這幾個男的。

「你們放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萬雪憤怒無比,龍首山這麼著名的旅遊景點,光天化日就搶人。

「哈哈,美女,你知道我是誰嗎?整個龍首山都是我家開的!」眼影男子得意笑著,眼影男子叫王超,父親王強宇是龍首山旅遊開發集團總經理,龍首山旅歐景區都是王強宇開發的,當然大部分的股份還是鳳縣佔有。

「美人,記住我的名字,王超,只要跟了我,龍首山隨你們怎麼玩!」王超抓著周芷燕的手,朝著龍首山大門而去。

「住手,快來人,我們不認識你們!」林嬌也是小辣椒,當場也不幹了,頓時打了起來。

「臭娘們,給你臉了,都給老子滾,老子教訓女人呢!」一名短髮男子,舉起手就想抽了下去。

四周圍觀的人,也都看著呢,雖然一些人都覺得事情不對,可是看到保安都不管,也只能夠觀望。

就在這男人舉起手的時候,一道勁風猛的掃出,就看到這個短髮男子猶如風箏一樣,直接就飛到樹上。

「怎麼回事?」短髮男子都嚇哆嗦了,順著褲腿都在滴答噁心的液體。此時所有人也都驚呼起來,而林嬌的旁邊,楊柏戴著墨鏡,冷冷的站在眾人的面前。 這話說的何等的囂張,楊寧一邊抬高著自己的價值,還在質疑鄭濤的能力,任誰聽去,都不會開心。

果然,剛才還能給楊寧一個笑臉的鄭濤,立馬便變了臉色,他停下腳步注視著楊寧倨傲的背影,心中的驕傲彷彿都被這道影子狠狠割裂了。

「我發現,你這個人很會惹人討厭。」鄭濤踩著落葉跟了上去,陰鷙的目光從頭摩挲到楊寧的肩膀。

「那可真是抱歉。」楊寧不以為的笑了笑,根本就懶得回頭去看鄭濤:「畢竟,在我眼裡,你們都算不上人,你們的心情,我可顧不上。」

不管是在上一世,還是如今,盛天里的所有人,給她留下最多的記憶,就是冷漠和鄙夷。

想要去深造轉型,卻被羅姐辱罵,後來,她認命了,以為事業沒了,還有愛情,最後卻又成為了殺死自己的最後一把刀。

沒錯,她的天真是最大的錯,可她也不能去原諒,那些利用她天真的人。

就像這一世,她咬死了楊月,便不管她如何掙扎,她都要讓她成為自己嘴裡的老鼠。

褪去那些不必要的情緒,一定要尖銳、堅強地紮根於此。

「是嗎,我的確看得出來,你對我們的敵意很重,不過,我也沒興趣知道,如果你想螳臂擋車,儘管試試。」

鄭濤不想再和楊寧多言,一個白日做夢到處樹立的女人,就算有再好的運氣,能被安天翔玩弄一段時間,最後的結局也會提前看到。

「呵呵,最後誰是螳,誰是車,過幾天你便能知道了。」

楊寧撩了撩頭髮,站在原地,目送著鄭濤遠走,樹林的風輕輕吹起,她心中的迷霧愈發清晰了起來。

在八零,嫁給了三世糾纏的男人 幾個小時后,拍完廣告,楊寧和楊清風打了個招呼便和小東匆匆離開了。

兩人筋疲力盡的回到家中,吃完飯,洗完澡后,楊寧閑的無聊便和她講起了今天在片場中發生的事情。

小東一直在外場,對楊寧說的事情感到分外的驚訝,她不可思議道:「那這麼說,你豈不是在楊月那女人眼中徹底的成為仇人了?」

「她什麼時候不認為我是她的仇人了,她現在終於能認真起來,也是好事,免得到時候真栽在我手上,說我陰她。」

楊寧不以為然的輕嘖了兩聲,對於楊月這個女人,她是完全一點好感都沒有的。

「哎……說的好像也對。」小東撓撓頭,傻笑了兩聲:「對了,過幾天《風華絕代》就要播出了,楊寧,你緊不緊張啊?」

「沒什麼很大的感覺。」楊寧撥弄著手指頭,幾乎都能想出網上的那群網友們會說些什麼,她演的公主這個角色,前面並不討人喜歡。

「哎?第一次自己演的戲要上電視了,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嘛。」小東對於楊寧的淡定顯然不能理解,她愕然的睜大眼睛,撲到了楊寧的身邊。

「沒有啦,你啊,真像個小姑娘。」楊寧笑著戳了戳小東的額頭,搖了搖頭:「行了,今天也太累了,還是早點睡吧。」

聽見楊月這樣說,小東也不好繼續興奮的問下去了,只好無奈的應了聲「好」。

幾天後,《風華絕代》如期在各大衛視開播了,林可可和竇青峰的號召力還不錯,第一天的收視率在各台都創下了新高。

楊寧對此也很滿意,只要有更多的人看,之後的她才會被更多人喜歡。

「哇,楊寧,網上的人好像都不喜歡女主的人設呢。」

小東頗為不解地刷著《風華絕代》話題下的微博,幾乎沒有幾個誇林可可的,倒是一直在討論get到竇青峰的帥了。

「那不是意料之中的嗎,你喜歡傻白甜啊?」楊寧拿著遙控,客廳的電視里正放著她演的電視劇,公主這個角色,還要過幾集才能出來。

「傻白甜不好嗎?只有傻白甜才能遇到竇青峰這種帥哥啊!」小東捧著臉,眼冒愛心,絲毫不避諱對男主的喜愛。

看見這一幕,楊寧不由得頭皮發麻,她搖搖頭,想起來七年前瑪麗蘇劇少,正劇比較多,即使是言情的也都很正式。

像《風華絕代》這種純粹傻白甜的女主,更是少之又少了。

「行吧,你喜歡就行。」

楊寧有些無語,表面上平靜地按著電視,然而心中卻掀起了波瀾,看來第一波收拾走高以後,《風華絕代》要迎來一波棄劇潮了。

要是一點觀眾基礎都沒有,那她的角色演的再出神,再動人,又有什麼用。

楊寧頗為不安,卻毫無辦法,只能靜靜祈禱不會發生那種最壞的情況。

時間飛快流逝,很快便到了《風華絕代》劇中,楊寧所飾演的角色出場的時機,而到這一天,《風華絕代》的收視率已經不及開播時的一半了。

微博上吐槽女主沒用,只靠光環的人越來越多,連導演本人都受到了質疑。

然而,只有楊寧知道,女主之後是有改變的,更多精彩的內容,不會放在前面,只會成為伏筆。

於是,她在自己角色出場的那一天,特意在微博上發了一條微博,想為自己的出場再挽回一點人氣。

【看劇啦,公主終於出場了,很有魅力的角色噢~」】

明知自己角色的前期沒有一點討喜的地方,楊寧也挑在這個時候宣傳了,畢竟,能多一個好奇的人去繼續看,之後她受到關注會更矚目。

果不其然,不少人因為她的微博又去多追了一集,沒看完就回來到楊寧的微博下面開罵了。

【你演的這個角色,真的和你一樣不要臉!】

【什麼魅力啊,完全是囂張跋扈,這要是魅力,那些真的有魅力的美女們,要被氣死了!】

楊寧看著自己微博下的評論,挑了挑眉頭,不予置評,而一旁的小東就不一樣了,整天唉聲嘆氣,感慨著要喝西北風了。

「也沒這麼誇張啦,這個角色一定會火的,小東,振作點啊。」

楊寧的寬慰對小東來說也沒有什麼用,她一直垮著一張臉,眉頭鎖的死死的。

整個夜晚,兩人過的都若有所思。 林嬌當然也看到楊柏,頓時欣喜起來,就這幾個小混混,根本不夠楊柏玩的。

「滾蛋!」楊柏一抬手,抓住萬雪的男子,也被抽飛出去。對面十米多高的柏樹,掛著兩個人,頓時引得周圍人又一次驚呼起來。

「你怎麼才來?」林嬌和萬雪都瞪了楊柏一眼,而此時的楊柏已經朝著王超走去,周芷燕早就掙脫出來了。

王超這幾個人頓時都嚇傻了,大活人就這麼飛上十米高的樹枝,誰不害怕。

「你誰?你知道我是誰嗎?」王超色厲內荏的吼著,可是剛說完,楊柏一巴掌就抽了出去。

「我需要管你是誰嗎?」楊柏也是來氣,好不容易陪三女旅遊,怎麼就有這麼沒有眼力見的。

清脆的耳光,半邊臉都成豬頭了,王超都眯縫的眼睛,驚恐的看著楊柏。

「上,都給我上!」王超好希望兄弟幫忙,可這些兄弟也不傻,就楊柏淡定自如的樣子,一看就是有本事的。

「瑪德,你們給我上,不上我回頭告訴我爸,讓你們都下崗!」王超是真的怒了,指著周圍那幾個保安就吼道。

「小子,你怎麼能夠動手打人,趕緊住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景區保安拿著警棍,朝著楊柏晃著。

「滾蛋!」楊柏看都不看這些人,直接就抓住王超衣領,淡淡說道:「你也給我上去吧!」

「嗖!」人肉直升機,王超慘叫一聲,眼影都花了,直接就被楊柏給扔在樹枝之上。就算柏樹有年頭,也承受不住這三人,樹枝顫巍巍的晃動。

「讓我下來,媽呀,太高了,快點,喊我爸,打死他們!」王超死死的抓住樹枝,也有液體從褲腿當中流淌而出。

「噁心!」周芷燕氣呼呼的看著王超,好好的心情都被這些人給弄沒了。

「下次我來早點,我們走吧!」楊柏聳聳肩,眼前一亮,這才看到三女都青春似火,迷人的看著楊柏。

周圍的人又一次驚呼起來,三名絕世美女都陪在一個小白臉身邊,而這個小白臉好像還挺厲害的。

「英雄配美女?這個人到底是誰?」這些遊客都在議論紛紛,而就在楊柏領著三女要離開的時候,遠處傳來車笛聲音,園區一輛輛電動車開了過來,一名腆著將軍肚的男人,耀武揚威的吼了起來。

「誰動我兒子了?沒王法了,於隊長,給我抓人,讓縣裡好好審問!」龍首山旅遊景區負責人王強宇趕了過來,身後幾十名景區保安,都從車上下來,人群頓時呼啦散開。

這些遊客也都警覺起來,畢竟都是過來玩的,誰也不想找麻煩。王強宇蒜頭鼻子拱著,更是氣焰囂張。

「瑪德,我看誰在這裡撒野,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北方自來民風彪悍,窮山惡水出刁民,王強宇年輕時候也不是善茬,要不是開發了旅遊景點,王強宇也是大混混級別。

「爹,就是這個小子,快救我,太嚇人了!」王超死死的抓住樹枝,腫著臉,看著王強宇。

「什麼?兒子,你怎麼成豬頭了?誰動手打的?」王強宇徹底怒了,整個景區,王強宇就是土皇帝,居然有人敢在這裡動王超。

「王總,就是這個人!」那幾個保安也挺直腰板了,兇狠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周芷燕和林嬌都沒有說話,萬雪卻一步走了出來,冷冷說道。

「這裡你負責?我是魚龍鄉的鄉長,光天化日,你的兒子居然耍流氓,這個景區讓你們弄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鳳縣的恥辱!」

「鄉長?原來這個女人也是當官的?」人群當中又一次發出驚呼,而此時那些保安也後退一下,民不跟官斗,這是自古以來的傳統。

「鄉長?鄉長算個屁,就你們縣長看到我,也是客客氣氣。鳳縣的侮辱,我兒子跟你自由戀愛,誰能夠管的著,你說是不是?」

「你是魚龍鄉的鄉長,長得不錯,我兒子眼光不錯。」王強宇更加囂張,也更加無恥,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

「你說什麼?」萬雪這個氣,這個王強宇居然這麼不要臉。

「爸,趕緊救我下來,我看上是那個人,那個白襯衫的是我女朋友!」王超更是過分,這個時候還惦記周芷燕。

「什麼?」王強宇眼神也眯縫起來,這才看到萬雪旁邊還有兩個美女。林嬌身材無敵,周芷燕絕對的人間絕色。王強宇只是看了一眼,哈喇子就留了下來。

「兒子,眼光真不錯,這個兒媳婦我喜歡!」

王強宇的目光越來越火熱起來,令人相當的噁心。而此時的王強宇也反應過來,頓時也看向林嬌和萬雪。

「來人,把他們都抓緊保安室,協助縣裡調查,誰讓這些人違反了景區制度!」王強宇嘴角慢慢上揚,張狂而笑,顯然也看上林嬌和萬雪。

「混蛋,你們父子倆都是混蛋,你們動我們試試?你們真當這個龍首山,是你們的?」萬雪能不激動嗎,好好一個景區,有這樣的負責人,遊客怎麼可能安全在這遊玩。

「哈哈,美人,你說的對了,龍首山就是我的,這裡就是我說的算,就算天王老子來了,進了龍首山,也是我王強宇說的算。」

王強宇更加囂張,而四周的保安也都發出鬨笑聲。龍首山是王強宇開發的,王家父子的確說的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