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陶家那邊她倒是沒有給消息,既然已經這樣了,就暫時先不管陶江江了,她先把厲承蒼那個智障弄回來再說吧。 厲承蒼回到宿舍里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行政樓這邊的小宿舍樓所有的燈都已經關上了。

原本他不是住在這裡的,可是瓏五搬過來以後,固然軍區的保衛措施更好,但同樣的危險也就更大。

讓她一個人住在這裡實在是不安全。

特種部隊又只有男人,不可能找個人過來陪她,就就決定他搬過來,在瓏五的樓下住,政委搬到她樓上去。

說起來這裡也就只有他們三個人住。

厲承蒼摸著黑走上樓,他經過這麼多年的訓練,早就已經習慣了在黑暗裡行動。

出了樓梯口,厲承蒼驟然放輕腳步。

「你決定吧,我沒什麼時間出去。」

「嗯,有事你可以給我打電話。」

「就照著原來的進度就行了,好,我知道了,先掛了。」

黑暗中,女孩子的聲音格外清晰。

瓏五把手機塞進口袋裡,這個智障竟然到現在才回來,本來她打算翻窗進去的,誰知道他連窗戶都帶防護欄。

給他翹了他明天還得自己重裝,麻煩。

「厲隊長你是騎蝸牛回來的嗎?」

厲承蒼站在樓梯口半天不動,瓏五等的不耐煩了。

他僵了一瞬,大步走過來,「虞顧問大晚上不在宿舍到這裡幹什麼?」

瓏五給了他一個白痴的眼神,「等一個智障。」

厲承蒼:……

智障是說他的,對吧?!

「你就沒有一件備用的衣服?」瓏五看著他還是貼身的短袖訓練服。

「虞顧問要是來還衣服,還了衣服就可以走了。」厲承蒼不想讓她發現自己因為她知道衣服是自己的而感到高興。

瓏五一笑,慢慢走過來。

腳步聲在寂靜的樓道里迴響。

她每靠近一步,厲承蒼感覺自己就緊張一點。

瓏五走到他身邊的時候,厲承蒼側開身讓她過去。

可瓏五卻沒有動,「厲隊長,還記不記得我說過,我看上你了。」

厲承蒼在她靠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一退,貼在身後的牆上。

他抿著嘴唇沒有說話,瓏五繼續向前。

「虞顧問,我們不合適!」厲承蒼忽然說了一聲,轉身就走。

飛快的打開宿舍門,「砰」地一聲關上。

瓏五在原地站了好幾秒才轉過頭,這是什麼反應?

還有你的,衣服……

瓏五看著那扇緊閉的門,轉頭離開了。

不著急,反正最後都是她的。

瓏五套著厲承蒼的大衣服又出去了。

而匆忙回到房間的厲承蒼靠在門上站了好久,聽到她離開的聲音后,才小心的打開門看了一眼。

漆黑的走廊空無一人。

他鬆了口氣,有些如釋重負,又有些失落。

厲承蒼你這樣做沒有錯,你給不了她未來,就不該給她希望。

瓏五齣去搜颳了一趟零食,回來厲承蒼房間的燈還亮著。

這個智障半夜不睡覺在幹嘛?

瓏五敲了敲他的窗戶。

厲承蒼坐在床上一動不動,一抬頭看到窗外的瓏五嚇了一跳,隨後就是驚嚇,他這裡是三樓!

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打開窗戶,把她拉進來,「你幹什麼!知不知道很危險啊!」

瓏五回頭看了看防護欄,原來這玩意是可以打開的,她還以為是死的呢。

厲承蒼見她毫不在意,又急又氣,抬手把她推出去,再次摔門。

瓏五:……

我就是打個招呼……

好吧,瓏五摸摸鼻子回去睡覺了。

厲承蒼把她推出去之後就後悔了,他剛才確實是生氣了,可他也是害怕。

那麼危險,她萬一掉下去……

他剛才那麼兇惡,她應該是生氣了吧,厲承蒼心裡莫名的難受,明明這就是他追求的效果不是嗎?

可為什麼他現在這麼難受呢?



第二天一早,第一個到食堂的士兵老早跑到打飯窗口前。

走著走著停下來腳步,虞顧問坐在了厲閻王的專屬座位上!

剛才還風風火火的變的安靜下來。

接著陸續進來的人在看到瓏五之後也都安靜下來。

到厲承蒼進來的時候,所有的眼睛都齊刷刷的看想他。

厲承蒼微微皺眉,他們又立馬低下頭去,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厲承蒼這個時候也看到了瓏五,說實話在他看到瓏五的第一眼的時候,心裡湧出的是高興。

但回過神來,他還是板著臉,直直的越過瓏五走過去,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

瓏五撐著下巴直直的看著他,即沒有要上去打招呼的意思,也沒有因為他的無視而生氣。

厲承蒼即使不看她也能感覺到她的目光。

他僵著身體端了份飯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瓏五看著他坐下,端了早飯坐到他對面。

「厲隊長早啊,想好怎麼和我交往了嗎?」瓏五笑靨如花。

「咳咳咳!!!」

「咳咳咳!!!」

「噗!」

周圍聽到她這句話的人一個個都露出驚悚的表情,嗆水的嗆水,噴飯的噴飯。

厲承蒼也被她這麼大膽給嚇到了。

「怎麼樣?」瓏五對於周圍的人的動靜像是都看不到一樣。

厲承蒼握著拳頭假裝咳嗽了一下,緩解尷尬。

「虞顧問,請你自重。」厲承蒼別開視線,不敢看她。

瓏五彎了彎嘴角,「我不重啊,我很輕的,不信你抱抱。」

旁邊那桌上的兵簡直要憋出內傷了,虞顧問竟然敢調戲厲閻王!

厲承蒼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膽的女生,耳根子都紅了。

「騰!」的一下站起身來就走,連餐具都沒收。

「怎麼還害羞了。」瓏五在後面幽幽的說了一句,厲承蒼差點一個趔趄。

不到一個小時,瓏五早上調戲了厲閻王的事迹就被整個特戰部隊傳揚開來。

本來關注度就很高的瓏五現在簡直是關注度爆棚。

婚姻反擊戰 厲承蒼看著懟跑了好幾來八卦的小兵的女孩,心裡竟然有一絲佩服。

大概只有她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這麼鎮定吧。

瓏五在追厲承蒼的事也像插了翅膀似的傳開,不過特戰部隊平時不與外界聯繫,另一方面他們為了瓏五和厲承蒼有更多相處的機會,所以雖然內部一直在傳,但消息並沒有穿出去。

瓏五像影子一樣出現在厲承蒼的生活里,令人防不勝防。

無論是在食堂,還是在訓練場,辦公室,甚至是在他的宿舍里,她都隨時會出現。

厲承蒼現在除了去衛生間,到哪裡都要小心。

不過,說是她在追他,可她追的一點也不認真。

有時候睡過頭了,早上就不來了,有時候偷溜出去買零食,也躲開他,甚至有的時候只是懶,就不出現了。

厲承蒼感覺自己一顆心整天都七上八下的,一會因為她關注自己而高興,一會兒又因為她不能持之以恆不開心。

更別說瓏五要來找他的時候還永遠零食不離手,弔兒郎當,還這麼看不出是要追他的樣子。 瓏五被人叫醒,這麼說也不對,她從被窩裡抓出來的。

這個人當然是厲承蒼。

「幹什麼?」瓏五揉著眼睛,有點壓制不住被吵醒的煩躁。

厲承蒼看著她迷迷糊糊的樣子,短髮微翹著,樣子很是可愛。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虞顧問,剛剛傳來的消息,你找出的三個頭目有一個已經逃跑,你有什麼線索嗎?」

瓏五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天還沒亮呢就叫人起床,讓不讓人活了?

至於厲承蒼說了點什麼,她一個字也沒聽見。

抱著被子往另一邊一倒,繼續睡。

送送的睡裙也滑落一些,露出了些青澀的風光。

厲承蒼看住了,又忙把眼神轉開。

「虞顧問,虞……」厲承蒼搖了搖瓏五想要叫她起來,他來的目的是什麼他還沒有忘了。

「別說話!」瓏五暴躁的低吼一聲,一把將他拽過來,塞進被窩裡,然後惡狠狠的道,「睡覺。」

厲承蒼手腳都僵硬了,她,她現在就在自己懷裡!

他抬著手不知該往哪裡放,瓏五窩在他身邊,他身上帶著些寒氣,她又縮了回去。

很快就傳來她均勻的呼吸聲,厲承蒼這才小心的低頭看了她一眼。

她似乎是真的冷了,小臉有些發白,軟軟的一小團窩在他身邊,彷彿把他整個心都填滿了。

厲承蒼還想再叫她,可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就這麼抱著她直挺挺的躺了半個多小時,瓏五才搖搖晃晃的爬起來。

厲承蒼感覺她起來,心裡竟生出一絲不舍,想要讓她永遠在自己的身邊。

邪惡總裁寵翻天 不過,她那個連眼睛都不願意睜,半摸著走路的樣子,厲承蒼看的有點擔心,她這樣沒問題吧。

瓏五打開衣櫃,隨手翻出兩件就往身上套,厲承蒼連忙轉開頭。

她就當著自己的面換衣服,換完了衣服,隨便收拾了一下,瓏五還找了件長款的厚外套裹上,最後背上她的小書包,「走吧。」

厲承蒼這才忙跟上去,一路上他都小心的看著她,生怕她一個不注意從樓梯上摔下去。

到了討論室,裡面已經等了還多人了,「隊長,隊長你們總算回來了。」

「虞顧問你快來看看吧,有沒有什麼線索,我們廢了這麼久的事,絕對不能讓這孫子溜了!」那邊急的髒話都出來了。

瓏五一句話也不說,伸手拿過他們的資料。

這本是一個販毒團伙,按理說這樣的人應該是哪裡隱蔽藏在哪裡。

偏偏他們就反其道而行之,就把大本營安在了部隊不遠處。

正是這個「燈下黑」的道理,讓他們多年來一直是檢查的忙點,沒有被發現。

厲承蒼他們不只是要把他們抓捕歸案,最主要的是要撕毀他們的關係網。

團伙共有三名頭目,且為了安全,彼此之間都沒有見過真實容貌,這一次要是讓這個頭目跑了,怕是就再難抓回來了。

「說來也奇了,我們的人明明已經追到他的老巢了,也確定他就在裡面,可衝進去之後人就不見了。」一個人急得不行,跟瓏五抱怨。

「把人都叫回來吧。」瓏五看完資料,把東西一扔,就這麼一句話。

「叫回來?」旁邊人不敢相信的看著她「那不就是說,人已經跑了,我們留下人也沒用了,虞顧問你別嚇唬我們。」

「是啊,是啊,虞顧問你就看了一下資料怎麼就知道人跑了呢,我們再仔細搜查一下,說不定還能有線索。」有人幫腔,讓他們這麼放棄,他們是在不甘心。

「哦,那你自己抓人去吧。」瓏五往椅子上一窩,一副你們隨意別打擾我的樣子。

兩個人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辦,向厲承蒼投去求救的目光:隊長你快說句話呀。

「你們先出去。」厲承蒼道。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還是出去了。

「你是知道什麼對不對?」厲承蒼心裡有一種感覺,她一定知道什麼。

瓏五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沒有平時的笑容,厲承蒼隱約能感覺到她是起床氣還沒過去,處在一個隨時都可能爆發的狀態。

「厲隊長,你這是求人的態度?」瓏五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厲承蒼不語,他自然是知道她想聽什麼,可他。

「我……」

厲承蒼張了張嘴。

「要是你真能解決了這件案子,我願意和你試試。」厲承蒼說出這句話心裡竟然放鬆下來。

他放不下她,她又如此執著,與其一直僵持著,倒不如試一試。

瓏五偏頭看著他,「哦?那是不是為了你的任務你什麼都可以做?」

她現在雖然笑著,可厲承蒼卻感覺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冷意,彷彿他現在只要說一個是字,她就要殺了他一樣。

「當然不會。」厲承蒼說的很堅決。

瓏五眼裡的一絲冷意這才退下去。

「那人就在那你們的隊伍里,你把他們叫回來,自然就瓮中捉鱉了。」

瓏五忽然說起正是,厲承蒼差點跟不上她的思維。

promocarrie